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段修斌:西方文明正处于有神论向无神论的过渡之中

2020-07-30 14:28:43  来源: 草根网   作者:段修斌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文通过西方政界所迷惑的“西方缺失”问题引出了一段新的话题,曾借用我们的中华文明理论助其理清了病根所在,而本文则要借西方“理论物理学”所引出的另一段话题进行深入剖析,从而进一步摸清西方文明理论体系中所隐藏的更多“暗礁”。

  然而对这些问题的探讨主要还是为马克思主义本土化服务,虽然其主要属于社会科学,但其所涉问题却甚广甚深,会带动西方整个理论体系发生革命,所以,本文就从西方理论体系内部所发生的矛盾谈起,这样也许会更有助于深刻领会马克思主义原理,并对其本土化的必要性从客观上产生一些有益的思考。

  总体来讲,西方文明正处于从有神论向无神论的过渡之中,这属于一种文明的历史性转折,也属于其一种文明转型,整个西方从上到下是一片混乱,其思想理论在混乱的漩涡中也晕头转向,无以自拔。正如大家所熟悉的“精神与物质”辩论一样,西方的思想理论基础一是唯神论,二是唯物论,但历史和事实证明,它们这两条路都走不通。根据对有神论、无神论与唯物论的梳理和分析充分说明:1)西方有神论顺序演化这条路肯定走不通,其唯物论早已开始造反,并正在结束其生命;2)西方唯物论科学逆序探索这条路也走不通,其近现代虽然取得了一些重大发现,但其内部却已出现窝里反,而且其深入发展也迫使它不得不放弃唯物论而改换门庭,并不得不由“1→0”逆序探索转化为“0→1”的顺序演化逻辑,其唯物论科学思维正岌岌可危;3)最后只有我们中华文明的“气一元论”和顺序演化逻辑才属于唯一正确的道路,这是西方有神论向无神论过渡过程中不得不予以承认,并不得不向无神论皈依的唯一选项。

  一、西方文明理论内部再起波澜

  运用我们的中华理论与思维从本根上进行深入剖析,能够看出西方文明理论与其科学发展正处于矛盾之中,其所谓的“西方文明”正在经受着自我煎熬。

  根据西方的文明理论,其基本内容共包括三大组成部分,即“神学+哲学+科学”,而西方“理论物理学”却又对西方文明理论表现出某种叛逆倾向,在此我们就先看看其理论物理学的发展现状。

  (一)西方“理论物理学”在其文明理论体系中上演“穿帮”剧情

  在前文探究基础上,我们不必再去长篇大论从西方文明的祖坟挖起,而是根据其“理论物理学”的研究现状就可以见微知著,理清楚其文明理论与理论物理学相互之间的矛盾,并洞悉其正处于迷蒙之中瞎蒙乱撞的基本状况。

  2020-07-09,草根网发表了一篇《张中:宇宙新解释》,介绍了西方【理论物理学家斯蒂芬·沃尔夫勒姆(Stephen Wolfram)最近公布,自己已经找到了通往物理学基础理论的道路,并建立了一个范例和框架】。针对西方理论物理学研究的这种“显著进展”,张中博主也提出了自己的质疑。而对于西方其它理论研究,在此就没必要过多举例了,仅从这位“理论物理学家沃尔夫勒姆”的研究就能够窥斑见豹,可以看出西方理论物理学正在挣脱其宗教神学和哲学的束缚,并仍在继续探究宇宙本质这一文明理论的本根问题。

  不得不承认,西方的理论物理学较其哲学理论又向客观实际靠近了一步,它不是靠“抽象”讨生活,而是根据物理学、数学和计算机软件在脚踏实地研究问题,这是西方文明由神学和哲学理论向无神论发展的又一种迈进。但可惜的是,虽然其想以西方科学为基础从西方思想理论体系中闯出一条新路,但其传统思维那种旋涡的力量仍然束缚着他难以找到突破的方向。

  据张中文章介绍说:【沃尔夫勒姆最出名的是在1987年开发了计算软件Mathematica,之后出版了《一种新科学》,提供了一个非常简单有效的计算系统的新型实证研究,并得出宇宙在本质上都是数字,可以使用简单的程序机理运行。】这句话基本概括出了其“新科学”理论的全貌,其核心是“宇宙在本质上都是数字”。而这句话的潜台词实质上也是在告诉大家,西方科学至今仍没能解决“宇宙的本质”问题。

  作为科学家和理论家,沃尔夫勒姆的用词应该是很严谨的,其“本质”概念不会随便运用。既然其“得出宇宙在本质上都是数字”,那么,其事实上既否定了西方实证科学的“唯物论(物质观)”,也否定了西方的有神论,更否定了西方哲学的“透过现象看本质”,再次使西方“神学+哲学+科学”文明理论体系泛起了波澜。

  (二)西方文明理论在寻根中出现了窝里反

  宇宙的本质属于整个理论体系的内核与本根,比如我国古代的“气一元论”,首先就是将宇宙的本质确定为“气”,由此才构建起一个系统完整的理论体系,从而保障我们的中华文明生生不息,长盛不衰。而西方至今都没能确立宇宙的本质,在其“神学+哲学+科学”之外又出现了“理论物理学”造反的情景,那我们就不得不借机追问一下了:

  1、数字“本质”是不是否定了“唯物论”或“西方科学”?大家都熟悉,物理学属于西方科学的基础学科,其一直遵行“唯物论”或“物质观”,而现在沃尔夫勒姆先生又“得出宇宙在本质上都是数字”,这是否意味着其否定了“唯物论”?

  如果沃尔夫勒姆先生的《一种新科学》否定了“唯物论”,那么其是否也是在否定着物理学和“理论物理学”之“物理”本身?其所研究的“新科学”又该作何“理”解释?其这种“新科学”是否意味着否定了西方物理学或整个科学?

  2、数字“本质”是不是否定了“哲学”?西方哲学一直在坚持“世界是物质的”,而又号称能够“透过(物质)现象看本质”,这本身已经够乱了,而现在沃尔夫勒姆先生又“得出宇宙在本质上都是数字”,这是否意味着其也否定了“哲学”?

  3、数字“本质”是不是否定了“宗教神学”? 西方的文明理论之根属于“上帝创世”和“上帝造人”,它已经阐明了宇宙的本质或本根属于上帝,而沃尔夫勒姆的《一种新科学》却又“得出宇宙在本质上都是数字”,这是不是将西方一直引以为傲的“宗教文明”从本根上给彻底否定了?

  由此,沃尔夫勒姆一语便道破了“西方文明”的玄机,其不知不觉中便将西方文明及其理论大厦掀了个底朝天,并使其“穿帮”剧情开始上演。

  (三)西方文明理论的“穿帮”剧情继续上演

  这位沃尔夫勒姆先生的《一种新科学》,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他那一句“宇宙在本质上都是数字”具有神奇的“蝴蝶效应”,其所引发的“穿帮”剧情还不止上面这些,请接着往下看。

  1、数字“本质”是否意味着其物理学仍在寻根?物理学属于西方科学的基础学科,其“物理学基础理论”关乎着其生命,如果其“本质”或本根问题至今还没有着落,那问题可就严重了,它等于整个西方科学之根还没有着落。

  既然现在仍在通过数字探究宇宙和物理学的本质问题,是否说明物理学仍在寻根,并一直缺失合理的理论阐释?是否说明其只是摸到了“大象的尾巴”而以偏概全?

