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48:西牛贺洲群雄争霸又倒逼系统重启?

2019-04-29 10:58:5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47:猪八戒流年不利也会遭遇西贺牛洲猪瘟?》中提到,刘姥姥开导她姑爷说:“咱们村庄人那一个不是老老诚诚的,守着多大碗儿吃多大碗的饭。你皆因年小时节,托着你那老家的福,吃喝惯了,如今所以把持不住。有了钱就顾头不顾尾,没了钱就瞎生气,成个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了。如今咱虽离城住着,终是天子脚下。这长安城中遍地都是钱,只可惜没人会拿去罢了,在家跳蹋会子也不中用的。”

  此所谓“守着多大碗儿吃多大碗的饭”,当是咱们村庄人老老诚诚的“民以食为天”。虚拟经济投机钻营的“钱生钱”,自是“机关算尽太聪明”的“有了钱就顾头不顾尾”。至于“这长安城中遍地都是钱”,却又是“只把明清当汉唐”的“问谁幻入华胥境”了。有道是,“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这天界有“赤瑕宫神瑛侍者”一枚,就恍若当年“女炼石补天”遗弃的顽石。那么,这地界有“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绛珠草”一株,会不会是西贺牛州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的产品?又跟西贺牛州灵山雷音寺有没有瓜葛?

  可以肯定的是,既然有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的“顽石通灵化玉”,也就会有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的“仙石通灵化猴”。这个美猴王曾去过西贺牛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访仙问道,后来护送唐僧“西天取经”就到了西贺牛州灵山雷音寺。此便是,物欲横流人自迷,滚滚红尘化作泥。色色空空色还空,虚虚实实虚亦实。

  转过来继续看《红楼梦》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题曰:“朝叩富儿门,富儿犹未足。虽无千金酬,嗟彼胜骨肉。”刘姥姥只屏声侧耳默候,只听远远有人笑声,约有一二十妇人衣裙悉率,渐入堂屋内去了。又见两三个妇人都捧着大漆捧盒,进这边来等候。听得那边说了声“摆饭”,渐渐的人才散出,只有伺候端菜的几人。半日鸦雀不闻之后,忽见二人抬了一张炕桌来放在这边炕上。桌上盘碗森列仍是满满的鱼肉在内,不过略动了几样。板儿一见了便吵着要肉吃,刘姥姥一巴掌打了他去。忽见周瑞家的笑嘻嘻走过来,招手儿叫他。刘姥姥会意,于是携了板儿下炕至堂屋中,周瑞家的又和他唧咕了一会,方蹭到这边屋里来。

  只见门外錾铜钩上悬着大红撒花软帘,南窗下是炕,炕上大红毡条,靠东边板壁立着一个锁子锦靠背与一个引枕,铺着金心闪缎大坐褥,傍边有银唾盒。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紫貂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在那里,手内拿着小铜火箸儿拨手炉内的灰。平儿站在炕沿边,捧着小小的一个填漆茶盘,盘内一小盖锺。凤姐也不接茶也不抬头,只管拨手炉内的灰,慢慢的问道:“怎么还不请进来?”一面说,一面抬头要茶时,只见周瑞家的已带了两个人在地下站着呢,这才忙欲起身。犹未起身时,满面春风的问好,又嗔周瑞家的怎么不早说。刘姥姥在地下已是拜了数拜,问姑奶奶安。

  凤姐忙说:“周姐姐,快搀起来,别拜罢。请坐。我的年轻,不大认得,可也不知是什么辈数,不敢称呼。”周瑞家的忙回道:“这就是我才回的那姥姥了。”凤姐点头,刘姥姥已在炕沿上坐下了。板儿便躲在他背后,百端的哄他出来作揖他死也不肯。凤姐笑道:“亲戚们不大走动,都疏远了。知道的呢说你们弃厌我们不肯常来,不知道的那起小人还只当我们眼里没人是的。”刘姥姥忙念佛道:“我们家道艰难走不起,来了这里没的给姑奶奶打嘴,就是管家爷们看着也不像。”

