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65:芸芸众生都被西牛贺洲牛鬼蛇神洗脑了?

2019-05-16 10:46:4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64:大职正果斗战胜佛又要大闹天宫了?》中提到,遥想那五行山下“压着一个神猴”,就曾演绎出了“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大闹天宫”魔幻故事。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自有“旁门左道”的“后”字门中之道。东胜神洲花果山美猴王“西天取经”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便是这“道”字门中三百六十旁门的“旁门皆有正果”。

  转过来看《红楼梦》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话说秦业父子专候贾家的人来送上学择日之信。原来宝玉急于要和秦钟相遇,却顾不得别的,遂择了后日一定上学。“后日一早请秦相公先到我这里会齐了,一同前去,”打发人送了信。至是日一早,宝玉未起,袭人早已把书笔文物包好收拾得停停妥妥,坐在炕沿上发闷。见宝玉醒来,只得伏侍他梳洗。

  宝玉见他闷闷的,因笑问道:“好姐姐,你怎么又不自在了?难道怪我上学去,丢的你们冷清了不成?”袭人笑道:“这是那里话!读书是极好的事。不然就潦倒一辈子,终久怎么样呢。但只一件,只是念书的时节想着书,不念的时节想着家些。别和他们一处顽闹,碰见老爷不是顽的。虽说奋志要强,那功课宁可少些。一则贪多嚼不烂,二则身子也要保重。这就是我的意思。你可要体谅着些。”袭人说一句,宝玉应一句。

  袭人又道:“大毛衣服我也包好了,交出给小子们去了。学里冷,好歹想着添换,比不得家里有人照看。脚炉手炉的炭也交出去了,你可着他们添。那一起懒贼,你不说他们乐得不动,白冻坏了你。”宝玉道:“你放心,到外头我自己都会调停的。你们也别闷死在这屋里,长和林妹妹一处去顽笑才好。”说着,俱已穿戴齐备,袭人催他去见贾母贾政王夫人等。宝玉又嘱咐了晴雯麝月等人几句,方出来见贾母。贾母也未免有几句嘱咐的话。然后去见王夫人,又出来书房中见贾政。

  偏生这日贾政回家的早,正在书房中与相公清客们闲话。见宝玉进来请安,回说上学里去,便冷笑道:“你如果再提上学两字,连我也羞死了。依我说,你竟顽你的去是正理。仔细看站脏了我这地,靠脏了我的门。”众清客相公们都早起身笑道:“老世翁何必又如此。今日世兄一去,三二年就可显身成名的了,断不似往年仍作小儿之态的。天也将饭时,世兄竟快请罢。”说着,便有两个年老的携了宝玉出去。

  贾政便问:“跟宝玉的是谁?”只听外面答应了两声,早进来三四个大汉打千儿请安。贾政看时,认得是宝玉的奶姆之子名唤李贵,因问他:“你们成日家跟他上学,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倒念了些流言混语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等我闲一闲,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不长进的算帐。”吓得李贵忙双膝跪下,摘了帽子碰头有声连连答应“是”,又回说:“哥儿已念到第三本《诗经》,什么‘呦呦鹿鸣荷叶浮萍’。小的不敢撒谎。”说的满座哄然大笑起来。贾政也掌不住笑了,因说道:“那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都是掩耳偷铃,哄人而已。你去请学里太爷的安,就说我说的,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李贵忙答应“是”,见贾政无话,方退了出去。

