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中华文明复兴与“西方缺失”揭底

2020-07-13 14:22:26  来源: 草根网   作者:段修斌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0年2月14日,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慕安会)在德国慕尼黑举行,此前其《2020年慕尼黑安全报告》已于2020年2月10日在德国柏林发表,这份报告为第56届慕安会设定了主题——“西方缺失”。由此说明,不但我们在思考“西方缺失”问题,西方自己也在对其进行着深刻反思。

  通过仔细研读这份报告,在语气上基本代表着欧洲的观点(慕安会主席为德国前驻美大使沃尔夫冈·伊申格尔Wolfgang Ischinger),较美国的霸权思维观点要冷静些,所反映问题也较为客观一些,坦承地提出了“西方缺失”问题,并且所反映的问题也可以说是信息满满,基本将西方的焦虑较深刻地反映了出来。对此,我们也不得不认可西方文化在现象学方面的特长,其基本将目前世界上的热点问题和混乱状况汇总在了一起,为我们运用中华思维对其予以基本分析提供了不错的素材。虽然西方并未向我们中华文明求援,但我们还是愿意本着与人为善的态度对“西方缺失”的秘密施以援手,助其找出病因何在。

  追索“西方缺失”的秘密需要从西方文明理论入手,因为这是其最基本并最凝练直观的阐释。但继续运用西方思维探究“西方缺失”则是徒劳的,很难发现其问题所在,而运用我们中华的顺序运动逻辑及其“文经武纬”分析方法予以剖析,西方文明理论所存在的问题却一目了然,非常清晰,它们所拥有的正是它们所缺失的,其“病原”或“死穴”在于其引以为傲的宗教文明,由此而导致其文明缺失真实之根或立论基础,从而导致其整个文明理论和科学知识体系始终处于病态之中。

  这本来属于在起草《美国的“喜丧”》一文中所撰写的一节,但由于“西方缺失”引出了新的话题,其内容过多,也由于中西方文明理论这一主题很值得专门探究一下,它也属于美国“喜丧”的一种文明背景,故将其独立成篇,并将这一谜底通过中西方两个文明理论简表简洁地展示一下供大家参考。

  一、中华文明理论再次被推上了历史舞台

  我国领导人仍然遵循着我们古老文明“谦虚谨慎”的优良传统,从不把话说绝,始终留有充分的余地,将目前世界的演变称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样可以暂时为西方保留些脸面,较少刺激它们。但这只是个序幕,而实质上,中共在“四个自信”中还留有后手,其背后还深藏着一场世界文明“大变局”,因为其是从中西方文明之根上审视问题,它将引发一场科学文明大革命,为所谓的“西方文明”敲响了丧钟。

  现在我们就从这里入手,帮助西方理清“西方缺失”的原因何在,并助其认清局势,放弃抵抗,因为负隅顽抗会败得更惨,会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碎。

  (一)“顺序运动逻辑”属于中华思维的基本特征

  前文中的一系列探索,基本都属于中华文明复兴问题,但在这里首先从思维谈起,因为只有健全的思维,才能产生健全的理论,从而保障我们博大精深的文明得以继承与发扬。试想,如果我们的思维被人给转化了,那我们的大脑哪还能算是自己的?所谈思想理论、文明与文化还能留有多少中华味?哪还能有什么中华文明复兴可言?

  在此探究我们中华文明理论之根问题,首先应该从其“顺序运动逻辑”入手,因为它属于我们中华思维的基本特征,运用它不但可以理清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一系列基本问题,也可以帮助理清“西方缺失”的症结所在。

