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47:猪八戒流年不利也会遭遇西贺牛洲猪瘟?

2019-04-28 09:35:2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46:西贺牛洲也有过群雄争霸“春秋无义战”?》中提到,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那个舍卫国赵长者会不会是财神赵公明赵元帅,抑或便是“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赵家大官人,甚或是这个大宋国的地方豪绅赵员外?这个问题,原本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玄乎其玄。不过,“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这个楔子就引出了《水浒传》魔幻故事。

  却见龙虎山上清宫老祖“大唐洞玄国师”封锁魔王,“嗣汉天师张真人”又偏逢“天罡星合当出世”。当年金家父女被市霸郑屠夫欺凌,找不到大宋国的法律伸张正义。鲁提辖抑强扶弱行侠仗义打死了镇关西,“杀人偿命”却是王法铁律紧追不舍。要不是五台山长老贪财,即便是赵员外替金家报恩,也很难让鲁提辖在佛门净土藏身。文殊菩萨道场智真长老摩顶受记时说:“一要皈依佛性,二要皈奉正法,三要皈敬师友,此是三皈。五戒者,一不要杀生,二不要偷盗,三不要邪淫,四不要贪酒,五不要妄语。”鲁智深本是“心中无佛”的假和尚,就难免会屡屡违反“三皈五戒”。那么,五台山智真长老“以庙谋私”无本经营唯利是图,难道就是“普度众生”的“真和尚”吗?

  遥想那五行山下“压着一个神猴”,就曾演绎出了“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大闹天宫”魔幻故事。西贺牛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自有“旁门左道”的“后”字门中之道。东胜神洲花果山美猴王“西天取经”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便是这“道”字门中三百六十旁门的“旁门皆有正果”。

  转过来看《红楼梦》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题曰:“朝叩富儿门,富儿犹未足。虽无千金酬,嗟彼胜骨肉。”

  却说秦氏因听见宝玉从梦中唤他的乳名,心中自是纳闷,又不好细问。彼时宝玉迷迷惑惑,若有所失。众人忙端上桂圆汤来,呷了两口,遂起身整衣。袭人伸手与他系裤带时,不觉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凉一片粘湿,吓的忙退出手来,问是怎么了。宝玉红涨了脸,把他的手一捻。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通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了一半,不觉也羞红了脸,遂不敢再问。仍旧理好衣裳,随至贾母处来,胡乱吃毕晚饭,过这边来。

  袭人忙趁众奶娘鬟不在傍时,另取出一件中衣来与宝玉换上。宝玉含羞央告道:“好姐姐,千万别告诉人。”袭人亦含羞笑问道:“你梦见什么故事了?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宝玉道:“一言难尽。”便把梦中之事细细说与袭人听了,然后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无人撞见。自此宝玉视袭人更与别个不同,袭人侍宝玉更为尽职。暂且别无话说。

  按荣府中一宅中合算起来,人口虽不多,从上至下也有三四百丁。事虽不多,一天也有一二十件,竟如乱麻一般,并没个头绪可作纲领。正寻思从那一件事自那一个人写起方妙,恰好忽从千里之外,芥豆之微小小一个人家向与荣府略有些瓜葛,这日正往荣府中来,因此便就这一家说来,倒还是个头绪。你道这一家姓甚名谁,又与荣府有甚瓜葛。且听细讲。

  方才所说这小小之家,姓王,乃本地人氏,祖上曾做过小小的一个京官,昔年曾与凤姐之祖王夫人之父认识。因贪王家的势利便连了宗,认做侄儿。那时只有王夫人之大兄凤姐之父与王夫人,随在京中的知有此一门连宗之族,余者皆不认识。目今其祖已故,只有一个儿子,名唤王成。因家业萧条,仍搬出城外原乡中住去了。王成新近亦因病故,只有其子,小名狗儿。狗儿亦生一子,小名板儿。嫡妻刘氏。又生一女,名唤青儿。一家四口,仍以务农为业。因狗儿白日间又做些生计,刘氏又操井臼等事,青板姊弟两个无人看管,狗儿遂将岳母刘姥姥接来一处过活。这刘姥姥乃是个久经世代的老寡妇,膝下又无子息,只靠两亩薄田度日。如今女婿接来养活,岂不愿意,遂一心一计帮趁着女儿女婿过活起来。