  经初步考察,对物理学这样质疑是完全应该的,其说明这一学科仍缺少那种颠覆不破的本根或本质,致使貌似强大的物理学(现象)背后无根无脉,基础不牢(由此也为其哲学思维创造了“可乘之机”)。

  恕在下坦言,宇宙自然的理论阐释,如果抓不住其真实的本质或本根,就难以构建起系统的理论体系,必然会压不住阵脚而出现内乱(沃尔夫勒姆现在就又摸到了“大象的耳朵”),西方现在仍然在探寻物理学基础理论的“本质”问题或为其寻根,所说明的难道不正是这一问题?

  2、西方科学理论大厦是否面临着坍塌?“宇宙的本质”问题是根本性的,既然西方到现在仍没能找到这种“本质”,然而其1)神学却一直信仰“上帝创世”,将上帝作为“宇宙的本质”;2)哲学既坚持唯物论却又号称能“透过现象看本质”,自己在否定着自己;3)西方物理学一直将物质作为宇宙的本质,而现在其“物理学基础理论”却又号称找到了宇宙一种新的“本质”,并“得出宇宙在本质上都是数字”,这是否说明西方的文明理论体系“神学+哲学+科学”乱套了?是不是出现了窝里反?是不是说明其正在互相否定并处于瞎蒙乱撞的“宫廷内乱”之中(如同西方眼下的政治形势一样)?

  实质上,西方的“神学+哲学+科学”一直都没能找到“宇宙的本质”,一直都在经受着这一根本性问题的煎熬,并一直处于瞎蒙乱撞之中而无以自拔,也在发展中出现了种种谜团,由此可见这一问题在其理论体系中居于何等重要的地位(然而,我国学界许多人却反而一直对西方理论处于崇拜迷信之中,并对其本根问题麻木不仁)。

  既然“宇宙的本质”这一文明理论本根问题还没能解决,其是否说明西方整座科学理论大厦的根基一直就建立在废墟之上?这是否说明其属于自己所反对的那种“伪科学”?

  3、西方唯物论是否难当大任?按照西方科学观点,分工越细越有利于科学的发展,但它也需要一种《大统一理论》予以统帅(从牛顿和爱因斯坦开始,世界科学界一直在对其苦苦求索)。而近现代西方的唯物论或物质科学只不过属于《大统一理论》体系中的一种内部“分工”(仅关注宇宙质能总量的4-5%),其在这个单一的“分工”方面取得进展应该给予肯定,但如果其自我膨胀企图“鸠占鹊巢”,妄想代替《大统一理论》,那是不可能的,它没有这个实力,其仍然要由《大统一理论》体系所统帅,历史和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据综合考察,物质运动只不过属于宇宙存在和运动的一种现象,而现象是多变和复杂的,在不明就里情况下就以其为基础构建理论体系,不可能不挂一漏万,矛盾百出,其实核爆炸早就将其“物质不灭”定律一举击穿(物质可以转化为能量),使唯物论或物质观遭受了重重的一击。

  4、西方哲学思维是否需要革命?大家知道,西方科学和哲学一直遵行“唯物论”,认为“宇宙的本质是物质的”,然而其哲学却又信誓旦旦地号称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既然已经确定“宇宙的本质是物质的”,那又为何还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究竟要意欲何为?其是否是在说物质并非“本质”,并否定唯物论?其是否又要将其“物质本质”给“抽象”了?它又要把“唯物论”抽象成什么“论”?其所抽象出的一些概念是否与有神论在本质上都属于西方那种“形而上学”?对这些问题我们是否该有一问?

  既然“宇宙的本质”这一文明理论之根问题还没能解决,那么西方哲学那种“透过现象看本质”是否本身就存在着根本性问题?其是否说明几千年来西方哲学一直就没能抽象出什么劳什子“本质”?是否像美国那样整天高喊“人权”而事实上其是在“贼喊捉贼”并最无视“人权”?这种既认定了“本质”又运用抽象思维“骑驴找驴”的学术是否会把人类文明引向歧途?

  现在,我们国内有的大牌专家仍然沉浸在西方的“抽象思维”中难以醒悟,自己也不便与其辩论。既然都不愿公开辩论,那就运用毛泽东那句话:“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我们就各说各话,最终由历史和事实来验证。

  5、西方文明理论是否正处于某种困局并晕头转向之中?通过沃尔夫勒姆对其《一种新科学》的介绍,其一句“得出宇宙在本质上都是数字”就使西方文明理论彻底露馅儿了。

  既然宇宙的本质一直就没能搞清楚,却能既坚持唯物论又能“骑驴找驴”搞出来那么一大套理论,这是不是属于唯心论?是不是反而离“本质”越来越远?难道“本质”是靠你随意“抽象”产生的?既然西方数千年来产生了那么多哲学家,并且一个比一个能“抽象”,那为什么直至现在仍没能“抽象”出宇宙的本质?像沃尔夫勒姆“得出宇宙在本质上都是数字”这种认知,是不是仍是在瞎蒙?是不是说明目前西方文明理论正处于某种困局之中无以自拔?是不是说明其正处于晕头转向之中?

  数字就是数字,它属于“表示数目的符号”,不可以用量化符号代替本质。不管这位理论物理学家是出于有意还是无心,其显然发生了“你说东他道西”那种答非所问,其必然会以其“理论物理学家”的显赫身份在误导科学理论界,将人们追究宇宙本质的探索引向歧途,用以掩护西方文明之根:有神论。

  所以,对于西方科学界的花样百出以及所出现的一些所谓新概念,我们国人需要心里有数,以免被其带到沟里去。

  (四)对西方“神学+哲学+科学”理论体系再梳理

  现在,我们就根据西方科学的发展与其整个文明理论体系所存在的一些矛盾再进行一下大体的梳理。

  1、西方“神学、哲学、科学”的分工协作。根据西方著名哲学家罗素对“神学、哲学、科学”的明确分类和联系,它们三者事实上属于三位一体,其基本分工与协作应该如下:

  (1)“神学”阐释本质和绝对运动。神学属于西方对宇宙与人类社会的基本认知,也属于其本质,并主导绝对运动,其始终处于西方那种“形而上学”状态,也属于西方“抽象思维”的产物。

  (2)“科学”阐释现象和相对运动。西方近现代的“实证科学”属于唯物论,它属于宇宙与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现象,其物理学实质属于宇宙运动的现象学,其所研究的一直都属于相对运动(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3)“哲学”阐释所谓“规律”。既然西方文明理论既有绝对运动又有相对运动,按理说它应该是完整的了,但其却仍然衔接不起来,说明这中间还有过节或空隙,所以在这个空隙中又冒出来个哲学(理论物理学也属于这一空隙中的产物),然而其既不说自己属于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也不说特殊矛盾和相对运动,而是大包大揽将自己标榜为“全部科学之母”,使西方文明理论进化再次进入了“多事之秋”。

  根据考察,宇宙的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都属于能量运动,物质运动属于其表现形式之一,其运动的本身就包含着规律,而哲学却非要横插一杠子“抽象”出什么“规律”,岂不是“画蛇添足”?