  1、顺序与逆序运动逻辑关系重大。对于思维逻辑这个问题,现在许多学者似乎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但搞理论研究的人们早晚都会体会到,它属于一个隐蔽性很强的基础性问题,比如我国古代先贤的思维顺序便是“生老病死”,上升到理论阐释就是“顺序运动逻辑”。对此,中共早在去年就部署我国科技部与教育部充分发挥高校的学科和人才优势,解决我国高校基础研究缺少“从0到1”原创性成果的问题,但从网络反应看,可以说是“呼者切切,应者寥寥”,有些学者甚至还在有意运用一些(老百姓陌生的)生僻概念固守自己的“圈子”或“码头”,生怕其“所圈之地”被充公,但他们的思维却仍然是顺序与逆序不分,“文与武”不分,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不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不分,仍然是“一锅乱炖”,仍然没能完全走出西方思维的阴影,可见理论思维转变的难度之大。

  重新审视思维逻辑这个问题,其直接威胁西方的“哲学思维”,会将其所谓的“抽象或逻辑思维”冲得稀里哗啦,并将西方的“形而上学”还原为我们中华的“形而上学”,这在前文中曾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进行过探讨,概括讲就是由西方哲学思维的“逆序运动逻辑”转化为我们中华的“顺序运动逻辑”,实质就是“从0到1”还是“从1到0”的基本顺序问题,它属于理论思维转化的关键一环。同时也能体会出,当初在西方哲学思维的一片噪杂中,马恩运用“顺序运动逻辑”创立“唯物史观”的思维基础,由此而看出马克思主义与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相通之处。

  “顺序运动逻辑”源于自然,它属于破除西方“形式逻辑”和“抽象思维”的利器,只要将思维调整为我们中华的顺序运动逻辑,一些谜团(尤其是一些迷惑难解的基本问题)会豁然开朗,这绝非虚言,它属于探索文明之根必须的那种思维,的确具有拨云见日之功。而思维决定着思想理论,我们的中华文明复兴也必然会先从思维开始,需要先把自己的大脑从西方思维中拉回家。

  2、我们中华文明与马恩人类进化论都属于“顺序运动逻辑”。我们中华文明之根属于“气(一元论)”,这是大家所熟知的,非常明确。这个字虽然很简单,但它在我们中华文明理论体系中却是重千钧万钧,因为它相当于西方宗教神学的“上帝”,阐释着宇宙的本质和绝对运动,属于我们的文明理论之根,所以,不管是《易经》还是《道德经》,也不管是《太极图》还是中医药学,它们的宇宙观都属于“气”,也一直都遵循着“顺序运动逻辑”,并散发着根的气息,传递着根的呼喊。由此,尽管近现代西方的物质科学曾风靡于一时,但最终其仍然只属于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现象学,不得不由我国古老的“气一元论”予以统帅,这一点越来越明确。

  然而中华文明之根被现代科学所有效证实,也才只有20年左右时间,如【暗能量的存在到1998年才被天文学家初步证实】,这属于科学发展的基本事实,它在本根上突破了西方的“物质观”,并为我们中华文明理论复苏提供了基本依据。所以,尽管近现代以来科学界在努力推崇西方的物质科学,但其面对事实,不得不承认“形而上学”的客观存在,一直横行于世的西方文明理论不得不归0重构,仍然要由我们的中华文明理论担纲重任挑大梁,这是不容否认并不得不予以接受的一个基本事实,我们的中华文明理论再次被推上了世界科学的历史舞台。

  自古以来,各种外来文明虽然向我国纷纷涌来,但都不曾撼动过我们中华文明的根基,更没能使我们的文明之根产生过进化,但只有一个例外,那便是马克思主义,其人类起源论促使我国社会科学的“人性本善”之根得以深化,并使我们人文科学的立论基础落到了实底,从而产生了一种崭新的人类进化论,也为世界文明进化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前文曾通过《太极图》的现代化解析和《道器之学》等对我们中华文明理论进行过展示,本文再运用一个表格将其原理及其统合西方科学理论的基本概况进一步展示如下:

  表1 中华文明理论现代化简表

  中华文明(纵向)中华文化(纵向+横向)中华理论剖析

  自然科学“气(能量)”生宇宙“阴阳” (主导宇宙绝对运动)正负能(阴阳)+物质运动现象 (能量绝对运动+物质相对运动)属于形而上学之“道”+ 形而下学之“器”相得益彰

