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33:食草动物有了“食肉意识”是福还是祸?

2019-04-15 14:46:2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32:花果山的通背猿猴也在搞“维基解密”?》中提到,在那份“抗辩陈述”里,通背猿猴反过来规劝说,你们用手机扫描水帘洞石盆石碗的二维码,读不出里面的“天地之数”信息,只是因为还没有实现个人主观意识能动性初心“破私立公”的“正心诚意”。

  通背猿猴坦承,我确实把水帘洞的“无字天书”告诉了猪八戒,他开始也不相信。当他偷听了“兜率宫会议”的机密后,才印证了我的说法。猪八戒称我是“维基解密”,还要通报给美猴王。你们也知道,美猴王已经被佛祖加升为“大职正果斗战胜佛”。他能不能跳出“如来佛手掌心”,我并不抱多大希望,你们这些猢狲也不要指望美猴王是花果山的“救世主”。你们可以认为我是散布“异端邪说”的魔鬼,甚至可以把我处以“火刑”。不过,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到了“人工智能”基因编辑“腾山换猴”之时,你们恐怕连自己被卖了多钱都不知道!

  转过来继续看《水浒传》第二回,史大郎夜走华阴县,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话说当时史进道:“却怎生是好?”朱武等三个头领跪下道:“哥哥,你是干净的人,休为我等连累了。大郎可把索来绑缚我三个出去请赏,免得负累了你不好看。”史进道:“如何使得!恁地时是我赚你们来捉你请赏,枉惹天下人笑。若是死时我与你们同死,活时同活。你等起来,放心,别作圆便。且等我问个来历情由。”史进上梯子问道:“你两个何故半夜三更来劫我庄上?”

  两个都头道:“大郎,你兀自赖哩!见有原告人李吉在这里。”史进喝道:“李吉,你如何诬告平人?”李吉应道:“我本不知,林子里拾得王四的回书,一时间不该县前观看,因此事发。”史进叫王四,问道:“你说无回书如何却又有书?”王四道:“便是小人一时醉了,忘记了回书。”史进大喝道:“畜生!却怎生好!”外面都头人等惧怕史进了得,不敢奔入庄里来捉人。三个头领把手指道:“且答应外面。”史进会意,在梯子上叫道:“你两个都头都不必斗动,权退一步,我自绑缚出来解官请赏。”那两个都头都怕史进,只得应道:“我们都是没事的,等你绑出来,同去请赏。”

  史进下梯子,来到厅前,先将王四带进后园,把来一刀杀了。喝教许多庄客把庄里有的没的细软等物即便收拾,尽教打叠起了,一壁点起三四十个火把。庄里史进和三个头领全身披挂,枪架上各人跨了腰刀,拿了朴刀,拽扎起,把庄后草屋点着。庄客各自打拴了包裹,外面见里面火起,都奔来后面看。史进却就中堂又放起火来,大开庄门呐声喊,杀将出来。史进当头,朱武杨春在中陈达在后和小喽罗并庄客,冲将出来,正迎着两个都头并李吉,史进见了大怒。仇人见面,分外眼明!两个都头见势头不好,转身便走。李吉却待回身,史进早到,手起一刀,把李吉斩做两段。

  两个都头正待走时,陈达、杨春赶上,一个一朴刀结果了两个性命。县尉惊得跑马走回去了。众士兵那里敢向前,各自逃命散了,不知去向。史进引着一行人,且杀且走,直到少华山上寨内坐下。喘息方定,朱武等忙叫小喽罗一面杀牛宰马,贺喜饮宴,不在话下。一连过了几日,史进寻思:“一时间要救三人,放火烧了庄院。虽是有些细软家财,重杂物,尽皆没了!”心内踌躇,在此不了,开言对朱武等说道:“我师父王教头在关西经略府勾当,我先要去寻他,只因父亲死了,不曾去得。今来家私庄院废尽,我如今要去寻他。”朱武三人道:“哥哥休去,只在我寨中且过几日,又作商议。若哥哥不愿落草时,待平静了,小弟们与哥哥重整庄院,再作良民。”

