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动物没有宗教,而人有——《基督教的本质》阅读笔记

2019-05-01 15:23:25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导论部分,费尔巴哈定义人与动物的区别:“宗教根源于人跟动物的本质区别:动物没有宗教。”

  “但是,究竟什么是人跟动物的本质区别呢?对这个问题的最简单、最一般、最通俗的回答是:意识。只是,这里所说的意识是在严格意义上的;因为,如果是就自我感或感性的识别力这意义而言,就根据一定的显著标志而作出的对外界事物的知觉甚或判断这意义而言,那末,这样的意识,很难说动物就不具备。只有将自己的类、自己的本质性当作对象的那种生物,才具有最严格意义上的意识。动物固然将自己的个体当作对象,但是,它不能将自己的类当作对象,因此它没有那种由知识而得名的意识。什么地方有意识,什么地方就有从事科学的才能。科学是对类的意识。在生活中,我们跟个体打交道,而在科学中,我们是跟类打交道。”

  马克思《德意志意识形态》“青年黑格尔派玄想家们尽管满口讲的都是所谓“震撼世界的”词句,却是最大的保守派。如果说,他们之中最年轻的人宣称只为反对“词句”而斗争,那就确切地表达了他们的活动。不过他们忘记了:他们只是用词句来反对这些词句;既然他们仅仅反对这个世界的词句,那么他们就绝对不是反对现实的现存世界。这种哲学批判所能达到的唯一结果,是从宗教史上对基督教作一些说明,而且还是片面的说明。至于他们的全部其他论断,只不过是进一步修饰他们的要求:想用这样一些微不足道的说明作出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发现。

  这些哲学家没有一个想到要提出关于德国哲学和德国现实之间的联系问题,关于他们所作的批判和他们自身的物质环境之间的联系问题。”(1995版马恩选集第一卷66页)

  马克思《德意志意识形态》唯物史观,物质不是指自然物而是社会性的物质,经过劳动改造后的对象,阐述的是物质劳动历史观。

  “我们开始要谈的前提不是任意提出的,不是教条,而是一些只有在想象中才能撇开的现实前提。这是一些现实的个人,是他们的活动和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包括他们已有的和由他们自己的活动创造出来的物质生活条件。因此,这些前提可以用纯粹经验的方法来确认。

  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因此,第一个需要确认的事实就是这些个人的肉体组织以及由此产生的个人对其他自然的关系。当然,我们在这里既不能深入研究人们自身的生理特性,也不能深入研究人们所处的各种自然条件——地质条件、山岳水文地理条件、气候条件以及其他条件。任何历史记载都应当从这些自然基础以及它们在历史进程中由于人们的活动而发生的变更出发。

  可以根据意识、宗教或随便别的什么来区别人和动物。一当人开始生产自己的生活资料的时候,这一步是由他们的肉体组织所决定的,人本身就开始把自己和动物区别开来。人们生产自己的生活资料,同时间接地生产着自己的物质生活本身。”(同上66-67页)

  费尔巴哈把社会物质完全当做主观意志的产物,由人的本质转化成上帝的意志。他没有看到人的客观需要,维持生命物质的需要。从人与上帝的联系,把主客观并存的物质劳动过程,完全看做是人的主观意志活动。在《基督教的本质》12章【犹太教中创造的意义】:“创世学说,就其特有的意义而言,只有当人在实践上使自然仅仅服从于他自己的意志和需要,从而在其表象中也把自然低贬为单单的制造品,低贬为意志之产物时,才得以建立起来。现在,人既然从他自身、并按自己的兴趣来说明和解释自然,那么,对他来说,自然之实存也就被解释清楚了。“自然或世界从何而来?”这个问题,其前提原在于对自然或世界之存在感到惊奇,或者说,其前提是“它为什么存在着?”这个问题。但是,这种惊奇、这种问题,只有当人已经把自己从自然里面抽出来,把自然当作是单单的意志客体时,才会发生。”

  按照欧洲语言的语法、哲学惯例,宾词或客体都是主语或主体的对象。费尔巴哈叙述中把人作为自私宗教的源头,把人的物质劳动视作主观活动过程,他把人的活动历史用宗教产生历史和主观意识活动历史来阐述。他对于人本质的解析是片面的,是唯心的历史观。费尔巴哈的自然观与其宗教观有着某种联系,类似自然图腾崇拜,人们对其改造则是“贬低”。人们看到了马克思对唯心历史观的批判,但一些人把物质劳动解释成完全的客观过程,走到另一个极端否定人的活动特殊性,物质劳动中存在思维意识和人的主观意志。这样的观点与马克思《1844年手稿》阐述的原理背道而驰,马克思在手稿中确立的观点,物质劳动是从客观到主观上使得自然物适于人的生存。《提纲》与《形态》从未否定物质劳动过程存在思维意识和意志。

