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68:西牛贺洲资本怪兽又有了精神转基因魔法?

2019-05-20 17:31:2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67: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究竟有什么秘密?》中提到,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推其致乱之由,殆始于桓灵二帝。此所谓“推其致乱之由”的“种种不祥”,恰似汉高祖“斩白蛇起义”和汉灵帝御温德殿“一条大青蛇从梁上飞将下”的巧合。又从雷雨冰雹地震海啸和“雌鸡化雄”,再到“太平道人”张角呼风唤雨自称“天公将军”,也都是“天人相应”的魔幻故事。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和魏蜀吴“三国演义”,同样是“春秋无义战”的魔幻故事连续剧。

  此所谓“正复为奇善复为妖”的“道可道非常道”,便是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名可名非常名”。汉高祖“斩白蛇起义”的“义可义非常义”,只是“汉匈和亲”的“化干戈为玉帛”片头曲。“尊王攘夷”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就曾经演绎过“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五战而至于兵”的货币贸易战争。这场周期性“礼崩乐坏”天下大乱的群雄争霸“春秋无义战”,就有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的“大一统”中央集权制。“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却又是“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的“五战而至于兵”货币贸易战争从头再来。

  若说是“亡秦者胡也”,便是“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那么,“汉匈和亲”的“化干戈为玉帛”,恰便是贸易战争的“亡汉者币也”。如果说,汉高祖“斩白蛇起义”的“义可义非常义”,原本就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魔幻故事。那么,既然有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的“顽石通灵化玉”,就会有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的“仙石通灵化猴”。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红尘梦”,却都绕不开一个“钱”字。

  转过来继续看《三国演义》第八回,王司徒巧使连环计,董太师大闹凤仪亭。叙礼毕,允曰:“将军何故怪老夫?”布曰:“有人报我,说你把毡车送貂蝉入相府,是何意故?”允曰:“将军原来不知!昨日太师在朝堂中,对老夫说:‘我有一事,明日要到你家。’允因此准备小宴等候。太师饮酒中间,说:‘我闻你有一女,名唤貂蝉,已许吾儿奉先。我恐你言未准,特来相求,并请一见。’老夫不敢有违,随引貂蝉出拜公公。太师曰:‘今日良辰,吾即当取此女回去,配与奉先。’将军试思:太师亲临,老夫焉敢推阻?”布曰:“司徒少罪。布一时错见,来日自当负荆。”允曰:“小女颇有妆奁,待过将军府下,便当送至。”布谢去。次日,吕布在府中打听,绝不闻音耗。径入堂中,寻问诸侍妾。侍妾对曰:“夜来太师与新人共寝,至今未起。”布大怒,潜入卓卧房后窥探。

  时貂蝉起于窗下梳头,忽见窗外池中照一人影,极长大,头戴束发冠;偷眼视之,正是吕布。貂蝉故蹙双眉,做忧愁不乐之态,复以香罗频拭眼泪。吕布窥视良久,乃出;少顷,又入。卓己坐于中堂,见布来,问曰:“外面无事乎?”布曰:“无事。”侍立卓侧。卓方食,布偷目窃望,见绣帘内一女子往来观觑,微露半面,以目送情。布知是貂蝉,神魂飘荡。卓见布如此光景,心中疑忌,曰:“奉先无事且退。”布怏怏而出。

  董卓自纳貂蝉后,为色所迷,月余不出理事。卓偶染小疾,貂蝉衣不解带,曲意逢迎,卓心愈喜。吕布入内问安,正值卓睡。貂蝉于床后探半身望布,以手指心,又以手指董卓,挥泪不止。布心如碎。卓朦胧双目,见布注视床后,目不转睛;回身一看,见貂蝉立于床后。卓大怒,叱布曰:“汝敢戏吾爱姬耶!”唤左右逐出,今后不许入堂。吕布怒恨而归,路遇李儒,告知其故。儒急入见卓曰:“太师欲取天下,何故以小过见责温侯?倘彼心变,大事去矣。”卓曰:“奈何?”儒曰:“来朝唤入,赐以金帛,好言慰之,自然无事。”卓依言。

  次日,使人唤布入堂,慰之曰:“吾前日病中,心神恍惚,误言伤汝,汝勿记心。”随赐金十斤,锦二十匹。布谢归,然身虽在卓左右,心实系念貂蝉。卓疾既愈,入朝议事。布执戟相随,见卓与献帝共谈,便乘间提戟出内门,上马径投相府来;系马府前,提戟入后堂,寻见貂蝉。蝉曰:“汝可去后园中凤仪亭边等我。”布提戟径往,立于亭下曲栏之傍。

  良久,见貂蝉分花拂柳而来,果然如月宫仙子,——泣谓布曰:“我虽非王司徒亲女,然待之如己出。自见将军,许侍箕帚。妾已生平愿足。谁想太师起不良之心,将妾淫污,妾恨不即死;止因未与将军一诀,故且忍辱偷生。今幸得见,妾愿毕矣!此身已污,不得复事英雄;愿死于君前,以明妾志!”言讫,手攀曲栏,望荷花池便跳。吕布慌忙抱住,泣曰:“我知汝心久矣!只恨不能共语!”貂蝉手扯布曰:“妾今生不能与君为妻,愿相期于来世。”布曰:“我今生不能以汝为妻,非英雄也!”蝉曰:“妾度日如年,愿君怜而救之。”布曰:“我今偷空而来,恐老贼见疑,必当速去。”蝉牵其衣曰:“君如此惧怕老贼,妾身无见天日之期矣!”布立住曰:“容我徐图良策。”语罢,提戟欲去。貂蝉曰:“妾在深闺,闻将军之名,如雷灌耳,以为当世一人而已;谁想反受他人之制乎!”言讫,泪下如雨。布羞惭满面,重复倚戟,回身搂抱貂蝉,用好言安慰。两个偎偎倚倚,不忍相离。