  因这年秋尽冬初,天气冷将上来,家中冬事未办,狗儿未免心中烦虑,吃了几杯闷酒,在家闲寻气恼。刘氏不敢顶撞。因此刘姥姥看不过,乃劝道:“姑爷,你别嗔着我多嘴。咱们村庄人那一个不是老老诚诚的,守着多大碗儿吃多大碗的饭。你皆因年小时节,托着你那老家的福,吃喝惯了,如今所以把持不住。有了钱就顾头不顾尾,没了钱就瞎生气,成个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了。如今咱虽离城住着,终是天子脚下。这长安城中遍地都是钱,只可惜没人会拿去罢了,在家跳蹋会子也不中用的。”狗儿听说,便急道:“你老只会炕头儿上混说。难道叫我打劫偷去不成?”刘姥姥道:“谁叫你偷去呢。也到底想法儿大家裁度。不然,那银子钱自己跑到咱家来不成!”狗儿冷笑道:“有法儿,还等到这会子呢!我又没有收税的亲戚,作官的朋友,有什么法子可想的。便有,也只怕他们未必来理我们呢。”

  刘姥姥道:“这倒不然,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们谋到了,靠菩萨的保佑,有些机会也未可知。我倒替你们想出一个机会来。当日你们原是和金陵王家连过宗的,二十年前,他们看承你们还好。如今自然是你们拉硬屎,不肯去亲近他,故疏远起来。想当初我和女儿还去过一遭。他家的二小姐着实响快,会待人的,倒不拿大。如今现是荣国府贾二老爷的夫人。听得说如今上了年纪,越发怜贫恤老,最爱斋僧敬道,舍米舍钱的。如今王府虽升了边任,只怕这二姑太太还认得咱们。你何不去走动走动,或者他念旧,有些好处也未可知。只要他发一点好心,拔一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粗呢。”

  刘氏一傍接口道:“你老虽说的是。但只你我这样个嘴脸,怎么好到他门上去的!先不先,他们那些门上的人也未必肯去通信,没的去打嘴现世。”谁知狗儿利名心最重,听如此一说,心下便有些活动起来,又听他妻子这番话,便笑接道:“姥姥既如此说,况且当年你又见过这姑太太一次,何不你老人家明日就走一趟,先试试风头再说?”刘姥姥道:“嗳哟,可是说的‘侯门深似海’,我是个什么东西,他家人又不认得我,我去了也是白去的。”狗儿笑道:“不妨,我教你老一个法子。你竟带了外孙子小板儿,先去找陪房周瑞。若见了他,就有些意思了。这周瑞先时曾和我父亲交过一桩事,我们极好的。”

  刘姥姥道:“我也知道他的,只是许多时不走动,知道他如今是怎样,这也说不得了。你又是个男人,又这样个嘴脸,自然去不得。我们姑娘、年轻媳妇子,也难卖头卖脚的。倒还是舍着我这副老脸去碰一碰,果然有些好处大家都有益。便是没银子拿来,我也到那公府侯门见一见世面,也不枉我一生。”说毕,大家笑了一回。当晚计议已定。

  次日天未明,刘姥姥便起来梳洗了,又将板儿教训了几句。那板儿才五六岁的孩子,一无所知,听见带他进城逛去便喜的无不应承。于是刘姥姥带他进城找至荣宁街,来至荣府大门石狮子前,只见簇簇的轿马,刘姥姥便不敢过去,且掸了掸衣服,又教了板儿几句话,然后蹭到角门前。只见几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人,坐在大凳上说东谈西的。刘姥姥只得蹭上来说:“太爷们纳福。”众人打量了他一会,便问是那里来的。刘姥姥陪笑道:“我找太太的陪房周大爷的,烦那位太爷替我请他老出来。”那些人听了都不揪睬,半日方说道:“你远远的那墙角下等着,一会子他们家有人就出来的。”内中有一年老的说道:“不要误他的事,何苦耍他。”因向刘姥姥道:“那周大爷已往南边去了。他在后一带住着,他娘子却在家。你要找时,从这边绕到后街上后门上去问就是了。”

  刘姥姥听了谢过,随带了板儿绕到后门上。只见门前歇着些生意担子,也有卖吃的也有卖顽耍物件的,闹吵吵三二十个孩子在那里厮闹。刘姥姥便拉住一个道:“我问哥儿一声,有个周大娘,可在家么?”孩子道:“那个周大娘?我们这里周大娘有三个呢,还有两个周奶奶。不知是那一个行当上的?”刘姥姥道:“是太太的陪房周瑞。”孩子们道:“这个容易。你跟我来。”说着,跳蹿蹿的引着刘姥姥进了后门,至一院墙边,指与刘姥姥道:“这就是他家。”又叫道:“大大妈,有个老奶奶来找你呢,我带了来了。”周瑞家的在内听说,忙迎了出来问是那位。刘姥姥忙迎上来问道:“好呀,周嫂子!”

