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67: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究竟有什么秘密?

2019-05-18 14:23:4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66:究竟谁是西牛贺洲牛鬼蛇神的帮凶?》中提到,秦钟哭道:“有金荣,我是不在这里念书的了!”宝玉道:“这是为什么?难道有人家来的,咱们倒来不得!我必回明白众人撵了金荣去。”又问李贵,金荣是那一房的亲戚。李贵想一想道:“也不用问了。若说起那一房的亲戚,更伤了兄弟们的和气。”茗烟在窗外道:“他是东胡同子里璜大奶奶的侄儿,那是什么硬正仗腰子的也唬我们来了。璜大奶奶是他姑娘。你那姑妈只会打旋磨儿,给我们琏二奶奶跪着借当头,我看不起他那样的主子奶奶。”

  要说这“恋风流情友入家塾”,毕竟是“起嫌疑顽童闹学堂”。然而,此奴才护主却看不起别的奴才主子,这就是狗仗人势的钱奴本色了。有权便有势,有势便有钱,这原本就是一场“官学商旋转门”的“纸牌屋游戏”。丛林法则弱肉强食,钱多才是硬道理。胜王败寇愿赌服输,先富起来就是成功者。经济食物链的等级礼法,就是人人生而不平等的天经地义。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同样是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但问谁是西牛贺洲资本怪兽牛鬼蛇神两面人?

  此便是,“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失去幽灵真境界,幻来新就臭皮囊。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转过来看《三国演义》第八回,王司徒巧使连环计,董太师大闹凤仪亭。却说蒯良曰:“今孙坚已丧,其子皆幼。乘此虚弱之时,火速进军,江东一鼓可得。若还尸罢兵,容其养成气力,荆州之患也。”表曰:“吾有黄祖在彼营中,实忍弃之?”良曰:“舍一无谋黄祖而取江东,有何不可?”表曰:“吾与黄祖心腹之交,舍之不义。”遂送桓阶回营,相约以孙坚尸换黄祖。孙策换回黄祖,迎接灵柩,罢战回江东,葬父于曲阿之原。丧事已毕,引军居江都,招贤纳士,屈己待人,四方豪杰,渐渐投之。不在话下。

  却说董卓在长安,闻孙坚已死,乃曰:“吾除却一心腹之患也!”问:“其子年几岁矣?”或答曰十七岁,卓遂不以为意。自此愈加骄横,自号为“尚父”,出入僭天子仪仗。封弟董旻为左将军、鄠侯,侄董璜为侍中,总领禁军。董氏宗族,不问长幼,皆封列侯。离长安城二百五十里,别筑郿坞,役民夫二十五万人筑之。其城郭高下厚薄一如长安,内盖宫室,仓库屯积二十年粮食。选民间少年美女八百人实其中,金玉、彩帛、珍珠堆积不知其数,家属都住在内。卓往来长安,或半月一回或一月一回,公卿皆候送于横门外。卓常设帐于路,与公卿聚饮。

  一日,卓出横门,百官皆送,卓留宴,适北地招安降卒数百人到。卓即命于座前,或断其手足,或凿其眼睛,或割其舌,或以大锅煮之。哀号之声震天,百官战栗失箸,卓饮食谈笑自若。又一日,卓于省台大会百官列坐两行。酒至数巡,吕布径入,卓耳边言不数句,卓笑曰:“原来如此。”命吕布于筵上揪司空张温下堂,百官失色。不多时,侍从将一红盘托张温头入献。百官魂不附体。卓笑曰:“诸公勿惊。张温结连袁术欲图害我,因使人寄书来错下在吾儿奉先处,故斩之。公等无故,不必惊畏。”众官唯唯而散。

  司徒王允归到府中,寻思今日席间之事,坐不安席。至夜深月明,策杖步入后园,立于荼蘼架侧,仰天垂泪。忽闻有人在牡丹亭畔,长吁短叹。允潜步窥之,乃府中歌伎貂蝉也。其女自幼进入府中,教以歌舞,年方二八色伎俱佳,允以亲女待之。是夜允听良久,喝曰:“贱人将有私情耶?”貂蝉惊跪答曰:“贱妾安敢有私!”允曰:“汝无所私,何夜深于此长叹?”蝉曰:“容妾伸肺腑之言。”允曰:“汝勿隐匿,当实告我。”蝉曰:“妾蒙大人恩养,训习歌舞,优礼相待,妾虽粉身碎骨莫报万一。近见大人两眉愁锁,必有国家大事,又不敢问。今晚又见行坐不安,因此长叹,不想为大人窥见。倘有用妾之处,万死不辞!”