  史进道:“虽是你们的好情分,只是我今去意难留。我若寻得师父,也要那里讨个出身,求半世快乐。”朱武道:“哥哥便在此间做个寨主,却不快活?只恐寨小不堪歇马。”史进道:“我是个清白好汉,如何肯把父母遗体来点污了!你劝我落草,再也休题。”史进住了几日,定要去。朱武等苦留不住。史进带去的庄客都留在山寨,只自收拾了些散碎银两打拴一个包里,余者多的尽数寄留在山寨。史进头带白范阳毡大帽上撒一撮红缨,帽儿下裹一顶浑青抓角软头巾。顶上明黄缕带,身穿一领白丝两上领战袍,腰系一条五指梅红攒线搭,青白间道行缠绞脚,衬着踏山透土多耳麻鞋。跨一口铜钹磐口雁翎刀,背上包裹提了朴刀,辞别朱武等三人。众多小喽罗都送下山来。朱武等洒泪而别,自回山寨去了。

  只说史进提了朴刀,离了少华山,取路投关西正路。望延安府路上来,免不得饥食渴饮夜住晓行,独自行了半月之上,来到渭州:“这里也有个经略府,莫非师父王教头在这里?”史进便入城来看时,依然有六街三市。只见一个小小茶坊正在路口。史进便入茶坊里来拣一副坐位坐了。问茶博士道:“这里经略府在何处?”茶博士道:“只在前面便是。”史进道:“借问经略府内有个东京来的教头王进么?”茶博士道:“这府里教头极多,有三四个姓王的,不知哪个是王进。”道犹未了,只见一个大汉大踏步竟进入茶坊里来。史进看他时,是个军官模样,头戴芝麻罗万字顶头巾,脑后两个太原府扭丝金环,上穿一领鹦哥绿丝战袍,腰系一条文武双股鸦青,足穿一双鹰爪皮四缝干黄靴,生得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腮边一部落腮胡须,身长八尺腰阔十围。那人入到茶房里面坐下。

  茶博士道:“客官,要寻王教头,只问这位提辖便都认得。”史进忙起身施礼道:“客官,请坐,拜茶。”那人见史进长大魁伟像条好汉,便来与他施礼。两个坐下,史进道:“小人大胆,敢问官人高姓大名?”那人道:“洒家是经略府提辖,姓鲁讳个达字。敢问阿哥,你姓什么?”史进道:“小人是华州华阴县人氏,姓史名进。请问官人,小人有个师父,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姓王名进,不知在此经略府中有也无?”鲁提辖道:“阿哥,你莫不是史家村甚么九纹龙史大郎?”史进拜道:“小人便是。”鲁提辖连忙还礼说道:“闻名不如见!见面胜如闻名。你要寻王教头,莫不是在东京恶了高太尉的王进?”

  史进道:“正是那人。”鲁达道:“俺也闻他名字,那个阿哥不在这里。洒家听得说,他在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处勾当。俺这渭州却是小种经略相公镇守。那人不在这里。你即是史大郎时,多闻你的好名字,你且和我上街去吃杯酒。”鲁提辖挽了史进的手,便出茶坊来。鲁达回头道:“茶钱,洒家自还你。”茶博士应道:“提辖但吃不妨,只顾去。”两个挽了出得茶坊来,上街行得三五十步,只见一簇众人围住白地上。史进道:“兄长,我们看一看。”分开人众看时,中间里一个人,仗着十来条杆棒,地上摊着十数个膏药,一盘子盛着,却原来是江湖上使枪棒卖药的。

