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73:“造不如买”原来是拜金主义“金箍咒”?

2019-05-24 09:54:0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72:西牛贺洲牛鬼蛇神曾经引发过洲际大战?》中提到,遥想那五行山下“压着一个神猴”,就曾经演绎出了“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大闹天宫”魔幻故事。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自有“旁门左道”的“后”字门中之道。东胜神洲花果山美猴王“西天取经”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便是这“道”字门中三百六十旁门的“旁门皆有正果”。

  此所谓“正复为奇善复为妖”的“道可道非常道”,便是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名可名非常名”。汉高祖“斩白蛇起义”的“义可义非常义”,只是“汉匈和亲”的“化干戈为玉帛”片头曲。“尊王攘夷”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就曾经演绎过“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五战而至于兵”的货币贸易战争。这场周期性“礼崩乐坏”天下大乱的群雄争霸“春秋无义战”,就有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的“大一统”中央集权制。“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却又是“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的“五战而至于兵”货币贸易战争从头再来。

  有道是,“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失去幽灵真境界,幻来新就臭皮囊。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既然有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的“顽石通灵化玉”,就会有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的“仙石通灵化猴”。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红尘梦”,却都绕不开一个“钱”字。

  转过来看《三国演义》第九回,除暴凶吕布助司徒,犯长安李傕听贾诩。却说那撞倒董卓的人,正是李儒。当下李儒扶起董卓至书院中坐定,卓曰:“汝为何来此?”儒曰:“儒适至府门,知太师怒入后园,寻问吕布。因急走来,正遇吕布奔走,云:‘太师杀我!’儒慌赶入园中劝解,不意误撞恩相。死罪!死罪!”卓曰:“叵耐逆贼!戏吾爱姬,誓必杀之!”儒曰:“恩相差矣。昔楚庄王绝缨之会,不究戏爱姬之蒋雄,后为秦兵所困,得其死力相救。今貂蝉不过一女子,而吕布乃太师心腹猛将也。太师若就此机会以蝉赐布,布感大恩,必以死报太师。太师请自三思。”卓沈吟良久曰:“汝言亦是,我当思之。”儒谢而去。

  卓入后堂,唤貂蝉问曰:“汝何与吕布私通耶?”蝉泣曰:“妾在后园看花,吕布突至。妾方惊避,布曰:‘我乃太师之子,何必相避?’提戟赶妾至凤仪亭。妾见其心不良,恐为所逼,欲投荷池自尽,却被这厮抱住。正在生死之间,得太师来救了性命。”董卓曰:“我今将汝赐与吕布,何如?”貂蝉大惊,哭曰:“妾身已事贵人,今忽欲下赐家奴,妾宁死不辱!”遂掣壁间宝剑欲自刎。卓慌夺剑拥抱曰:“吾戏汝!”貂蝉倒于卓怀掩面大哭曰:“此必李儒之计也!儒与布交厚,故设此计,故不顾惜太师体面与贱妾性命。妾当生噬其肉!”卓曰:“吾安忍舍汝耶?”蝉曰:“虽蒙太师怜爱,但恐此处不宜久居,必被吕布所害。”卓曰:“吾明日和你归郿坞去,同受快乐,慎勿忧疑。”蝉方收泪拜谢。

  次日,李儒入见曰:“今日良辰可将貂蝉送与吕布。”卓曰:“布与我有父子之分,不便赐与。我只不究其罪。汝传我意,以好言慰之可也。”儒曰:“太师不可为妇人所惑。”卓变色曰:“汝之妻肯与吕布否?貂蝉之事再勿多言,言则必斩!”李儒出,仰天叹曰:“吾等皆死于妇人之手矣!”后人读书至此。有诗叹之曰:“司徒妙算托红裙,不用干戈不用兵。三战虎牢徒费力,凯歌却奏凤仪亭。”

