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69:海外西洲曾经遭遇了怎样一场人道灾难?

2019-05-21 09:33:0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68:西牛贺洲资本怪兽又有了精神转基因魔法?》中提到,遥想那五行山下“压着一个神猴”,就曾经演绎出了“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大闹天宫”魔幻故事。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自有“旁门左道”的“后”字门中之道。东胜神洲花果山美猴王“西天取经”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便是这“道”字门中三百六十旁门的“旁门皆有正果”。

  此所谓“正复为奇善复为妖”的“道可道非常道”,便是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名可名非常名”。汉高祖“斩白蛇起义”的“义可义非常义”,只是“汉匈和亲”的“化干戈为玉帛”片头曲。“尊王攘夷”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就曾经演绎过“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五战而至于兵”的货币贸易战争。这场周期性“礼崩乐坏”天下大乱的群雄争霸“春秋无义战”,就有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的“大一统”中央集权制。“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却又是“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的“五战而至于兵”货币贸易战争从头再来。

  若说是“亡秦者胡也”,便是“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那么,“汉匈和亲”的“化干戈为玉帛”,恰便是贸易战争的“亡汉者币也”。如果说,汉高祖“斩白蛇起义”的“义可义非常义”,原本就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魔幻故事。那么,既然有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的“顽石通灵化玉”,就会有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的“仙石通灵化猴”。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红尘梦”,却都绕不开一个“钱”字。

  转过来看《水浒传》第八回,柴进门招天下客,林冲棒打洪教头。当时薛霸双手举起棍来望林冲脑袋上便劈下来。说时迟,那时快。薛霸的棍恰举起来,只见松树背后,雷鸣也似一声,那条铁禅杖飞将来,把这水火棍一隔,丢去九霄云外,跳出一个胖大和尚来,喝道:“洒家在林子里听你多时了!”两个公人看那和尚时,穿一领皂布直裰,跨一口戒刀,提着禅杖,轮起来打两个公人。林冲方才闪开眼看时,认得是鲁智深。林冲连忙叫道:“师兄!不可下手!我有话说!”智深听得,收住禅杖。两个公人呆了半晌,动弹不得。林冲道:“非干他两个事,尽是高太尉使陆虞候分付他两个公人,要害我性命。他两个怎不依他?你若打杀他两个,也是冤屈!”

  鲁智深扯出戒刀把索子都割断了,便扶起林冲叫:“兄弟,俺自从和你那日相别之后洒家忧得你苦。自从你受官司,俺又无处去救你。打听得你配沧州,洒家在开封府前又寻不见,却听得人说监在使臣房内。又见酒保来请两个公人说道‘店里一位官寻说话’。以此洒家疑心,放你不下。恐这厮们路上害你,俺特地跟将来。见这两个撮鸟带你入店里去,洒家也在那店里歇。夜间听得那厮两个做神做鬼,把滚汤赚了你脚,那时俺便要杀这两个撮鸟,却被客店里人多恐防救了。洒家见这厮们不怀好心,越放你不下。你五更里出门时,洒家先投奔这林子里来等杀这厮两个撮鸟。他倒来这里害你,正好杀这两个!”林冲劝道:“既然师兄救了我,你休害他两个性命。”

  鲁智深喝道:“你这两个撮鸟!洒家不看兄弟面时,把你这两个都剁做肉酱!且看兄弟面皮,饶你两个性命!”就那里插了戒刀,喝道:“你们这两个撮鸟快扶起兄弟,都跟洒家来!”提了禅杖先走。两个公人那里敢回话,只叫“林教头救俺两个!”依前背上包裹,拾了水火棍,扶着林冲,又替他拿了包裹,一同跟出林子来。行得三四里路程,见一座小酒店在村口。深、冲、超、霸四人入来坐下,唤酒保买五七斤肉,打两角酒来吃,回些面来打饼。酒保一面把酒来筛,两个公人道:“不敢问师父在那个寺里住持?”

  智深笑道:“你两个撮鸟,问俺住处做甚么?莫不去教高俅做甚么奈何洒家?别人怕他,俺不怕他!洒家若撞着那厮,教他吃三百禅杖!”两个公人那里敢再开口。吃了些酒肉,收拾了行李还了酒钱,出离了村口。林冲问道:“师兄今投那里去?”鲁智深道:“杀人须见血,救人须救彻。洒家放你不下,直送兄弟到沧州。”两个公人听了。暗暗地道:“苦也!却是坏了我们的勾当!转去时,怎回话!”且只得随顺他一处行路。