  此时宝玉独站在院外屏声静候,待他们出来便忙忙的走了。李贵等一面掸衣服,一面说道:“哥儿可听见了不曾?先要揭我们的皮呢!人家的奴才,跟主子赚些好体面。我们这等奴才白陪着挨打受骂的,从此后也可怜儿些才好。”宝玉笑道:“好哥哥你别委屈,我明儿请你。”李贵道:“小祖宗,谁敢望你请,只求听一句半句话就有了。”说着,又至贾母这边,秦钟已早来候着了,贾母正和他说话儿呢。于是二人见过,辞了贾母。宝玉忽想起未辞黛玉,因又忙至黛玉房中来作辞。彼时黛玉才在窗下对镜,听宝玉来说上学去,因笑道:“好,这一去可是要‘蟾宫折桂’了。我不能送你了。”宝玉道:“好妹妹,等我下了学再吃晚饭。和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唠叨了半日,方撤身去了。黛玉忙又叫住问道:“你怎么不去辞辞你宝姐姐呢?”宝玉笑而不答,一迳同秦钟上学去了。

  原来贾家之义学离此不远,不过一里之遥。原系当日始祖所立,恐族中子弟有贫穷不能请师者即入此中肄业。凡族中有官爵之人皆供给银两,按俸之多寡帮助为学中之费。特共举年高有德之人为塾掌,专为训课子弟。如今宝秦二人来了,一一的都互相拜见过,读起书来。自此以后,他二人同来同往同坐同起,愈加亲密。又兼贾母爱惜,也时常留下这秦钟住上三天五日,和自己的重孙一般疼爱。因见秦钟不甚宽裕,更又助他些衣履等物,不上一月之工,秦钟在荣府便熟了。

  宝玉终是不安本分之人,一味的随心所欲,因此又发了癖性,又特向秦钟悄说道:“咱们两个人一样的年纪,况又是同窗。以后不必论叔侄,只论弟兄朋友就是了。”先是秦钟不肯,当不得宝玉不从,只叫他兄弟或他的表字鲸卿,也只得混着乱叫起来。原来这学中虽都是本族人丁与些亲戚的子弟,俗语说的好:“一龙生九种,种种各别。”未免人多了,就有龙蛇混杂下流人物在内。自宝秦二人来了,都生的花朵儿一般的模样。又见秦钟腼腆温柔,未语面先红,怯怯羞羞,有女儿之风。宝玉又是天生成惯能作小服低赔身下气,性情体贴话语缠绵。因此二人更加亲厚,也怨不得那起同窗人起了嫌疑之念,背地里你言我语,诟谇谣诼布满书房内外。

  原来薛蟠自来王夫人处住后便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不免偶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读书,不过是三日打鱼两日晒网,白送些礼物与贾代儒却不曾有一些进益,只图结交些契弟。谁想这学内就有好几个小学生,图了薛蟠的银钱吃穿,被他哄上手的也不消多说。更又有两个多情的小学生,亦不知那一房的亲眷,亦未考真名姓,只因生得妩媚风流,满学中都送了他两个外号,一叫“香怜”,一叫“玉爱”。虽都有窃慕之意将不利于孺子之心,只是都惧薛蟠的威势,不敢来沾惹。如今宝秦二人一来了,见了他两个,也不免缱绻羡爱,亦因知系薛蟠相知,故未敢轻举妄动。

  香玉二人心中,也一般的留情与宝秦。因此四人心中,虽有情意只未发迹。每日一入学中四处各坐,却八目勾留,或设言托意或咏桑寓柳遥以心照,却外面自为避人眼目。不意偏又有几个滑贼看出形景来,都背后挤眼弄眉,或咳嗽扬声,这也非止一日。可巧这日代儒有事,早已回家去了,只留下一句七言对联命学生对了,明日再来上书。将学中之事,又命长孙贾瑞暂且管理。妙在薛蟠如今不大来学中应卯了,因此秦钟趁此和香怜挤眉弄眼递暗号儿。二人假装出小恭,走到后院说私己话。秦钟先问他:“家里的大人,可管你交朋友不管?”一语未了,只听背后咳嗽了一声。

  二人吓的忙回头看时,原来是窗友名金荣者。香怜本有些性急,便羞怒相激问他道:“你咳嗽什么?难道不许我们说话不成?”金荣笑道:“许你们说话,难道不许我咳嗽不成?我只问你们,有话不明说,谁许你们这样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故事!我可也拿住了还赖什么!先得让我抽个头儿,咱们一声儿不言语。不然,大家就奋起来。”秦香二人急得飞红的脸,便问道:“你拿住什么了?”金荣笑道:“我现拿住了是真的!”说着,又拍着手笑嚷道:“贴的好烧饼,你们都不买一个吃去!”

