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57:海外西洲的钱奴差点就跳出了“钱眼”?

2019-05-09 15:08:3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56:美猴王又如何“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中提到,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无论结绳记事还是民间传说,抑或是金石铭文竹书记年,甚或是白纸黑字电子光盘,人类世界主流文化传承都是胜利者书写历史。自从“黄帝战蚩尤”和“尧舜禹之变”的“夏禹传子家天下”以来,特别是孔子“删诗书绳春秋”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以来,中国历史就是胜利者书写历史的魔幻故事连续剧。汉朝太史令司马迁书写的《史记》云:“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姓刘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由此可见,即便是被称为“信史”的《史记》,也充满着“君权神授”的玄幻色彩。

  如果说韩信勾结匈奴反汉,就是“有汉必有奸”的“引狼入室”。那么,“汉匈和亲”的“化干戈为玉帛”,便是汉高祖刘邦“常有大度不事家人生产作业”的的“宁与友邦不予家奴”。再经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丝绸之路”世界贸易长袖善舞,就导致了三国两晋南北朝“五胡乱华”。直到“宋儒理学”牛鬼蛇神群魔乱舞的“崖山之后无华夏”,乃至于“洋务运动”的“师夷长技以制夷”屡战屡败和“门户开放利益均沾”的“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这都是演绎着“有汉必有奸”的魔幻故事。此所谓“常有大度不事家人生产作业”的“化干戈为玉帛”,又岂止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的“礼崩乐坏”天下兴亡周期律?

  有道是,“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清淡天和。说甚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见把秋捱过。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

  莫问西方宝树,几人曾食长生果。既然有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的“顽石通灵化玉”,也就会有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的“仙石通灵化猴”。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红尘梦”,都绕不开一个“钱”字。遥想那五行山下“压着一个神猴”,就曾演绎出了“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大闹天宫”魔幻故事。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自有“旁门左道”的“后”字门中之道。东胜神洲花果山美猴王“西天取经”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便是这“道”字门中三百六十旁门的“旁门皆有正果”。

  转过来看《水浒传》第六回,花和尚倒拔垂杨柳,豹子头误入白虎堂。话说二十个泼皮破落户中间有两个为头的∶一个叫做“过街老鼠”张三,一个叫做“青草蛇”李四。这两个为头接将来。智深也却好去粪窖边,看见这伙人都不走动,只立在窖边,齐道:“俺特来与和尚作庆。”智深道:“你们既是邻舍街坊,都来廨宇里坐地。”张三李四便拜在地上不肯起来,只指望和尚来扶他便要动手。

  智深见了,心里早疑忌,道:“这伙人不三不四,又不肯近前来,莫不要颠洒家?那厮却是倒来埒虎须!俺且走向前去,教那厮看洒家手脚!”智深大踏步近众人面前来。那张三李四便道:“小人兄弟们特来参拜师父。”口里说,便向前去,一个来抢左脚,一个来抢右脚。智深不等他上身,右脚早起,腾的把李四先下粪窖里去。张三恰待走,智深左脚早起,两个泼皮都踢在粪窖里挣扎。后头那二三十个破落户惊的目瞪口呆,都待要走。智深喝道:“一个走的一个下去!两个走的两个下去!”众泼皮都不敢动弹,只见那张三李四在粪窖里探起头来。原来那座粪窖没底似深,两个一身臭屎头发上蛆虫盘满,立在粪窖里叫道:“师父!饶恕我们!”智深喝道:“你那众泼皮,快扶那鸟上来,我便饶你众人!”

  众人打一救搀到葫芦架边,臭秽不可近前。智深呵呵大笑,道:“兀那蠢物!你且去菜园池里洗了来,和你众人说话。”两个泼皮洗了一回,众人脱件衣服与他两个穿了。智深叫道:“都来廨宇里坐地说话。”智深先居中坐了,指着众人,道:“你那伙鸟人休要瞒洒家!你等都是甚么鸟人,到这里戏弄洒家?”那张三李四并众火伴一齐跪下,说道:“小人祖居在这里,都只靠赌博讨钱为生。这片菜园是俺们衣食饭碗。大相国寺里几番使钱要奈何我们不得。师父却是那里来的长老?恁的了得!相国寺里不曾见有师父,今日我等情愿伏侍。智深道:“洒家是关西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帐前提辖官,只为杀得人多,因此情愿出家,五台山来到这里。洒家俗姓鲁,法名智深。休说你这三二十个人,直甚么!便是千军万马中,俺敢真杀得入去出来!”