  周瑞家的认了半日,方笑道:“刘姥姥,你好呀!你说说,能几年我就忘了,请家里来坐罢。”刘姥姥一壁里走着,一壁笑说道:“你老是贵人多忘事,那里还记得我们了。”说着,来至房中。周瑞家的命雇的小丫头倒上茶来吃着。周瑞家的又问板儿道:“你都长这么大了!”又问些别后闲话。再问刘姥姥今日还是路过,还是特来的。刘姥姥便说:“原是特来瞧瞧嫂子你,二则也请请姑太太的安。若可以领我见一见更好,若不能便借重嫂子转致意罢了。”

  周瑞家的听了便已猜着几分来意。只因昔年他丈夫周瑞争买田地一事,其中多得狗儿之力。今见刘姥姥如此而来,心中难却其意。二则也要显弄自己的体面,听如此说便笑道:“姥姥,你放心。大远的诚心诚意来了,岂有个不教你见个真佛儿去的。论那人来客去回话,却不与我相干。我们这里都是各占一样儿。我们男的他只管春秋两季的地租子,闲时只带着小爷们出门就完了。我只管跟太太奶奶们出门的事。皆因你原是太太的亲戚,又拿我当个人,投奔了我来,我就破个例,给你通个信去。但只一件,姥姥有所不知,我们这里又不比五年前了。如今太太竟不大管事,都是琏二奶奶管家了。你道这琏二奶奶是谁,就是太太的内侄女,当日大舅老爷的女儿,小名叫凤哥的。”刘姥姥听了,纳罕问道:“原来是他!怪道呢,我当日就说他不错呢。这等说来,我今儿还得见他了?”

  周瑞家的道:“这个自然。如今太太事多心烦,有客来了略可推的也就推过去了,都是凤姑娘周旋迎待。今儿宁可不会太太,倒要见他一面,才不枉这里来一遭。”刘姥姥道:“阿弥陀佛!这全仗嫂子方便了。”周瑞家的道:“说那里话。俗语说的‘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不过用我说一句话罢了,害着我什么。”说着,便唤小丫头子到倒厅上悄悄的打听打听,老太太屋里摆了饭了没有。小丫头去了。这里二人又说些闲话。

  刘姥姥因说:“这位凤姑娘今年大不过二十岁罢了,就这等有本事,当这样的家可是难得的。”周瑞家的听了道:“嗐,我的姥姥,告诉不得你呢!这位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却比是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一样的模样儿,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回来你见了,就信了。就只一件,待下人未免太严了些儿。”说着,只见小丫头回来说:“老太太屋里已摆完了饭。二奶奶在太太屋里呢。”周瑞家的听了连忙起身,催着刘姥姥说:“快走,快走。这一下来他吃饭是个空子,咱们先等着去。若迟一步,回事的人多了就难说话。再歇了中觉,越发没了时候了。”

  说着,一齐下了炕,打扫打扫衣服,又教了板儿几句话,随着周瑞家的,逶迤往贾琏的住宅来。先到了倒厅,周瑞家的将刘姥姥安插在那里略等一等。自己先过影壁进了院门,知凤姐未下来,先找着了凤姐的一个心腹通房大丫头名唤平儿的。周瑞家的先将刘姥姥起初来历说明,又说:“今日大远的特来请安。当日太太是常会的,今儿不可不见,所以我带了他进来了。等奶奶下来,我细细回明,奶奶想也不责备我莽撞的。”平儿听了便作了主意,叫他们进来,先在这里坐着就是了。周瑞家的听了,方出去领了他们进入院来。上了正房台阶,小丫头打起了猩红毡帘,才入堂屋,只闻一阵香扑了脸来,竟不辨是何气味。身子如在云端里一般。满屋中之物都耀眼争光的,使人头悬目眩。