  允以杖击地曰:“谁想汉天下却在汝手中耶!随我到画阁中来。”貂蝉跟允到阁中,允尽叱出妇妾,纳貂蝉于坐,叩头便拜。貂蝉惊伏于地曰:“大人何故如此?”允曰:“汝可怜汉天下生灵!”言讫,泪如泉涌。貂蝉曰:“适间贱妾曾言,但有使令,万死不辞。”允跪而言曰:“百姓有倒悬之危,君臣有累卵之急,非汝不能救也。贼臣董卓,将欲篡位。朝中文武,无计可施。董卓有一义儿姓吕名布,骁勇异常。我观二人皆好色之徒,今欲用连环计,先将汝许嫁吕布,后献与董卓。汝于中取便谍间他父子反颜,令布杀卓以绝大恶。重扶社稷再立江山,皆汝之力也。不知汝意若何?”貂蝉曰:“妾许大人万死不辞,望即献妾与彼。妾自有道理。”允曰:“事若泄漏,我灭门矣。”貂蝉曰:“大人勿忧。妾若不报大义,死于万刃之下!”允拜谢。

  次日,便将家藏明珠数颗,令良匠嵌造金冠一顶,使人密送吕布。布大喜,亲到王允宅致谢。允预备嘉肴美馔,候吕布至,允出门迎迓,接入后堂延之上坐。布曰:“吕布乃相府一将,司徒是朝廷大臣,何故错敬?”允曰:“方今天下别无英雄,惟有将军耳。允非敬将军之职,敬将军之才也。”布大喜。允殷勤敬酒,口称董太师并布之德不绝。布大笑畅饮。允叱退左右,只留侍妾数人劝酒。酒至半酣,允曰:“唤孩儿来。”少顷,二青衣引貂蝉艳妆而出。布惊问何人。允曰:“小女貂蝉也。允蒙将军错爱,不异至亲,故令其与将军相见。”便命貂蝉与吕布把盏。

  貂蝉送酒与布。两下眉来眼去。允佯醉曰:“孩儿央及将军痛饮几杯。吾一家全靠着将军哩。”布请貂蝉坐,貂蝉假意欲入。允曰:“将军吾之至友,孩儿便坐何妨。”貂蝉便坐于允侧,吕布目不转睛的看。又饮数杯,允指蝉谓布曰:“吾欲将此女送与将军为妾,还肯纳否?”布出席谢曰:“若得如此布当效犬马之报!”允曰:“早晚选一良辰,送至府中。”布欣喜无限,频以目视貂蝉。貂蝉亦以秋波送情。少顷席散,允曰:“本欲留将军止宿,恐太师见疑。”布再三拜谢而去。

  过了数日,允在朝堂见了董卓,趁吕布不在侧,伏地拜请曰:“允欲屈太师车骑,到草舍赴宴,未审钧意若何?”卓曰:“司徒见招,即当趋赴。”允拜谢归家,水陆毕陈,于前厅正中设座,锦绣铺地,内外各设帏幔。次日晌午,董卓来到。允具朝服出迎,再拜起居。卓下车,左右持戟甲士百余簇拥入堂,分列两傍。允于堂下再拜,卓命扶上,赐坐于侧。允曰:“太师盛德巍巍,伊、周不能及也。”卓大喜。进酒作乐,允极其致敬。天晚酒酣,允请卓入后堂。卓叱退甲士。允捧觞称贺曰:“允自幼颇习天文,夜观乾象,汉家气数已尽。太师功德振于天下,若舜之受尧,禹之继舜,正合天心人意。”卓曰:“安敢望此!”允曰:“自古有道伐无道,无德让有德,岂过分乎!”卓笑曰:“若果天命归我,司徒当为元勋。”允拜谢。堂中点上画烛,止留女使进酒供食。

  允曰:“教坊之乐不足供奉,偶有家伎敢使承应?”卓曰:“甚妙。”允教放下帘栊,笙簧缭绕,簇捧貂蝉舞于帘外。有词赞之曰:“原是昭阳宫里人,惊鸿宛转掌中身,只疑飞过洞庭春。按彻《梁州》莲步稳,好花风袅一枝新,画堂香暖不胜春。”又诗曰:“红牙催拍燕飞忙,一片行云到画堂。眉黛促成游子恨,脸容初断故人肠。榆钱不买千金笑,柳带何须百宝妆。舞罢隔帘偷目送,不知谁是楚襄王。”舞罢,卓命近前。貂蝉转入帘内,深深再拜。