  《提纲》第三条第二段:“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或自我改变的一致,只能被看作是并合理地理解为革命的实践。”环境的改变确指物质劳动,自我改变从肉体上说是漫长的过程,从精神上说是自我意识,从黑格尔的主奴辩证法中,人的自我意识改变是劳动的结果,即劳动创造了人。马克思在《手稿》中肯定了黑格尔这样的观点,在《提纲》中继续了这个观点,并把物质劳动与思维意识活动扩展到改变社会现实的革命实践活动。在《提纲》第八条,马克思指出:“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精神生活包括在社会生活里,也是实践的一种形式。把实践定义为人的主观作用到人之外的客体,是一种偏颇的解释,无视人能够把类作为对象,把自己想象为他人,把自身的思维作为研究对象的能力,把精神活动从实践领域排除。中国从毛泽东到习近平都是把实践对象划分为三个领域,科学实验,生产领域与阶级斗争等社会实践;或科学、社会实践、思维等三领域,没有人否定属于社会实践的思维活动。否定思维活动属于实践范畴是从费尔巴哈哲学的倒退,从黑格尔哲学的倒退。这样的字词典编辑者是否研读过马克思的哲学著作?

  在马克思哲学论,客观对象不单指物质自然,更多情况下指向社会,把社会制度、生产方式、搭建在经济基础上的法律、道德等意识形态作为革命实践的对象。同时社会对象还包含人们的主观意识,主观价值判断,社会本身是人们客观上和主观上制造的产物。把社会看做纯客观和纯主观与人的发展历史过程不符。历史事实是马克思哲学的最重要基础,是其哲学原理不可或缺的依据。马克思哲学的一切原理都是从历史事实中抽象出来的,他的物质劳动本体论、辩证法都来自人们的始基性劳动。历史事实是其哲学的源泉,是第一位的,而不是马克思哲学的派生物。

  马克思之前的历史观,不是从历史事实中进行哲学抽象,而是从唯物或唯心的本体论出发,从想象的主体活动出发演绎人的历史,历史是观念的产物而不是从人类发展实际过程来阐述。而一些人把马克思哲学解释到其对立面上,颠倒了本源和派生物,说马克思的唯物历史观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应用。正确的历史观不是观念的产物,而是依据历史事实做出的全面的抽象,人的活动本质之抽象。人类生存的“这些前提可以用纯粹经验的方法来确认。”

  是否“信马”,不在于信奉历史必然性,而在于相信马克思哲学与人类历史同一的本质。人类发展的历史不是自然而然的过程,不是物质自然运动的同一,而是其的特殊。人类的始基性劳动,从需要上说是客观的物质维持性,与动物相同的本质。而从活动特征上看,是人的物质肉体在人的意识与思维引导下的行动,在劳动中充满想象和交流,从劳动结果上人们不断修正自己不合理的想象并且在社会群体里进行交流,从而人的思维意识获得发展,由此演绎出各种社会实践。人的始基性活动即是客观的也是主观的,即是物质自然的规定性,也是反自然惯性的特殊活动。用自然而然的物质运动、物质本体论不能正确的解释人类发展的历史。唯物论和唯心论都不能正确的解析人类发展的历史,只有去除二者糟粕,把二者与人类历史一致的精华结合起来才能解释历史,这就是马克思的唯物质劳动历史观,以人做历史活动的主体,以人的始基性活动解释人类历史。马克思即不从物质自然方面,也不从人的意志、意识方面去解释历史,他依照人类活动的本来面目去解释抽象。

  人类发展的历史不是自然而然的过程,越接近人类现代发展过程,愈加清楚的表明人类主观能动性对历史的驾驭作用。单纯的客观与主观解释不清人类近代历史,必须从主客观两方面去看待人类发展过程。主客观统一是马克思哲学的重要标志,是唯物论与唯心论与人类历史一致方面的结合。马克思哲学不是唯物论和唯心论的绝然对立物,而是对二者的吐故纳新,不是二者的继续而是对二者的超越。所谓的“信马”的“试金石”只能是教条主义者的臆造,与马克思哲学或历史观不在一条基准线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