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70:海外西洲钱奴为何看不懂货币贸易战争?

2019-05-22 09:45:4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69:海外西洲曾经遭遇了怎样一场人道灾难?》中提到,既然有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的“顽石通灵化玉”,就会有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的“仙石通灵化猴”。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红尘梦”,却都绕不开一个“钱”字。

  有道是,只讨得“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那个舍卫国赵长者会不会是财神赵公明赵元帅,抑或便是“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赵家大官人,甚或是这个大宋国的地方豪绅赵员外?这个赵家人的身世之谜,原本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玄乎其玄。不过,“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这个楔子就引出了《水浒传》魔幻故事。君不见,龙虎山上清宫老祖“大唐洞玄国师”封锁魔王,“嗣汉天师张真人”又偏逢“天罡星合当出世”。

  转过来继续看《水浒传》第八回,柴进门招天下客,林冲棒打洪教头。行了半里多路,只见远远的从林子深处,一簇人马奔庄上来,中间捧着一位官人,骑一匹雪白卷毛马。马上那人生得龙眉凤目齿皓朱纯,三牙掩口髭须,三十四五年纪,头戴一顶皂纱转角簇花巾,身穿一领紫绣花袍,腰系一条玲珑嵌宝玉环条,足穿一双金线抹绿皂朝靴,带一张弓插一壶箭,引领从人都到庄上来。

  林冲看了寻思道:“敢是柴大官人么?”又不敢问他,只肚里踌躇。只见那马上年少的官人纵马前来问道:“这位带枷的是甚人?”林冲慌忙躬身答道:“小人是东京禁军教头,姓林,名冲。为因恶了高太尉,寻事发下开封府,问罪断遣刺配此沧州。闻得前面酒店里说,这里有个招贤纳士好汉柴大官人,因此特来相投。不期缘浅,不得相遇。”那官人滚鞍下马,飞奔前来,说道:“柴进有失迎迓!”就草地上便拜。林冲连忙答礼。那官人携住林冲的手,同行到庄上来,那庄客们看见,大开了庄门。柴进直请到厅前,两个叙礼罢。

  柴进说道:“小可久闻教头大名,不期今日来踏贱地,足称平生渴仰之愿!”林冲答道:“微贱林冲,闻大人名传播海宇,谁人不敬!不想今日因得罪犯,流配来此,得识尊颜,宿生万幸!”柴进再三谦让,林冲坐了客席,董超薜霸也一带坐下。跟柴进的伴当各自牵了马去院后歇息,不在话下。柴进便唤庄客叫将酒来。不移时,只见数个庄客托出一盘肉,一盘饼,温一壶酒。又一个盘子,托出一斗白米,米上放着十贯钱,都一发将出来。柴进见了道:“村夫不知高下!教头到此,如何恁地轻意!快将进去!先把果盒酒来,随即杀羊相待。快去整治!”林冲起身谢道:“大官人,不必多赐,只此十分彀了。”柴进道:“休如此说,难得教头到此,岂可轻慢。”

  庄客便如飞先棒出果盒酒来。柴进起身,一面手执三杯。林冲谢了柴进,饮酒罢。两个公人一同饮了。柴进道:“教头请里面少坐。”自家随即解了弓袋箭壶,就请两个公人一同饮酒。柴进当下坐了主席,林冲坐了客席,两个公人在林冲肩下,叙说江湖上的勾当。不觉红日西沉,安排得食果品海味摆在桌上,抬在各人面前。柴进亲自举杯,把过三巡,坐下,叫道:“且将汤来吃!”吃得一道汤,五七杯酒,只见庄客来报道:“教师来也。”柴进道:“就请来一处坐地相会亦好。快抬一张桌子。”林冲起身看时,只见那个教师入来,歪戴着一顶头巾,挺着脯子,来到后堂。林冲寻思道:“庄客称他做教师,必是大官人的师父。”急急躬身唱喏道:“林冲谨参。”那人全不睬着,也不还礼。林冲不敢抬头。

