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72:西牛贺洲牛鬼蛇神曾经引发过洲际大战?

2019-05-23 15:30:4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71:金蝉子从西牛贺洲又投胎转世到东胜神洲了?》中提到,有道是,“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失去幽灵真境界,幻来新就臭皮囊。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既然有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的“顽石通灵化玉”,也就会有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的“仙石通灵化猴”。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红尘梦”,却都绕不开一个“钱”字。

  转过来继续看《红楼梦》第十回,金寡妇贪利权受辱,张太医论病细穷源。金氏去后,贾珍方过来坐下,问尤氏道:“今日他来有什么说的事情麽?”尤氏答道:“倒没说什么。一进来的时候,脸上倒像有些着了恼的气色是的。及至说了半天话,又提起媳妇这病,他倒渐渐的气色平静了。你又叫让他吃饭,他听见媳妇这么病,也不好意思只管坐着,又说了几句闲话儿就去了。倒没有求什么事。如今且说媳妇这病,你到那里寻个好大夫来,给他瞧瞧要紧,可别耽误了。现今咱们家走的这群大夫,那里要得。一个个都是听着人的口气儿,人怎么说,他也添几句文话儿说一遍。可倒殷勤的很,三四个人一日轮流着倒有四五遍来看脉。他们大家商量着立个方子,吃了也不见效,倒弄得一日换四五遍衣裳坐起来见大夫,其实于病人无益。”

  贾珍说道:“可是这孩子也糊涂,何必脱脱换换的。倘再着了凉更添一层病,那还了得。衣裳任凭是什么好的,可又值什么呢,孩子的身子要紧。就是一天穿一套新的,也不值什么。我正进来要告诉你,方才冯紫英来看我,他见我有些抑郁之色,问我是怎么了。我才告诉他说,媳妇忽然身子有好大的不爽快,因为不得个好太医,断不透是喜是病,又不知有妨碍无妨碍,所以我这两日心里着实着急。冯紫英因说起,他有一个幼时从学的先生姓张名友士,学问最渊博的,更兼医理极深,且能断人的生死。今年是上京给他儿子来捐官,现在他家住着呢。这么看来,竟合该媳妇的病在他手里除灾,亦未可知。我即刻差人拿我的名帖请去了。今日倘或天晚了不能来,明日想来一定来。况且冯紫英又即刻回家,亲自去求他,务必叫他来瞧瞧。等这个张先生来瞧了,再说罢。”

  尤氏听了,心中甚喜,因说道:“后日是太爷的寿日,到底怎么办?”贾珍说道:“我方才到了太爷那里去请安,兼请太爷来家来受一受一家子的礼。太爷因说道:‘我是清净惯了的,我不愿意往你们那是非场中闹去。你们必定说是我的生日,要叫我去受众人些头,莫过你把我从前注的阴骘文给我叫人好好的写出来刻了,比叫我受众人的头还强百倍呢。倘或明日后日这两天一家子要来,你就在家里好好的款待他们就是了。也不必给我送什么东西来。连你后日也不必来。你要心里不安,你今日就给我磕了头去。倘或后日你来,又跟随多少人来闹我,我必和你不依。’如此说了又说,后日我是再不敢去的了。且叫来升来,吩咐他预备两日的筵席。”

  尤氏因叫人叫了贾蓉来,“吩咐来升照旧例预备两日的筵席,要丰丰富富的。你再亲自到西府里去请老太太、大太太、二太太和你琏二婶子来逛逛。你父亲今日又听见一个好大夫,业已打发人请去了,想明日必来。你可将他这些日子的病症细细告诉他。”贾蓉一一的答应着出去了。正遇着方才去冯紫英家请那先生的小子回来了,因回道:“奴才方才到了冯大爷家,拿了老爷的名帖,请那先生去。那先生说道:‘方才这里大爷也向我说了。但是今日拜了一天的客才回到家,此时精神实在不能支持,就是去到府上也不能看脉。’他说,‘等待调息一夜,明日务必到府。’他又说他‘医学浅薄本不敢当此重荐,因我们冯大爷和府上的大人既已如此说了,又不得不去。你先代我回明大人就是了。大人的名帖,实不敢当。’仍叫奴才拿回来了。哥儿替奴才回一声儿罢。”贾蓉复转身进去,回了贾珍尤氏的话,方出来叫了来升,吩咐他预备两日的筵席的话。来升听毕,自去照例料理,不在话下。