  实质上正如下面所言,西方哲学属于其宗教神学为物质运动现象所委派的“小跟班”,属于西方的唯物论思维难以摆脱其传统神学思维的一种变种。由此说明,解除对西方哲学的迷信并从其束缚中解放出来,也属于文明理论探索中一个带有根本性的原则问题。

  综合来讲,西方哲学的传播是广泛的,它对全世界都产生了巨大影响,甚至可以说影响了世界文明一段历史。但对我国来讲,由于我们的传统文明思维根基犹存,其在我国的实际运用中多被进行了转化,但其在科教界却由于一直在贯彻西学教育,其影响颇深,出现了其理论与我国革命和建设实践不太相符的状况,其也属于那种“本本主义”难以根除并不时回潮的主要根源。

  说到底,西方的哲学思维属于其神学思维的一种延续,也属于其难于根除的一种变种,对此不能不予以高度重视。

  2、西方“哲学”鬼影重重。长期以来,西方哲学一直在统治着世界文明理论和科学界的思维,并产生了近现代所谓的“思维科学”,为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无形中增添了诸多的变数,出现了无事生非那种“弯弯绕”。比如唯物论已经确定宇宙的本质是物质的,其再去在其基础上“透过现象看本质”又作何解释?而其“抽象”出来的又不叫“本质”,而是称“规律”,这种答非所问又如何交代?如果其那么灵光,牛顿为何还要探索“第一推动力”?爱因斯坦为何还要探索《统一场论》?

  在其哲学理论阐释中只强调了一句:【天地万物始终处于绝对运动状态之中】,然后所反映的就都属于由物质“抽象”而生的相对运动了,至于物质或天地万物为何“处于绝对运动状态之中”那就没有下文了,人们也不去追究,还是牛顿的研究深入些,他认为【上帝是第一推动力】,而爱因斯坦和霍金等在对其探究无望后也认同了这一结论。

  在西方科学界,牛顿与爱因斯坦分别代表着经典力学与相对论,他们属于西方最牛气的两位科学巨匠,对哲学的钻研也最为深入,科学界也为其戴上了一种耀眼的科学光环。而我国哲学家们很善于追星,但为了偏袒自己所擅长的哲学专业,所以在追星的过程中只推崇爱因斯坦那句“哲学可以被认为是全部科学之母”,却将牛顿那句“上帝是第一推动力”给予了选择性失明或失忆,由此而对西方哲学没能揭示出绝对运动继续置之不理,在我国发挥了很坏的误导作用。在此也提点意见供参考,在我国教育中普及哲学,虽然其形式上是在反对宗教神学,但实质上却成了其某种保护伞,反而隐隐中起到了保护宗教神学的实际效果(下面会提到这种教育中出现了为数不少的宗教信仰者)。

  3、西方“神学、哲学、科学”属于三位一体。由于西方科学认为宇宙的本质是物质的,所以其哲学事实上属于根据物质运动现象“抽象”而生的“形而上学”,其在本质上与神学同气连枝,都属于西方那种“形而上学”范畴。其容易迷惑人的是,它并不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使人们很难看出其“奥妙”所在。

  根据对近现代科学的考察结果,宇宙自然的基本结构无非属于“形而上学+形而下学”,而运动也区分为“绝对运动+相对运动”,而根据这一基本结构对西方的“神学+哲学+科学”予以分析:1)西方的神学显然属于其“形而上学”,2)其科学则属于其“形而下学”,3)而其哲学则属于居于形而上学与形而下学之间所产生的某种怪胎。说它属于“形而上学”吧,它又始终跟着科学或“形而下学”跑,说它属于“形而下学”吧,它又通过“抽象”始终居于“形而上学”状态之中难以“唯物”,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

  通过对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的追究说明,西方哲学实质上仍然是以宗教神学为基础,属于靠“抽象”捆绑在物质运动之上的一种理论,只不过神学属于既能够“创世”又能够“造人”的“大抽象”,主导其绝对运动,而哲学则属于物质运动的“小抽象”,类似于神学对物质运动的“小跟班”,用以阐释其相对运动,由此就彻底揭穿了其宗教神学与哲学的相互关系了。而其科学则属于一仆二主,既继承了宗教神学所主导的绝对运动,又继承了哲学所抽象出的相对运动,由此而形成了西方“神学+哲学+科学”三位一体的理论体系(理论物理学已开始对其造反)。

  既然探究至此,西方“神学+哲学+科学”理论体系的盖子便捂不住了,那就不得不继续对西方的唯神论与唯物论进行一番更深入的剖析。

  二、西方唯神论与唯物论“生不同衾死同穴”

  随着探讨的深入,我们的中华思维将我们带入了一种更为宏阔的视野,使我们对所谓的“西方文明”问题看得更加清楚了。

  对于西方文明的定性问题,我们的中华文明理论和思维完全可以反客为主对其予以系统性的基本分析,它并不是无迹可寻,而是脉络清晰,其唯神论与唯物论既“铁哥们”又“死敌”,目前正处于难舍难分并相互撕斗之中,这种内讧的结果将导致它们“生不同衾死同穴”。

  (一)正、反逻辑属于文明进化阶段不同而出现的两大基本特征

  在中西方文明进化的历史进程中,它们在大方向上是统一的,都遵循由“0→1”顺序演化逻辑,并绵延至今,但西方则由于其文明理论基础不牢而出现了一些曲折,使其在苟延中表现出一定的复杂性。然而这种复杂性,运用我们的中华理论与正逻辑思维却不难看出其端倪,并且其特征非常明显,在此就将梳理中所运用的正、反逻辑首先介绍如下:

  正逻辑:即顺序演化逻辑,可数字化为由“0→1”或“从0到1”,如中华文明理论与思维,这属于我们审视西方文明理论和思维的基本依据。

  反逻辑:即逆序探索逻辑,可数字化为由“1→0”或“从1到0”。综合来讲,西方文明理论既杂有正逻辑“0→1”又杂有反逻辑“1→0”,属于演化逻辑混乱,由此而矛盾丛生。

  在对宇宙自然与人类社会演化的认知和阐释中,正、反逻辑属于两种基本类型,它不但反映着文明进化不同的发展阶段,也属于区别中西方文明理论的两大基本依据,而据其细致梳理,会发现西方文明理论矛盾重重。

  1、西方唯神论以阐释人类社会为主。唯神论属于西方文明之根,在此先将西方文明理论的唯神论性质确定下来,有利于探明其“宫廷内乱”。

  在对自然和人类演化的基本认知问题上,一般都是先从认知人类自身做起(即“我是谁”),同时又追索自身的过去与未来,比如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宗教,以及其各种各样的图腾都应该属于这种认知的基本反映。

  这样推断还是有些依据的,由此就可以断定西方的宗教文明也是先始于对人类的基本认知,因为其上帝始终属于人型,并且取人名(如“耶和华”),说话也运用人的语言,这显然属于一种生命现象,其理论也显然属于由人为所撰写,“上帝的儿子”基督耶稣那就更是由人变神的了(好玩的是,我这个佛学门外汉就曾在打闹中为辩论对手撰写过两段“2015版的新版《佛经》”。理由是:“既然别人能写,我为什么不能写?”把他堵得无言以对)。

  至于由认知人类延伸到宇宙的起源,那就属于其神学理论后续补充的问题了,其基督教的《创世纪》就完善了这种学说,显然是在运用生命现象阐释一切,变成了由生命创生无机界,从而先创造宇宙然后再创造了人类。一般情况下,“先有生命→宇宙无机界→人类社会”,这应该属于有神论阐释宇宙和人类诞生与演化的基本套路。

