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胸有朝阳(第二十三章)也说什么叫社会主义?

2019-07-10 15:16:1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东方欲晓
点击:   评论: (查看)

  胸有朝阳(第二十三章)也说什么叫社会主义?

  拙作《(第二十二章)有感于特朗普演唱〈社会主义好〉》发出后,在链接文章中,发现了一篇《小议社会主义》,很感兴趣,拜读一遍,受益匪浅,又不能苟同,在此和网友商榷。

  这是发表在《学者专栏》的文章,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学者,我这草根阶层和学者对话,自然要毕恭毕敬。

  作者叫李旭之,文章是从《当代评话》转载过来的。其中引用的另一位网友的文章《把真实社会主义还给人民》引起了我的兴趣。我把引用的这段全部翻引过来:“主义,就是一种信仰,一种理念,一种价值追求,一种制度构想。社会主义,就是关注社会,让社会美好起来的一种信仰、理念、价值追求和制度构想。社会是人的总和,‘关注社会,让社会美好起来’,说到底,就是关注每一个人的生活状态,让每一个人的生活状态美好起来。所以,更直接一点儿地表述,社会主义就是关注每一个人的生活状态,让每一个人的生活状态美好起来的一种信仰、理念、价值追求和制度构想。这就是社会主义不七绕八拐的中国话、大众话概念版本。”

  天哪!我总算找到知音了,这位网友的小小一段论述,怎么比我的连篇累牍的废话还管用?真是一语中的。遗憾的是,既没有出处,也没有作者姓名,无法去拜读全篇。

  李文即以上面这段话为基调,进行了论述。当然,是批判性的论述。

  李文首先以马列经典著作为依据,论述了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必然性等等,这里我不再引用,原文就在本网站学者专栏,好找。令我耳目一新的是,文章中提到了——对中国历次农民革命来说,至晚从钟相杨幺提出“等贵贱,均贫富”到天平天国“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处不保暖”——这一提法,倒是觉得应该认真考虑一下的。

  作者说:如果这种“关注”也叫做社会主义的话,那么可以说历次农民革命也是在追求社会主义,而这种追求既没有当时历史发展要求的支撑,而且结果历次农民革命都失败了,如此而言“社会主义”既没有吸引力也没有历史的必然。所以这种说法实则掩盖了只有到资本主义阶段才固有的其基本矛盾运动和发展的必然,也掩盖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一定实现的人类社会形态的更替规律,反倒成了一种纯理论式或空想式的概念了。

  我马列著作学得不多,而且看到那些生僻字词就头疼,幸亏有毛主席的《反对本本主义》和陈云同志的“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在那里放着,就实事求是地来说几句。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了十几个社会主义国家,都是经济欠发达国家,为什么?马克思预见的社会主义要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发展过来,为什么没有实现?1929年在资本主义世界发生的经济危机,使罗斯福看到了自由资本主义的弊端,开始向苏联学习。苏联当时崭新的计划经济,使全世界耳目一新,苏联疯狂的剥夺农民,也确实使经济在短时期内有了奇迹般地发展,这给人造成了一种假象,好象社会主义就是要代替资本主义了。

  但是,战后半个世纪的发展,反而证明了,东欧不如西欧,北朝不如南朝,苏联没有超过美国,中国也没有超过英国。甚至距离越拉越大。这什么原因都不是,就是,计划经济的优越性被无限放大了,就一条道走下去,没有了市场,没有了活力,统得过严,管得过死,不落后才怪,导致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剧变后的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现在已经进入了发达国家行列。中国最然还不能算是发达国家,但是已经为期不远了。

  中国没有剧变,而是自我完善,这是非常好的一个历史过程。

  二十几年前,我就看到有关资料,说北欧五国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现在还是这样说。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世界上是承认社会主义这个概念的,问题是,谁是社会主义?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了,世界上通用的对于国家的分类,是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计划经济国家和市场经济国家;独裁国家和民主国家。那么,社会主义应该是和谁相对应呢?我想了半天,没有对应的;如果硬要找出来一个词,也就是非社会主义国家。

  李文说,社会主义里面的“社会”二字,是指的社会化大生产;马克思没有这样说,列宁也没有这样说,我认为,“社会”二字,“就是关注社会,让社会美好起来的一种信仰、理念、价值追求和制度构想。”“这就是社会主义不七绕八拐的中国话、大众话概念版本。”

  这就是是那位不知名的网友说的话,和我不谋而合。

  关于李文中所说的“社会主义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这句话,这实际上是一个笑柄,资本主义国家就办不成大事了?如果说,在某种情况下,社会主义国家的办事效率高,行动快,我是承认的,那是因为计划经济的原因,还有就是一党制,不扯皮。“对具体问题的具体分析,是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毛主席的这句话,我记得非常牢。

  好了,最后再重复作个结论:国家的经济制度有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之分,而市场经济又分为国家资本主义和自由资本主义;而社会主义,仅仅是一种政治制度,“就是关注社会,让社会美好起来的一种信仰、理念、价值追求和制度构想。”我再斗胆说一句,历史上的农民起义提出的“等贵贱,均贫富”等等,那时没有社会主义这个名词出来,但你不能说它不是一种朴素的社会主义思想;就像原始社会也是共产主义一样,只是时代不同,它们的档次和层级不同而已。当然,农民起义的失败,有其历史的局限性,就像东欧失败一样,但你不能说他们过去不是社会主义国家。

  一家之言,欢迎网友互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