  凤姐笑道:“这话没的叫人恶心,不过借赖着祖父虚名做个穷官儿罢了。谁家有什么,不过是个旧日的空架子。俗语说,朝廷还有三门子穷亲戚呢,何况你我。”说着,又问周瑞家的回了太太了没有。周瑞家的道:“如今等奶奶的示下。”凤姐道:“你去瞧瞧,要是有人有事就罢,得闲呢就回,看怎么说。”周瑞家的答应着去了。这里凤姐叫人抓些果子与板儿吃,刚问些闲话时,就有家下许多媳妇管事的来回话。平儿回了,凤姐道:“我这里陪着客呢,晚上再来回。若有很要紧的,你就带进来现办。”平儿出去,一会进来说:“我都问了,没什么紧事,我就叫他们散了。”凤姐点头。

  只见周瑞家的回来,向凤姐道:“太太说了,今日不得闲,二奶奶陪着,便是一样,多谢费心想着。白来逛逛呢便罢,若有甚说的,只管告诉二奶奶都是一样。”刘姥姥道:“也没甚说的,不过是来瞧瞧姑太太、姑奶奶,也是亲戚们的情分。”周瑞家的道:“没甚说的便罢,若有话只管回二奶奶,是和太太一样的。”一面说一面递眼色与刘姥姥。刘姥姥会意,未语先飞红了脸,欲待不说今日又所为何来,只得忍耻说道:“论理今儿初次见姑奶奶却不该说,只是大远的奔了你老这里来,也少不的说了。……”

  刚说到这里,只听二门上小厮们回说:“东府里小大爷来了。”凤姐忙止刘姥姥不必说了,一面便问:“你蓉大爷在那里呢?”只听一路靴子脚响进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面目清秀身材夭矫,轻裘宝带美服华冠。刘姥姥此时坐不是立不是,藏没处藏。凤姐笑道:“你只管坐着,这是我侄儿。”刘姥姥方扭扭捏捏在炕沿上坐了。贾蓉笑道:“我父亲打发我来求婶子,说上回老舅太太给婶子的那架玻璃炕屏,明日请一个要紧的客,借了略摆一摆就送过来。”凤姐道:“说迟了一日,昨儿已经给了人了。”贾蓉听说,嘻嘻的笑着在炕沿上半跪道:“婶子若不借,又说我不会说话了又挨一顿好打呢。婶子只当可怜侄儿罢。”

  凤姐笑道:“也没见我们王家的东西都是好的不成。你们那里放着那些好东西只是看不见,偏我的就是好的。”贾蓉笑道:“那里有这个好呢!只求开恩罢。”凤姐道:“要碰一点儿,你可仔细你的皮。”因命平儿拿了楼房的钥匙,传几个妥当人来抬去。贾蓉喜的眉开眼笑,忙说:“我亲自带了人拿去,别由他们乱碰。”说着,便起身出去了。这里凤姐忽又想起一事来,便向窗外叫“蓉儿回来”。外面几个人接声说:“蓉大爷快回来。”贾蓉忙复身转来垂手侍立,听何指示。那凤姐只管慢慢的吃茶,出了半日的神,方笑道:“罢了,你且去罢。晚饭后,你来再说罢。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贾蓉应了一声,方慢慢的退去。

  这里刘姥姥心身方安,才又说道:“今日我带了你侄儿来也不为别的,只因他老子娘在家里连吃的都没有。如今天又冷了越想没个派头儿,只得带了你侄儿奔了你老来。”说着,又推板儿道:“你那爹在家怎么教导你了?打发咱们作煞事来?只顾吃果子咧!”凤姐早已明白了,听他不会说话,因笑止道:“不必说了,我知道了。”因问周瑞家的:“这姥姥不知可用了早饭没有?”刘姥姥忙道:“一早就往这里赶咧,那里还有吃饭的工夫咧。”凤姐听说,忙命快传饭来。一时周瑞家的传了一桌客馔来摆在东边屋内,过来带了刘姥姥和板儿过去吃饭。凤姐说道:“周姐姐好生让着些儿,我不能陪了。”