  众泼皮喏喏连声,拜谢了去。智深自来廨宇里房内,收拾整顿歇卧。次日,众泼皮商量,凑些钱物,买了十瓶酒,牵了一个猪,来请智深,都在廨宇安排了,请鲁智深居中坐了。两边一带坐定那三二十泼皮饮酒。智深道:“甚么道理叫你众人们坏钞?”众人道:“我们有福,今日得师父在这里,与我等众人做主。”智深大喜。吃到半酣里,也有唱的也有说的,也有拍手的也有笑的。正在那里喧哄,只听门外老鸦哇哇的叫。众人有扣齿的,齐道:“赤口上天,白舌入地。”智深道:“你们做甚么鸟乱?”众人道:“老鸦叫,怕有口舌。”智深道:“那里取这话?”

  那种地道人笑道:“墙角边绿杨树上新添了一个老鸦巢,每日直聒到晚。”众人道:“把梯子上面去拆了那巢便了。”有几个道:“我们便去。”智深也乘着酒兴,都到外面看时,果然绿树上一个老鸦巢。众人道:“把梯子上去拆了,也得耳根清净。”李四便道:“我与你盘上去,不要梯子。”智深相了一相,走到树前,把直掇脱了,用右手向下,把身倒缴着,却把左手拔住上截,把腰只一趁,将那株绿杨树带根拔起。众泼皮见了,一齐拜倒在地,只叫:“师父非是凡人,正是真罗汉!身体无千万斤气力,如何拔得起!”智深道:“打甚鸟紧。明日都看洒家演武器械。”众泼皮当晚各自散了。从明日为始,这二三十个破落户见智深匾匾的伏,每日将酒肉来请智深,看他演武使拳。

  过了数日,智深寻思道:“每日吃他们酒食多,洒家今日也安排些还席。”叫道人去城中买了几般果子,沽了两三担酒,杀翻一口猪一腔羊。那时正是三月尽,天气正热。智深道:“天色热!”叫道人绿槐树下铺了芦席,请那许多泼皮团团坐定。大碗斟酒,大块切肉,叫众人吃得饱了,再取果子吃酒。又吃得正浓,众泼皮道:“这几日见师父演拳,不曾见师父使器械。怎得师父教我们看一看,也好。”智深道:“说得是。”自去房内取出浑铁杖,头尾长五尺,重六十二斤。众人看了,尽皆吃惊,都道:“两臂没水牛大小气力,怎使得动!”智深接过来,飕飕的使动;浑身上下没半点儿参差。众人看了,一齐喝采。智深正使得活泛,只见墙外一个官人看见,喝采道:“端的使得好!”

  智深听得,收住了手看时,只见墙缺边立着一个官人,头戴一顶青纱抓角儿头巾,脑后两个白玉圈连珠鬓环,身穿一领单绿罗团花战袍,腰系一条双獭背银带,穿一对磕爪头朝样皂靴,手中执一把摺叠纸西川扇子,生的豹头环眼燕领虎须,八尺长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纪,口里道:“这个师父端的非凡,使得好器械!”众泼皮道:“这位教师喝采,必然是好。”智深问道:“那军官是谁?”众人道:“这官人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武师,名唤林冲。”智深道:“何不就请来厮见?”那林教头便跳入墙来。两个就槐树下相见了,一同坐地。

  林教头便问道:“师兄何处人氏?法讳唤做甚么?”智深道:“洒家是关西鲁达的便是。只为杀得人多,情愿为僧。年幼时也曾到东京,认得令尊林提辖。”林冲大喜,就当结义智深为兄。智深道:“教头今日缘何到此?”林冲答道:“恰才与拙荆一同来间壁岳庙里还香愿,林冲听得使棒,看得入眼,着女使锦儿自和荆妇去庙里烧香,林冲就只此间相等,不想得遇师兄。”智深道:“智深初到这里,正没相识,得这几个大哥每日相伴。如今又得教头不弃,结为弟兄,十分好了。”便叫道人再添酒来相待。