  且说次日午间,人回道:“请的那张先生来了。”贾珍遂延入大厅坐下,茶毕,方开言道:“昨承冯大爷示知老先生人品学问,又兼深通医学,小弟不胜欣仰之至。”张先生道:“晚生粗鄙下士,本知见浅陋。昨因冯大爷示知大人家第谦恭下士,又承呼唤,敢不奉命。但毫无实学,倍增颜汗。”贾珍道:“先生何必过谦。就请先生进去看看儿妇,仰仗高明,以释下怀。”于是贾蓉同了进去。到了贾蓉居室,见了秦氏,向贾蓉说道:“这就是尊夫人了?”贾蓉道:“正是。请先生坐下。让我把贱内的病症说一说再看脉,如何?”

  那先生道:“依小弟的意思,先看过脉再说的为是。我是初造尊府的,本也不晓得什么,但我们冯大爷务必叫小弟过来看看,小弟所以不得不来。如今看了脉息,看小弟说的是不是。再将这些日子的病势讲一讲,大家斟酌一个方儿,可用不可用,那时大爷再定夺。”贾蓉道:“先生实在高明,如今恨相见之晚。就请先生看一看脉息,可治不可治,以便使家父母放心。”于是家下媳妇们捧过大迎枕来,一面给秦氏拉着袖口露出脉来。先生方伸手按在右手脉上,调息了至数,宁神细诊了有半刻的工夫,方换过左手,亦复如是。诊毕脉,说道:“我们外边坐罢。”贾蓉于是同先生到外边房里炕上坐下。

  一个婆子端了茶来。贾蓉道:“先生请茶。”于是陪先生吃了茶,遂问道:“先生看这脉息,还治得治不得?”先生道:“看得尊夫人这脉息,左寸沉数左关沉伏,右寸细而无力右关需而无神。其左寸沉数者,乃心气虚而生火。左关沉伏者,乃肝家气滞血亏。右寸细而无力者,乃肺经气分太虚。右关需而无神者,乃脾土被肝木尅制。心气虚而生火者,应现经期不调夜间不寐。肝家血亏气滞者,必然胁下疼胀,月信过期心中发热。肺经气分太虚者,头目不时眩晕,寅卯间必然自汗,如坐舟中。脾土被肝木尅制者,必然不思饮食,精神倦怠四肢酸软。据我看这脉息,应当有这些症候才对。或以这个脉为喜脉,则小弟不敢从其教也。”

  傍边一个贴身伏侍的婆子道:“何尝不是这样呢,真正先生说的如神倒不用我们告诉了。如今我们家里现有好几位太医老爷瞧着呢,都不能的当真切的这么说。有一位说是喜有一位说是病,这位说不相干那位说怕冬至。总没有个准话儿。求老爷明白指示指示。”那先生笑道:“大奶奶这个症候,可是那众位耽搁了。要在初次行经的日期就用药治起来,不但断无今日之患,而且此时已全愈了。如今既是把病耽误到这个地位,也是应有此灾。依我看来,这病尚有三分治得。吃了我的药看,若是夜间睡得着觉,那时又添了二分拿手了。据我看这脉息,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此病是忧虑伤脾肝木忒旺,经血所以不能按时而至。大奶奶从前的行经的日子问一问,断不是常缩必是常长的。是不是?”

