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63:“大唐洞玄国师”封锁住魔王又怎么啦?

2019-05-14 14:12:4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62:“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背后有何玄机?》中提到,汉高祖“斩白蛇起义”的“义可义非常义”,只是“汉匈和亲”的“化干戈为玉帛”片头曲。“尊王攘夷”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就曾经演绎过“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五战而至于兵”的货币贸易战争。这场周期性“礼崩乐坏”天下大乱的群雄争霸“春秋无义战”,就有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的“大一统”中央集权制。这“大一统”的“统一货币”,却又是“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五战而至于兵”的货币贸易战争从头再来。

  如果说,“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便是“亡秦者胡也”。那么,“汉匈和亲”的“化干戈为玉帛”,则恰是贸易战争的“亡汉者币也”!若说汉高祖“斩白蛇起义”的“义可义非常义”,原本就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魔幻故事。那么,既然有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的“顽石通灵化玉”,也就会有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的“仙石通灵化猴”。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红尘梦”,却都绕不开一个“钱”字。

  转过来看《水浒传》第七回,林教头刺配沧州道,鲁智深大闹野猪林。话说当时太尉喝叫左右,排列军校拿下林冲要斩。林冲大叫冤屈。太尉道:“你来节堂有何事务?见今手里拿着利刃如何不是来杀下官?”林冲告道:“太尉不唤怎敢入来?见有两个承局望堂里去了,故赚林冲到此。”太尉喝道:“胡说!我府中那有承局?这厮不服断遣!”喝叫左右:“解去开封府,分付腾府尹好生推问,勘理明白处决!就把这刀封了去!”

  左右领了钧旨,监押林冲投开封府来。恰巧府尹坐衙未退。高太尉干人把林冲押到府前,跪在阶下。府干将太尉言语对滕府尹说了,将上太尉封的那把刀放在林冲面前。府尹道:“林冲,你是个禁军教头,如何不知法度,手执利刃,故入节堂?这是该死的罪犯!”林冲告道:“恩相明镜,念林冲负屈衔冤!小人虽是粗卤的军汉,颇识些法度,如何敢擅入节堂。为是前月二十八日,林冲与妻到岳庙还香愿,正迎见高太尉的小衙内把妻子调戏,被小人喝散了。次后,又使陆虞候赚小人吃酒,却使富安来骗林冲妻子到陆虞候家楼上调戏,亦被小人赶去。是把陆虞候家打了一场。两次虽不成奸,皆有人证。次日,林冲自买这口刀,今日太尉差两个承局来家呼唤林冲,叫将刀来府里比看;因此,林冲同二人到节堂下。两个承局进堂里去了,不想太尉从外面进来,设计陷林冲,望恩相做主!”

  府尹听了林冲口词,且叫与了回文,一面取刑具枷扭来上了,推入牢里监下。林冲家里自来送饭,一面使钱。林冲的丈人张教头亦来买上告下,使用财帛。正值有个当案孔目姓孙名定,为人最耿直,十分好看,只要周全人,因此,人都唤做唤做孙佛儿。他明知道这件事,转转宛宛,在府上说知就里,禀道:“此事因是屈了林冲,只可周全他”府尹道:“他做下这般罪,高太尉批仰定罪,定要问他手执利刃,故入节堂,杀害本官,怎周全得他?”孙定道:“这南衙开封府不是朝廷的?是高太尉家的!?”

  府尹道:“胡说!”孙定道:“谁不知高太尉当权倚势豪强。更兼他府里无般不做,但有人小小触犯,便发来开封府,要杀便杀要剐便剐,却不是他家官府!”府尹道:“据你说时,林冲事怎的方便他,施行断遣?”孙定道:“看林冲口词,是个无罪的人。只是没拿那两个承局处。如今着他招认做不合腰悬利刃,误入节堂,脊杖二十,刺配远恶军州。”膝府尹也知道这件事了,自去高太尉面前再三禀说林冲口词。高俅情知理短,又碍着府尹,只得准了。