  自此,途中被鲁智深要行便行,要歇更歇,那里敢扭他。好便骂,不好便打。两个公人不敢高声,只怕和尚发作。行了两程,讨了一辆车子,林冲上车将息,三个跟着车子行着。两个公人怀着鬼胎,各自要保性命,只得小心随顺着行。鲁智深一路买酒买肉将息林冲。那两个公人也吃。遇着客店,早歇晚行,都是那两个公人打火做饭。谁敢不依他?二人暗商量:“我们被这和尚监押定了,明日回去,高太尉必然奈何俺!”薛霸道:“我听得大相国寺菜园廨宇里新来了个僧人唤做鲁智深,想来必是他。回去实说,俺要在野猪林结果他,被这和尚救了,一路护送到沧州,因此下手不得。舍得还了他十两金子,着陆谦自去寻这和尚便了。我和你只要躲得身子干净。”董超道:“说得也是。”两个暗暗商量了不题。

  话休絮烦。被智深监押不离,行了十七八日,近沧州只七十里程,一路去都有人家,再无僻静处了。鲁智深打听得实了,就松林里少歇。智深对林冲道:“兄弟,此去沧州不远了,前路都有人家,别无僻静去处,洒家已打听实了。俺如今和你分手。异日再得相见。”林冲道:“师兄回去,泰山处可说知。防护之恩,不死当以厚报!”鲁智深又取出一二十两银子与林冲,把三二两与两个公人,道:“你两个撮鸟,本是路上砍了你两个头,兄弟面上饶你两个鸟命。如今没多路了,休生歹心!”两个道:“再怎敢!皆是太尉差遣。”接了银子,却待分手。鲁智深看着两个公人道:“你两个撮鸟的头硬似这松树么?”二人答道:“小人头是父母皮肉包着些骨头。”智深轮起禅杖,把松树只一下,打得树有二寸深痕,齐齐折了,喝一声:“你两个撮鸟,但有歹心,教你头也与这树一般!”摆着手,拖了禅杖叫声:“兄弟,保重!”自回去了。

  董超薛霸都吐出舌头来,半晌缩不入去。林冲道:“上下,俺们自去罢。”两个公人道:“好个莽和尚!一下打折了一株树!”林冲道:“这个直得甚么?相国寺一株柳树,连根也拔将出来。”二人只把头来摇,方才得知是实。三人当下离了松林。行到晌午,早望见官道上一座酒店,三个人到里面来,林冲让两个公人上首坐了。董薛二人半日方才得自在。只见那店里有几处座头,二五个筛酒的酒保都手忙脚乱,搬东搬西。林冲与两个公人坐了半个时辰酒保并不来问。

  林冲等得不耐烦,把桌子敲着,说道:“你这店主人好欺客,见我是个犯人,便不来睬着!我须不白吃你的!是甚道理?”主人说道:“你这人原来不知我的好意。”林冲道:“不卖酒肉与我,有甚好意?”店主人道:“你不知:俺这村中有个大财主姓柴名进,此间称为柴大官人,江湖上都唤做小旋风。他是大周柴世宗子孙。自陈桥让位,太祖武德皇帝敕赐与他‘誓书铁券’在家,无人敢欺负他。专一招集天下往来的好汉,三五十个养在家中。常常嘱付我们酒店里:‘如有流配的犯人,可叫他投我庄上来,我自资助他。’我如今卖酒肉与你吃得面皮红了,他道你自有盘缠,便不助你。我是好意。”

  林冲听了,对两个公人道:“我在东京教军时常常听得军中人传说柴大官人名字,却原来在这里。我们何不同去投奔他?”薛霸、董超寻思道:“既然如此,有甚亏了我们处?”就便收拾包裹,和林冲问道:“酒店主人,柴大官人庄在何处?我等正要寻他。”店主人道:“只在前面,约过三二里路,大石桥边,转湾抹角,那个大庄院便是。”林冲等谢了店主人出门,走了三二里,果然一条平坦大路,早望见绿柳阴中显出那座庄院。四下一周遭一条阔河,两岸边都是垂杨大树,树阴中一遭粉墙。转湾来到庄前,那条阔板桥上坐着四五个庄客,都在那里乘凉。三个人来到桥边,与庄客施礼罢,林冲说道:“相烦大哥报与大官人知道,京师有个犯人迭配牢城,姓林的求见。”庄客齐道:“你没福,若是大官人在家时,有酒食钱财与你,今早出猎去了。”林冲道:“如此是我没福,不得相遇,我们去罢。”别了众庄客,和两个公人再回旧路,肚里好生愁闷。

  《水浒传》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那个舍卫国赵长者会不会是财神赵公明赵元帅,抑或便是“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赵家大官人,甚或是这个大宋国的地方豪绅赵员外?这个赵家人的身世之谜,原本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玄乎其玄。不过,“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这个楔子就引出了《水浒传》魔幻故事。君不见,龙虎山上清宫老祖“大唐洞玄国师”封锁魔王,“嗣汉天师张真人”又偏逢“天罡星合当出世”。