  但这里面就反映出一个基本问题,即从对宇宙和人类认知的轮廓来讲,由先认知人类延伸到认知宇宙,这属于一种逆序追踪的反逻辑,但在其理论修订后则又转化为上帝先造宇宙后造人的顺序,它又转换成了顺序演化的正逻辑,说明其也认为人类是后于宇宙而诞生的。同时也说明,科学理论中反逻辑向正逻辑的转变属于历史的必然。

  这样认识宗教问题,基本可以将其定性为人类对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认知的初级阶段,杂有相当成分的“蒙昧”因素。

  2、西方文明理论属于研究文明起源的活标本。在此说西方文明仍处于文明的初级阶段,它们是不会服气的,但其文明理论由逆序追踪的反逻辑转换为顺序演化正逻辑,并由生命现象解释一切这一基本事实摆在面前,而且其有神论仍然存活至今,它们也无话可说,由此,西方文明理论便成了我们研究文明起源的活标本。

  (1)宗教神学属于文明理论总结的初始状态。首先应该明确,世界文明由有神论向无神论发展,这属于人类文明历史演进的必然趋势。

  人类在对自身和自然认知的早期,由于要对其进行理性梳理和总结,所以便运用自己认知方面的粗浅知识进行阐释,自发地萌生出各种各样的宗教神学,这种现象并非个例,而是带有普遍性,目前世界上还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宗教神学,仍带有人类文明演化的初始痕迹便是明证。

  所谓的“西方文明”,不管其将自己炫耀得如何“文明”,但其宗教神学仍然“健在”,其科学发展也仍处于由“1→0”或“从1到0”阶段,据此为其定性为“文明初级阶段”,它无话可说。

  (2)西方唯物论科学认知属于逆序运动反逻辑追踪。其最有力证据便是:1)在天体物理学的探索中由哈勃运用天体望远镜观测到了宇宙在膨胀,并结合其它手段证实了“暗物质与暗能量”的存在和运动,从而追究出并证实了“形而上学”的真实存在,这属于逆序反逻辑追踪的科学成果,具有重大意义;2)在社会科学考察中,恩格斯根据达尔文进化论证实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从而在西方科学逆序追踪基础上开始了顺序演化逻辑,使西方唯物论科学理论出现了革命性转折(注:这一点很重要,一定要捕捉到,并抓牢不放)。

  由此可以看出,西方科学发展基本处于由“1→0”或“从1到0”状态,但马克思主义已率先开始了其由“1→0”向由“0→1”的转折,由此说明了其对西方科学的革命性意义,它不但彻底颠覆了西方文明的有神论,也颠覆了其哲学和唯物论(见下面)。

  (3)哲学属于由唯神论向唯物论过渡阶段所产生的一种理论。哲学辩论的根本性问题属于“精神与物质”或“意识与存在”,其“精神”和“意识”明显指的是人,这无法否认。如果说认为精神第一性属于“唯心论”,那么它“唯”谁之心?当然是“唯”人之心,所以它指的是人,并且宇宙自然也没有什么“精神”和“意识”可言。

  将人与(可见)宇宙“存在”放在一起对比谁属于“第一性”这样的问题,这是不是纯粹属于“牛头不对马嘴”?这样设题是不是纯粹属于“不伦不类”乱捣糨糊?

  由人为“抽象”而生的概念而系统化的所谓“哲学”,其是否也应该属于一种生命现象?尽管其有些隐晦或遮遮掩掩,但答案还是能不言自明。

  由此也进一步说明,西方宗教神学与哲学都带有明显的人为痕迹,其实质上都属于神化的人文科学,因为其主旨是在阐释人类社会,这也属于其一种有力的证据。

  (4)由唯神论迈入唯物论属于西方历史的基本脉络,但“神”气难脱。历史记载的非常清楚,西方是由其中世纪宗教神学的“黑暗统治”迈入了近现代的“民主政治”,在形式上实现了由“神主”到“民主”和由“精神”到“物质”的过渡,但其无论如何演变,它就像孙悟空的七十二变那样,仍然留有一条长长的宗教神学“尾巴”难以掩藏,仍然是由神学阐释其绝对运动,反映着其文明演化的基本脉络。

  由此,西方进化的历史反映着其仍处于对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认知的初级阶段,这属于其一种基本证据。而在这种由有神论向无神论历史的过渡中,这一阶段各种文明沉渣泛起,互相碰撞势所必然,各种各样的文明和思想理论大量涌现也在情理之中,但究竟哪一种才算最符合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诞生并演化的实际,这就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进行仔细甄别与遴选,所以在读书学习中,千万不能见菩萨就拜,不能盲从盲信,多质疑并追根究底一番没有坏处。

  虽然在近现代世界文明史上曾出现过“劣币驱逐良币”的短暂现象,但劣币终究是劣币,它终究无法代替良币,由此就不得不再用我们的中华理论与其对比一番。

  3、中华唯气论属于“从0到1”顺序演化逻辑。我们中华文明属于无神论,它在世界文明史上独树一帜,鹤立鸡群,这非常明确,而其是否也起源于有神论,目前还很难断定,但自己倾向于这种推测,因为它符合常理,我们的龙图腾似乎就遗留着其曾经历过有神论的那种历史痕迹。

  然而,我们中华的唯气论或本根论,则明确阐明宇宙是从混沌之“气”的“无极”起源的,但由于科学发展的局限,其并未阐释人类的起源(马恩学说会对其补充完善),由此便说明了几个基本问题:

  (1)中华唯气论先从认知宇宙入手。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认识到先有宇宙后有人类,人类属于自然界的一员,但西方神学先“创造”宇宙明显带有“凑数”之嫌,它显然是在运用生命现象阐释宇宙,其核心显然意在阐释人类社会。而在我们中华文明理论中,其对宇宙的基本认知并非牵强或“凑数”之举,而是从立论基础或本根上先将认知宇宙摆在了首位,并且认为其起源于混沌之“气”,这就与有神论产生了根本性区别。

  很明显,如果有神论向无神论的过渡属于文明进化需要经历的必然阶段,那么根据史籍记载,我们中华文明理论早已完成了由“1→0”向“0→1”的革命性转折,并且干净利落,非常彻底。这种革命性转折能这样干净利落和彻底,应该在我们中华民族思想理论内部经历了一番长期博弈,而近现代以来它又在国际上展开,目前中西方文明博弈就正处于这一时期。

  (2)严格遵循自然“从0到1”的顺序演化逻辑。不管是《易经》的“从无到有”还是《道德经》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以及将我国古代文明贯穿在一起的“气一元论”,这都属于自然的顺序演化逻辑,非常明确。对此,我国高层曾将其概括为“从0到1”,用以提示并启发我国科教界进行研究,这里面潜藏着科研和思维的深层智慧,也深藏着对我国古老文明和理论思维的继承与发扬问题,希望大家能够予以深刻领会。

  (3)中华文明应该发生过一次质的跃升或蜕变。文明的这种跃升与蜕变,指的就是上面所说的那种革命性转折,其实质上属于一种文明转型,其历史意义非常重大。

  根据文明起源的一般规律,我们中华文明也应该经历过宗教文明这个阶段,但在这个基础上,它应该经历过一次质的跃升或蜕变,由有神论蜕变为无神论,并由此而转化成了自然“从0到1”的顺序演化逻辑。而这种跃升或蜕变很可能是在我们文字出现以前或形成过程中就发生了,由此而奠定了我们的无神论信仰和顺序思维基础。