  就此日,府尹回来升厅,叫林冲,除了长枷,断了二十脊杖,唤个文笔匠刺了面颊,量地方远近,该配沧州牢城;当厅打一面七斤半团头铁叶护身枷钉了,贴上封皮,押了一道牒文,差两个防送公人监押前去。两公人是董超,薛霸。二人领了公文,押送林冲出开封府来。只见众邻舍并林冲的丈人张教头都在府前接着,同林冲两个公人,到州桥下酒店里坐定。林冲道:“多得孙孔目维持,这棒不毒,因此走动得。”张教头叫酒保安排按酒子管待两个公人。酒至数杯,只见张教头将出银两赍发他两个防送工人已了。

  林冲执手对丈人说道:“泰山在上,年灾月厄,撞了高衙内,吃了一屈官司;今日有句话说,上禀泰山:自蒙泰山错受,将令爱嫁事小人,已经三载,不曾有半些儿差池;虽不曾生半个儿女,未曾红面,无有半点相争。今小人遭这场官司,配去沧州,生死存亡未保。娘子在家,小人心去不稳,诚恐高衙内威逼这头亲事;况兼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却是林冲自行主张,非他人逼迫。小人今日就高邻在此,明白立纸休书,任从改嫁。并无争执。如此,林冲去得心稳,免得高衙内陷害。张教头道:“贤婿,甚么言语!你是天年不齐,遭了横事,又不是你作将出来的。今日权且去沧州躲灾避难,早晚天可怜见,放你回来时,依旧夫妻完聚。老汉家中也颇有些过活,便取了我女家去,并锦儿,不拣怎的,三年五载养赡得他。又不叫他出入,高衙内便要见也不能彀。休要忧心,在老汉身上。你在沧州牢城,我自频频寄书并衣服与你。休得要胡思乱想。只顾放心去。”

  林冲道:“感谢泰山厚意。只是林冲放心不下。枉自两相耽误。泰山可怜见林冲,依允人,便死也瞑目!”张教头那里肯应承。众邻舍亦说行不得。林冲道:“若不依允小人之时,林冲便挣扎得回来,誓不与娘子相聚!”张教头道:“既然恁地时权且繇你写下,我只不把女儿嫁人便了。”当时叫酒保寻个写文书的人来,买了一张纸来。那人写,林冲说。道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为因身犯重罪,断配沧州,去后存亡不保。有妻氏年少,情愿立此休书,任从改嫁,更无争执;委是自行情愿,并非相逼。恐后无凭,立此文约为照。*年*月*日。

  林冲当下看人写了,借过笔来,去年月下押个花字,打个手模。正在阁里写了,欲付与泰山收时,只见林冲的娘子,号天哭地叫将来。女使锦儿抱着一包衣,一路寻到酒店里。林冲见了,起身接着道:“娘子,小人有句话说,已禀过泰山了。为是林冲年灾月厄,遭这场屈事,今去沧州,生死不保,诚恐误了娘子青春,今已写下几字在此。万望娘子休等小人有好头脑,自行招嫁,莫为林冲误了贤妻。”那娘子听罢哭将起来,说道:“丈夫!我不曾有半些儿点污,如何把我休了?”林冲道:“娘子,我是好意。恐怕日后两下相误,赚了你。”张教头便道:“我儿放心。虽是女婿恁的主张,我终不成下得你来再嫁人?这事且繇他放心去。他便不来时,我安排你一世的终身盘费,只教你守志便了。”那娘子听得说,心中哽咽;又见了这封书,一时哭了。众邻居亦有妇人来劝林冲娘子,搀扶回去。

  张教头嘱付林冲道:“只顾前程去,挣扎回来厮见。你的老小,我明日便取回去养在家里,待你回来完聚。你但放心去,不要挂念。如有便人,千万频频寄些书信来!”林冲起身拜谢泰山并众邻舍,背了包裹,随着公人去了。张教头同邻舍取路回,不在话下。