  社会科学劳动由动物促生人类 (主导人类绝对运动)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 +各种社会运动现象马恩人类进化论融合儒学等, +各种社会运动现象

  特注1)表中的“自然科学”内容反映着对西方科学理论的吸纳,而“社会科学”内容则反映着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已经将中西方科学理论统合在了一起,其理论基本结构仍然属于我国的经纬学原理,也属于我国思维的顺序运动逻辑。 2)根据中华经纬学原理,“文明”中包含着“文化”,而“文化”中也包含着“文明”,它们两者是交织在一起的,但其概念则分别表示宇宙和人类社会“纵向”的基本矛盾与“横向”的特殊矛盾运动。 3)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文明理论进行分类,这属于近现代科学发展的基本事实(目前中西方理论都将宇宙和人类混在一起,与科学发展的实际不符,如“气一元论”和哲学)。 4)在此需要特别指出,近现代西方科学在我国文明理论体系中仅仅属于“现象学”,这样归类在审视中西方文明理论和“西方缺失”中具有着根本性作用。

  通过这一表格所列内容可以看出,1)如果丢失了我国的“气一元论”,就等于丢失了我们中华文明理论之根;2)如果丢失了“劳动观”,也就等于丢失了马恩原理之根,更丢失了中华文明与马恩原理的“顺序运动逻辑”和思维,这两点在表格中反映得非常明确。所以,我国的“唯气论”或“本根论”与西方的“唯物论”存在着根本性区别,不可以运用西方理论思维阐释我们中华的文明理论,它必须要根据我们的中华思维和近现代科学发展另起炉灶,从而使我们的古老文明得以复苏。

  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之根属于文明理论的立论基础,不能将我们古老文明的复苏“圈子化”或“码头化”,因为它凝聚着全人类的智慧,也包含着古代和近现代中西方科学的发展成果,我们的中华文明理论现代化后会成为引领整个世界文明发展进步的《大统一理论》,各种“圈子”和“码头”都必须遵从。

  有鉴于此,也可以借助于这个表格继续深入探究一下十八大以来我国所热议的“反腐倡廉”问题,从而引出一个新的话题,但需要另立一篇进行探讨,请记住上面表格中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内容。

  (二)“文经武纬”也属于中华文明理论的基本结构

  在前文中曾将“形而上学+形而下学”或“基本矛盾+特殊矛盾”作为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基本结构,在这里再从“文经武纬”角度探讨一下这一问题,它属于我们国学常用的一种表述,也属于我们国人较为常用的一种文明“衡器”。

  在我国传统的文明理论中,“文与武”是区分得非常清楚的,最经典的一个词汇便是“文经武纬”。通过上面的表格也反映得很清楚,我们中华之“文”指的是自然与人类历史的纵向运动,即“经线”,它属于由基本矛盾所产生的绝对运动,属于历史运动发展的基本骨骼和脉络,其属于基础理论范畴,而“武”则指的是历史的横向运动,即“纬线”,其属于应用理论范畴,这种经纬学原理早已成为我们中华思维的一种定式。

  1、西方宗教神学与资本主义理论同气连枝。通过重新探讨我国的“文经武纬”,它将中西方文明理论区分得非常清楚,通过下面两个表格会一目了然,我们中华文明之“文”是沿袭其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的“阴阳”而来,而西方文明之“文”则是沿袭其宗教神学而来,这在其历史发展的基本脉络中展示得非常清楚,也属于“西方缺失”的根本原因所在。

  而近现代以来,由于科学的发展,越来越证明西方的宗教神学属于一种腐朽理论,这一点非常明确,因为西方资本主义就是通过对其宗教神学的“黑暗统治”革命而来,这无庸置辩。这通过西方的文明史也可以看出,在其原有(宗教)文明无法继续走通的情况下,于是便不断地发生革命,改换门庭,从而再往前走一段,出现了其文明不断中断而“否定之否定”规律(如其改换宗教信仰),其发展的基本方向是在逐步否定有神论。但长期以来西方却又以西方文明为由极力向我国进行宗教文化深透,其深层原因就在于其资本主义理论与宗教神学同气连枝(也包括西方哲学),它实质上主要是在向我国进行资本主义文化深透。