  当然我们也并不护短,在古籍中的确也存在着一定的糟粕成分,比如宇宙空间不变和“混沌说”等就具有一定的猜测嫌疑,它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发展予以剔除,但我们的文明理论属于无神论和顺序演化逻辑这一点则是非常明确的,无庸置辩。

  对于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跃升与蜕变问题,这只是根据文明进化常理所进行的一种推测,仅供参考。那时也许是我们的祖先智慧超群,经全面考察后对自然的顺序演化逻辑非常肯定,也许是那时宗教神学还没能形成像后来西方那样的强大阵势而容易扭转,现在很难查考,但根据出土文物也许会发现一些线索,所以建议我国那些史学家们先不要将话说死,最好能为其留出余地。如果我们中华文明确实发生过这种跃升与蜕变,那不但会为我们的文明进化开拓出一片新的领地,而且会进一步证实西方文明目前正处于进化初级阶段的基本事实,同时也更能证明我们中华文明历史悠久,源远流长。

  在此让我们再次祭拜一下我们的祖先,正是由于他们的深邃智慧才给我们留下了那样一部博大精深的文明史,使我们后代子孙感到无比自豪,从而保障我们的古老文明生生不息,并历久弥新,永世传承。

  现在有些学者通过挖掘史料将我们的中华历史大幅度前推,很有意义,它应该比西方文明开化要早得多,希望能有更多史料进一步证实这一问题。

  (4)实事求是属于我们的优良传统。通过我们的史籍可以看出,我们的祖先基本一直在遵循着【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基本原则,其“气一元论”就既包含着我们祖先的深邃智慧,也包含着其实事求是原则(没弄个上帝糊弄事),许多“唯心论”典籍被自然淘汰了(需要对“焚书坑儒”一分为二分析)。再比如对人类的基本认知,在缺少确实证据情况下并没有像西方那样为人类杜撰起源,而是遵循实事求是原则,以“人性本善”这种定性给我们留下了一部完全世俗或入世的人文科学,不像西方那样整出个什么“上帝造人”滥竽充数。

  所以,实事求是属于我们中华文明的优良传统,中共正是由于秉持这一优良传统才使我国近现代以来闯过了无数的惊涛骇浪与急流险滩,从而保障我们中华文明并没有历史倒退向西方的半神半兽文明看齐,而是根据马克思主义原理由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一举跨入社会主义,基本运行在正确的独立自主轨道上。

  (二)西方唯神论与唯物论正在发生着激烈碰撞或内讧

  通过上面的剖析说明,西方哲学属于其宗教神学在其科学中的“小跟班”,这应该是比较明确的,由此西方文明的问题便集中于唯神论与唯物论(科学)这两种基本类型之中。

  1、“精神与物质”哲学辩论大有玄机。还记得前文中针对网络中的哲学辩论所列出的一道选答题吗?

  【选答题:究竟是三八二十三,还是三八二十五?】

  根据古代与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实质上“精神与物质”这种二选一选答无论选择哪一种都是错误的,因为宇宙的本质既不是精神的,也不是物质的,而是“气”或能量的。

  同时,“精神与物质”这种辩论实质上也是将人与(可见)“存在”混在一起,并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混在一起捣糨糊的一种设题与辩论,由此也反映出其哲学一直对这两大基本学科未予区分的历史陈迹。

  2、西方神学与科学的深刻矛盾剖析。由于西方文明进化迟缓,其早已引起了其科学家们的深度质疑,由此其在这种深度质疑中便一个猛子扎进了物质科学或唯物论(含市场经济)之中。而由于摆脱了宗教神学的束缚并集中精力猛攻唯物论,所以其物质科学与市场经济便在近现代出现了长足发展,这与其思想和创造性被压抑已久所迸发出来的那种爆发力有关。

  然而物质科学毕竟属于现象学,它局限于研究(可见)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的枝枝叶叶,由于其理论研究的需要(需要根脉和树干),所以便出现了如上所述那种“理论物理学”研究,其实质上属于根据(可见)自然现象的“枝枝叶叶”反推其历史根脉,明显呈现为历史的逆序探索逻辑。

  根据西方的文明史,其宗教神学的《圣经》在其“蒙昧”中经过一番修订和调整,其理论体系或文明之根便调整为“上帝创世”,并先创生了宇宙,然后才创生了人类,由此宇宙和人类便繁衍生息,演化出了现在的大千世界,这又属于非常明确的顺序演化逻辑。

  由此西方的宗教神学便与其物质科学发生了深刻的矛盾,其由神学本根的顺序演化逻辑又从现象学那一头形成了其科学的逆序探索逻辑,致使其神学与科学发生了严重的碰撞和内讧。

  然而由于其科学讲究“实证”,由其所得出的一些结论都有一些确凿的证据,其神学也拿它没办法,比如宇宙大爆炸理论就证实了“暗物质与暗能量”这种“形而上学”的客观存在,人类起源于劳动也彻底否定了其“上帝造人”的那种胡咧咧,这些基本事实都在否定着西方的宗教神学和文明,导致西方整个文明和理论体系正处于蒙头转向之中,也内乱不止,呈现出人类文明将要发生大变革之前的那种“大乱之世”,由此必将出现西方唯神论与唯物论“生不同衾死同穴”的一幕。

  根据对有神论、无神论与唯物论的梳理和分析充分说明:1)西方有神论顺序演化这条路肯定走不通,其唯物论早已开始造反,并正在结束其生命;2)西方唯物论科学逆序探索这条路也走不通,其近现代虽然取得了一些重大发现,但其内部却已出现窝里反,而且其深入发展也迫使它不得不放弃唯物论而改换门庭,并不得不由“1→0”逆序探索转化为“0→1”的顺序演化逻辑,其唯物论科学思维正岌岌可危;3)最后只有我们中华文明的“气一元论”和顺序演化逻辑才属于唯一正确的道路,这是西方有神论向无神论过渡过程中不得不予以承认,并不得不向无神论皈依的唯一选项。

  三、西方唯物论的历史功绩

  西方的唯物论,虽然它属于现象学,但它对物质研究得比较深入细致,的确促进了科学的发展,对此应予以充分肯定。而随着其深入发展,它不但彻底否定了宗教神学和哲学,而且还再次唤醒了我们的中华之道,就凭这点来讲,其在西方科学史上也功莫大焉。

  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基础为“气(能量)”,而西方文明理论的基础则为“上帝”,由此它们分别演化出两种完全不同的文明。近现代西方由于物质科学的高速发展,其欲将我们的中华文明纳入其文明轨道,对我国进行了长期的宗教和资本主义文化渗透,并在我国科教中攻城略地,取得了不小的战绩。但我们中华文明不愧具有大智慧,面对近现代中西方文明与文化交流的复杂情况,它既采取了“顺势而为”的策略,也深谙“无为而治”之妙,将西方科学文化的优长基本都去粗取精消化吸收了过来,为我们中华文明复兴奠定了充实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基础。通过近现代以来的浴火重生,我们的中华文明也长出了新的羽翼,为中华腾飞正在准备着更充分的条件。