  秦钟香怜又气又急,忙进来向贾瑞前告金荣,说金荣无故欺负他两个。原来这贾瑞最是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每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后又附助着薛蟠,图些银钱酒肉,一任薛蟠横行霸道,他不但不去管约,反“助纣为虐”讨好儿。偏那薛蟠本是浮萍心性,今日爱东明日爱西,近来又有了新朋友,把香玉二人又丢开一边。就连金荣亦是当日好友,自有了香玉二人,便弃了金荣。近日连香玉亦已见弃,故贾瑞便无了提携帮衬之人,不说薛蟠得新弃旧,只怨香玉二人不在薛蟠前提携帮补他。因此,贾瑞金荣等一干人,正醋妒他两个。今见秦香二人来告金荣,贾瑞心中便更不自在起来,虽不好呵叱秦钟,却拿着香怜作法,反说他多事,着实的抢白了几句。香怜反讨了没趣,连秦钟也讪讪的各归坐位去了。

  金荣越发得了意,摇头咂嘴的,口内还说许多闲话。玉爱偏又听了不忿,两个人隔座咕咕唧唧的角起口来。金荣只一口咬定说:“方才明明的撞见他两个,在后院里亲嘴摸屁股。两个商议定了一对一肏,撅草棍儿抽长短,谁长谁先干。”金荣只顾得意乱说,却不防还有别人。谁知早又触怒了一个。你道这一个是谁?原来此人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他弟兄二人最相亲厚,常相共处。宁府中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专能造言诽谤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了什么小人诟谇谣诼之词。贾珍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给房舍,命他搬出宁府自去立门户过活去了。

  这贾蔷外相既美内性又聪明,虽应名来上学亦不过虚掩耳目而已,仍是斗鸡走狗赏花顽柳。总恃上有贾珍溺爱,下有贾蓉匡助,因此族中人谁敢触逆于他。他既和贾珍贾蓉最好,今见有人欺负秦钟,如何肯依。如今自己要挺身出来报不平,心中且忖度一番想道:“金荣贾瑞一干人都是薛大叔的相知,向日我又与薛大叔相好,倘或我一出头,他们告诉了老薛,我们岂不伤和气。待要不管,如此谣言说的大家没趣。如今何不用计制伏,又息口声又不伤脸面。”想毕,也装作出恭走至外面,悄悄把跟宝玉的书童名唤茗烟者唤到身边,如此这般调拨他几句。

  《红楼梦》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秦钟香怜又气又急,忙进来向贾瑞前告金荣,说金荣无故欺负他两个。原来这贾瑞最是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每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后又附助着薛蟠,图些银钱酒肉,一任薛蟠横行霸道,他不但不去管约,反“助纣为虐”讨好儿。偏那薛蟠本是浮萍心性,今日爱东明日爱西,近来又有了新朋友,把香玉二人又丢开一边。就连金荣亦是当日好友,自有了香玉二人,便弃了金荣。近日连香玉亦已见弃,故贾瑞便无了提携帮衬之人,不说薛蟠得新弃旧,只怨香玉二人不在薛蟠前提携帮补他。因此,贾瑞金荣等一干人,正醋妒他两个。今见秦香二人来告金荣,贾瑞心中便更不自在起来,虽不好呵叱秦钟,却拿着香怜作法,反说他多事,着实的抢白了几句。香怜反讨了没趣,连秦钟也讪讪的各归坐位去了。