  刘姥姥此时,惟点头咂嘴,念佛而已。于是来至东边这间屋内,乃是贾琏的女儿大姐儿睡觉之所。平儿站在炕沿边,打量了刘姥姥两眼,只得问个好让坐。刘姥姥见平儿遍身绫罗,插金带银花容玉貌的,便当是凤姐儿了,才要称姑奶奶。忽见周瑞家的称他是“平姑娘”,又见平儿赶着周瑞家的称“周大娘”,方知不过是个有些体面的丫头。于是让刘姥姥和板儿上了炕,平儿和周瑞家的对面坐在炕沿上。小丫头们斟了茶来吃茶。

  刘姥姥只听见咯当咯当的响声,大有似乎打箩柜筛面的一般,不免东瞧西望的。忽见堂屋中柱子上挂着一个匣子,底下又坠着一个秤砣般的一物,却不住的乱晃。刘姥姥心中想着:“这是个什么爱物儿?有煞用呢?”正呆想时,陡听得当的一声,又若金钟铜磬一般,不妨倒吓的一展眼,接着又是一连八九下。方欲问时,只见小丫头子们一齐乱跑,说“奶奶下来了”。平儿周瑞家的忙起身,命刘姥姥“只管坐着。等是时候我们来请你。”说着,都迎出去了。

  《红楼梦》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刘姥姥开导她姑爷说:“咱们村庄人那一个不是老老诚诚的,守着多大碗儿吃多大碗的饭。你皆因年小时节,托着你那老家的福,吃喝惯了,如今所以把持不住。有了钱就顾头不顾尾,没了钱就瞎生气,成个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了。如今咱虽离城住着,终是天子脚下。这长安城中遍地都是钱,只可惜没人会拿去罢了,在家跳蹋会子也不中用的。”

  此所谓“守着多大碗儿吃多大碗的饭”,当是咱们村庄人老老诚诚的“民以食为天”。虚拟经济投机钻营的“钱生钱”,自是“机关算尽太聪明”的“有了钱就顾头不顾尾”。至于“这长安城中遍地都是钱”,却又是“只把明清当汉唐”的“问谁幻入华胥境”了。有道是,“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这天界有“赤瑕宫神瑛侍者”一枚,就恍若当年“女炼石补天”遗弃的顽石。那么,这地界有“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绛珠草”一株,会不会是西贺牛州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的产品?又跟西贺牛州灵山雷音寺有没有瓜葛?

  可以肯定的是,既然有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的“顽石通灵化玉”,也就会有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的“仙石通灵化猴”。这个美猴王曾去过西贺牛州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访仙问道,后来护送唐僧“西天取经”就到了西贺牛州灵山雷音寺。此便是,物欲横流人自迷,滚滚红尘化作泥。色色空空色还空,虚虚实实虚亦实。

  穿越西贺牛洲灵台山,再看东胜神洲花果山。不知又过了几世几劫,因通背猿猴给猪八戒泄露了水帘洞的秘密,还在猢狲群里大肆散布“异端邪说”,这就给自己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通背猿猴案”内幕消息和被告“抗辩陈述”爆料,也一直霸屏网络热搜榜。

  在这份“抗辩陈述”里,通背猿猴说,对“君主制国家经济体”进行“分而治之”的商业运营,只是西贺牛洲牛鬼蛇神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的初级版。“英格王国”的“君主立宪”制度创新,就开创了“民主法治”战胜“独裁专制”的资产阶级革命新纪元。由此,就使得“英格王国”占据了世界道义制高点,从而迅速跃升为横跨四大部洲的“日不落帝国”。这种全球化垄断经营和商业军国主义的军事科技创新,就带来了“羊吃人”圈地运动的“工业革命”。西贺牛洲资本怪兽进行的这场“货币贸易战争”和“商业文化战争”,就又增添一个“世界自由贸易”的“科学名义”。

  通背猿猴感慨道,当年“日不落帝国”能在群雄争霸中脱颖而出,确是西贺牛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商业文化战争”的历史辉煌。后来,东胜神洲傲来国“脱东入西”的鬼使神差,以及花果山“浑然像个人家”的“西天取经”自我毁灭,也都是西贺牛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商业文化战争”的出神入化。当然,这都是前一个轮回“盘古氏开辟鸿蒙”的洪荒往事了。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花果山猢狲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的“西天取经”,家国兴亡生死轮回归来去兮,也总是一个“钱”字了得!