  《水浒传》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那个舍卫国赵长者会不会是财神赵公明赵元帅,抑或便是“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赵家大官人,甚或是这个大宋国的地方豪绅赵员外?这个问题,原本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玄乎其玄。不过,“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这个楔子就引出了《水浒传》魔幻故事。龙虎山上清宫老祖“大唐洞玄国师”封锁魔王,“嗣汉天师张真人”又偏逢“天罡星合当出世”。大相国寺清长老虽然口头上说,“倘或乱了清规如何使得”。却终究有“酸枣门外退居廨宇后那片菜园”的“头事人员末等职事”,可以让“打死了人落发为僧”的鲁提辖安身。此所谓“酸枣门外退居廨宇后那片菜园”,恰便似这佛门净土“道”字门中有三百六十旁门的“后”字门中之道。

  遥想那五行山下“压着一个神猴”,就曾经演绎出了“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大闹天宫”魔幻故事。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自有“旁门左道”的“后”字门中之道。东胜神洲花果山美猴王“西天取经”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便是这“道”字门中三百六十旁门的“旁门皆有正果”。

  穿越龙虎山,再看花果山。不知又过了几世几劫,因通背猿猴给猪八戒泄露了水帘洞的秘密,还在猢狲群里大肆散布“异端邪说”,这就给自己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猪八戒通过偷听“兜率宫会议”得知,为了平息这场“通背猿猴案”网络舆情事件,天庭要求水帘洞新执事马流二元帅和奔芭二将军加强对通背猿猴的看管,案件审理开庭时间无限期推后。同时,天庭还指示灵山信息中心,进一步加强棱镜门定向监控,在根服务器上对敏感信息进行全网封杀。于是,猪八戒就立刻给孙悟空通风报信。他们迅速找到黑客帮手,提前将有关网络信息下载另存。当网络上再也找不到花果山“通背猿猴案”信息时,他们就只得把已下载另存的资料打印出来。不久,人们就陆续发现了久违的纸质书籍。通过阅读这些秘密发行的系列小册子,人们又能够不断获知“通背猿猴案”的爆料信息了。

  却说那次主审法官来狱中探访,依旧是以个人身份正心诚意地向通背猿猴求教问道。通背猿猴刚开始讲兽之道与天之道的道不同,他就脱口而出说:“我明白了!”正在这时,一个狱卒突然敲门,打着手势把主审法官叫出去了。直到一年后,主审法官才再次来狱中探访。通背猿猴一见面就问:“发生什么事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音信?”主审法官叹了一口气回应道:“唉!一言难尽。”通背猿猴追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主审法官无奈地说:“天机不可泄露。”通背猿猴道:“好了,我也不为难你,但愿你不会重蹈前任的覆辙。”主审法官苦笑着说:“您老人家可不要咒我,难道知法犯法就是法官的宿命?”

  听了这话,通背猿猴仰天大笑,然后又接着说:“不是我要咒你,知法犯法也不是法官的宿命。准确来讲,知法犯罪才是法官的必然宿命。”主审法官一脸茫然地问:“此话怎讲?”通背猿猴道:“名可名非常名,法可法非常法。这就要看究竟是自然法则之法,还是丛林法则之法。”主审法官道:“我明白了,道可道非常道,罪可罪非常罪。这就要看究竟是自然法则天之道,还是丛林法则兽之道。”通背猿猴抚掌大笑道:“孺子可教也!孺子可教也!”

  主审法官拱手作揖地回应道:“承蒙通背爷爷教诲,晚辈只是刚刚有些许感悟,还请您老人家继续开导。”通背猿猴道:“既然你已经明白道为术之本,就应该明闻道有先后的术为道之用。法学法治的术业有专攻,终究还是法术万变而道不变。道法自然法则以正治国,就是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大道之行天下为公。道法丛林法则以智治国,便是损不足以奉有余的大道既隐天下为私。道可道非常道的同出而异名,就是自然法则天之道与丛林法则兽之道。这个道为术之本的名可名非常名,就有了正复为奇善复为妖。君不见,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禽有禽言兽有兽语’的丛林法则兽之道,就是猢狲沐猴而冠的‘学人礼说人话’,也就是假公济私的假仁假义。”

  “等等,等等!”主审法官急忙摆手阻止道:“通背爷爷,您老人家慢点讲,我的大脑转速都跟不上节奏了。云里雾里,来来回回就只剩下‘道术用’三个字了。”通背猿猴笑道:“还应再加上‘时势位’三个字。‘道术用’与‘时势位’天人合一有无相生阴阳易变,这就是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系统运动思维。”主审法官又阻止道:“还是有些腾云驾雾的感觉。我这个灵山大学的法学博士,都跟不上节奏,您老人家能不能讲得通俗直白一些?”