  有道是,“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失去幽灵真境界,幻来新就臭皮囊。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既然有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的“顽石通灵化玉”,也就会有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的“仙石通灵化猴”。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红尘梦”,却都绕不开一个“钱”字。

  穿越大荒山,再看花果山。不知又过了几世几劫,因通背猿猴给猪八戒泄露了水帘洞的秘密,还在猢狲群里大肆散布“异端邪说”,这就给自己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猪八戒通过偷听“兜率宫会议”得知,为了平息这场“通背猿猴案”网络舆情事件,天庭要求水帘洞新执事马流二元帅和奔芭二将军加强对通背猿猴的看管,案件审理开庭时间无限期推后。同时,天庭还指示灵山信息中心,进一步加强棱镜门定向监控,在根服务器上对敏感信息进行全网封杀。于是,猪八戒就立刻给孙悟空通风报信。他们迅速找到黑客帮手,提前将有关网络信息下载另存。当网络上再也找不到花果山“通背猿猴案”信息时,他们就只得把已下载另存的资料打印出来。不久,人们就陆续发现了久违的纸质书籍。通过阅读这些秘密发行的系列小册子,人们又能够不断获知“通背猿猴案”的爆料信息了。

  却说猪八戒和美猴王前次在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碰头,临别时猪八戒答应回去静静地想一想,再来与美猴王切磋兵伐谋的门道。没隔多久,猪八戒便主动约美猴王在大荒山相会。俩人见面后,不等美猴王催问,猪八戒就先开口说:“猴哥,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兜率宫会议’的秘密和通背猿猴说过的话,里面确实是大有门道。”美猴王催促道:“别给我卖关子了,你就赶快说吧。”猪八戒道:“我反复琢磨,大道至简万法归一,众妙之门就在一个‘钱’字。只讨得‘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也还是一个‘钱’字。当年我们到西牛贺洲雷音寺,那场‘要人事’的亲身经历,你应该不会忘记吧?”美猴王催促道:“急死人了,就不要再翻西天取经的旧账了,赶快说最紧要的!”

  猪八戒道:“通背猿猴曾说,野兽把獠牙利爪变成了钱,吃人就不吐骨头渣了。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妖法魔术,就是在玩这种‘要人事’的金钱游戏。后来,我偷听到‘兜率宫会议’的谈话内容,说来说去就是这玄乎其玄的一个‘钱’字。我记得很清楚,佛祖在那场会议上作了专题报告。他当时得意地说:‘不就是印钱撒钱吗?众生平等自由竞争,就让他们去鹬蚌相争窝里斗吧!’佛祖的这句话,在会场上立刻引起了哄堂大笑。各路大神还多次引用玉皇大帝的这句名言:‘下方之物乃天地精华所生,不足为异!’我现在才终于明白了,玉皇大帝的安天大会君臣父子等级礼法统治体系,就是芸芸众生鹬蚌相争窝里斗的金钱游戏。下界‘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也都跳不出‘要人事’的如来佛手掌心。”

  美猴王叹息道:“说的也是,连我们自己都跳不出佛祖‘要人事’的手掌心,还怎么拯救芸芸众生呢?”

  猪八戒道:“听通背猿猴说,当年恐龙世界‘牙齿爪子决定资源配置’的生存竞争食物链,就是‘禽有禽言兽有兽语’的丛林法则兽之道。食肉恐龙的群雄争霸春秋无义战,就是零和博弈胜王败寇愿赌服输的赢者通吃。食草恐龙弱势群体都痛恨食肉恐龙强势群体,却又难以走出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自从盘古氏开辟鸿蒙以来,人类才懂得了损有余而补不足的自然法则天之道。不过,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也还是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

  美猴王急忙追问:“哪里的猢狲?”

