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64:大职正果斗战胜佛又要大闹天宫了?

2019-05-15 11:35:3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63:“大唐洞玄国师”封锁住魔王又怎么啦?》中提到,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那个舍卫国赵长者会不会是财神赵公明赵元帅,抑或便是“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赵家大官人,甚或是这个大宋国的地方豪绅赵员外?这个问题,原本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玄乎其玄。不过,“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这个楔子就引出了《水浒传》魔幻故事。龙虎山上清宫老祖“大唐洞玄国师”封锁魔王,“嗣汉天师张真人”又偏逢“天罡星合当出世”。

  遥想那五行山下“压着一个神猴”,就曾经演绎出了“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大闹天宫”魔幻故事。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自有“旁门左道”的“后”字门中之道。东胜神洲花果山美猴王“西天取经”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便是这“道”字门中三百六十旁门的“旁门皆有正果”。

  转过来继续看《水浒传》第七回,林教头刺配沧州道,鲁智深大闹野猪林。且说把林冲带来使臣房里寄了监,董超、薜霸各自回家,收拾行李。董超正在家里拴束包裹,只见巷口酒店里酒保来说:“董端公,一位官人在小店中请说话。”董超道:“是谁?”酒保道:“小人不认得,只教请端公便来。”却原来宋时的公人都称呼“端公。”当时董超便和酒保迳到店中阁儿内看时,见坐着一个人,头戴顶万字头巾,身穿领皂纱背子,下面皂靴净袜,见了董超,慌忙作揖道:“端公请坐。”董超道:“小人自来不曾拜识尊颜,不知呼唤有何使令?”那人道:“请坐,少间便知。”董超坐在对席。酒保铺下酒盏菜蔬果品按酒,都搬来摆了一桌。那人问道:“薛端公在何处住。”董超道:“只在前边巷内。”

  那人唤酒保问了底脚,“与我去请将来。”酒保去了一盏茶时,只见请得薛霸到阁儿里。董超道:“这位官人,请俺说话?”薜霸道:“不敢动问大人高姓?”那人又道:“少刻便知,且请饮酒。”三人坐定,一面酒保筛酒。酒至数杯,那人去袖子里取出十两金子放在桌上,说道:“二位端公各收五两,有些小事烦及。”二人道:“小人素不认得尊官,何故与我金子?”那人道:“二位莫不投沧州去?”董超道:“小人两个奉本府差遣,监押林冲直到那里。”那人道:“既是如此,相烦二位。我是高太尉府心腹人陆虞候便是。”董超,薛霸,喏喏连声,说道:“小人何等样人,敢共对席?”

  陆谦道:“你二位也知林冲和太尉是对头。今奉着太尉钧旨,教将这十两金子送与二位;望你两个领诺,不必远去,只就前面僻静去处把林冲结果了,就彼处讨纸状回来便了。若开封府但有话说,太尉自行分付,并不妨事。”董超道:“却怕方便不得:开封府公文只叫解活的去,却不曾教结果了他。亦且本人年纪又不高大,如何作得这缘故?倘有些兜搭,不是耍处!”薛霸道:“老董,你听我说。高太尉便叫你我死,也只得依他;莫说官人又送金子与俺。你不要多说,和你分了罢。落得做人情。日后也有顾俺处。前头有的是大松林,猛恶去处,不拣怎的与他结果了罢!”

  当下薛霸收了金子,说道:“官人,放心。多是五站路,少便两程,便有分晓。”陆谦大喜道:“还是薛端公真是爽利!明日到地了时,是必揭取林冲脸上金印回来做表证。陆谦再包办二位十两金子相谢。专等好音。切不可相误。”原来宋时,但是犯人,徒流迁徒的,那脸上刺字,怕人恨怪,只唤做“打金印。”三个人又吃了一会酒,陆虞候算了酒钱。三人出酒肆来,各自分手。只董超,薛霸,将金子分受入己,送回家中,取了行李包裹拿了水火棍,便来使臣房里取了林冲,监押上路。

  当日出得城来,离城二十里多路,歇了。宋时途路上客店人家,但是公人监押囚人来歇,不要房钱。当下薛,董二人带林冲到客店里歇了一夜。第二日天明起来,打火吃了饭食,投沧州路上来。时遇六月天气,炎暑正热。林冲初吃棒时,倒也无事。次后两三日间,天道盛热棒疮却发,又是个新吃棒的人,路上一步挨一步走不动。薛霸道:“好不晓事!此去沧州二千里有馀的路,你这般样走几时得到!”林冲道:“小人在太尉府里折了些便宜,前日方才吃棒,棒疮举发。这般炎热,上下只得担待一步!”董超道:“你自慢慢的走,休听咭咕。”薛霸一路上喃喃呐呐的,口里埋冤叫苦,说道:“却是老爷们晦气,撞你这个魔头!”