  于是过东边房里来,凤姐又叫过周瑞家的去问他,才回了太太说了些什么。周瑞家的道:“太太说,他们家原不是一家子。不过因出一姓,当年又与太老爷在一处做官,偶然连了宗的,这几年来也不大走动。当时他们来一遭,却也没空了他们。今儿既来了瞧瞧我们,是他的好意思,也不可简慢了他。便是有什么说的,叫奶奶裁度着就是了。”凤姐听了,说道:“我说呢,既是一家子,我如何连影儿也不知道。”说话间,刘姥姥已吃毕了饭,拉了板儿过来,舚唇抹嘴的道谢。

  凤姐笑道:“且请坐下,听我告诉你老人家。方才的意思,我已知道了。若论亲戚之间,原该不待上门来就该有照应才是。但如今家里杂事太烦,太太渐上了年纪,一时想不到也是有的。况是我近来接着管些事,都不大知道这些亲戚们。二则外头看着虽是烈烈轰轰的,殊不知大有大的艰难去处,说与人也未必信罢。今儿你既老远的来了,又是头一次见我张口,怎好教你空手回去呢。可巧昨儿太太给我的丫头们做衣裳的二十两银子,我还没动呢,你们不嫌少,就暂且先拿了去罢。”

  那刘姥姥先听见告艰难只当是没有,心里便突突的。后来听见给他二十两,喜的又浑身发痒起来,说道:“嗳,我也是知道艰难的!但俗语说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凭他怎么你老拔根寒毛,比我们的腰还粗呢。”周瑞家的在傍听他说的粗鄙,只管使眼色止他。凤姐看见,笑而不睬,只命平儿把昨日那包银子拿来,再拿一吊钱来,都送到刘姥姥跟前。凤姐乃道:“这是二十两银子,暂且给这孩子做件冬衣罢。若不拿着,可真是怪我了。这钱雇车坐罢。改日无事,只管来逛逛,方是亲戚们的意思。天也晚了,也不虚留你们了。到家里该问好的,问个好儿罢。”一面说,一面就站了起来。刘姥姥只管千恩万谢的拿了银子钱,随周瑞家的来至外厢。

  周瑞家的道:“我的娘啊,你见了他怎么倒不会说了,开口就是你侄儿。我说句不怕你恼的话,便是亲侄儿也要说和软些。那蓉大爷才是他的正经侄儿呢,他怎么又跑出这么个侄儿来了。”刘姥姥笑道:“我的嫂子,我见了他,心眼儿里爱还爱不过来,那里还说的上话来了。”二人说着,又到周瑞家坐了片刻。刘姥姥便要留下一块银子与周瑞家的孩子们买果子吃。周瑞家的如何放在眼里,执意不肯。刘姥姥感谢不尽,仍从后门去了。要知端详,且听下回分解。正是:“得意浓时易接济,受恩深处胜亲朋。”

  《红楼梦》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凤姐笑道:“这话没的叫人恶心,不过借赖着祖父虚名做个穷官儿罢了。谁家有什么,不过是个旧日的空架子。俗语说,朝廷还有三门子穷亲戚呢,何况你我。”凤姐又叫过周瑞家的去问他,才回了太太说了些什么。周瑞家的道:“太太说,他们家原不是一家子。不过因出一姓,当年又与太老爷在一处做官,偶然连了宗的,这几年来也不大走动。当时他们来一遭,却也没空了他们。今儿既来了瞧瞧我们,是他的好意思,也不可简慢了他。便是有什么说的,叫奶奶裁度着就是了。”凤姐听了,说道:“我说呢,既是一家子,我如何连影儿也不知道。”