  猪八戒道:“当然是东胜神洲的花果山猢狲王国。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就有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的历史印记。花果山是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水帘洞人没了洞还在。衣冠禽兽牛鬼蛇神‘禽有禽言兽有兽语’,就是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把獠牙利爪变成了钱,就是‘货币工具决定资源配置’的科技创新和理论创新。草根钱奴弱势群体都痛恨经济食物链顶端的强势群体,却又都敬畏和崇拜这些群雄争霸的成功者,而且也都在追求弱肉强食赢者通吃的黄金梦。芸芸众生鹬蚌相争窝里斗,明知道弱肉强食是作恶,却都想成为赢者通吃的大恶人。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慈眉善目普度众生,才真正是对赌涨跌赢者通吃的顶层设计!”

  美猴王惊愕道:“这就是如来佛手掌心的顶层设计?”

  猪八戒道:“正复为奇善复为妖,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这都是丛林法则兽之道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芸芸众生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自欺欺人鹬蚌相争窝里斗。就连西牛贺洲资本怪兽,也都不会承认自己就是衣冠禽兽牛鬼蛇神两面人,又怎么会承认这金钱游戏就是佛祖的顶层设计?”

  美猴王道:“只可怜,芸芸众生不知道何为丛林法则兽之道,更不知道什么是自然法则天之道。”

  猪八戒道:“不是不知道,而是愿意相信西牛贺洲牛鬼蛇神的旁门左道。钱奴生生世世甘为钱奴,就是因为自私自利的心魔在作祟。有道是,劳心者人食为天,当午锄禾谁流汗?利字偏旁一把刀,化贝为货必藏奸。自从黄帝战蚩尤开始,就有了群雄争霸的春秋无义战,也就有了化干戈为玉帛的货币贸易战争。‘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胜王败寇愿赌服输,就是‘劳心者治人’的丛林法则经济食物链循环往复。西牛贺洲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古典神话,便是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的纸牌屋游戏贸易战争版本升级。从金银到纸币再到电子货币,就是钱奴甘为钱奴的生死轮回科技创新。只讨得‘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芸芸众生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又怎能跳出如来佛手掌心的钱眼?”

  美猴王道:“且不论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就算是道貌岸然的真人,谁又能超越自私物欲的兽性劣根呢?”猪八戒道:“人之初,本自然。先天无所谓善,也无所谓恶。父母言传身教,老师启蒙传道受业解惑,这才有了后天生长的正邪善恶核心价值观。衣冠禽兽牛鬼蛇神贩卖心灵鸡汤的群魔乱舞,就导致了正复为奇善复为妖的生生不息。”美猴王道:“钱奴超越自私物欲兽性劣根的生死轮回,原来是被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心灵鸡汤洗脑了?如此说来,只有把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赶尽杀绝,才能够拯救四大部洲的芸芸众生,”猪八戒道:“你能把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赶尽杀绝吗?你跟佛祖斗术斗法又能斗赢吗?”美猴王一时语塞,只是气急败坏咬牙切齿摩拳擦掌。

  猪八戒叹了口气说:“我再问你,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是从哪里来的?”美猴王茫然道:“魔法是从天庭来的?”猪八戒摇了摇头。美猴王又追问:“那究竟是从哪里来的?”猪八戒道:“是从芸芸众生的心里冒出来的!”美猴王大惑不解道:“咋能是从芸芸众生的心里冒出来的?”猪八戒解释说:“是芸芸众生的心魔不出来的。”美猴王惊诧道:“心魔?!”猪八戒道:“是的,是心魔,就是个人主观意识能动性初心自私物欲的心魔。身外世界的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群魔乱舞,只不过是钱奴自私物欲兽性劣根自我发作的魅影绰绰!”

  美猴王猴急道:“这还怎么拯救芸芸众生?”猪八戒道:“救人必须救心,心病只能用心药。”美猴王更猴急了,高声嚷道:“你这蠢猪,绕来绕去又变成猪大夫了!那你就过快说,这心药究竟在哪里?”

  猪八戒刚要开口说话,突然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一时间都陷入黑暗之中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更多精彩,请搜索关注网闻博报微信公众号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