  看看天色又晚,三个人投村中客店里来。到得房内,两个公人放了棍棒,解下包裹。林冲也把包来解了,不等公人开口,去包裹取些碎银两,央店小二买些酒肉,籴些米来,安排盘馔,请两个防送公人坐了吃。董超,薛霸,又添酒来,把林冲灌的醉了,和枷倒在一边,薛霸去烧一锅百沸滚汤,提将来,倾在脚盆内,叫道:“林教头,你也洗了脚好睡。”林冲挣的起来,被枷碍了,曲身不得。薛霸道:“我替你洗。”林冲忙道:“使不得。”薛霸道:“出路人那里计较的许多!”林冲不知是计,只顾伸下脚来,被薛霸只一按,按在滚汤里。林冲叫一声:“哎也!”急缩得起时,泡得脚面红肿了。林冲道:“不消生受!” 薜霸道:“只见罪人伏侍公人,那曾有公人伏侍罪人!好意叫他洗脚,颠倒嫌冷嫌热,却不是‘好心不得好报!’口里喃喃的骂了半夜。”林冲那里敢回话,自去倒在一边。他两个泼了这水,自换些水去外边洗了脚,收拾。

  睡到四更,同店人都未起,薛霸起来烧了面汤,安排打火,做饭吃。林冲起来,晕了,吃不得,又走不动。薛霸拿了水火棍,催促动身。董超去腰里解下一双新草鞋,耳朵并索儿却是麻编的,叫林冲穿。林冲看时,脚上满面都是燎浆泡,只得寻觅旧草鞋穿,那里去讨,没奈何,只得把新草鞋穿上。叫店小二算过酒钱,两个公人带了林冲出店,却是五更天气。林冲走不到三二里,脚上泡被新草鞋打破了,鲜血淋漓,正走不动,声唤下止。薛霸骂道:“走便快走!不走便大棍搠将起来!”林冲道:“上下方便!小人岂敢怠慢,俄延程途?其实是脚疼走不动!”董超道:“我扶着你走便了!”搀着林冲,只得又挨了四五里。看看正走不动了,早望见前面烟笼雾锁,一座猛恶林子,有名唤野猪林。

  此是东京去沧州路上第一个险峻去处。宋时,这座林子内,但有些冤仇的,使用些钱与公人,带到这里,不知结果了多少好汉。今日,这两个公人带林冲奔入这林子里来。董超道:“走了一五更,走不得十里路程,似此,沧州怎的得到!”薛霸道:“我也走不得了,且就林子里歇一歇。”三个人奔到里面解下行李包裹,都搬在树根头。林冲叫声“呵也,”靠着一株大树,便倒了。只见董超,薛霸道:“行一步,等一步,倒走得我困倦起来。且睡一睡,却行。”放下水火棍,便倒在树边;略略闭得眼,从地下叫将起来。林冲道:“上下,做甚么?”董超,薛霸道:“俺两个正要睡一睡,这里又无关锁,只怕你走了。我们放心不下,以此睡不稳。”林冲答道:“小人是好汉,官司既已吃了,一世也不走!” 薛霸道:“那里信得你说!要我们心稳,须得缚一缚。”

  林冲道:“上下要缚便缚,小人敢道怎的。”薛霸腰里解下索子来,把林冲连手带脚和枷紧紧的缚在树上,同董超两个跳将起来,转过身来拿起水火棍看着林冲,说道:“不是俺要结果你。自是前日来时有那陆虞候,传着高太尉钧旨,教我两个到这里结果你,立等金印去回话。便多走的几日,也是死数!只今日就这里倒作成我两个回去快些。休得要怨我弟兄两个,只是上司差遣不繇自己。你须精细着。明年今日是你周年。我等已限定日期,亦要早回话。”林冲见说,泪如雨下,便道:“上下?我与你二位,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你二位如何救得小人,生死不忘!”董超道:“说甚么闲话!救你不得!”薛霸便提起水火棍来望着林冲脑袋上劈将来。可怜豪杰束手就死!正是:万里黄泉无旅店,三魂今夜落谁家?毕竟林冲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水浒传》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既然有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的“顽石通灵化玉”,也就会有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的“仙石通灵化猴”。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红尘梦”,却都绕不开一个“钱”字。

  穿越龙虎山,再看花果山。不知又过了几世几劫,因通背猿猴给猪八戒泄露了水帘洞的秘密,还在猢狲群里大肆散布“异端邪说”,这就给自己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猪八戒通过偷听“兜率宫会议”得知,为了平息这场“通背猿猴案”网络舆情事件,天庭要求水帘洞新执事马流二元帅和奔芭二将军加强对通背猿猴的看管,案件审理开庭时间无限期推后。同时,天庭还指示灵山信息中心,进一步加强棱镜门定向监控,在根服务器上对敏感信息进行全网封杀。于是,猪八戒就立刻给孙悟空通风报信。他们迅速找到黑客帮手,提前将有关网络信息下载另存。当网络上再也找不到花果山“通背猿猴案”信息时,他们就只得把已下载另存的资料打印出来。不久,人们就陆续发现了久违的纸质书籍。通过阅读这些秘密发行的系列小册子,人们又能够不断获知“通背猿猴案”的爆料信息了。