  史进见了,却认得他。原来是教史进开手的师父,叫做“打虎将”李忠。史进就人丛中叫道:“师父,多时不见。”李忠道:“贤弟如何到这里?”鲁提辖道:“既是史大郎的师父,也和俺去吃三杯。”李忠道:“待小子卖了膏药,讨了回钱,一同和提辖去。”鲁达道:“谁奈烦等你!去便同去!”李忠道:“小人的衣饭,无计奈何。提辖先行,小人便寻将来。贤弟,你和提辖先行一步。”鲁达焦躁,把那看的人一推一交,骂道:“这厮们夹着屁眼散开!不去的洒家便打!”众人见是鲁提辖,一哄都走了。李忠见鲁达凶猛,敢怒而不敢言只得陪笑道:“好急性的人!”当下收拾了行头药囊,寄顿了枪棒。三个人转弯抹角,来到州桥之下一个潘家有名的酒店,门前挑出望竿挂着酒旗,漾在空史飘荡。三人来到潘家酒楼上拣个济楚阁儿里坐下。提辖坐了主位,李忠对席,史进下首坐了。

  酒保唱了喏,认的是鲁提辖便道:“提辖官人,打多少酒?”鲁达道:“先打四角酒来。”一面铺下菜蔬果品按酒,又问道:“官人,吃甚下饭?”鲁达道:“问甚么!但有只顾卖来,一发算钱还你!这厮!只顾来聒噪!”酒保下去,随即烫酒上来,但是下口肉食,只顾将来摆一桌子。三个酒至数杯,正说较量些枪法,说得入港,只听得隔壁阁子里有人哽哽咽咽啼哭。鲁达焦躁,便把碟儿盏儿都丢在楼板上。酒保听得,慌忙上来看时,见鲁提辖气愤地。酒保抄手道:“官人,要甚东西,分付卖来。”鲁达道:“洒家要甚么!你也须认得洒家!却恁地教甚么人在间壁吱吱的哭,搅俺弟兄们吃酒?洒家须不曾少了你酒钱!”

  酒保道:“官人息怒。小人怎敢教人啼哭打搅官人吃酒?这个哭的是绰酒座儿唱的父女两人,不知官人们在此吃酒,一时间自苦了啼哭。”鲁提辖道:“可是作怪!你与我唤得他来。”酒保去叫。不多时,只见两个到来。前面一个十八九岁的妇人,背后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儿,手里拿串拍板,都来到面前。看那妇人虽无十分的容貌,也有些动人的颜色,拭着泪眼向前来,深深的道了三个万福。那老儿也都相见了。

  鲁达问道:“你两个是那里人家?为甚么啼哭?”那妇人便道:“官人不知,容奴告禀:奴家是东京人氏,因同父母来渭州投奔亲眷,不想搬移南京去了。母亲在客店里染病身故,父女二人流落在此生受。此间有个财主,叫做“镇关西”郑大官人,因见奴家,便使强媒硬保要奴作妾。谁想写了三千贯文书,虚钱实契,要了奴家身体。未及三个月,他家大娘子好生利害,将奴赶打出来不容完聚,着落店主人家追要原典身钱三千贯。父亲懦弱和他争不得,他又有钱有势。当初不曾得他一文,如今那讨钱来还他?没计奈何,父亲自小教得奴家些小曲儿,来这里酒楼上赶座子,每日但得些钱来将大半还他,留些少父女们盘缠。这两日酒客稀少,违了他钱限,怕他来讨时受他差耻。父女们想起这苦楚无处告诉,因此啼哭。不想误犯了官人,望乞恕罪,高抬贵手!”鲁提辖又问道:“你姓甚么?在那个客店里歇?那个镇关西郑大官人在那里住?”

  老儿答道:“老汉姓金排行第二,孩儿小字翠莲。郑大官人便是此间状元桥下卖肉的郑屠,绰号镇关西。老汉父女两个只在前面东门里鲁家客店安下。”鲁达听了道:“呸!俺只道那个郑大官人,却原来是杀猪的郑屠!这个腌泼才,投托着俺小种经略相公门下做个肉铺户,却原来这等欺负人!”回头看着李忠、史进道:“你两个且在这里,等洒家去打死了那厮便来!”史进、李忠抱住劝道:“哥哥息怒,明日却理会。”两个三回五次劝得他住。鲁达又道:“老儿,你来。洒家与你些盘缠,明日便回东京去,如何?”父女两个告道:“若是能彀回乡去时,便是重生父母,再长爷娘。只是店主人家如何肯放?郑大官人须着落他要钱。”鲁达道:“这个不妨事,俺自有道理。”便去身边摸出五两来银子,放在桌上,看着史进道:“洒家今日不曾多带得些出来,你有银子借些与俺,洒家明日便送还你。”