  董卓即日下令还郿坞,百官俱拜送。貂蝉在车上,遥见吕布于稠人之内眼望车中。貂蝉虚掩其面,如痛哭之状。车已去远,布缓辔于土冈之上眼望车尘,叹惜痛恨。忽闻背后一人问曰:“温侯何不从太师去,乃在此遥望而发叹?”布视之,乃司徒王允也。相见毕,允曰:“老夫日来因染微恙,闭门不出,故久未得与将军一见。今日太师驾归郿坞,只得扶病出送,却喜得晤将军。请问将军,为何在此长叹?”布曰:“正为公女耳。”允佯惊曰:“许多时尚未与将军耶?”布曰:“老贼自宠幸久矣!”允佯大惊曰:“不信有此事!”布将前事一一告允。

  允仰面跌足,半晌不语。良久,乃言曰:“不意太师作此禽兽之行!”因挽布手曰:“且到寒舍商议。”布随允归。允延入密室,置酒款待。布又将凤仪亭相遇之事,细述一遍。允曰:“太师淫吾之女,夺将军之妻,诚为天下耻笑。非笑太师,笑允与将军耳!然允老迈无能之辈,不足为道。可惜将军盖世英雄,亦受此污辱也!”布怒气冲天,拍案大叫。允急曰:“老夫失语,将军息怒。”布曰:“誓当杀此老贼,以雪吾耻!”允急掩其口曰:“将军勿言,恐累及老夫。”布曰:“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允曰:“以将军之才,诚非董太师所可限制。”布曰:“吾欲杀此老贼,奈是父子之情,恐惹后人议论。”

  允微笑曰:“将军自姓吕,太师自姓董。掷戟之时,岂有父子情耶?”布奋然曰:“非司徒言,布几自误!”允见其意已决,便说之曰:“将军若扶汉室,乃忠臣也,青史传名,流芳百世。将军若助董卓,乃反臣也,载之史笔,遗臭万年。”布避席下拜曰:“布意已决,司徒勿疑。”允曰:“但恐事或不成,反招大祸。”布拔带刀,刺臂出血为誓。允跪谢曰:“汉祀不斩,皆出将军之赐也。切勿泄漏!临期有计,自当相报。”布慨诺而去。

  允即请仆射士孙瑞、司隶校尉黄琬商议。瑞曰:“方今主上有疾新愈,可遣一能言之人往郿坞请卓议事,一面以天子密诏付吕布,使伏甲兵于朝门之内,引卓入诛之。此上策也。”琬曰:“何人敢去?”瑞曰:“吕布同郡骑都尉李肃,以董卓不迁其官甚是怀怨,若令此人去卓必不疑。”允曰:“善。”请吕布共议。布曰:“昔日劝吾杀丁建阳,亦此人也。今若不去,吾先斩之。”使人密请肃至。布曰:“昔日公说布使杀丁建阳而投董卓。今卓上欺天子,下虐生灵,罪恶贯盈,人神共愤。公可传天子诏往郿坞,宣卓入朝,伏兵诛之。力扶汉室共作忠臣,尊意若何?”肃曰:“我亦欲除此贼久矣,恨无同心者耳。今将军若此是天赐也,肃岂敢有二心!”遂折箭为誓。允曰:“公若能干此事,何患不得显官。”

  次日,李肃引十数骑,前到郿坞。人报天子有诏,卓教唤入。李肃入拜。卓曰:“天子有何诏?”肃曰:“天子病体新痊,欲会文武于未央殿,议将禅位于太师,故有此诏。”卓曰:“王允之意若何?”肃曰:“王司徒已命人筑受禅台,只等主公到来。”卓大喜曰:“吾夜梦一龙罩身,今日果得此喜信。时哉不可失!”便命心腹将李傕、郭汜、张济、樊稠四人领飞熊军三千守郿坞,自己即日排驾回京,顾谓李肃曰:“吾为帝,汝当为执金吾。”肃拜谢称臣。卓入辞其母。母时年九十余矣,问曰:“吾儿何往?”卓曰:“儿将往受汉禅,母亲早晚为太后也!”母曰:“吾近日肉颤心惊,恐非吉兆。”卓曰:“将为国母,岂不预有惊报!”遂辞母而行。