  恰才饮得二杯,只见女使锦儿,慌慌急急红了脸,在墙缺边叫道:“官人!休要坐地!娘子在庙中和人合口!”林冲连忙问道:“在那里?”锦儿道:“正在五岳下来,撞见个诈见不及的把娘子拦住了,不肯放!”林冲慌忙道:“却再来望师兄,休怪,休怪。”林冲别了智深,急跳过墙缺,和锦儿径奔岳庙里来。抢到五岳楼看时,见了数个人拿着弹弓、吹筒、粘竿,都立在栏干边,胡梯上一个年少的后生独自背立着,把林冲的娘子拦着,道:“你且上楼去,和你说话。”林冲娘子红了脸,道:“清平世界,是何道理,把良人调戏!”林冲赶到跟前把那后生肩胛只一扳过来,喝道:“调戏良人妻子当得何罪!”恰待下拳打时,认得是本管高太尉螟蛉之高衙内。

  原来高俅新发迹,不曾有亲儿,借人帮助,因此过房这阿叔高三郎儿子在房内为子。本是叔伯弟兄,却与他做干儿子。因此,高太尉爱惜他。那厮在东京倚势豪强,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京师人怕他权势,谁敢与他争口?叫他做“花花太岁。”当时林冲扳将过来,却认得是本管高衙内,先自软了。高衙内说道:“林冲,干你甚事,你来多管!”原来高衙内不晓得他是林冲的娘子,若还晓得时也没这场事。见林冲不动手他发这话,众多闲汉见斗一齐拢来劝道:“教头休怪。衙内不认得,多有冲撞。”

  林冲怒气未消,一双眼睁着瞅那高衙内,众闲汉劝了林冲和哄高衙内出庙上马去了。林冲将引妻小并使女锦儿也转出廊下来,只见智深提着铁禅杖,引着那二三十个破落户,大踏步抢入庙来。林冲见了,叫道:“师兄,那里去?”智深道:“我来帮你厮打!”林冲道:“原来是本管高太尉的衙内,不认得荆妇,适才无礼。林冲本待要痛打那厮一顿,太尉面上须不好看。自古道:不怕官只怕管。林冲不合吃着他的请受,权且让他这一次。”智深道:“你却怕他本管太尉,洒家怕他甚鸟!俺若撞见那撮鸟时,且教他吃洒家三百禅杖了去!”林冲见智深醉了,便道:“师兄说得是,林冲一时被众劝了,权且饶他。”智深道:“但有事时,便来唤洒家与你去!”众泼皮见智深醉了,扶着道:“师父,俺们且去,明日和他理会。”智深提着禅杖道:“阿嫂休怪,莫要笑话。阿哥,明日再得相会。”智深相别,自和泼皮去了。林冲领了娘子并锦儿取路回家,心中只是郁郁不乐。

  《水浒传》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那个舍卫国赵长者会不会是财神赵公明赵元帅,抑或便是“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赵家大官人,甚或是这个大宋国的地方豪绅赵员外?这个问题,原本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玄乎其玄。不过,“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这个楔子就引出了《水浒传》魔幻故事。龙虎山上清宫老祖“大唐洞玄国师”封锁魔王,“嗣汉天师张真人”又偏逢“天罡星合当出世”。大相国寺清长老虽然口头上说,“倘或乱了清规如何使得”。却终究有“酸枣门外退居廨宇后那片菜园”的“头事人员末等职事”,可以让“打死了人落发为僧”的鲁提辖安身。此所谓“酸枣门外退居廨宇后那片菜园”,恰便似这佛门净土“道”字门中有三百六十旁门的“后”字门中之道。

