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胸有朝阳(第十七章)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 结束语

2019-06-25 09:50:4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东方欲晓
点击:    评论: (查看)

  胸有朝阳(第十七章)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结束语

  看来我的这趟旅行真的该结束了。

  老乡鱼翔浅底跟贴,发了两篇有关评论方面的知识,我不知道还有这么多事。这样吧,我今天就试图按照老乡的意思,把社会主义说清,把资本主义说透。

  首先我有个建议,红歌会能否来一个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大讨论?专门辟一个专栏。或者,能否将此文放在推荐文章的栏目,使其不至于下沉,让大家多看几遍,作为一个靶子来射,行不行?

  书归正传。

  毛主席说:“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什么是唯物主义?就是实事求是。我今天试图将社会主义说清,资本主义说透,也许不是很符合左派网友的口味,但我是根据实事求是的原则,反对本本主义,以事实为依据,“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

  也许我的论点和前面有些变化,我也是在力求严谨。

  现在的世界上,有几种经济制度?我认为只有一种:国家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和自由资本主义是相对应的,在自由资本主义失去了早期的繁荣之后,频频出现危机的弊端出现了,现在统统归入了国家资本主义。

  社会主义国家是不是?是;也是国家资本主义。不仅仅是现在,即便是前三十年,我问网友了几次,没人回答,现在我自己来回答:也是国家资本主义。国家政权掌控着资本,为什么不是国家资本主义?我也百度了一下词条,这是列宁说的,但有个前提,必须是无产阶级专政,国家资本主义才是社会主义的。

  又出来个新问题,无产阶级专政。查百度词条,这可是个非常大的题目,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我作为一个草根阶层,无知者无畏,不想说那么多理论的东西,就实话实说吧。无产阶级专政,是无产阶级在那里专政吗?公检法司里面都是无产阶级吗?也可以说是,没有生产资料嘛,但是,仅仅是代表无产阶级的利益吗?他们是代表全社会的利益,对全社会实行法律的监督。就像毛主席说的:“人民犯了法,也要受刑罚,也要坐班房。”

  这样说起来,无产阶级专政这个词就没有一点意义,我们姑且抛开不说。

  国家掌握了政权,资本集中在国家手里,这就是国家资本主义。非常好理解。

  相比较在资本原始积累的自由资本主义阶段,国家资本主义对人民的剥削,少了几层中间环节,就是中小资本家的剥削,直接由国家进行剥削。这样对人民也许有利。剥削这个词,在某种情况下,也可以说成是奉献,贡献。多为国家作贡献。

  现在把问题逼到了一个死角:什么是社会主义?

  拙见是:社会主义不是一种经济制度,而是一种政治制度。

  我们在前几章已经把公有制说得够清楚了,本文不再赘述;需要说清楚的,就是,这个制度的终点,是为少数人谋利益,还是为全社会谋利益。社会主义,按照我的理解,你就主义那“社会”二字。

  不要标榜自己是社会主义,就是社会主义了;《共产党宣言》里面对各种社会主义进行了详细的论述,可以去看看。

  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贫雇农分得了土地,城市里公私合营,或者实行国营,工人店员有一种翻身得解放的感觉。这时用人民当家作主是恰当的。建国的前八年,在一穷二白的图纸上,写出了最新最美的文字,画出了最新最美的画图,这都是事实。如果按照当时的路线走下去,中国还是这个样子吗?遗憾的是,后面的事情我不说大家都知道,不说也罢。

  当然,即便是在动乱中,中国还是在发展,但是慢多了。网上有一条消息,真实性不知是否可靠,就是在1975年,越南又来人找中国要东西了,毛主席已经衰老,他老人家可能是也不愿意再支援他们了,说了一句:“中国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看到这里我一阵心酸。

  是的,如果按照当时的人均产值,说最穷也差不多,不然,为何主席当时会有被开除球籍的担忧呢?

  几十年过去了,现在,被开除球籍的危机早已付诸东流,中国正在大步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这和改开不无关系。

  改开造成的政治恶果,在十八大之前达到了顶峰。现在,正在扭转。可以这样说,中国翻了一次烧饼,现在,正在不温不火的前进。

  就这样结束吧,结论:自由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都是一种经济制度,是起点;而社会主义是一种政治制度,是终点。判别一种制度的最佳,是在终点的检验,即,社会稳定,市场繁荣,两极分化缩小,三大差别缩小,人民安居乐业,科技日新月异,而不是相反。

  感谢网友们的评论和关注。感谢红歌会编辑的审稿阅稿。

  刚看到在拙作第十三章的后面,有位叫做“执迷”的网友两篇跟贴,这篇已经沉下去好久的文章还能有人捞上来跟贴,我很欣慰。这位网友看来有点地位,他就知道那些原来想争论的人,都被清除出去了。如果真是这样,倒真是出乎我的预料,可以说是一次打压。网友看来是义愤填膺的,他连续问了一连串的问号,我分类看了一下,发现有一半和拙作是不相矛盾的,也是拙作中的问号;我不可能一一作答,仅就我可以肯定的,答复如下,这就是对于腐败的问题。

  我对于腐败是一直深恶痛绝的,但是十八大之后至今,反腐力度是前所未有的,从大的方面说,处理了1个正国级,6个副国级,从小的方面说,饭店、古玩市场零落萧条;从我自身更能感觉到这一点,我现在是在监狱里面审理犯人的减刑假释案件,可以从方方面面感觉到,中央的反腐措施已经渗透到了各个角落。当然,我对这样的高压态势也是不满意的,应该形成机制,不要总是靠一个时期的高压态势,应该放开舆论监督的报禁,那样才能真正做到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另外,我把建国七十年分为四个阶段,以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为界,分为前后两个大阶段,第一阶段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前三十年;我又把前三十年以1957年反右开始为界分为两个阶段,把后四十年以2012年的十八大为界分为两个阶段,共四个阶段。这就叫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