  穿越龙虎山五行山,再看东胜神洲花果山。不知又过了几世几劫,因通背猿猴给猪八戒泄露了水帘洞的秘密,还在猢狲群里大肆散布“异端邪说”,这就给自己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猪八戒通过偷听“兜率宫会议”得知,为了平息这场“通背猿猴案”网络舆情事件,天庭要求水帘洞新执事马流二元帅和奔芭二将军加强对通背猿猴的看管,案件审理开庭时间无限期推后。同时,天庭还指示灵山信息中心,进一步加强棱镜门定向监控,在根服务器上对敏感信息进行全网封杀。于是,猪八戒就立刻给孙悟空通风报信。他们迅速找到黑客帮手,提前将有关网络信息下载另存。当网络上再也找不到花果山“通背猿猴案”信息时,他们就只得把已下载另存的资料打印出来。不久,人们就陆续发现了久违的纸质书籍。通过阅读这些秘密发行的系列小册子,人们又能够不断获知“通背猿猴案”的爆料信息了。

  却说那次主审法官来狱中探访,依旧是以个人身份正心诚意地向通背猿猴求教问道。通背猿猴说,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就已经有过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的多次生死轮回了。水帘洞铁板桥下水通东海龙宫,四海龙宫又互联互通。东胜神洲的花果山是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西牛贺洲牛鬼蛇神独角兽就经常出没于此。大道至简万法归一,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可道非常道,正复为奇善复为妖。盗亦有道魔亦有道的丛林法则兽之道,便是三百六十旁门左道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

  起初,盘古氏开辟鸿蒙,就是教人道法自然法则“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天之道,这才进化出了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的人类文明。自“有巢氏教民建房筑屋”和“燧人氏教民钻木取火”,再到“华胥氏教民结绳织衣”和“女娲氏教民炼石补天”,直到“伏羲氏教民演易八卦通天道”和“神农氏尝百草教民稼穑”,这都是公有制计划经济初级阶段众生平等均衡发展的“始制有名”。此后,因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自私物欲鬼使神差,他们就又道法丛林法则“损不足以奉有余”的兽之道,这就导致了“神农氏世衰”的“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再经过“阳泉之战”和“涿鹿之战”的群雄争霸,就有了“化干戈为玉帛”的朝贡赋税和金钱货币工具。“尧舜禹之变”的“夏禹传子家天下”,就标志着原始共产主义与奴隶制小康社会的“公私之变”。由此形成的奴隶制小康社会“天子分封建藩”君臣父子等级礼法制度,就是“自虞夏时贡赋备矣”的私有制商业经济发展方式。

  再说那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自私物欲恶性膨胀,便是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的鬼使神差。西牛贺洲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古典神话,就是金钱货币妖法魔术的魔亦有道。若没有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的三百六十旁门左道法术修炼,就不会有西牛贺洲灵山雷音寺“要人事”的“生意经”。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东胜神洲芸芸众生“西天取经”的鬼使神差,就在个人主观意识能动性初心正邪善恶零和博弈的一念之间。只要走上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兽之道,就必然会被带上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拜金主义“金箍咒”,也就是钱奴永远跳不出“如来佛手掌心”的“钱眼”了。

  回头来看,西牛贺洲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古典神话,便是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拜金主义“神权专制”。群雄争霸巅峰对决的“修昔底德陷阱”天下兴亡周期律,也还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胜王败寇赢者通吃的愿赌服输。东胜神洲“汤武革命”和“春秋无义战”的“化干戈为玉帛”,只是“天子分封建藩”君臣父子等级礼法制度的封闭型循环。古罗马帝国“君权专制”军事殖民扩张和中世纪基督教“神权专制”的“十字军东征”宗教战争,则是古希腊奴隶制商业城邦军国主义的开放型系统升级。因此,就有了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殖民征服海外西洲的奴隶买卖“世界自由贸易”狂飙突进,也就有了殖民征服东胜神洲的“鸦片贸易战争”和“货币贸易战争”。

  且说当年玛雅帝国与印第安帝国“春秋无义战”的“化干戈为玉帛”,只是在海外西洲演绎着“天子分封建藩”君臣父子等级礼法制度的封闭型循环。同样是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的王败寇赢者通吃,一旦遭遇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殖民征服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就自然归于拜金主义“神权专制”的“普世价值观”了。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通过奴隶买卖“世界自由贸易”狂飙突进,变成了先富起来的“发的市场经济体”。海外西洲玛雅帝国和印第安帝国接轨“世界自由贸易”的“开关通商”,结果却是一场亡国灭种的民族悲剧。那么,到了东胜神洲遭遇“鸦片贸易战争”和“货币贸易战争”之时,“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门户开放利益均沾”,又会不会是“琉台不守三韩为墟辽津燕冀汉奸何多”的“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呢?

  魔亦有道,终究是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钱还在人没了,东胜神洲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的生死轮回了,根本还是取决于钱奴能否跳出“如来佛手掌心”的“钱眼”!

  更多精彩,请搜索网闻博报微信公众号加“关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