  卓见貂蝉颜色美丽,便问:“此女何人?”允曰:“歌伎貂蝉也。”卓曰:“能唱否?”允命貂蝉执檀板低讴一曲。正是:“一点樱桃启绛唇,两行碎玉喷阳春。丁香舌吐衠钢剑,要斩奸邪乱国臣。”卓称赏不已。允命貂蝉把盏。卓擎杯问曰:“青春几何?”貂蝉曰:“贱妾年方二八。”卓笑曰:“真神仙中人也!”允起曰:“允欲将此女献上太师,未审肯容纳否?”卓曰:“如此见惠,何以报德?”允曰:“此女得侍太师,其福不浅。”卓再三称谢。允即命备毡车,先将貂蝉送到相府。卓亦起身告辞。

  允亲送董卓直到相府,然后辞回。乘马而行,不到半路,只见两行红灯照道,吕布骑马执戟而来,正与王允撞见,便勒住,一把揪住衣襟,厉声问曰:“司徒既以貂蝉许我,今又送与太师,何相戏耶?”允急止之曰:“此非说话处,且请到草舍去。”布同允到家,下马入后堂。

  《三国演义》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推其致乱之由,殆始于桓灵二帝。此所谓“推其致乱之由”的“种种不祥”,恰似汉高祖“斩白蛇起义”和汉灵帝御温德殿“一条大青蛇从梁上飞将下”的巧合。又从雷雨冰雹地震海啸和“雌鸡化雄”,再到“太平道人”张角呼风唤雨自称“天公将军”,也都是“天人相应”的魔幻故事。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和魏蜀吴“三国演义”,同样是“春秋无义战”的魔幻故事连续剧。

  此所谓“正复为奇善复为妖”的“道可道非常道”,便是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名可名非常名”。汉高祖“斩白蛇起义”的“义可义非常义”,只是“汉匈和亲”的“化干戈为玉帛”片头曲。“尊王攘夷”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就曾经演绎过“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五战而至于兵”的货币贸易战争。这场周期性“礼崩乐坏”天下大乱的群雄争霸“春秋无义战”,就有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的“大一统”中央集权制。“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却又是“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的“五战而至于兵”货币贸易战争从头再来。

  若说是“亡秦者胡也”,便是“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那么,“汉匈和亲”的“化干戈为玉帛”,恰便是贸易战争的“亡汉者币也”。如果说,汉高祖“斩白蛇起义”的“义可义非常义”,原本就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魔幻故事。那么,既然有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的“顽石通灵化玉”,就会有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的“仙石通灵化猴”。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红尘梦”,却都绕不开一个“钱”字。

  遥想那五行山下“压着一个神猴”,就曾经演绎出了“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大闹天宫”魔幻故事。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自有“旁门左道”的“后”字门中之道。东胜神洲花果山美猴王“西天取经”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便是这“道”字门中三百六十旁门的“旁门皆有正果”。

  穿越“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五行山,再看东胜神洲花果山。不知又过了几世几劫,因通背猿猴给猪八戒泄露了水帘洞的秘密,还在猢狲群里大肆散布“异端邪说”,这就给自己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猪八戒通过偷听“兜率宫会议”得知,为了平息这场“通背猿猴案”网络舆情事件,天庭要求水帘洞新执事马流二元帅和奔芭二将军加强对通背猿猴的看管,案件审理开庭时间无限期推后。同时,天庭还指示灵山信息中心,进一步加强棱镜门定向监控,在根服务器上对敏感信息进行全网封杀。于是,猪八戒就立刻给孙悟空通风报信。他们迅速找到黑客帮手,提前将有关网络信息下载另存。当网络上再也找不到花果山“通背猿猴案”信息时,他们就只得把已下载另存的资料打印出来。不久,人们就陆续发现了久违的纸质书籍。通过阅读这些秘密发行的系列小册子,人们又能够不断获知“通背猿猴案”的爆料信息了。

  却说那次主审法官来狱中探访,依旧是以个人身份正心诚意地向通背猿猴求教问道。通背猿猴说,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就已经有过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的多次生死轮回了。在主审法官的急切追问下,通背猿猴就说出了水帘洞里隐藏的一些惊人秘密。