  这婆子答道:“可不是,从没有缩过,或是长两日三日,以至十日都长过。”先生听了道:“妙啊,这就是病源了。从前若能够以养心调经之药服之,何至于此。这如今明显出一个水亏木旺的症候来。待用药看看。”于是写了方子,递与贾蓉,上写的是: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

  人参(二钱);白术(二钱 土炒);云苓(三钱);熟地(四钱);归身(二钱 酒炒);白芍(二钱 炒);川芎(一钱 五分);黄芪(三钱);香附米(二钱 制);醋柴胡(八分);怀山药(二钱 炒);真阿胶(二钱 蛤粉炒);延胡索(一钱五分 酒炒);炙甘草(八分);引用建莲子七粒去心,红枣二枚。

  贾蓉看了说:“高明的很。还要请教先生,这病与性命终久有妨无妨?”先生笑道:“大爷是最高明的人。人病到这个地位,非一朝一夕的症候,吃了这药也要看医缘了。依小弟看来,今年一冬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就可望全愈了。”贾蓉也是个聪明人,也不往下细问了。于是贾蓉送了先生去了,方将这药方子并脉案都给贾珍看了,说的话也都回了贾珍并尤氏。尤氏向贾珍说道:“从来大夫不像他说的这么痛快,想必用的药也不错。”贾珍道:“人家原不是混饭吃久惯行医的人。因为冯紫英我们好,他好容易求来了。既有这个人,媳妇的病或者就能好了。他那方子上有人参,就用前日买的那一斤好的罢。”贾蓉听毕话,方出来叫人打药去,煎给秦氏吃。不知秦氏服了此药,病势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红楼梦》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遥想那五行山下“压着一个神猴”,就曾经演绎出了“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大闹天宫”魔幻故事。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自有“旁门左道”的“后”字门中之道。东胜神洲花果山美猴王“西天取经”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便是这“道”字门中三百六十旁门的“旁门皆有正果”。

  此所谓“正复为奇善复为妖”的“道可道非常道”,便是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名可名非常名”。汉高祖“斩白蛇起义”的“义可义非常义”,只是“汉匈和亲”的“化干戈为玉帛”片头曲。“尊王攘夷”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就曾经演绎过“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五战而至于兵”的货币贸易战争。这场周期性“礼崩乐坏”天下大乱的群雄争霸“春秋无义战”,就有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的“大一统”中央集权制。“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却又是“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的“五战而至于兵”货币贸易战争从头再来。

  穿越“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五行山,再看东胜神洲花果山。不知又过了几世几劫,因通背猿猴给猪八戒泄露了水帘洞的秘密,还在猢狲群里大肆散布“异端邪说”,这就给自己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猪八戒通过偷听“兜率宫会议”得知,为了平息这场“通背猿猴案”网络舆情事件,天庭要求水帘洞新执事马流二元帅和奔芭二将军加强对通背猿猴的看管,案件审理开庭时间无限期推后。同时,天庭还指示灵山信息中心,进一步加强棱镜门定向监控,在根服务器上对敏感信息进行全网封杀。于是,猪八戒就立刻给孙悟空通风报信。他们迅速找到黑客帮手,提前将有关网络信息下载另存。当网络上再也找不到花果山“通背猿猴案”信息时,他们就只得把已下载另存的资料打印出来。不久,人们就陆续发现了久违的纸质书籍。通过阅读这些秘密发行的系列小册子,人们又能够不断获知“通背猿猴案”的爆料信息了。

  却说那次主审法官来狱中探访,依旧是以个人身份正心诚意地向通背猿猴求教问道。通背猿猴说,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就已经有过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的多次生死轮回了。水帘洞铁板桥下水通东海龙宫,四海龙宫又互联互通。东胜神洲的花果山是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西牛贺洲牛鬼蛇神独角兽就经常出没于此。大道至简万法归一,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可道非常道,正复为奇善复为妖。盗亦有道魔亦有道的丛林法则兽之道,便是三百六十旁门左道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