  2、西方近现代实质上是“以武驭文”。西方宗教神学的腐朽是非常明确的,它根本摆不上台面,其科学实质上一直在努力挣脱宗教神学的束缚。由于其文明根不正,理不顺,这种“文”自然也就虚无缥缈,所以西方近现代以来实质上是“以武驭文”,其对世界各国的大肆侵略和殖民便非常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美国一直在通过军事恐吓和经济制裁维护其全球霸权更是其有力的证明。

  也由于世界新的文明还没能建立起来,于是便“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所谓的西方文明便在全世界逞凶于一时,疯狂了几百年,并征服了许多国家,少有抵抗。但其却始终没能征服我们中华这个东方文明的堡垒,也没能彻底征服宗教文明的发源地——-中东,并遭遇了顽强的抵抗。

  随着历史的发展,我们的中华文明经过一轮浴火重生后也逐步补充完善了起来,并在接受马克思主义基础上产生了一种崭新的人类进化论,它以一种崭新的姿态又重新站立了起来,对西方文明形成了一种新的优势。所以,西方越是对我们中华文明进行挑衅,它就越是在找死,尤其是我党十八大以来的一系列改革进取就非常清楚地诠释着这一基本趋势。

  3、西方的“以武驭文”难以战胜我国的“以文驭武”。最近网络中出现了一些对美国向我动武的担心和忧虑,当然“居安思危”和“忘战必危”的警钟需要长鸣,但自己也存在着不同的看法。

  美国所谓的“武”,运用我们中华文明来衡量,其实就类似于那种“流氓打架”,没什么“文”或大谋略可言。别看其耀武扬威,发动核武它还不敢,因为我国具有核反击能力,那样会同归于尽。而常规战争其实它不敢打,原因有六:1)由于美国一直搞不懂我们的中华文明,更搞不懂我国的“以文驭武”和“人民战争”,何况其文战已经失败(其“老将(上帝)”已被将死),所以其武战也必败无疑(朝战、越战就是明证);2)由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西方内部已步入“狗咬狗”阶段,其西方阵营正处于分裂之中,而发展中国家力量却在凝聚;3)其国内不稳,如果发动战争失败了,其国内不是分裂就是革命,其损失会远远大于我国,它会面临着亡国的命运;4)我国在习主席领导下进行了军事改革和整军备战,正好可以拿它练练手,帮助我们练练兵,通过实战检验一下我军的战斗力;5)等美国战败后,其军力会大幅度降低,而战斗民族俄罗斯与其一直有世仇,并一直手握数千枚核弹对其虎视眈眈,到时哪能会放过它?即便到时其不分裂,中俄两国自然也会使其变成二流或三流国家,从此它将一蹶不振,其哪还会有什么“霸权”可言?而如果其分裂为若干小国,那其命运可就更惨了。6)结合美国的一系列出招就看得更清楚了,那完全是一通“乱锤”(有网友称其为“王八拳”),没有什么章法可言,实质是没什么文明和文化,始终砸不到点上,这在前文《世界局势正急转直下》中,就将中西方文明与文化的基本态势反映出来了。所以,我们不怕美国真的动武,那样只会加快历史发展的进程,人类的和平与繁荣会早日到来,台湾问题也会更早得到解决,从大局来讲对我国是利大于弊。

  通过这样一分析,美国纸老虎的面具就被彻底揭开了,大家就可以看清美国动不动打肿脸充胖子来南海和台海“碰瓷”并胆战心惊的真面目了,其在世界各地努力挑事鼓动他国当出头鸟,并在其国内极力反共反华,说明其实招已经所剩无几了。实质它怕的是我们,并不是我们怕他们,所以大家都应该安心本职工作,努力劳动创造,加速弥补我们的短板,扩大我们的优势,争取局势的更快速好转才是根本之策。我国越稳定越发展,美国局势就会越加动乱,它就越害怕,会越加心里发毛,也就会越加昏招迭出,从而推动局势的更快速转变。