  现在,我们仍然需要邓小平在治乱中的那种中华智慧,不需要过多的内部争论,还是应该继续“团结一致向前看”,下面就尝试着探讨一下对西方科学理论怎样继续改造并消化吸收的问题。

  (一)西方唯物论的深入发展最终消灭了唯神论和哲学

  西方唯物论最终消灭唯神论和哲学的问题,会在下面一小节中予以阐述,尽管这一问题在我国学术界还没有明确,但它必须在此专立一小节予以特别强调,以表彰唯物论的历史功绩。它的深入发展实质上不但消灭了唯神论,而且也消灭了哲学。

  随着科学的发展和理论探索的深入,它会促使人们从本根上联系起来审视并探究问题,由此就可以深刻领会马恩为什么曾反复宣告“哲学终结论”的根本原因和依据了,它说明两位伟人早已看穿了这一问题,更令人对他们产生了崇高的敬意(请注意下面一小节中的相关内容)。

  (二)西方唯物论再次唤醒了中华之道

  正如上面所言,西方文明从唯神论那种“形而上学”“一猛子”扎到了唯物论的“实证科学”之中,与其思想解放那种爆发力有关,按照科学的“对称性”原理,其“钟摆”由一个极端摆向了另一个极端,即由唯神论摆向了唯物论,相当于其从自己理论体系的根部一下摆向了枝叶,为探索宇宙和人类社会的奥秘提供了另一种方式方法和思路。

  西方文明这“一猛子”其实说明了不少问题,比如西方的物质科学为何出现了长足发展?其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为什么曾如火如荼?其“民主政治”和“民主自由人权-普世价值观”为何在西方能够风行?从中都可以找到答案。对此,我们应该对其推动历史进步给予充分肯定。

  然而,西方的唯物论毕竟属于现象学,对宇宙和人类社会的认知毕竟是肤浅的,它与唯神论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对立,神学为其解释绝对运动,而其则又在本根上否定着神学理论,它们不但在思想观念上根本对立,而且在思维逻辑上也根本对立。首先,唯物论不但坚持宇宙的本质是物质的,而且以物质为出发点逆序探究宇宙和人类社会的历史,呈现出与宗教神学那种顺序演化逻辑完全相反并具有颠覆性的科学探索活动。而随着物质科学的深入发展,其通过运用“实证科学”在逆序探索逻辑的追踪过程中,它倒取得了两项重大科学成果(即宇宙本原与人类本原),为中西方文明理论整合提供了更为详实的素材,从而推动我们中华文明理论也实现了一次伟大的飞跃。但在这种理论整合中,它将西方唯物论科学的由“1→0”逆序追踪转化成了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0→1”顺序演化逻辑,其转折点便是那个最为简单的0。

  在阅读中发现,许多学者不太重视这个0的功能和作用,而忽视它的存在和作用,其所研究的理论肯定是残缺不全的,虽然其最为简单,但它却属于破解宇宙和人类社会之谜的密钥,其不但属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必备项,而且也属于鉴别文明理论的必备项,其在中西方文明理论的考察与鉴别中就再次发挥了卓越功能(下文会着重谈谈“宇宙本原与人类本原”问题)。

  1、西方唯物论的发展再次唤醒了中华自然科学的“形而上学”之道。能够得出这一结论,那在世界科学界无疑属于“石破天惊”,近现代科学发展了那么多年,绕了一大圈,到头来却再次证实了我们中华古老科学理论的正确性,这让西方科学界及其追随者们情何以堪!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不容否认。

  宇宙大爆炸理论属于西方唯物论科学在近现代发展中所涌现出来的一大成果,其根据宇宙膨胀的观测结果和基本事实,通过反推得出宇宙诞生于一个“奇点”,这显然属于逆序探索逻辑。而如果没有这种唯物论实证科学的发展,便难以得出有力的科学证据,也难以发现暗物质与暗能量的客观存在,从而证实宇宙本原这一根本性问题,所以,其历史功绩不可磨灭,请看资料介绍:

  暗能量(百度百科):【1997年12月,作为“大红移超新星搜索小组”的成员的哈佛大学天文学家罗伯特·基尔希纳根据超新星的变化显示,宇宙膨胀速度非但没有在自身重力下变慢反而在一种看不见的、无人能解释的、神秘力量的控制、推动下变快,人们只是猜测:所处的这个宇宙可能处于一种人类还不了解、还未认识到物质的固态、液态、气态、“场态”之后另一种物质状态的物质控制、作用之下,这种物质不同于普通物质的一切属性及其存在和作用机制,这种“物质”因其绝对不同于人们所熟知的普通物质态,故而科学家为了区分它们暂且将它称之为“暗物质”、将其具备的作用称之为“暗能量”,“暗物质”就成为当今天文学界、宇宙学界和物理学界等等科学界中最大的谜团之一。】

  对于“暗物质与暗能量”问题,虽然西方那些科学家们犯迷糊,但深谙我们中华之道的国人却不迷糊,反而眼睛为之一亮:

  (1)这不正是我国古代“气一元论”中的“阴气与阳气”么!

  (2)这不正好说明宇宙的基本组分或基本矛盾是由“阴阳”所构成,并由其推动产生宇宙的绝对运动么!

  (3)这不进一步证明了宇宙本原属于“气(能量)”么!

  根据上面的资料介绍,所谓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其实属于一回事,它们都属于能量(即“气”),只是其密度和温度有高有低罢了(现代热力学能够解释),这就如同我国古代的“道”,阴阳可以合称为“道”(如“道生一”),由运动生成阴阳还可以被称为“道”(如“一阴一阳谓之道”)。现代的“能量”也是一样,正能与负能可合称为能量,而能量运动必然存在着正能与负能,由此也就“世界观决定方法论,方法论体现着世界观”(其“世界观”最好由宇宙观取代)。

  如果再仔细研究一下从宇宙诞生至演化到现在的整个过程,“暗物质”一直在向“暗能量”转化(在考察稿中还曾为其专门列出过一个表格),实质就是热能一直在向冷能转化,由此而推动着宇宙一直在膨胀,并赋予其绝对运动。

  (4)而宇宙中“暗物质与暗能量”这种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所有效证实的正是我们中华的“形而上学”之道。这也正是我们中华文明属于无神论,并自古就没有哲学的根本原因。

  (5)既然得出了我们中华的“形而上学”之道和绝对运动,那就彻底否定了西方的宗教神学,使其终于皈依了我们的无神论。由此说明,唯物论在本质上是与宗教神学对着干的,它的深入发展最终彻底推翻了宗教神学和哲学(因哲学属于神学的变种),也最终必然要皈依于我们的中华文明理论体系,这一下连西方文明的老本都给搭进去了。

  (6)既然我们中华的“形而上学”之道指的就是宇宙的本原、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那么也就将西方的物理学和理论物理学都给统合了进来,并将西方的“神学、哲学、科学”经改造后全部统合在了一起。至于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那由我国科学家们继续理顺就是了。不过,这也需要科学的继续发展,比如能量运动怎样检测和量化、宇宙大爆炸理论的最终确认和本土化,以及无机界与有机界能量运动规律的不同和区别等,这都需要科学界做出进一步的努力。

  西方那些科学家们万万没有想到,其唯物论的实证科学忙忙活活几个世纪,并且与其唯神论撕撕扯扯了那么多年,到头来反而为我国古代科学的“气一元论”和中华文明复兴“做了嫁衣裳”,其科学发展转了一大圈最终又回到了我们中华的“气一元论”之中,历史所开的这个玩笑着实不小,也着实令他们难以释怀!然而“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它不会照顾任何人的情感,也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这对他们来讲的确属于一种既严酷而又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有鉴于此,早就曾对西方那些政客和基督徒好言相劝,不要轻易招惹中华文明,那是惹不起的,因为其文明思维属于“阴阳”,可以吐纳宇宙八荒,不是“美国优先”那种狭隘思维可以比拟的,但他们就是不听劝,非要来与我们中华文明进行一场“信仰战争”和“文明的较量”,并“回光返照”似的频频出招(如特朗普和蓬佩奥等那种“耍马叉”),可最终招招都被我国领导层运用太极功夫顺势而为,纷纷落入了我们的中华谋略之中,到头来反而搭上了自己文明的老本,相当于将他们自己的文明打包成一个“大礼包”送给了中国,这一下就明白了不是!