  再倒过来看《红楼梦》第二回片段,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另整上酒肴来,二人闲谈慢饮,叙些别后之事。雨村因问:“近日都中可有新闻没有?”子兴道:“倒没有什么新闻,倒是老先生你贵同宗家,出了一件小小的异事。”雨村笑道:“弟族中无人在都,何谈及此?”子兴笑道:“你们同姓,实非同宗一族。”雨村问是谁家。子兴道:“荣国府贾府中,可也不玷辱了先生的门楣了。”雨村笑道:“原来是他家。若论起来,寒族人丁却不少。自东汉贾复以来,支派繁盛,各省皆有,谁能逐细考查。若论荣国一支,却是同谱。但他那等荣耀我们不便去攀扯,至今故越发生疏难认了。”子兴叹道:“老先生休如此说。如今的这宁荣两门也都萧索了,不比先时的光景。”雨村道:“当日宁荣两宅的人口也极多,如何就萧索了?”冷子兴道:“正是,说来也话长。”

  看官注意了,在京城古董行经营贸易商号的冷子兴,不愧是都中新闻的消息灵通人士。他对“官学商旋转门”豪族兴衰起落的“冷门生意”,当然就具有特别敏锐的商业嗅觉。贾者,商贾也。京都商贾云集富长袖善舞竞风流,恰便似“假语村言”的“无为有处有还无”。冷子兴对贾雨村说:“你们同姓,实非同宗一族。”贾雨村却说:“自东汉贾复以来,支派繁盛,各省皆有,谁能逐细考查。若论荣国一支,却是同谱。”

  此所谓“自东汉贾复以来”之“贾复”,便是“王莽篡汉”与“光武复兴”的“假作真时真亦假”。若是论刘氏“家天下”的汉朝外戚王莽的“同姓同宗”,正如王熙凤所言“朝廷还有三门子穷亲戚呢”。故此,贾府荣国府王夫人说:“不过因出一姓,当年又与太老爷在一处做官,偶然连了宗的。”而刘姥姥来贾府攀扯这门王姓“同姓同宗”亲戚,当然就是“他的好意思”。更不用说,刘姥姥若是攀扯汉朝刘氏“家天下”的“同姓同宗”,也同样是“朝廷还有三门子穷亲戚呢”。再论当年“汉匈和亲”的“化干戈为玉帛”,就可见汉高祖刘邦原本便是长袖善舞的顶级商贾。这个贾府“宁荣两门也都萧索了”的“问谁幻入华胥境”,莫非就是汉朝刘氏“家天下”的“有了钱就顾头不顾尾”?

  可以肯定的是,既然有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的“顽石通灵化玉”,就会有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的“仙石通灵化猴”。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红尘梦”,也都绕不开一个“钱”字。遥想那五行山下“压着一个神猴”,就曾演绎出了“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大闹天宫”魔幻故事。西贺牛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自有“旁门左道”的“后”字门中之道。东胜神洲花果山美猴王“西天取经”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便是这“道”字门中三百六十旁门的“旁门皆有正果”。

  穿越西贺牛洲灵台山,再看东胜神洲花果山。不知又过了几世几劫,因通背猿猴给猪八戒泄露了水帘洞的秘密,还在猢狲群里大肆散布“异端邪说”,这就给自己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通背猿猴案”内幕消息和被告“抗辩陈述”爆料,也一直霸屏网络热搜榜。

  在这份“抗辩陈述”里,通背猿猴说,从“禽有禽言兽有兽语”到“学人礼说人话”,猢狲沐猴而冠还是被当猴耍,猪八戒当养猪场首席执行官还是躲不过猪瘟,这都是西贺牛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疯牛病”肆虐的群魔乱舞。滚滚红尘前赴后继“西天取经”驾鹤西游纸钱飞舞,依旧是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自从“黄帝战蚩尤”和“尧舜禹之变”的“夏禹传子家天下”开始,东胜神洲芸芸众生就掉进了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钱眼”。世界观人生核心价值黑白颠倒五千年,又怎知自己早已是“正复为奇善复为妖”?分明是“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牛鬼蛇神两面人却总是假装自己是真人。芸芸众生鬼使神差鹬蚌相争,种地的卖转基因粮食害养猪的,养猪的卖瘦肉精害食品厂老板,食品厂老板卖毒食品害药品厂老板,药品厂老板卖毒疫苗害种地的,全民互欺互害自相残杀,皆是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一个“钱”字。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也还是“盘古氏开辟鸿蒙”的系统重启。