  临行,谓貂蝉曰:“吾为天子,当立汝为贵妃。”貂蝉已明知就里,假作欢喜拜谢。卓出坞上车,前遮后拥,望长安来。行不到三十里,所乘之车忽折一轮,卓下车乘马。又行不到十里,那马咆哮嘶喊掣断辔头。卓问肃曰:“车折轮,马断辔,其兆若何?”肃曰:“乃太师应绍汉禅,弃旧换新,将乘玉辇金鞍之兆也。”卓喜而信其言。次日,正行间,忽然狂风骤起,昏雾蔽天。卓问肃曰:“此何祥也?”肃曰:“主公登龙位,必有红光紫雾,以壮天威耳。”卓又喜而不疑。既至城外,百官俱出迎接。只有李儒抱病在家,不能出迎。

  卓进至相府,吕布入贺。卓曰:“吾登九五,汝当总督天下兵马。”布拜谢,就帐前歇宿。是夜有十数小儿于郊外作歌,风吹歌声入帐。歌曰:“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歌声悲切。卓问李肃曰:“童谣主何吉凶?”肃曰:“亦只是言刘氏灭、董氏兴之意。”次日侵晨,董卓摆列仪从入朝,忽见一道人,青袍白巾,手执长竿,上缚布一丈,两头各书一“口”字。卓问肃曰:“此道人何意?”肃曰:“乃心恙之人也。”呼将士驱去。

  卓进朝,群臣各具朝服,迎谒于道。李肃手执宝剑扶车而行。到北掖门,军兵尽挡在门外,独有御车二十余人同入。董卓遥见王允等各执宝剑立于殿门,惊问肃曰:“持剑是何意?”肃不应,推车直入。王允大呼曰:“反贼至此,武士何在?”两旁转出百余人,持戟挺槊刺之。卓衷甲不入,伤臂坠车,大呼曰:“吾儿奉先何在?”吕布从车后厉声出曰:“有诏讨贼!”一戟直刺咽喉,李肃早割头在手。吕布左手持戟,右手怀中取诏,大呼曰:“奉诏讨贼臣董卓,其余不问!”将吏皆呼万岁。后人有诗叹董卓曰:“霸业成时为帝王,不成且作富家郎。谁知天意无私曲,郿坞方成已灭亡。”

  《三国演义》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推其致乱之由,殆始于桓灵二帝。此所谓“推其致乱之由”的“种种不祥”,恰似汉高祖“斩白蛇起义”和汉灵帝御温德殿“一条大青蛇从梁上飞将下”的巧合。又从雷雨冰雹地震海啸和“雌鸡化雄”,再到“太平道人”张角呼风唤雨自称“天公将军”,也都是“天人相应”的魔幻故事。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和魏蜀吴“三国演义”,同样是“春秋无义战”的魔幻故事连续剧。若说是“亡秦者胡也”,便是“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那么,“汉匈和亲”的“化干戈为玉帛”,恰便是贸易战争的“亡汉者币也”。

  穿越“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五行山,再看东胜神洲花果山。不知又过了几世几劫,因通背猿猴给猪八戒泄露了水帘洞的秘密,还在猢狲群里大肆散布“异端邪说”,这就给自己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猪八戒通过偷听“兜率宫会议”得知,为了平息这场“通背猿猴案”网络舆情事件,天庭要求水帘洞新执事马流二元帅和奔芭二将军加强对通背猿猴的看管,案件审理开庭时间无限期推后。同时,天庭还指示灵山信息中心,进一步加强棱镜门定向监控,在根服务器上对敏感信息进行全网封杀。于是,猪八戒就立刻给孙悟空通风报信。他们迅速找到黑客帮手,提前将有关网络信息下载另存。当网络上再也找不到花果山“通背猿猴案”信息时,他们就只得把已下载另存的资料打印出来。不久,人们就陆续发现了久违的纸质书籍。通过阅读这些秘密发行的系列小册子,人们又能够不断获知“通背猿猴案”的爆料信息了。

  却说那次主审法官来狱中探访,依旧是以个人身份正心诚意地向通背猿猴求教问道。通背猿猴说,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就已经有过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的多次生死轮回了。水帘洞铁板桥下水通东海龙宫,四海龙宫又互联互通。东胜神洲的花果山是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西牛贺洲牛鬼蛇神独角兽就经常出没于此。大道至简万法归一,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可道非常道,正复为奇善复为妖。盗亦有道魔亦有道的丛林法则兽之道,便是三百六十旁门左道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

