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这才是中国:形势发展过快?错!我国学人落后于时代了

2020-04-28 10:50:01  来源: 草根网   作者:王岩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前两年英国脱欧公投、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发动贸易高科战,再到前几个月中国抗疫交出漂亮答卷、中医药异军突起、近期以来西方新冠面前丢盔弃甲、金融帝国疯狂熔断、美联储“遭绑架”进入玉石俱焚节奏,等等,一连串的形势突变、始料未及、急转直下、大跌眼镜,让国际上与国内的各界,直呼来得太快,措手不及!

  很多人都在问:这个世界怎么了?我更想问:号称开风气之先、理论指导实践的中外学界,你们整天都干什么去了?!不是感觉良好吗?不是总爱居高临下、指手画脚以声称是导师吗?这个时候,怎么都统统地失灵了?怎么就没几个能走在形势的前面、给出提醒和预判呢?

  西方学界的老迈、傲慢、迂腐、偏狭,是出了名的。那你与时俱进、崛起大国的学界,怎么也一点反应也没有呢?怎么就连许多网上草民的敏锐性、洞察力和提前预见,都不如呢?

  除了懒得揭露其“西化”、“奴化”、“照搬”、“软骨”老底的中国体制内学术之外,今天重点想谈谈,民间学者学人同样的不堪、无能。

  今年春节前后,跟几位同道同好商量了一番,依托“大道中合盛亦华”微信公众号开办了一个《这才是中国》专栏,并为此建了一个问学研讨团,目的就是想要为急需建立新时代自身话语体系的中国,当好“自带干粮”搞勘探、开路、夯基、铺石的“筑路工”。

  然而,运行两个月来,却发现活跃在网上、微信群的大多数民间学者学人,真正有担当、有闯劲、有前瞻性思维和引领性经世致用学问的,却少之又少。甚至在整体上,既没有摆脱“泥腿子”出身的先天不足,却又因攀附所谓“学术殿堂”而染上了一堆又酸腐、又狭隘的臭毛病。不要觉得我说的听起来太刺耳:有不少民间学者,被其过度矜持的所学和所谓“理性”而累,甚至还不如没上过几天学、工作在各界一线的普通民众,更能捕捉到并紧紧地跟上形势的飞快发展变化!

  何也?今日始知,近现代百年以来的“西学东渐”、“以西为师”,早已不单单是将“西毒”注射进了整个西学知识体系内人们的躯体心灵里;就是体制外、社会上的草根学人乃至普通民众,也已被相当程度地感染了。可以称作是“百年泛滥”也不为过。对于此“毒”,决不可等闲视之!未来中国,必得有个刮骨疗伤的艰难过程。

  这就好比,刚从严寒中走出的体制内学术,早已被“冻死”了;民间的学人呢?虽不是“冻害”的“重灾区”,却也毕竟经历了严冬,也被冻得手脚麻木、心智恍惚了。所以虽已转暖与恢复,整个学人学界却还需要一个渐进复苏的过程。而历史车轮,如春风劲吹,依道而行,滚滚向前,绝不会停下来等这些还在缓慢苏醒和自顾疗伤的人们!

  时代,已插上了互联网与全球化的坚硬翅膀,已一刻不停地飞速发展了;而我们学人,在受“冻”于严寒的那段时日里,早已被它远远地甩在了自己的身后。可以说,新时代的追赶、超越,已不再是早前的英、美等西方列强了,而是什么呢?是时代扬尘而去、学人们正在往其向背的滚滚车轮!是中国已经把整个地球世界搞得睁目结舌了的伟大内外实践!

  东方睡狮,是醒来了,而且满世界闯荡、巡游去了;可我们的学界学人、思想理论界呢,还在严冬留下的“冻伤”里为昨天买单、哼哼唧唧未曾上路呢。是到了该赶快醒醒的时候了。

  我本人在草根网写中华之道博客和最近在微信群内交流时,已经不知多少次被人问到:你这一个民间学者吗?是做学问吗?我每次都会告诉他们,我不是做学问的,更不想去当什么学者、学问家。因为,当今中国需要思想者、比需要学问家,更加地现实与急迫。而我本人,也不是做学问的那块料,反倒更愿做思想的创见性探索。

  现如今的中国、乃至整个人类,最需要的,难道不是思想者、大思想家吗?而且,个人认为,细一步做出区分,更需要,更缺的,应是思想领域的勇敢先驱者、积极探路者、超前引领者、伟大创构者!

  学问,当然要有人去做;甚至体制内西式的各细分专业学术(注意,学术与学问是有层级上的区别的),也得有人去干;不在体制内的草根学人,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跻身学术专家行列,本也无可厚非。然而,既然说的是对国际国内形势的研究与判断,讲的是体制内、体制外整个学界对中国与西方的发展规律认识不清问题,那么,便不能不回到中华之道大道学问的治学根本上来,必须得向所有入得此道学人们强调一句:中华学统学问,最重要的一条决不能丢,即:经天纬地,人文化成,经世济用,天下文明。

  在当今的中国与世界,什么样的思想和学问,才能算作是经天纬地、经世济用的“大学”、“大学问”呢?------若不论管长远、务根本,仅就轻重缓急的位次关系而言,无疑,最现实、最重要的,莫过去能揭示和讲清楚这两个大问题、或一个大问题的两面了,即:中国一次次、一件件、一步步、一如既往地,为什么皆能?西方,又为何会如此这般地加速消沉没落且常常“找不到北”呢?这个问题,是时代的最大问题,也是我们民间学人理应自觉担纲回答的第一责任人。

  今日的民间学人,由于沿袭民国以来的西式体制学术不堪为用,由于西方哲学社科“老师”的不通大道,由于自身对中华之道的根性有着天然较为完好的传存,更由于中国发展到今天确实需要有一批人站出来梳理各种各类的思想文化和为自己立言发声了,所以呢,就得有一部分意识超前、大胆笃行的人,去担负起那经天纬地、引领文明的大任来!

  如果不能经世致用,不能化育文明,不能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风雨动荡中厘清航向,不能为中国和人类的未来发展探明大道正途,不要说中华之学重新“出头”、“扶正”的日子,必会遥遥无期;就是我们这一代本应承担一代责任的民间学人们,也恐难有颜面去告慰自己的后代子孙吧!

  所以说,中国,需要思想的先驱、甚至伟大时代的伟大思想家!

  中国未来,要想自己站稳脚跟、并高举文明之道大旗引领人类,也必须出一批在思想上、理论上能够跟上和超前时代巨变之脚步的导航员。

  唯有此,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最为核心、最为关键的精神文化复兴,中华文明以中央文明体姿态为人类世界贡献一颗乾坤沉浮、沧海横流中的定海神针,才能够由今天的可能最终变为现实。

  让我们以中国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遗愿中的告诫自勉互勉吧: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