  通背猿猴说,从西贺牛洲“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神话,到“民主科学”的“日不落帝国”,只是“金钱政治”的古典奴隶变成了现代钱奴。西贺牛洲群雄争霸的“发达市场经济体”,也只是西贺牛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的“寄生宿主”。这个“日不落帝国”巨无霸,最后同样是“堡垒从内部攻破”的自我毁灭。“日不落帝国”海外西洲殖民地的“独立战争”,就是打响了“日不落帝国”解体衰亡的第一枪。“新日不落帝国”金融殖民统治的民主法治“普世价值”和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惯例“割韭菜”体系,也必然会重蹈覆辙。从“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古典钱奴,直到“民主科学”的现代钱奴,这就是西贺牛洲老龄化和人口负增长的“末日疯狂”。不管是“独裁专制经济体”,还是“自由民主经济体”,都是追求资本利润最大化的平台和工具。“奴隶贸易”的“人口红利”,正是牛鬼蛇神资本怪兽欲壑难填的“最后晚餐”。群雄争霸家国兴亡的血雨腥风,原本就是牛鬼蛇神“疯牛病”发作的群魔乱舞进行曲。西贺牛洲芸芸众生娱乐至死也就罢了,东胜神洲却只是羡慕“发达市场经济体”的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因此,就有了鬼使神差前赴后继“西天取经”的至死方休!

  通背猿猴慨叹,初生婴儿都有一颗天真无邪的本心。到了成长发育阶段,当他发现“人人生而不平等”之时,就开始遭遇到了尘世的精神污染。从众心理的“羊群效应”,就会使他跟风逐潮趋利避害。当他变得低俗媚俗充满铜臭气息之时,圆滑世故就是“人性自由”已经被牛鬼蛇神劫持的成熟标志。这时,他的人生旅途和个人奋斗,就是随着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魔鬼笛音起舞。除了物质利益的有形之象,精神食粮的无形之气都会被他彻底屏蔽。只有可以用金钱衡量的物质利益,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实生活。不能用金钱衡量的人伦亲情和社会道义,统统都是红尘之外的虚无。只是用金钱衡量人生成败和地位高低,谁还管有闲心讨论“杞人忧天”。不管黑道白道,自己先富起来才是硬道理。只要能够实现一己私利最大化,哪管什么损公肥私家国兴亡。芸芸众生一盘散沙鹬蚌相争,又怎能不让西贺牛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渔翁得利赢者通吃?

  通背猿猴说,花果山是“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水帘洞“浑然像个人家”。铁板桥下水通东海龙宫,四海龙宫又互联互通,西贺牛洲的牛鬼蛇神就经常往来于四大部洲。心有私欲,邪气必侵。东胜神洲牛鬼蛇神两面人的“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就是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心魔驱动鬼使神差。自从“黄帝战蚩尤”和“尧舜禹之变”的“夏禹传子家天下”开始,东胜神洲就形成了奴隶制小康社会“天子分封建藩”的君臣父子等级礼法制度,芸芸众生便掉进了这个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钱眼”。东胜神洲牛鬼蛇神两面人“盗亦有道”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就是“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的假公济私假仁假义。亦如上个轮回猢狲沐猴而冠被加升为“大职正果斗战胜佛”一样,这样“正复为奇善复为妖”黑白颠倒,也皆是牛鬼蛇神两面人群魔乱舞的“假作真时真亦假”。

  通背猿猴哀叹,从“禽有禽言兽有兽语”到“学人礼说人话”,猢狲沐猴而冠还是被当猴耍,猪八戒当养猪场首席执行官还是躲不过猪瘟,这都是西贺牛洲牛鬼蛇神资本怪兽“疯牛病”肆虐的群魔乱舞。芸芸众生前赴后继“西天取经”驾鹤西游纸钱飞舞,依旧是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自从“黄帝战蚩尤”和“尧舜禹之变”的“夏禹传子家天下”开始,东胜神洲芸芸众生就掉进了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钱眼”。世界观人生核心价值黑白颠倒五千年,又怎知自己早已是“正复为奇善复为妖”?分明是“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牛鬼蛇神两面人却总是假装自己是真人。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芸芸众生鬼使神差鹬蚌相争,种地的卖转基因粮食害养猪的,养猪的卖瘦肉精害食品厂老板,食品厂老板卖毒食品害药品厂老板,药品厂老板卖毒疫苗害种地的,全民胡欺互害自相残杀,皆是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一个“钱”字。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也还是“盘古氏开辟鸿蒙”的系统重启。

  蓦然回首似相识,“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