  原来,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的生生灭灭,就是正邪善恶“道不同”的零和博弈周期循环。正道向善,就是“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自然法则天之道。邪道作恶,便是“大道既隐天下为私”的丛林法则兽之道。起初,盘古氏开辟鸿蒙,就是教人道法自然法则“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天之道,这才进化出了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的人类文明。直到“伏羲氏教民演易八卦通天道”和“神农氏尝百草教民稼穑”,都是“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时代。这个众生平等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公有制计划经济初级阶段,就是产品经济的社会化大生产均衡发展方式。那时的人们,根本就不知道金钱货币是何物,更不知道供给侧与需求端结构失衡危机是咋回事。

  后来,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在四大部洲间神出鬼没,就唤醒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自我意识。这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自私物欲恶性膨胀,就鬼使神差地开始道法丛林法则“损不足以奉有余”的兽之道。于是,就有了群雄争霸胜王败寇愿赌服输的“化干戈为玉帛”,也就催生了“战争武器决定资源配置”的“货币工具决定资源配置”科技创新。此前,西牛贺洲牛鬼蛇神道法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就已经在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修炼出了三百六十个旁门左道。这种拜金主义“神权专制”的妖法魔术,就演绎出了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古典神话。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东胜神洲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的“西天取经”,当然就跳不出如来佛手掌心的“钱眼”。

  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拯救迷途羔羊”的“魔亦有道”,就演绎出了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货币贸易战争的“纸牌屋游戏”。西牛贺洲“君权神授”的奴隶制古罗马帝国军事殖民扩张和中世纪基督教“神权专制”的“十字军东征”宗教战争,都是资本怪兽牛鬼蛇神妖法魔术操控的货币贸易战争。“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零和博弈的“修昔底德陷阱”天下兴亡周期律,就是货币贸易战争群雄争霸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再从金融殖民征服海外西洲的奴隶买卖“世界自由贸易”狂飙突进,直到金融殖民征服东胜神洲的“鸦片贸易战争”,就演绎出了群雄争霸赢者通吃的货币贸易战争洲际大战。四大部洲芸芸众生草根钱奴们,却只是沉迷于一盘散沙鹬蚌相争窝里斗。当然,最可悲的还不是海外西洲的草根钱奴,而是玛雅帝国和印第安帝国的王公贵族知识精英牛鬼蛇神两面人!

  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拜金主义“神权专制”的“魔亦有道”,就是“造不如买”和“买不如租”的“租不如卖”。显而易见,“造不如买”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就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养尊处优不劳而获的“钱奴思维”。此所谓“买不如租”,便是“超前消费”的“按揭负债”的“超前消费”模式。至于“租不如卖”,除过卖祖业卖资源卖国求荣,就只能是卖力卖身卖心卖灵魂了。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收割“人口红利”的饕餮盛宴,就是这样“割韭菜”的货币政策宽松紧缩顶层设计!

  当然,四大部洲一部分先富起来的王公贵族,总是能够不劳而获地享用眼前的租地租房租资产收益。不过,租货币的借贷利息,赢者通吃的王者至尊却只能是“货币霸权”资本怪兽。玉皇大帝的安天大会君臣父子等级礼法体系,转换升级为“货币霸权”金融殖民统治的民主法治“普世价值”和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惯例“割韭菜”体系,依旧是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顶层设计的赢者通吃。自从“黄帝战蚩尤”和“尧舜禹之变”的“夏禹传子家天下”以来,就一直演绎着“化干戈为玉帛”的货币贸易战争天下兴亡周期律。凭谁问,海外西洲玛雅帝国和印第安帝国的王公贵族知识精英们,今天又是魂归何处?金融科技服务业对工业的资本产业链剩余价值剥削,如果没有“民以食为天”的“农业劳力者”支撑,还不是一场泡沫经济的黄粱美梦吗?

  蓦然回首,“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这原本就是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魔亦有道”的“金箍咒”!

  更多精彩,请搜索关注网闻博报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