  二、“西方缺失”大揭底

  上面虽然先探讨了中华文明理论问题,但其是为了“西方缺失”大揭底做个背景,它会使得本节内容简单明了,并证据凿凿,一目了然。

  西方拥有与“西方缺失”,其实质上属于一个问题,其既摆在明面上,又深嵌于其文明、文化与科学之中,并且根深蒂固,也花样百出,但万变不离其宗,需要从其本根上寻根究底。

  (一)西方正处于由宗教文明向世俗文明的进化之中

  综合来看,目前整个西方正处于逐渐抛弃其宗教神学而向世俗文明的进化之中,这属于一个基本的趋势,不容否认。如果现在科学界谁还拿宗教神学说事,那会让人笑掉大牙,但西方政界却屡屡拿宗教信仰自由来说事并制造事端,显然其已经将自己置于科学反动的阵营之中,也清楚地说明其属于人类文明进化的反动派,属于将要退出历史舞台的腐朽势力,这从基本面上已经清楚地决定了西方文明的命运。

  当然,有些人可能会举出西方科学发达来说事,但从人类文明进化的长镜头看,那只不过属于西方由宗教神学转而重视现象学研究所出现的一种短暂现象,其物质思维开窍早一些而已,从而在科学技术上早一些取得了一些进展,其属于人类文明进化历史进程中的一个片段,不足为据。西方想拿一些科学技术卡我国脖子,企图阻挡我国科学的发展进步,那是徒劳的,因为我国一旦补充完善了自己古代科学这方面的不足,诱使自己的物质思维也开窍并全面发动起来,其发展速度会非常迅速,很快就会超越西方。从文明之根或基因上来讲,我们的文明思维更加纯正,也更加健全,对此我们要有充分的自信,目前我国的科学技术对西方表现出了全面赶超的强劲势头,所反映出来的正是我们思维得以补充完善后生命力旺盛的有力证据。

  目前世界科学界正值逐渐抛弃宗教文明的档口,其正处于向世俗文明的进化之中,但其文明理论却还属于一个显著的理论空挡,严重缺失人类进化所需要的那种“文明”来统一人类的认知与思维,所以,寻求一种新的文明理论,这属于目前全人类所共同面对的一个基本问题。

  在此可以毫不谦虚地讲,西方文明及其一系列科学迷失需要我们中华思维来为其破题,也只有我们那种“文经武纬”、“形而上学+形而下学”或“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理论基本结构才能够力挽狂澜,并使其进行文明理论重构,从而产生一场科学文明大革命。

  (二)西方文明基因存在着先天残疾

  根据《2020年慕尼黑安全报告》所设定的主题“西方缺失”,说明西方已意识到自己的文明不知在哪里存在着根本性问题。而我们中华文明一直就具有“助人为乐”的优良传统,在此也愿意出手施援,助西方一臂之力,与其一起理清“西方缺失”的原因何在。

  探究“西方缺失”问题继续运用西方理论思维是难以胜任的,因为其既前后矛盾也存在着严重缺欠,只有运用我们中华的文明理论和思维才能理清其基本的梗概。现在就以上面的表1为背景,运用我们的中华思维将西方完整的文明理论运用表格展示如下:

  表2 西方文明理论简表(即“西方缺失”基因追索简表)

  西方文明(纵向)西方(杂交或拧巴)文化(纵向+横向)西方理论剖析

  自然科学上帝创世 (主导宇宙绝对运动)神学+哲学+科学 (上帝绝对运动+哲学、科学相对运动)属于神、哲、科三学杂交复合体 (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不分)

  社会科学上帝造人 (主导人类绝对运动)神学+丛林法则 (上帝绝对运动+动物相对运动)神学与达尔文进化论杂交变种 (神性=人性,人性=动物性)