  所以,由于我们的文明底蕴深厚,西方想通过其“民主自由人权”那种小技俩在我国煽动动乱制造麻烦阻挡我国的发展,那完全是枉费心机。我们更不怕特朗普和蓬佩奥等那种“回光返照”似的“耍马叉”,其越折腾美国霸权死亡得会越快。对此,我们老百姓都能看得很明白,更别说我国高层了,难道没看出我国领导人那种气定神闲?与他们玩起智慧来那就相当于与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轻松,因为双方完全不处于同一个文明等级和进化阶段,不然他们为什么以攻为守,且战且退?为什么又开始向贸易保护主义退守?

  由此,再次奉劝美国及西方那些政客,还是少耍些小聪明,也学一学我们中华文明,多少也长点大智慧,多从人类进化和世界文明角度思考些问题,争取早日从文明的初级阶段进化到高级阶段,我们中华文明也会在前面伸出援手拉你们一把,不会眼睁睁看着你们在动物世界中继续沉沦。

  2、西方唯物论的发展补充完善了中华社会科学“形而上学”之道。大家都熟悉,我国传统人文科学的核心是“人性本善”,但由于科学发展的局限,一直没能搞清楚人类是通过劳动从普通动物进化而来,即没能搞清楚人类本原。尽管“人性与动物性(兽性)”的对立统一运动关系早已在民间予以实际运用,但我们的官科理论却并未明确并突出这一对概念,致使在弘扬“人性(劳动)”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方面都深受影响,尤其对“动物性(寄生)”的遏制方面显得有些不够得力,比如惩治腐败等就难以形成更大的社会文化合力,只有在马克思主义引入我国后才弥补了人类本原缺欠,这一短板才逐渐得以弥补,但官科理论仍有待完善。

  实事求是地讲,马克思主义在大类上也应该属于西方的唯物论科学(因当时缺失“形而上学”实证),我们不应该否认这一基本事实,所以,在西方唯物论本土化的过程中,它也不例外,否则,如果不承认这一点,既割断了马克思主义诞生于西方并成长壮大实现其文明革命的历史,有违历史唯物主义原理,也难以搞清楚其与我们本土理论的区别与联系,实现其本土化,由此而带动西方整个理论体系的本土化。

  在对社会科学的研究中,马恩的探索也是逆序展开的,比如其先从资本主义社会入手,然后再不断地向原始社会延伸,整体来讲这属于逆序运动追踪,虽然其较西方其他科学家们的认知要深入,但也不可避免地属于西方理论探索逻辑。在其有些著述中,也的确运用过“抽象思维”,比如在《资本论》中所运用的就是“抽象劳动”概念。然而随着研究的深入,最终马恩将“劳动”直接追究为人类的本根,得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结论,为人类文明或社会科学追究出了理论之根或本质,由此而将其“抽象”成分一扫而空(得出“本质”自然用不着“抽象”)。

  马恩的人类起源论,这属于有史以来对人类社会研究最具深度的结论,它冲破了自古以来社会科学中的重重迷雾,使人类进化看到了光明,将其运用我们的中华理论基本结构予以本土化重组,自然就呈现出“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这一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形成了社会科学的“形而上学”之道(下面会继续探讨)。

  (三)西方唯物论需要我们中华系统论予以改造

  西方唯物论的本土化属于一个大系统工程,基本是将其科学发展中的逆序探索逻辑转化为我们中华系统论的顺序演化逻辑,由此才能得出宇宙和人类社会的“形而上学”之道。西方唯物论的本土化,实质上就是对其进行升级改造,使其由文明的初级阶段进化为高级阶段。

  上面已经探讨过了,西方唯物论在科学上属于现象学,在其追根溯源的过程中,它不得不遵循逆序运动逻辑和思维,而在其逆序追踪的过程中,它事实上造了其宗教神学的反,并颠覆了其三观,并最终与其宗教神学同归于尽。

  习近平在2014年曾说过一句话:【无论我们吸收了什么有益的东西,最后都要本土化。】最近在其《求是》杂志所发表的文章中也对这句话重新进行了强调,这对我们考察并分析西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

  1、西方唯物论自然科学需要我们中华系统论予以改造。世界科学界对“暗物质与暗能量”的探索属于科学的最前沿领域,它聚集着全世界最顶尖的一大批科学家,也几乎聚集着全人类的目光,这些年对其的探索一直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我国科学界也紧随其后发射了“悟空”暗物质探测卫星,但至今都没能拿出其想要的理想结果。在前文中曾说过,其没有结果才是最好的结果,因为正如上面所言,暗物质属于我国古代那种“形而上学”存在,虽然在“形而下学”中能够感觉到它的存在和巨大作用,但它是无形的,在“形而下学”中不可能见到其全部身影,这在性质上已经对其做出了基本的诠释和界定。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根据近现代天文学的探测结果,“暗物质”属于“形而上学”客观存在,它将成为科学界不得不予以确认的基本事实。而这一问题的确认,它将对西方文明理论及其整个自然科学理论体系发生颠覆性的巨大作用,也对我国古代科学的“气一元论”和中华文明复兴具有重大的历史性意义。

  由此,西方唯物论的逆序探索逻辑就不得不转化为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顺序演化逻辑,不得不接受“从0到1”或“0→历史→现在”顺序思维,从而对其整个科学理论体系予以重构,并在近现代科学基础上生成一种全新的理论体系。

  然而要让科学家们接受这种思维是很困难的,因为他们的知识结构基本都属于唯物论,并且根深蒂固,很难转变,需要耐心等待,也许只有待到在唯物论怪圈中最终四处碰壁无以自拔并对暗物质探索绝望之时,他们才肯被迫考虑怎样突围并转变思维的问题。

  根据中共的指导和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考察,相比较而言,西方社会科学理论本土化和重构较为可行,所以我们的重点应先集中于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的问题可留待科学家们慢慢解决。

  2、西方唯物论社会科学也需要我们中华系统论予以改造。在西方唯物论整个理论体系中,要说对其宗教神学革命最彻底的莫过于马克思主义,因为它彻底追究到了人类的起源,并追究出了人类起源那个0(人类是在动物进化中由劳动“从0到1”促生的),对西方整个文明理论体系形成了最致命的一击,彻底摧毁了西方文明和资本主义理论的三观。