  柴进指着林冲对洪教头道:“这位便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武师林冲的便是,就请相见。”林冲听了,看着洪教头便拜。那洪教头说道:“休拜。起来。” 却不躬身答礼。柴进看了,心中好不快意。林冲拜了两拜,起身让洪教头坐。洪教头亦不相让,走去上道便坐。柴进看了,又不喜欢。林冲只得肩下坐了。两个公人亦就坐了。洪教头便问道:“大官人今日何教厚礼管待配军?”柴进道:“这位非比其他的,乃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师父如何轻慢!”洪教头道:“大官人只因好习枪棒,往往流配军人都来倚草附木,皆道:‘我是枪棒教头’来投庄上诱得些酒食钱米。大官人如何忒认真!”林冲听了,并不做声。

  柴进便道:“凡人不可易相,休小觑他。”洪教头怪这柴进说“休小觑他”,便跳起身来,道:“我不信他!他敢和我使一棒看,我便道他是真教头!”柴进大笑道:“也好,也好。林武师,你心下如何?” 林冲道:“小人却是不敢。”洪教头心中村量道:“那人必是不会,心中先怯了。”因此,越要来惹林冲使棒。柴进一来要看林冲本事,二者要林冲赢他,灭那厮嘴。柴进道:“且把酒来吃着,待月上来也罢。”当下又吃过了五七杯酒,却早月上来了,见厅堂里面如同白日。柴进起身道:“二位教头,较量一棒。”林冲自肚里寻思道:“这洪教头必是柴大官人师父,我若一棒打翻了他,柴大官人面上须不好看。”柴进见林冲踌躇,便道:“此位洪教头也到此不多时。此间又无对手。林武师休得要推辞。小可也正要看二位教头的本事。”

  柴进说这话,原来只怕林冲碍柴进的面皮,不肯使出本事来。林冲见柴进说开就里,方才放心。只见洪教头先起身道:“来,来,来!巴你使一棒看!”一齐都哄出堂后空地上。庄客拿一束杆棒来放在地下。洪教头先脱衣裳,拽扎起裙子,掣条棒,使个旗鼓,喝道:“来,来,来!”柴进道:“林武师,请较量一棒。”林冲道:“大官人休要笑话。”就地也拿了一条棒起来,道:“师父,请教。”洪教头看了,恨不得一口水吞了他。林冲拿着棒使出山东大擂打将入来。洪教头把棒就地下鞭了一棒,来抢林冲。两个教头在月明地上交手,使了四五合棒。只见林冲托地跳出圈子外来,叫一声“少歇。”

  柴进道:“教头如何不使本事?”林冲道:“小人输了。”柴进道:“未见二位较量,怎便是输了?”林冲道:“小人只多这具枷,因此权当输了。”柴进道:“是小可一时失了计较。”大笑道:“这个容易。”便叫庄客取十两银来。当时将至。柴进对押解两个公人道:“小可大胆,相烦二位下顾,权把林教头枷开了。明日牢城营内,但有事务,都在小可身上。白银十两相送。”董超薛霸见了柴进人物轩昂,不敢违他。落得做人情,又得了十两银子,亦不怕他走了,薛霸随即把林冲护身枷开了。柴进大喜道:“今番两位教师再试一棒。”

  洪教头见他却才棒法怯了,肚里平欺他,便提起棒,却待要使。柴进叫道:“且住。”叫庄客取出十锭银来,重二十五两。无一时,至面前。柴进乃这:“二位教头比试,非比其他。这锭银子权为利物,若还赢的便将此银子去。”柴进心中只要林冲把出本事来,故意将银子丢在地下。洪教头深怪林冲来,又要争这个大银子,又怕输了锐气,把棒来尽心使个旗鼓,吐个门户,唤做“把火烧天势。”林冲想道:“柴大官人心里只要我赢他。”也横着棒,使个门户,吐个势,唤做“拨草寻蛇势。”洪教头喝一声“来,来,来!”便使棒盖将入来。林冲望后一退。洪教头赶入一步,提起棒,又复一棒下来。林冲看他脚步己乱了,把棒从地下一跳。洪教头措手不及,就那一跳里和身一转,那棒直扫着洪教头骨上,撇了棒,扑地倒了。