  特注 1)请与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相对照:自然科学:正负能(阴阳)+物质运动现象;社会科学: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各种社会运动现象。 2)西方所拥有的“神学与哲学”,也正是它们所深陷其中并难以自拔的“西方缺失”问题,充分显示出其根不正、理不顺,其文明基因存在着严重的先天残疾。

  运用表格展示西方完整的文明理论,其理论的基本结构一目了然,异常清晰。正如有学者将中西方文明之争比喻为一盘大棋,在前文中曾运用我们大家所熟悉的中国象棋与西方文明进行过一轮对弈,采取了“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战法,没有费劲就将其“老将(上帝)”直接给将死了,这等于刨了其祖坟,挖了其老根。而其祖坟和老根就是西方文明之根,也是其文明基因,可见其文明基因本身就存在着先天残疾,后天根本无法补救,这正是“西方缺失”的真实原因。所以,西方文明理论别无它途,唯有革命一条路可走。

  如此看来,西方资本主义文化的确非常热闹,其文明的老底一下也就被彻底揭穿了,并且证据确凿,无法掩饰,它事实上仍属于那种歪理邪说或“歪瓜裂枣”。不管是西方那些牛气的科学家还是滔滔不绝的理论家,也不管是宗教的“护法”分子还是装高深的“哲学家”,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承认,西方所拥有的也正是它们所“缺失”的,正是由于其拥有“神学与哲学”,所以才将它们引入了抽象的“形而上学”之中难以自拔,并始终运行在有神论的轨道之中。

  (三)西方文明属于一个残疾儿

  通过表2所示,西方文明在其“娘胎中”就患有先天性残疾,致使其整个理论体系一直就发育或残缺不全,其本身就属于一个残疾儿,这非常明确。但对这种先天性残疾它们自己并不知晓,目前仍然处于甚嚣尘上之中(如对中国香港、新疆、民族和宗教问题指手画脚),或处于某种歇斯底里或“回光返照”的亢奋状态,也许我们还应该让其继续腐烂恶化,等其腐烂透顶之时再谈这一话题才合时宜,但谁让我们中华文明“医者仁心”呢,实在是不忍心看其病情继续恶化,忍不住要出手相救。

  但“良药苦口”,西方文明理论是不愿意服用我们中医药的,它一是害怕中国的“文经武纬”或基本矛盾分析法的“气一元论”和“形而上学”,二是害怕考问其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尤其害怕那个0,因为其可以将西方文明理论那身“皇帝的新装”剥得一丝不挂,不但会将其文明理论之根追究到上帝,而且也会将其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追究为上帝,这对西方近现代科学来讲,会使得它们理论界感到非常难堪,脸上会直冒火而挂不住,因为其会毫不留情揭穿西方文明理论深层的奥秘,揭开其“上帝创世”和“上帝造人”那两块最感疼痛的疮疤(见表格所反映的西方文明基因追索)。

  通过表格显示,西方拥有与“西方缺失”实质属于一个问题,其“哲学”事实上属于一种由宗教文明向世俗文明过渡的理论,它属于反宗教神学的一个进化阶段,通过“神学+哲学+科学”的排序与其相互关系也能反映出来,但其进化得还不够彻底和完善,仍处于抽象的形而上学或“出世”状态之中,还没能“入世”(尽管努力强调要“唯物”),在本质上其仍属于上帝或神学思维。正是因为如此,它既无法区分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更无法解决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问题,对此要心中有数,不可以对其产生迷信。

  自习近平2014年提倡“文化自信”以来,我们的国学研究开始热络,并经历了一个逐渐复苏的过程。记得自己是2015年初才开始参与网络讨论的,当时有些学者还曾以宗教信仰为荣,“哲学”也是大行其道(自己开始也曾认为其属于一种客观存在),西学更是甚嚣尘上(如西方的“民主政治”和“人性=自私性”),但随着认识的不断提高,经过我们一群草民与其激烈论辩,这几类学者现在越来越少,基本都失踪了,这实质上反映着我国思想理论界的觉醒与进步,它在我们民间也照样反映得真真切切。