  话说天庭叮嘱水帘洞新执事马流二元帅和奔芭二将军,千万不要鲁莽行事打草惊蛇。同时指示主审法官,继续保持与通背猿猴的交流,以便随时掌握最新动向。而猪八戒却不知道天庭已经觉察他偷听了“兜率宫会议”的秘密,美猴王也以为天庭不知道他的秘密行动。只是营救通背猿猴屡遭失败,这让他们很是郁闷。

  这一天,他俩又相约在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碰头。跟往常一样,也是美猴王腾云驾雾早早赶到,站在那里抓耳挠腮地焦急等待着猪八戒。俩人刚一见面,美猴王就迫不及待地高声嚷道:“呆子,你这个夯货,怎么总是不中用?”猪八戒呵呵笑道:“猴哥啊,不是俺老猪不中用,而是花果山防守太严密了。那里是你的老家,地形路况你最熟悉。你头脑精灵,本领又高强。你都没有了招法,却怎能埋怨俺老猪呢?”美猴王听到这话,立马跳起来,挥舞着金箍棒冲猪八戒怒喝:“你这蠢猪,竟敢奚落俺老孙,是不是想吃我一棒?”猪八戒连忙赔笑脸拱手作揖告饶:“猴哥息怒!猴哥息怒!有话慢慢说,有话慢慢说!”他便说便拉着美猴王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

  美猴王余怒未消,又焦急地催问道:“那你就说说,下来该怎么办?”猪八戒依旧笑道:“不要急,慢慢来,我们先仔细理一理头绪,再从长计议。”美猴王嚷道:“还不急,还要从长计议多少年?”猪八戒规劝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天时地利人和,时势位三才搭配运数未到,越是急于求成越是会带来无谓牺牲。”美猴王反驳说:“什么阴阳五行三才搭配,整天就知道掐掐算算,只是谋事没有行动,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成事?”猪八戒赶忙解释说:“金木水火土,东南西北中,阴阳五行相克相生,这套时势位三才搭配的筹策谋算,俺老猪还真不会。常言道,磨刀不误砍柴工。就像现在,我们这样昼夜不停地劳心动脑谋事,本身就是上兵伐谋的行动啊。更何况,经历了这么多事,我们也该长些记性了。你当年急吼吼地大闹天宫,结果却被佛祖封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这就谋事不周的惨痛教训啊!”

  美猴王怒道:“你这蠢猪,又在揭俺老孙短!照你这样磨磨唧唧地谋事,难道还要从长计议五百年?”猪八戒争辩道:“你来算算,玉皇大帝的安天大会等级礼法统治体系,已经运行多少年了?跳不出佛祖的手掌心,又怎能翻了玉皇大帝的天?真想知道从长计议还要多少年,先看看什么时候跟佛祖斗术斗法才能赢。”美猴王瞪大眼睛想了想,便低头沉默不语了。

  猪八戒接着说:“阴阳五行相克相生,佛祖无根指头玩转五行山,这里面肯定是大有玄机。我们要积极主动上兵伐谋,就必须尽快破解这个顶层设计的天机。据说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可以修炼‘道’字门中三百六十旁门的‘后’字门中之道。实在不行,我们俩一起到那里拜师问道去。”猪八戒这话音未落,美猴王就急忙摆着手说:“不去!不去!那些旁门左道都是骗人的!”猪八戒有些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去过?”美猴王又急忙摆手说:“没有!我从来都没有去过那里。不过,凭俺老孙的火眼金睛,在十万八千里外就能看穿那套把戏。难道说,你不相信俺俺老孙的眼力?”

  猪八戒道:“当然,当然,俺老孙怎敢不相信猴哥的眼力。只是病急乱投医,我们又不能去抱佛脚,更不能去找三界各路大神借兵借将。要想救出通背猿猴,拯救你的花果山猢狲王国,不另辟蹊径拜师问道怎能行?”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美猴王伸手揪住猪八戒的耳朵,大声嚷道:“你这夯货,只顾着扯废话,竟把最重要的门道给忘了!”猪八戒一边喊疼一边问:“什么最重要的门道?”美猴王继续揪着猪八戒的耳朵说:“赶快回想回想,‘兜率宫会议’秘密都有些啥?通背猿猴曾经还给你说过些啥?”猪八戒恍然大悟道:“哦!想起来了!你先松开手吧,不要把我耳朵拽掉了!”

  美猴王这才松开手,急切地催问道:“快说,都有些啥?”猪八戒尴尬地笑道:“不要急,我得慢慢想啊!”美猴王怒道:“那你刚才为何说想起来了?”猪八戒笑道:“猴哥啊,我要不这样说,你能放过我的耳朵吗?不过,你算是提醒对了。‘兜率宫会议’秘密和通背猿猴说过的话,里面就有上兵伐谋的门道。让我回去静静地想一想,仔细琢磨琢磨,我们下次再切磋。”美猴王道:“好吧,这回就饶了你,可不能耽搁太久。”猪八戒如释重负,爽快地答应道:“不会太久,不会太久,后会有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