  柴进大喜,叫快将酒来把盏。众人一齐大笑。洪教头那里挣扎起来,众庄客一头笑着扶了。洪教头羞惭满面,自投庄外去了。柴进携住林冲的手,再入后堂饮酒,叫将利物来送还教师。林冲那里肯受,推托不过,只得收了。柴进又置席面相待送行,又写两封书,分付林冲道:“沧州大尹也与柴进好,牢城管营差拨亦与柴进交厚,可将这两封书去下,必然看觑教头。”即捧出二十五两一锭大银送与林冲,又将银五两赍两个公人,吃了一夜酒。

  次日天明,吃了早饭,叫庄客挑了三个的行李。林冲依旧带上枷,辞了柴进便行。柴进送出庄门作别分付道:“待几日,小可自使人送冬衣来与教头。”林冲谢道:“如何报谢大官人!”两个公人相谢了。三人取路投沧州来。将及午牌时候,己到沧州城里。打发那挑行李的回去,迳到州衙里下了公文,当厅引林冲参见了州官。大尹当下收了林冲,押了回文,一面帖下判送牢城营内来。两个公人自领了回文,相辞了回东京去,不在话下。

  只林冲送到牢城营内来。牢城营内收管林冲,发在单身房里听候点视。却有那一般的罪人,都来看觑他,对林冲说道:“此间管营,差拨,都十分害人,只是要诈人钱物。若有人情钱物送与他时,便觑的你好;若是无钱,将你撇在土牢里,求生不生,求死不死。若得了人情,入门便不打你一百杀威棒,只说有病,把来寄下;若不得人情时,这一百棒打得个七死八活。”林冲道:“众兄长如此指教,且如要使钱,把多少与他?”众人道:“若要使得好时,管营把五两银子与他,差拨也得五两银子送他,十分好了。”

  林冲与众人正说之间,只见差拨过来问道:“那个是新来的配军?”林冲见问,向前答应道:“小人便是。”那差拨不见他把钱出来,变了面皮,指着林冲便骂道!“你这个贼配军!见我如何不下拜,却来唱喏!你这厮可知在东京做出事来!见我还是大刺刺的!我看这贼配军满脸都是饿纹,一世也不发迹!打不死,拷不杀的顽囚!你这把贼骨头好歹落在我手里!教你粉骨碎身!少间叫你便见功效!”把林冲骂得“一佛出世,”那里敢抬头应答。

  众人见骂,各自散了。林冲等他发作过了,去取五两银子,陪着笑脸,告道:“差拨哥哥,些小薄礼,休言轻微。”差拨看了,道:“你教我送与管营和俺的都在里面?”林冲道:“只是送与差拨哥哥的;另有十两银子,就烦差拨哥哥送与管营。”差拨见了,看着林冲笑道:“林教头,我也闻你的好名字。端的是个好男子!想是高太尉陷害你了。虽然目下暂时受苦,久后必然发迹。据你的大名,这表人物,必不是等闲之人,久后必做大官!”林冲笑道:“总赖看顾。”差拨道:“你只管放心。”又取出柴大官人的书礼,说道:“相烦老哥将这两封书下一下。”