  原来,花果山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也是在讲述上一轮回人类大家庭的故事。在那一段故事终结后,就是又一个轮回的“盘古氏开辟鸿蒙”。起初,先是经历了一个恐龙时代。食肉恐龙与食草恐龙“牙齿爪子决定资源配置”的食物链,就是原生态的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的自私自利天经地义,就是丛林法则的兽道主流文化。食肉恐龙群雄争霸的春秋无义战,就是胜王败寇愿赌服输赢者通吃的“霸王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可笑的是,食草恐龙弱势种群也在追逐丛林法则的兽道主流文化,而且都怀有胜王败寇的“王者梦想”。这样的“不知常妄作凶”,最终就导致了“霸王龙”及其整个恐龙世界命运共同体的自我毁灭。于是,花果山就进入了“山中无恐龙老虎称霸王”时代。

  在这个老虎称霸王”时代,食肉动物与食草动物“牙齿爪子决定资源配置”的食物链,依然是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食草动物食弱势种群,也同样是追逐丛林法则的兽道主流文化。于是,很快就进入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时代,这才有了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的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当年的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就进化出了食肉猴子和食草猴子。这种食草猴子的“民以食为天”,已经发展到了采摘野果的物质产品极大丰富。而食肉猴子群雄争霸的春秋无义战,却同样是胜王败寇愿赌服输赢者通吃的“霸王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可悲的是,食草猴子弱势种群也依旧在追逐丛林法则的兽道主流文化,而且都怀有胜王败寇的“王者梦想”。

  食肉猴子与食草猴子的一盘散沙鹬蚌相争窝里斗,就催化出了“山中无猴子人类称霸王”的新时代。人类道法自然法则大公无私抑强扶弱天之道,就被称盈满则亏物极必反的“反主流文化”,也就开起了“损有余而补不足”的众生平等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均衡发展模式。这种“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社会化大生产发展模式,就是公有制计划经济初级阶段的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始制有名”。

  此后,经过“有巢氏教民建房筑屋”和“燧人氏教民钻木取火”,再经“华胥氏教民结绳织衣”和“女娲氏教民炼石补天”,直到“伏羲氏演易八卦教民通天道”和“神农氏尝百草教民稼穑”,这都是众生平等均衡发展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时代。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便留有这个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时代的历史印记。

  东胜神洲花果山,原本就是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水帘洞铁板桥下水通东海龙宫,四海龙宫又互联互通。西牛贺洲牛鬼蛇神在东胜神洲神出鬼没,就有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自私物欲鬼使神差。因此,到了“神农氏世衰”之时,就有了“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的群雄争霸春秋无义战。“神农氏弗能征”,就有了“轩辕乃习用干戈”的“阳泉之战”。于是,“诸侯咸归轩辕”,就有了“涿鹿之战”的“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自从有了“黄帝战蚩尤”的“化干戈为玉帛”,就又有了货币贸易战争的“尧舜禹之变”,也就有了“夏禹传子家天下”的奴隶制小康社会“天子分封建藩”君臣父子等级礼法制度。“尧舜禹之变”的“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就是“盗亦有道”的偷梁换柱瞒天过海,也就是“道可道非常道”的修正主义“公私之变”。

  此所谓“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就是假公济私假仁假义的“正复为奇善复为妖”。西牛贺洲牛鬼蛇神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古典神话,则是资本怪兽的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理论创新版本升级。再经“君权神授”的古罗马帝国奴隶制军事殖民扩张和中世纪基督教“神权专制”的“十字军东征”宗教战争,又经奴隶制商业城邦军国主义古典神话的“文艺复兴”,就有了殖民征服海外西洲的奴隶买卖“世界自由贸易”狂飙突进。因此,便导致了玛雅帝国和印第安帝国的亡国灭种民族悲剧。更可悲的是,面对在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殖民征服的货币贸易战争,当时玛雅帝国和印第安帝国的王侯将相贵族精英,竟然一直宣称“世界自由贸易”正是自己追求的对外开放节奏。

  有道是,玛雅人和印第安人不暇自哀而东胜神洲后人哀之。到了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发动“鸦片贸易战争”之时,东胜神洲“西学东渐”的王侯将相贵族精英,却又宣称“开关通商”正是自己追求“门户开放利益均沾”的发展节奏。于是乎,“洋务运动”的“师夷长技以制夷”屡败屡战,就导致了货币贸易战争的“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直至接轨“货币霸权”金融殖民统治的民主法治“普世价值”和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惯例“割韭菜”体系,就酿成了老龄化和人口负增长的末日危机。这场“钱吃人”的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最终就导致了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家”的从头再来。

  蓦然回首,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丛林法则兽之道,固然是自私自利弱肉强食的兽性本能。不过,四大部洲草根钱奴弱势群体前赴后继追逐丛林法则的兽道主流文化,也同样是固守自私物欲兽性劣根的“不知常妄作凶”。花果山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就是这样的生死轮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