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历史的逻辑?

2019-06-17 11:48:1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历史的逻辑有对立的两种,物质劳动和资本运作。两种之间有似是而非的其它模糊逻辑,在此暂时不提,如果我们明了对立的两种逻辑,自然也就明白了中间逻辑的本质。

  物质劳动的逻辑是马克思的发现。他依照人类发展的本源和历程,说明文明社会历史几千年,人们为了生存,满足机体的物质需要而采取的物质劳动方式,以此构成了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物质劳动是社会存在的基础,是思维意识产生的根源,由此繁衍出社会、人、伦理秩序,构成了社会的物质存在和精神传承。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的分离是私有制产生的根源,一方面是人类发展的自然进程,一方面是人的意志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反映,这是人类客观自然和主观意志的综合反映。

  文明社会的产生,出现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这是人类物质劳动伴随精神发展到该阶段的必然想象,这是自然历史的解释。另一方面又不自然。由占据社会领导地位的少数人,窃取劳动成果为自己所有,把公正的分配变成统治者的恩赐,剥夺了全体人员的意志。这样的过程又是不公正的,不是出于社会全体人员的意志,只是少数统治者的意志。文明社会一直体现出少数统治者和多数被统治者的物质利益矛盾,思维意识形态大部分反映着社会存在的现象和统治阶级的意志。历史进程体现着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物质力量与精神力量的动态,平衡状态被打破的状态。生产关系的变革体现了阶级斗争的前进结果,另一种结果就是重复旧的生产关系,指被统治的阶级夺取了政权但生产关系依然是旧的。中国两千年农民的反抗重复了旧的生产关系,并未改变生产关系、生产方式,侥幸获得统治权力者成为以前自己反抗的剥削统治者。复辟大约被推翻的阶级重新走上历史舞台,而恢复旧的生产关系也是一种复辟。

  欧洲中世纪,同样在奴隶制和封建制度的泥坑里打滚,重复着旧的生产关系。西欧海盗经济的兴起,茹毛嗜血的野蛮人找到了私有制新的出路,商品经济统治了世俗社会,少数人的统治变换了新的方式,社会形成了新的生产关系。资本主义概括了社会各个方面的变化,包括物质的和精神的,科学也隶属新的统治阶级=资产阶级。资产阶级崛起、科学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与交往的应用促进了人们思维意识的发展,向封建统治基督教在精神方面的统治发起冲击,把人们的折射意识与世俗统治的集于一身的梵蒂冈成为封建的最后堡垒。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双重进攻,资产阶级在科学与政治、经济的进展终于使得梵蒂冈塌陷,再也不能充当世俗和精神上的权威。

  资产阶级把人们从宗教的统治下解放出来,用商品占领了全世界,把资本增值说成是历史发展的逻辑,物质无限度的占有成为统治思想,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混交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成为垄断资本阶级的精神奴役工具。他们把推翻了梵蒂冈精神,说成是信仰、文明秩序、契约精神的象征,人类历史发展到如今是自然选择的过程。人类的意志不能干涉这样的进程,以马克思哲学为代表的列宁、毛泽东都是主观唯心主义对世界历史进程人为的干扰。当今对共产主义运动攻击最有力的的工具是是以物质自然为哲学本体的自然选择主义,共产主义成为当今被攻击的乌托邦主义,唯心的运动。

  这背后掩盖的美国垄断资本集团的利益和哲学。但他们用着中国人的指南针,从西北欧移民到北美大陆时,以中国人发明的火药用他们的钢枪屠戮原住民印第安人时,他们的信仰的基督平等精神、人类的怜悯心何在?他们在那时已经变为披着人皮的畜生,宗教的信条对他们没有任何约束。为了资本增值,他们把非洲人变成奴隶,把中国人变成猪仔,美国铁路是用中国人的尸体做的枕木。他们用着中国人的四大分明可曾有感恩之心,他们是忘恩负义的伪教徒,人面兽心的魔鬼。欧洲的垄断资本看中了北美的地理位置,南北战争后完成了集中和转移。资本发展的逻辑是劳动异化的实践,以资产阶级此前几百年摸索出的经验以及总结出的理论作为指导思想,并在实践中不断修正。从自由竞争到罗斯福的资本管控,一战二战后执政的经济思想变化,美联储的成立都代表美国垄断资本财团的利益和意志。但他们楞要说成是自然的选择,并说自己是忠诚的达尔文信徒。

  美国垄断资本财团的逻辑是以其它民族为奴隶,本国民众成为资本增值的打手。中国要崛起必然与美国利益冲突,必然与垄断资本财团的利益矛盾,阻碍他们的资本增值。中美冲突的本质是物质劳动逻辑和资本增值逻辑的冲突,这是无法消解的矛盾。在战争的前夕,用何种逻辑教育人民看清现象后的本质是至关重要的问题。用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逻辑,自由竞争的逻辑,那是用的过时的资本逻辑进行舆论战,是在认同资本逻辑进行祈求还是教育人民或者是麻醉人民?

  列宁在100年前就分析了世界的本质,垄断资本阶级的最后逻辑就是战争。一些哲学家和经济学家跑出来说,马克思的历史观是自然历史观,其政治经济学的本体论是资本。龙蛋孵出了跳蚤,究竟在混淆谁的视听?我们应该遵循那个逻辑,这是当前必须进行的选择,不会等实践后的指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