  差拨道:“即有柴大官人的书,烦恼做甚?这一封书直一锭金子。我一面与你下书。少间管营来点你,要打一百杀威棒时,你便只说一路有病,未曾痊可。我自来与你支吾,要瞒生人的眼目。”林冲道:“多谢指谢。”差拨拿了银子并书,离了单身房,自去了。林冲叹口气道:“‘有钱可以通神’此语不差!端的有这般的苦处!”原来差拨落了五两银子,只将五两银子并书来见管营,备说:“林冲是个好汉,柴大官人有书相荐在此呈上,本是高太尉陷害配他到此,又无十分大事。”管营道,“况是柴大官人有书,必须要看顾他。”便教唤林冲来见。

  且说林冲正在单身房里闷坐,只见牌头叫道:“管营在厅上叫唤新到罪人林冲来点名。”林冲听得唤来到厅前。管营道:“你是新到犯人,太祖武德皇帝留下旧制:‘新入配军须吃一百杀威棒’,左右与我驮起来!”林冲告道:“小人於路感冒风寒,未曾痊可,告寄打。”牌头道:“这人见今有病,乞赐怜恕。”管营道:“果是这人症候在身,权且寄下,待病痊可却打。”差拨道:“见天王堂看守的多时满了,可教林冲去替换他。”就厅上押了帖文,差拨领了林冲,单身房里取了行李,来天王堂交替。

  差拨道:“林教头,我十分周全你:教看天王堂时,这是营中第一样省气力的勾当,早晚只烧香扫地便了。你看别的囚徒,从早直做到晚,尚不饶他;还有一等无人情的,拨他在土牢里,求生不生,求死不死!”林冲道:“多谢看顾。”又取三二两银子与差拨,道:“烦望哥哥一发周全,开了项上枷更好。”差拨接了银子,便道:“都在我身上。”连忙去禀了管营,就将枷也开了。林冲自此在天王堂内安排宿食处,每日只是烧香扫地。

  不觉光阴早过了四五十日。那管营差拨得了贿赂,日久情熟,繇他自在,亦不来拘管他。柴大官人来送冬衣并人事与他,那满营内囚徒亦得林冲救济。话不絮烦。时遇隆冬将近,忽一日,林冲己牌时分偶出营前闲走。正行之间,只听得背后有人叫道:“林教头,如何却在这里?”林冲回头过来看时,看了那人,有分教林冲:火烟堆里,争些断送馀生;风雪途中,几被伤残性命。毕竟林冲见了的是甚人,且听下回分解。

  《水浒传》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遥想那五行山下“压着一个神猴”,就曾经演绎出了“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大闹天宫”魔幻故事。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自有“旁门左道”的“后”字门中之道。东胜神洲花果山美猴王“西天取经”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便是这“道”字门中三百六十旁门的“旁门皆有正果”。

  此所谓“正复为奇善复为妖”的“道可道非常道”,便是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名可名非常名”。汉高祖“斩白蛇起义”的“义可义非常义”,只是“汉匈和亲”的“化干戈为玉帛”片头曲。“尊王攘夷”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就曾经演绎过“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五战而至于兵”的货币贸易战争。这场周期性“礼崩乐坏”天下大乱的群雄争霸“春秋无义战”,就有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的“大一统”中央集权制。“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却又是“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的“五战而至于兵”货币贸易战争从头再来。

  穿越龙虎山五行山,再看东胜神洲花果山。不知又过了几世几劫,因通背猿猴给猪八戒泄露了水帘洞的秘密,还在猢狲群里大肆散布“异端邪说”,这就给自己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猪八戒通过偷听“兜率宫会议”得知,为了平息这场“通背猿猴案”网络舆情事件,天庭要求水帘洞新执事马流二元帅和奔芭二将军加强对通背猿猴的看管,案件审理开庭时间无限期推后。同时,天庭还指示灵山信息中心,进一步加强棱镜门定向监控,在根服务器上对敏感信息进行全网封杀。于是,猪八戒就立刻给孙悟空通风报信。他们迅速找到黑客帮手,提前将有关网络信息下载另存。当网络上再也找不到花果山“通背猿猴案”信息时,他们就只得把已下载另存的资料打印出来。不久,人们就陆续发现了久违的纸质书籍。通过阅读这些秘密发行的系列小册子,人们又能够不断获知“通背猿猴案”的爆料信息了。