  史进道:“值甚么,要哥哥还。”去包裹里取出一锭十两银子放在桌上。鲁达看着李忠道:“你也借些出来与洒家。”李忠去身边摸出二两来银子。鲁提辖看了,见少,便道:“也是个不爽利的人!”鲁达只把这十五两银子与了金老,分付道:“你父女两个将去做盘缠,一面收拾行李。俺明日清早来发付你两个起身,看那个店主人敢留你!”金老并女儿拜谢去了。鲁达把这两银子丢还了李忠。三人再吃了两角酒,下楼来叫道:“主人家酒钱,洒家明日送来还你。”主人家连声应道:“提辖只顾自去,但吃不妨,只怕提辖不来赊。”三个人出了潘家酒肆,到街上分手,史进、李忠各自投客店去了。只说鲁提辖回到经略府前下处。到房里,晚饭也不吃,气愤愤地睡了。主人家又不敢问他。

  《水浒传》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这个楔子就引出了《水浒传》魔幻故事。话说大宋仁宗天子在位时钦差内外提点殿前太尉洪信为天使,前往江西信州龙虎山,宣请“嗣汉天师张真人”星夜来朝祈禳瘟疫。信州龙虎山上清宫右廊后另外一所殿宇,上书四个金字写道“伏魔之殿”,乃是老祖“大唐洞玄国师”封锁魔王在此。只中央一个石碑,有四个真字大书凿着“遇洪而开”!却不是一来天罡星合当出世,二来宋朝必显忠良,三来凑巧遇着洪信,岂不是天数!这个龙虎山上清宫“右廊后”的“后”字,也是“旁门左道”的“后”字门中之道似曾相识。

  所谓“道可道非常道”,这个“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诗书礼仪之邦,就有了“玉清教主微妙道君皇帝”的“名可名非常名”。大宋“齐云社”皇家俱乐部引领时代风骚,早就有了“球星从政”的“后”字门中之道。明面上“宋儒理学”的“学而优则仕”,庙堂上却是“这浮浪子弟门风帮闲之事”的王侯将相才子佳人竞风流。“戏子当道”全民追星,就演绎出了娱乐至死的“靖康之耻”!水泊梁山的“天罡星合当出世”,便是那龙虎山上清宫“伏魔之殿”的“遇洪而开”!

  遥想五行山下“压着一个神猴”,就有那“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大闹天宫”故事。美猴王护送大唐玄奘法师“西天取经”,一路降妖伏魔历尽艰险。龙虎山上清宫老祖“大唐洞玄国师”封锁魔王,“嗣汉天师张真人”又偏逢“天罡星合当出世”。西贺牛州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有“后”字门中之道,美猴王“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便是“道”字门中有三百六十旁门的“旁门皆有正果”。

  却说通背猿猴接到狱吏的通知,告知他按照花果山的法规,犯罪嫌疑人有权申请辩护律师,也可以本人出庭自我辩护。后来,网上就流传出了通背猿猴出庭时的“抗辩陈述”文字记录。

  在这份“抗辩陈述”里,通背猿猴说,“禽有禽语兽有兽言”。当年食肉恐龙与食草恐龙的生存竞争食物链,就是原生态的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霸王龙”及其食肉恐龙强势种群,肯定会认为这就是生存本能的自由平等公平竞争“天经地义”。至于食肉恐龙群雄争霸的“春秋无义战”,自然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胜王败寇零和博弈愿赌服输。到头来,受伤的总是草根阶层弱势种群食草恐龙。那么,食草恐龙为何要跟风参与这场“春秋无义战”的“食物链游戏”呢?