  但也不得不承认,马恩是根据唯物论思维进行逆序追踪的,其研究成果还没有系统性地转化为我们中华系统论那种顺序演化逻辑,虽然其曾得出了“唯物史观”,并将人类社会的五种社会形态一字排开,在形式上类似于我们的顺序演化逻辑,但其所得出的“阶级斗争”基本矛盾则是有欠深入的。这也许是西方那种唯物论逆序思维还没有彻底转化为顺序思维所致,也许是马恩最后还没能来得及对其前期的一系列研究给予进一步系统整理,需要我们后人继续完成。根据马克思主义研究的不断深入,马恩应该寄望于后人对其开拓的研究继续发展,而不希望对其产生迷信而故步自封。

  马恩的人类起源论属于其整个理论体系的最大亮点,它为世界社会科学理论填补了数千年所一直残缺的那个关键空白,以其为基础,运用我们中华系统论的顺序演化逻辑和思维,便很自然得出了“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这一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并形成了社会科学的“形而上学”之道,使其成为了我国最为需要也最名副其实的人类文明本根论或进化论(请关注下文,会根据中华之道的现代化再列一表格予以展示,因本文太长,不得不将其移至下文)。

  (四)网络讨论中遇到的问题

  西方科学理论的问题是世界性的,我国理论界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并且还很严重。这一小节内容由于与以上探讨中所反映的情况基本一致,所以还是难以舍弃,在这里谈出来较为合适(尽管本文已经太长)。

  按理说,能参与网络讨论的人们,都应该感觉自己“有两把刷子”。记得自己在参与网络讨论之初,心中曾战战兢兢,担心自己才疏学浅被人笑话而不敢说话,所以,对网络评论员都心存敬畏。但后来发现,许多人的知识基本都来自于书本,基本都是用这种理论反对那种理论,并且争得不可开交,更缺少融会贯通,有鉴于此,自己慢慢也就胆子放开一些敢于插言了。

  现在草根网虽然取消了评论功能,但前文《中华文明复兴与“西方缺失”揭底》在人民网发布出来后,自己与一些网友就其进行了一些网络讨论,反映出我国理论界的一些基本状况。

  1、普遍缺失对我国本土理论的认知。在前文中,自己根据近现代科学发展,将中西方文明理论通过两个简洁的表格分别列了出来(包括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内容),其基本是按照我国本土理论“气一元论”及其“气→阴阳→五行八卦”基本结构和顺序演化逻辑列出的,为此曾很费了一番思考,自认为对其理得还算简洁明了,但前来参与讨论的学者居然没有一个人能看懂,令人不胜唏嘘。

  本来“气一元论”属于我国独一无二的理论体系,属于我们中医药学的基础理论,它将《易经》、《道德经》和《太极图》等贯通在了一起,在古今中外理论体系中独树一帜,自成一家,在人类文明史上也傲立群雄,但我国学者对我们自己的本土理论却一无所知,甚至有人反映【唠唠叨叨,东拉西扯,一派胡言】而看不懂,相信那些弘扬国学的同道都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这实质上是由我国教科书缺失本土理论教学所致,也反映出其属于马克思主义本土化过程中所必然出现的一种现象。在其本土化问题上,这就相当于想把媳妇娶回家,但自己却没有家,不知道该把媳妇往哪里娶,以致于娶上媳妇回不了家,自己成了带着媳妇流浪的流浪汉,并且一流浪就是100多年(就不说“娶了媳妇忘了娘”那句了)。在这期间唱高调者比比皆是,而脚踏实地务实者却较为罕见,这就是对我国学术理论界的一种素描。

  2、难以认识中华文明理论与马克思主义的博大精深。从网络讨论的情况看,知识普遍较为驳杂,难以使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呈现出鹤立鸡群那种效应。

  中华文明理论与马克思主义本属于无价之宝,但长期以来,它却由“唯物论”被摆在了“地摊市场”一堆“地摊货”中自轻自贱,沦为了“地摊货”行列,埋没了其立论基础与基本矛盾的理论特征。

  我国学术理论界一直在将我们中华“气一元论”解释为西方的唯物主义,但这是不是在将我们的中华文明沦为“地摊货”而自轻自贱?是不是在捧着金碗要饭吃?是不是属于“削足适履”篡改历史?这究竟属于一种历史进步还是反动?究竟属于前进还是倒退?这究竟是要中华文明复兴还是沦亡?这些话虽然说得有些过重,但对于这些重大原则问题,是到了我们国人应该觉醒并需要认真思考一番的时候了。

  诚如以上所言,马克思主义原理也被尘封于唯物论中黯然失色,难以展现其博大精深,唯有我们的中华理论基本结构和思维才能使其放射出原理的光芒,运用它对马恩著述和研究成果进行解读,不但能对其进行系统整理并本土化,而且能读出一部完整的人类进化论,从而读出其“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将马克思主义思想或意识形态准确无误地展现出来,与那些死读书的“本本主义”者们读出了完全不同的两种结果。

  我们本土理论的基本结构是“形而上学+形而下学”、“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绝对运动+相对运动”,这是其在世界文明史上傲立群雄的基本特征,然而我国教科书却从不进行我们的本土理论教学,所贯穿的基本都是西方哲学理论,致使师生们的思维越来越哲学化,我国文化也越来越西方化,并出现了“数典忘祖”现象。而如果坚持西方哲学教学必然要否定我们的本土理论,必然会将我们的中华文明纳入西方文明的轨道,并要篡改我们中华文明的历史(已在这条路上走了很远很远),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或本土化,这是我们党一直在努力的方向,但怎样“化”并“化”成什么的问题,我国学术理论界一直都没能找到落脚点,由此才出现了一次次被媳妇给娶回家自己当“倒插门”并“本本主义”反复回潮的现象。

  马克思主义本土化,首先需要将其理论和思维本土化,这是一项最基本的程序,不管其原来是否存在着哲学思维,在其本土化的过程中,都自然被过滤掉了。但由于我国教科书只普及西方哲学而缺失我们的本土理论教学,所以这一转变显得尤为艰难,不会那么轻而易举,它关系到我国思想理论界的整体醒悟,这条路似乎还有很长很长。

  3、宗教信仰者在我国知识界为数不少。在人民网共有7位学者前来参与讨论,其中有2位就属于宗教信仰者(其他没有明确表露),占比为29%,接近1/3。当然,这个数据不一定具有普遍性,但它却能说明一些基本问题。

  上面已经说明,哲学与神学虽然貌似不同,但在本根上它们同气连枝,都属于“抽象思维”的产物,也都属于西方那种“形而上学”。但哲学存在着自身的缺欠,由于其是由现象学“抽象”产生的,由此其实质上属于介于神学与科学之间的那种“形而上学”,属于神学的一种变种,所以其对人们的思想或“灵魂”并不具有根本的说服力,我国知识界出现为数不少的宗教信仰者就是明证,不然我国高校中也不会出现思政课难讲,并且出现习近平所指出的那种马克思主义“失语、失踪、失声”现象。这种现象不但出现在知识分子身上,甚至我们有些党员干部也“不信马列信鬼神”。

  深究这些现象的原因,问题仍然与我们中华文明理论和无神论教育缺失有关,所以,我们的教科书补充这方面内容势在必行。而补充这方面知识,其本身就属于我们中华文明复兴的重要内容,它必然会带动产生一场科学文明大革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