  却说那次主审法官来狱中探访,依旧是以个人身份正心诚意地向通背猿猴求教问道。通背猿猴说,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就已经有过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的多次生死轮回了。水帘洞铁板桥下水通东海龙宫,四海龙宫又互联互通。东胜神洲的花果山是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西牛贺洲牛鬼蛇神独角兽就经常出没于此。大道至简万法归一,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可道非常道,正复为奇善复为妖。盗亦有道魔亦有道的丛林法则兽之道,便是三百六十旁门左道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

  原来,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的生生灭灭,就是正邪善恶道不同的零和博弈周期循环。正道向善,就是“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自然法则天之道。邪道作恶,便是“大道既隐天下为私”的丛林法则兽之道。当年食肉恐龙与食草恐龙的生存竞争优胜劣汰,就是原生态的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再从“山中无恐龙老虎称霸王”时代,直到“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时代,“禽有禽言兽有兽语”的弱肉强食生存竞争,同样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兽之道。只是到了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时代,才有了道可道非常道的正复为奇善复为妖。这个魔亦有道的三百六十个旁门左道,就是丛林法则兽之道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

  起初,盘古氏开辟鸿蒙,就是教人道法自然法则“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天之道,这才进化出了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的人类文明。自从“有巢氏教民建房筑屋”和“燧人氏教民钻木取火”,再到“华胥氏教民结绳织衣”和“女娲氏教民炼石补天”,直到“伏羲氏教民演易八卦通天道”和“神农氏尝百草教民稼穑”,都是众生平等均衡发展的公有制计划经济初级阶段。人类道法自然法则“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天之道,也就只有这一条光明正道。反之,道法丛林法则“大道既隐天下为私”的兽之道,却有三百六十个旁门左道。西牛贺洲牛鬼蛇神道法丛林法则损不足以奉有余的兽之道,就在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修炼出了魔亦有道的三百六十个旁门左道。于是,就衍生出了拜金主义“神权专制”的妖法魔术,也就有了灵山雷音寺“要人事”的“生意经”。

  且说西牛贺洲牛鬼蛇神独角兽在东胜神洲的神出鬼没,便导致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自私物欲恶性膨胀,也就导致了“神农氏世衰”的“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这场天下大乱的群雄争霸,就衍生出了“化干戈为玉帛”的朝贡赋税和金钱货币工具。“自虞夏时贡赋备矣”,此便是奴隶制小康社会“天子分封建藩”的君臣父子等级礼法制度。“尧舜禹之变”的“夏禹传子家天下”,就是拜金主义“神权专制”的制度创新和社会转轨。直到大唐玄奘法师带徒弟“西天取经”,便是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

  转眼再看,四大部洲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红尘梦”,也都绕不开这一个“钱”字。如果没有这个“割韭菜”的朝贡赋税和“关税大战”的金钱货币工具,就不可能有“化干戈为玉帛”的货币贸易战争,也更不可能有“春秋无义战”的天下兴亡周期律。钱还在,人没了。昔日海外西洲玛雅帝国和印第安帝国亡国灭种的民族悲剧,就是以货币贸易战争对抗货币贸易战争的“金钱噩梦”。西牛贺洲牛鬼蛇神拜金主义“神权专制”的硬核,就是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古典神话。

  当年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殖民征服“新大陆”的奴隶买卖“世界自由贸易”狂飙突进,就吹响了灭亡玛雅帝国和印第安帝国的货币贸易战争集结号。君不见,钱还在,人没了。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却总是参悟不透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三百六十个旁门左道的魔法妖术。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几个千年过去了,天空中依然回荡着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的货币贸易战争狂笑声!

  更多精彩,请搜索关注网闻博报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