  见此情形,通背猿猴便转换语气说:“当然啦,看图识字和播放视频画面,最不废脑筋。看科幻片听童话故事,也很通俗直白。既然法学博士知识精英的都跟不上节奏,我就给你讲故事吧。”主审法官立马情绪高涨道:“太好啦,太好啦,我洗耳恭听!”

  通背猿猴道:“你是西方灵山大学的海归博士,应该听说过西牛贺洲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古典神话。不过,你们言必称西方,却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这个西牛贺洲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古典神话,就起源于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丛林法则兽之道。这个生存竞争弱肉强食胜王败寇的硬道理,就应是通俗直白的‘禽有禽言兽有兽语’。食草动物是自食其力的劳力者,食肉动物是不用亲自吃草的劳心者,这就是‘劳力不如劳心’的兽之道。当然,食肉动物越是勤劳,就越是会给食草动物带来灭顶之灾。自从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开始,就有了农奴工奴之类的劳力者,也就有了奴隶主贵族之流的劳心者。这时,‘劳力不如劳心’的兽之道,就有了‘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理论创新。西牛贺洲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就有了以智治国的商业军国主义殖民扩张。对于劳力者奴隶大众而言,这种道法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的制度创新,就是正复为奇善复为妖的知法犯罪。”

  主审法官惊叹道:“哦!知法犯法就是知法犯罪,这样一讲我就明白了。”

  通背猿猴道:“只要是道法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就是违背自然法则大公无私抑强扶弱人之道的知法犯罪。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就体现在拜金主义世俗宗教的科技创新和理论创新。这些奴隶制商业城邦群雄争霸的货币贸易战争,当然是弱肉强食胜王败寇的春秋无义战。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的零和博弈此消彼长,就形成了‘修昔底德陷阱’天下兴亡周期律。这种以智治国的商业军国主义殖民扩张,同时就伴随着拜金主义世俗宗教的‘心灵鸡汤’精神瘟疫扩散。玉皇大帝的‘安天大会’君臣父子等级礼法体系,就转换升级为‘货币霸权’金融殖民统治的民主法治‘普世价值’和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惯例‘割韭菜’体系。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当年东土大唐玄奘法师带徒弟西天取经,就亲身体验过这种‘要人事’的灵魂洗礼。”

  听到这里,主审法官忍不住插言道:“我从东胜神洲傲来国到西牛贺洲灵山大学留学,原来也是被洗脑了?”

  通背猿猴道:“用西方表达范式的学术语言来讲,就是被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精神转基因了。归根结蒂,西牛贺洲奴隶制商业城邦的丛林法则兽之道,就是劳动创造不如偷窃,偷窃不如抢夺,抢夺不如骗取。当年他们殖民征服海外西洲的创富秘笈,就是货币贸易战争的巧取豪夺‘萝卜加大棒’。这种拜金主义世俗宗教对金融殖民地劳力者奴隶大众的洗脑,却又反转成了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租不如贷。一旦掉进了这个拜金主义世俗宗教的套路贷陷阱,金融殖民地的钱奴们就万劫不复了。就像当年玛雅帝国和印第安帝国的钱奴,最终便是做钱奴都做不得了!”

  主审法官惊愕道:“如此看来,不光是金融殖民地的钱奴,整个四大部洲芸芸众生都会面临老龄化和人口负增长的末日危机。还说什么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人没了,钱还在又有什么用?谁能破解这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拜金主义世俗宗教金箍咒呢?”

  通背猿猴道:“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能靠神仙皇帝。只有尽快实现个人主观意识能动性初心破私立公的自我革命,四大部洲的钱奴们才能够获得自我拯救。你也一样,首先应该扪心自问,谁还沉迷于一盘散沙自私自利鹬蚌相争窝里斗?谁又是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爪牙和帮凶?”

  “我?”主审法官顿时大惊失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