  原来,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的生生灭灭,就是正邪善恶道不同的零和博弈周期循环。正道向善,就是“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自然法则天之道。邪道作恶,便是“大道既隐天下为私”的丛林法则兽之道。起初,盘古氏开辟鸿蒙,就是教人道法自然法则“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天之道,这才进化出了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的人类文明。西牛贺洲牛鬼蛇神道法丛林法则“损不足以奉有余”的兽之道,就在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修炼出了魔亦有道的三百六十个旁门左道。于是,就衍生出了拜金主义“神权专制”的妖法魔术,也就有了灵山雷音寺“要人事”的“生意经”。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东胜神洲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的“西天取经”,当然就跳不出如来佛手掌心的“钱眼”。

  且说上一个轮回,也曾有过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时代。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在四大部洲间神出鬼没,就在各地挑唆起了群雄争霸的“春秋无义战”。这场周期性“化干戈为玉帛”的货币贸易战争,就逐渐升级为群雄争霸赢者通吃的洲际大战。与此同时,从东胜神洲到西牛贺洲,直到南赡部洲和北俱芦洲,四大部洲内部依然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芸芸众生草根钱奴们,也同样是一盘散沙鹬蚌相争窝里斗。在玉皇大帝的安天大会君臣父子等级礼法体系下,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们,则定期在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秘密聚会。他们通过顺风耳和千里眼“棱镜门监控”,顶层调控货币政策宽松紧缩的妖法魔术。又通过“货币霸权”的“无形之手”,周期性收割“剪羊毛”的“人口红利”。这个拜金主义“神权专制”赢者通吃的顶层设计,就是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的“核心技术专利”。

  起初,这些资本怪兽牛鬼蛇神曾经相聚在西牛贺洲的奥林匹斯山,共同演绎出了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神话。他们通过创建和操控这些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就演绎出了“市场经济体”群雄争霸的货币贸易战争,进而形成了“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零和博弈的“修昔底德陷阱”天下兴亡周期律。然后,经过“君权神授”的奴隶制古罗马帝国军事殖民扩张和中世纪基督教“神权专制”的“十字军东征”宗教战争,就有了殖民征服海外西洲的奴隶买卖“世界自由贸易”狂飙突进,最终就升级为“货币霸权”金融殖民统治的民主法治“普世价值”和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惯例“割韭菜”体系。

  当年东胜神洲花果山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曾经不远万里“西天取经”,就演绎出了精神转基因“要人事”的魔幻故事。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这普度众生的“灵山真经”,众妙之门就在于一个“钱”字。再经过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鸦片贸易战争”的灵魂洗礼,就有了“西学东渐”的“师夷长技以制夷”,最终就演绎出了“门户开放利益均沾”的“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海外西洲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经过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精神转基因后,也就陷入了群雄争霸的“春秋无义战”。玛雅帝国和印第安帝国“化干戈为玉帛”的鹬蚌相争窝里斗,同样遭遇了拜金主义“神权专制”赢者通吃的顶层设计。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殖民征服海外西洲的奴隶买卖“世界自由贸易”狂飙突进,就是对玛雅帝国和印第安帝国的灵魂洗礼。“拯救迷途羔羊”的“福音传播”,便是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剪羊毛”的魔鬼笛音。海外西洲一部分先富起来的王公贵族知识精英,因为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欲壑难填,就鬼使神差地走上了“门户开放利益均沾”不归路。这场引狼入室里应外合损公肥私的泡沫经济财富盛宴,最终就酿成了玛雅帝国和印第安帝国亡国灭种的民族悲剧!

  当年海外西洲精神转基因的王公贵族知识精英,娱乐至死都不知道自然法则“天之道”与丛林法则“兽之道”的道不同。他们“不知常妄作凶”的自作孽,就是因为不懂得正邪善恶此消彼长零和博弈的命运之争。这些海外西洲王公贵族知识精英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竟然鹦鹉学舌说人类文明发展不涉及正义与邪恶的“主义之争”!

  玛雅人和印第安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四大部洲钱奴一盘散沙鹬蚌相争窝里斗,也统统没有跳出如来佛手掌心的“钱眼”。这场上个轮回的货币贸易战争洲际大战,最终就导致了盘古氏开辟鸿蒙的从头再来!

  更多精彩,请搜索关注网闻博报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