  通背猿猴反复提醒说,花果山是“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铁板桥下水通东海龙宫,四海龙宫又互联互通,西贺牛洲的牛鬼蛇神就经常往来于四大部洲。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玉皇大帝的“安天大会”君臣父子等级礼法体系,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割韭菜”流水线。在前一次“盘古氏开辟鸿蒙”的轮回中,西贺牛洲牛鬼蛇神的拜金主义“精神鸦片”妖法魔术,也同样是“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心灵鸡汤”。西贺牛洲牛鬼蛇神对“君主制国家经济体”进行“分而治之”的商业运营,只是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的初级版。“英格王国”的“君主立宪”制度创新,就开创了“民主法治”战胜“独裁专制”的资产阶级革命新纪元。由此,就使得“英格王国”占据了世界道义制高点,从而迅速跃升为横跨四大部洲的“日不落帝国”。这种全球化垄断经营和商业军国主义的军事科技创新,就带来了“羊吃人”圈地运动的“工业革命”。于是,西贺牛洲资本怪兽进行的这场“货币贸易战争”和“商业文化战争”,就又增添一个“世界自由贸易”的“科学名义”。

  通背猿猴说,从“日不落帝国”海外西洲殖民地的“独立战争”开始,西贺牛洲牛鬼蛇神又打造出了现代钱奴制资本主义升级版,这就是“纸币霸权”金融殖民统治的民主法治“普世价值”和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惯例“割韭菜”体系。这个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系统的创建和升级过程,就一直伴随着群雄争霸的“货币贸易战争”和“商业文化战争”。西贺牛洲“发达市场经济体”殖民征服四大部洲“新兴经济体”的群雄混战,结果只能是西贺牛洲资本怪兽对赌涨跌的赢者通吃渔翁得利。从原始奴隶制小康社会,直到现代钱奴制资本主义社会,鬼使神差鹬蚌相争自相残杀的奴隶却依旧是草根钱奴。

  通背猿猴叹息道,西贺牛洲牛鬼蛇神的拜金主义“精神鸦片”妖法魔术,原本就是运营经济食物链“割韭菜”体系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这种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心灵鸡汤”,却总是带着众生平等公平竞争的华丽包装。最初对西贺牛洲“君主制国家经济体”进行商业运营之时,这些牛鬼蛇神资本怪兽便开始把私营企业称为民营企业。当时,它们就在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附近的“葡萄王国”,创建了一个民营企业养猪场。天蓬元帅被贬下界,刚刚转世投胎变成“学人礼说人话”的猪八戒,就曾经被选派到这个养猪场担任首席执行官。不久,猪八戒便发现,在西贺牛洲的“西班王国”、“荷花王国”、“英格王国”和“法兰王国”等地,都冒出了类似的民营企业同行竞争对手。在这场“切分利润蛋糕”此消彼长零和博弈的贸易战争中,各家养猪场的首席执行官都很拼。他们竞相推行“996工作制”,并且激励员工爱岗敬业无私奉献。这样激烈竞争的结果,便导致了周期性供给侧与需求端结构失衡的产能过剩危机。就在他们焦头烂额之际,又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口蹄疫灾难。经历此劫,幸存者就剩下“英格王国”一家养猪场。直到猪八戒修成正果被加升为“净坛使者”后,他才终于明白,当年那场养猪业产能过剩危机和瘟疫灾难,都是西贺牛洲牛鬼蛇神在背后搞鬼。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芸芸众生鹬蚌相争胜败盈亏,原来都是取决于牛鬼蛇神资本怪兽“计划经济”的顶层设计,这又算什么旁门左道的“市场经济”?

  通背猿猴警告说,前一次“盘古氏开辟鸿蒙”的轮回是这样,再前一次“盘古氏开辟鸿蒙”的轮回也是这样。如果芸芸众生不能实现个人主观意识能动性初心“破私立公”的自我革命和自我拯救,这次“盘古氏开辟鸿蒙”的系统重启,也就快进入倒计时了!

  蓦然回首似相识,“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