  通背猿猴解释说,这是因为食草恐龙也衍生出了“食肉意识”。食草恐龙萌生了“食肉意识”,就必然会滋生“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投机赌运梦想。因为同样带有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兽性劣根,它们就会鬼使神差认同和参与这种胜王败寇零和博弈愿赌服输的“食物链游戏”。甚至,它们还会更积极地宣扬和维护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的“天经地义”。因此,就有了草根阶层弱势种群内部一盘散沙的鹬蚌相争窝里斗。最终结果,便成就了食肉恐龙群雄争霸赢者通吃的“霸王龙”。这听起来有些可笑,我们花果山美猴王“学人礼说人话”的“大闹天宫”,结果还不是成就了玉皇大帝和佛祖吗?

  通背猿猴接着说,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这不仅是美猴王个人加升“大职正果斗战胜佛”的可笑和可悲,也是我们整个花果山猢狲王国的家国命运悲剧。美猴王的“道心开发”,就是萌生了“敢为天下先”的“帝王意识”。没想到,玉皇大帝的“安天大会”君臣父子等级礼法体系,原本就有“如来佛手掌心”的护法神功。那场“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胜王败寇零和博弈愿赌服输,斗术斗法的结果就是“西天取经”的“大职正果斗战胜佛”。美猴王为了个人加升“大职正果斗战胜佛”的功名利禄,就把整个花果山猢狲王国拱手送进了玉皇大帝的“安天大会”君臣父子等级礼法“割韭菜”体系。究其根源,便是因为猴子蒙上了“学人礼说人话”的“帝王意识”!

  通背猿猴又提示说,食肉恐龙群雄争霸的“春秋无义战”,这早已是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的老套路。美猴王当然是千年不遇的猴精,他鼠目寸光利欲熏心的“机关算尽太聪明”,就是跳不出佛祖“无形之手”科技创新的“钱眼”。西贺牛州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和灵山的“后”字门中之道,“旁门皆有正果”都是“顶层设计”的连环套。西贺牛州的牛鬼蛇神们,也早已修炼出了“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魔法。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美猴王把整个花果山猢狲王国拱手送进了玉皇大帝的“安天大会”君臣父子等级礼法“割韭菜”体系,他那“大职正果斗战胜佛”又能值几分钱?

  通背猿猴还宽慰道,“禽有禽语兽有兽言”的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兽性劣根也就如此。再看沐猴而冠“学人礼说人话”的红尘世界,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红尘梦”,同样是跳不出“钱眼”的生死轮回。从原始奴隶制小康社会“天子分封建藩”的君臣父子等级礼法体系,直到现代钱奴制资本主义社会的贫富阶级分化经济食物链,也都是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西贺牛州“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魔法,依旧是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贸易战争的“春秋无义战”。东胜神洲“洋务运动”的“西学东渐”,就是穷人又有了“富人意识”的跟风“纸牌屋游戏”娱乐至死!

  通背猿猴哀叹道,自从“汤武革命”胜王败寇改朝换代的“打倒君王做君王”以来,“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春秋无义战”周而复始,就是源于穷人又有了“富人意识”的私欲心魔在作祟。直到今天“人工智能”科技创新的网络信息时代,又形成了“纸币霸权”金融殖民统治的民主法治“普世价值”和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惯例“割韭菜”体系。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却问红尘世界草根阶层的钱奴们,你们何时才能跳出佛祖“无形之手”的“钱眼”呢?

  通背猿猴还说,就像水帘洞里“浑然像个人家”一样,这花果山本来就是上苍赐给我们猢狲的家园。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就必然是鼠目寸光患得患失怨天尤人。无私忘我天地宽,自然就不会被眼前的个人利益得失迷障了心智。个人主观意识能动性初心“破私立公”的自我革命和自我拯救,只能靠自己,而绝不能指望“救世主”。有形之象的物质丰富,永远填补不了无形之气的精神空虚。牛鬼蛇神两面人沐猴而冠的“正复为奇善复为妖”,只能是“不知常妄作凶”自欺欺人的自作孽!“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就是“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自然法则天道天理。丛林法则“兽之道”不能忤逆“天之道”,红尘世界的“人之道”同样不可忤逆天道天理。福祸相依前后相随,总是会有因果还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