  (四)西方文明仍处于半开化状态

  在此说西方文明仍处于半开化状态,这对那些西学崇拜者来说很难接受,但事实就是事实,无法掩饰。

  1、“神性=人性,而人性=兽性”错乱所反映的“西方缺失”。通过在网上阅读一些文章发现,许多学者一直对文明理论还缺乏深入理解,也分不清文明与文化的区别,甚至脱离理论仅凭一些浮在面上的理念与西方文化进行论辩,难以深入到“文”的深层,也难以打痛它的要害。在这个问题上予以深究,就会发现西方文明理论和文化的想象或“唯心论”成分有多大。

  运用表格将西方的文明理论全部展开后使我们可以看出,在西方近现代科学和知识体系中,事实上掺杂着太多的“神学与哲学”成分,因为它属于西方文明与科学之根,使得其“出世与入世”知识相互混杂,搞成了那种隐蔽性很强的理论和“杂交与拧巴文化”,也使得其一些基本概念如“神性、人性、动物性(兽性)”在本根上产生了严重的错乱,致使其文明和科学知识体系正处于“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状态之中,所以其社会科学也就一直运行在“从林法则”之中并拒绝进化与革命,因为其仍然处于半开化状态,其“动物性(兽性)”仍然还想对“人性(劳动)”进行负隅顽抗。

  请看上面的表2,在西方现代科学体系中有宗教神学的内容吗?没有,半点也没有!但西方社会却一直都在信仰“上帝创世”,并且美国总统在就职典礼上都要手按《圣经》进行宣誓,在军队中甚至配上牧师与传教士进行宗教教育和祈祷,这究竟属于一种什么文明与文化?是不是属于“杂交或拧巴文化”?是不是属于(神、哲、科)“三姓家奴”?其是不是太有些不着调?其拥有什么与缺失什么是不是已经不言自明?其是不是仍处于半开化状态?其是不是仍处于自己所称的那种“蒙昧”之中?

  既然如此,那西方还文化、制度与种族傲慢不?还想颠覆我们的中华文明和社会主义文明不?还动不动拿你们的“民主自由人权”普世价值观说事不?还想“为人师表”不?原来一直不愿揭穿你们,那属于我们中华文明太过于仁义与厚道,既然你们一直在不知深浅地前来百般挑衅,那也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一出手就将你们的文明理论彻底掀翻在地,使你们只剩下蜷缩的份,毫无还手之力。

  在世界历史上,西方文明近现代征服了无数的国家和民族,唯独在与中华文明的博弈中才遇到了真正强大的对手,所以说中华文明属于西方文明的克星并非虚言,它向我们中华文明挑战的确是在自寻死路。

  2、西方文明已完成了其历史使命。从整体来讲,西方文明已完成了其由有神论向无神论过渡的历史使命,其事实上也完成了其资本主义思想理论的历史使命,所以,西方虽然一直以其所谓的“现代科学”为傲,但与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相比较而言,其显然属于要被改造或被淘汰的阵列,所谓的“西方文明”很快就将成为昨日黄花,这是无法抗拒并难以逆转的历史趋势。

  世界文明需要向前发展,在先进与落后、进步与反动、文明与野蛮,尤其是在我们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基础上“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的意识形态博弈中,中华文明充当着历史进步的推动者,而西方文明显然已属于历史进步的反动者(拒绝进化与革命),其文明与文化傲慢、制度傲慢和种族傲慢已成为人类历史前进的严重障碍,所以,中西方这场“文明的较量”也势所必然,不可避免。

  通过深究和充分分析说明,目前虽然思想理论多种多样,而真正能为世界带来和平与繁荣的,唯有我们的无神论或中华文明理论,这已经非常明确,无可非议。由此,世界文明的发展已经时不我待,需要我国的文明理论研究做出更加积极的努力,力争实现历史的加速发展和人类文明的更快速进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