  穿越龙虎山,再看花果山。不知又过了几世几劫,因通背猿猴给猪八戒泄露了水帘洞的秘密,还在猢狲群里大肆散布“异端邪说”,这就给自己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猪八戒通过偷听“兜率宫会议”得知,为了平息这场“通背猿猴案”网络舆情事件,天庭要求水帘洞新执事马流二元帅和奔芭二将军加强对通背猿猴的看管,案件审理开庭时间无限期推后。同时,天庭还指示灵山信息中心,进一步加强棱镜门定向监控,在根服务器上对敏感信息进行全网封杀。于是,猪八戒就立刻给孙悟空通风报信。他们迅速找到黑客帮手,提前将有关网络信息下载另存。当网络上再也找不到花果山和“通背猿猴案”信息时,他们就只得把已下载另存的资料打印出来。不久,人们就陆续发现了久违的纸质书籍。通过阅读这些秘密发行的系列小册子,人们又能够不断获知“通背猿猴案”的爆料信息了。

  下面就是一段“海外西洲”章节内容的摘录,以供好奇者茶余饭后观赏消遣。

  在盘古氏开辟鸿蒙之前,东胜神洲花果山曾经有过一个恐龙时代。食肉恐龙与食草恐龙“牙齿爪子决定资源配置”的食物链,就是原生态的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食肉恐龙欲壑难填的群雄争霸“春秋无义战”,最后就导致了整个恐龙世界命运共同体的自我毁灭。到了“山中无恐龙老虎称霸王”时代,同样是食肉动物与食草动物“牙齿爪子决定资源配置”的食物链。到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时代,昔日食肉动物的獠牙利爪,就变成了金钱货币魔爪。强势种群与弱势种群生存竞争的丛林法则经济食物链,便是“战争武器决定资源配置”的“货币工具决定资源配置”科技创新系统升级。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的文明进化,就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弱肉强食胜王败寇愿赌服输。于是,就有了玉皇大帝的“安天大会”君臣父子等级礼法体系。即便是美猴王敢于“大闹天宫”,最终也还是跳不出“如来佛手掌心”。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却总是参不透佛祖“要人事”的玄机。

  西牛贺洲“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古典神话,玄之又玄就是资本怪兽獠牙利爪的金钱货币妖法魔术。再经“君权神授”的奴隶制古罗马帝国军事殖民扩张和基督教“神权专制”的“十字军东征”宗教战争,又经“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军国主义“文艺复兴”和殖民征服“新大陆”的奴隶买卖“世界自由贸易”狂飙突进,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就炼成了金钱货币“摄魂术”。西牛贺洲列强正是凭借这套金钱货币“摄魂术”,吹响了“拯救迷途羔羊”的远洋探险集结号。

  当时,海外西洲的芸芸众生,经过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灵魂洗礼,就立刻燃起了拜金主义向钱看的创富梦想,随之就陷入了一盘散沙鹬蚌相争窝里斗的“春秋无义战”。趁此机会,西牛贺洲牛鬼蛇神就通过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完全操控了海外西洲各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主权。直到进入玛雅帝国与印第安帝国的巅峰对决之时,守成大国玛雅帝国一部分草根钱奴终于醒悟了。他们揭竿而起开展武装斗争,并且建立起了大片的革命根据地。这些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革命根据地,就形成了军民融合的独立自主经济体。被西牛贺洲牛鬼蛇神操控的玛雅帝国越是进行围剿,这片革命根据地却越是不断壮大。眼见玛雅帝国就要被彻底翻盘了,战局又突然逆转了。

  原来,就在军事战场激烈交锋的同时,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又悄然开辟了第二战场。他们施展金钱货币“摄魂术”,对革命根据地内部的高层人员进行渗透和腐蚀拉拢,最终就把根据地领导层彻底策反了。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鬼使神差,堡垒还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革命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虽然失败了,但玛雅帝国却同样被西牛贺洲牛鬼蛇神从内部攻破了。于是,玛雅帝国与印第安帝国的巅峰对决,就只剩下印第安帝国孤独求败了。然而,时间不长,印第安帝国也被西牛贺洲牛鬼蛇神从内部攻破了。至此,海外西洲芸芸众生一盘散沙鹬蚌相争的窝里斗,就统统以亡国灭种宣告终结了。

  接下来,西牛贺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在海外西洲鸠占鹊巢腾笼换鸟,就是奴隶贸易和奴隶种植园的顺理成章了。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海外西洲芸芸众生亡国灭种的民族悲剧,就只是沉迷于“钱生钱”的财富梦,却根本看不到这场贸易战争背后的资本怪兽獠牙利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