  却说董卓在殿上,回头不见吕布,心中怀疑,连忙辞了献帝,登车回府;见布马系于府前;问门吏,吏答曰:“温侯入后堂去了。”卓叱退左右,径入后堂中,寻觅不见;唤貂蝉,蝉亦不见。急问侍妾,侍妾曰:“貂蝉在后园看花。”卓寻入后园,正见吕布和貂蝉在凤仪亭下共语,画戟倚在一边。卓怒,大喝一声。布见卓至,大惊,回身便走。卓抢了画戟,挺着赶来。吕布走得快,卓肥胖赶不上,掷戟刺布。布打戟落地。卓拾戟再赶,布已走远。卓赶出园门,一人飞奔前来,与卓胸膛相撞,卓倒于地。正是:冲天怒气高千丈,仆地肥躯做一堆。未知此人是谁,且听下文分解。

  《三国演义》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遥想那五行山下“压着一个神猴”,就曾经演绎出了“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大闹天宫”魔幻故事。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自有“旁门左道”的“后”字门中之道。东胜神洲花果山美猴王“西天取经”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便是这“道”字门中三百六十旁门的“旁门皆有正果”。

  穿越“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五行山,再看东胜神洲花果山。不知又过了几世几劫,因通背猿猴给猪八戒泄露了水帘洞的秘密,还在猢狲群里大肆散布“异端邪说”,这就给自己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猪八戒通过偷听“兜率宫会议”得知,为了平息这场“通背猿猴案”网络舆情事件,天庭要求水帘洞新执事马流二元帅和奔芭二将军加强对通背猿猴的看管,案件审理开庭时间无限期推后。同时,天庭还指示灵山信息中心,进一步加强棱镜门定向监控,在根服务器上对敏感信息进行全网封杀。于是,猪八戒就立刻给孙悟空通风报信。他们迅速找到黑客帮手,提前将有关网络信息下载另存。当网络上再也找不到花果山“通背猿猴案”信息时,他们就只得把已下载另存的资料打印出来。不久,人们就陆续发现了久违的纸质书籍。通过阅读这些秘密发行的系列小册子,人们又能够不断获知“通背猿猴案”的爆料信息了。

  却说那次主审法官来狱中探访,依旧是以个人身份正心诚意地向通背猿猴求教问道。通背猿猴说,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就已经有过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的多次生死轮回了。在主审法官的急切追问下,通背猿猴就说出了水帘洞里隐藏的一些惊人秘密。原来,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丛林法则兽之道,固然是自私自利弱肉强食的兽性本能。不过,四大部洲草根钱奴弱势群体前赴后继追逐丛林法则的兽道主流文化,也同样是固守自私物欲兽性劣根的“不知常妄作凶”。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就是这样的生死轮回。

  经过老龄化和人口负增长的末日危机,花果山就又进入了“山中无人类恐龙称霸王”时代。食肉恐龙与食草恐龙的生存竞争优胜劣汰,根本不会讲“牙齿爪子决定资源配置”的丛林法则硬道理。到了“山中无恐龙老虎称霸王”时代,即便是动物世界“禽有禽言兽有兽语”,也不会讲食肉动物带动食草动物共同发展的合作双赢。再到“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时代,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的理论创新,就有了“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直到“山中无猴子人类称霸王”时代,才有了“权贵走马灯富豪过家家”的牛鬼蛇神群魔乱舞。西牛贺洲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古典神话,就是“战争武器决定资源配置”的“货币工具决定资源配置”科技创新,也就是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贸易战争版本升级。

  芸芸众生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价值观多元化纷争,就是丛林法则自由竞争的“道可道非常道”。大道至简万法归一,就是正邪善恶道不同的零和博弈。道法自然法则“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天之道,就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宇宙观大一统。反之,道法丛林法则“损不足以奉有余”的兽之道,便是“大道既隐天下为私”的“普世价值观”。自从“黄帝战蚩尤”和“尧舜禹之变”开始,东胜神洲就形成了丛林法则经济食物链的君臣父子等级礼法核心价值观。西牛贺洲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古典神话,则衍生出了“先富起来才是硬道理”的拜金主义“普世价值观”。全球化“货币贸易战争”的“春秋无义战”,就是“君权专制”与“民主法治”核心价值观零和博弈的“名可名非常名”。

  当年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殖民征服“新大陆”的奴隶买卖“世界自由贸易”狂飙突进,就是开创了“民主法治”的拜金主义“普世价值观”全球化新纪元。在这场货币贸易战争战争中,西牛贺洲“发达市场经济体”的“先富起来才是硬道理”,便是玛雅帝国和印第安帝国亡国灭种的优胜劣汰“天经地义”。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鸦片贸易战争”,就是殖民征服东胜神洲的“开关通商”科技创新和理论创新。玛雅帝国和印第安帝国钱奴一盘散沙鹬蚌相争窝里斗的“权贵走马灯富豪过家家”,最终是“钱还在人没了”。东胜神洲钱奴“西学东渐”的“权贵走马灯富豪过家家”,结果同样是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赢者通吃。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花果山美猴王跳不出如来佛手掌心,哪个四大部洲钱奴又能打破这个拜金主义货币迷信的“金箍咒”呢?

  更多精彩,请搜索网闻博报微信公众号加“关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