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29:美猴王是不是要跟佛祖算账了?

2019-04-12 14:32:4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28:通背猿猴泄露了水帘洞的什么秘密?》中提到,从美猴王“大闹天宫”的“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再到龙虎山上清宫老祖“大唐洞玄国师”封锁魔王,直到大宋仁宗天子宣请“嗣汉天师张真人”星夜来朝祈禳瘟疫和“伏魔之殿”的“遇洪而开”,就是五行山下“下压着一个神猴”的千年魔幻故事。

  几世几劫后,滚滚红尘芸芸众生跟风逐潮依然是娱乐至死。穿越时空的孙悟空和猪八戒,却又都变成了追星族热捧的“网红”。只是当年大宋“齐云社”皇家俱乐部的老板和“超级毬星”高俅,似乎早已经被人们遗忘了。这一天,忽然间从大荒山无稽崖青峰梗走出来了两个人。远看像是一僧一道,近看又像是佛祖和太上老君。再仔细端详,却更像是“净坛使者”猪八戒和“斗战胜佛”美猴王。他们两个在一块大石头上坐定,就开始叙说太虚幻境和红尘世界的恩怨情仇。

  转过来再继续看《三国演义》第二回,张翼德怒鞭督邮,何国舅谋诛宦竖。且说董卓字仲颖,陇西临洮人也,官拜河东太守自来骄傲。当日怠慢了玄德张飞性发,便欲杀之。玄德与关公急止之曰;“他是朝廷命官,岂可擅杀?”飞曰:“若不杀这厮,反要在他部下听令,其实不甘!二兄要便住在此,我自投别处去也!”玄德曰:“我三人义同生死,岂可相离?不若都投别处去便了。”飞曰:“若如此,稍解吾恨。”

  于是三人连夜引军来投朱俊。俊待之甚厚,合兵一处,进讨张宝。是时曹操自跟皇甫嵩讨张梁,大战于曲阳。这里朱俊进攻张宝。张宝引贼众八九万,屯于山后。俊令玄德为其先锋,与贼对敌。张宝遣副将高升出马搦战,玄德使张飞击之。飞纵马挺矛与升交战,不数合刺升落马。玄德麾军直冲过去。张宝就马上披发仗剑,作起妖法。只见风雷大作,一股黑气从天而降,黑气中似有无限人马杀来。玄德连忙回军,军中大乱。败阵而归,与朱俊计议。俊曰:“彼用妖术,我来日可宰猪羊狗血,令军士伏于山头候贼赶来,从高坡上泼之,其法可解。”玄德听令,拨关公、张飞各引军一千,伏于山后高冈之上,盛猪羊狗血并秽物准备。

  次日,张宝摇旗擂鼓引军搦战,玄德出迎。交锋之际,张宝作法,风雷大作飞砂走石,黑气漫天滚滚人马自天而下。玄德拨马便走,张宝驱兵赶来。将过山头,关、张伏军放起号炮秽物齐泼,但见空中纸人草马纷纷坠地风雷顿息砂石不飞。张宝见解了法,急欲退军。左关公右张飞两军都出,背后玄德、朱俊一齐赶上,贼兵大败。玄德望见“地公将军”旗号飞马赶来,张宝落荒而走。玄德发箭,中其左臂。张宝带箭逃脱,走入阳城坚守不出。朱俊引兵围住阳城攻打,一面差人打探皇甫嵩消息。探子回报,具说:“皇甫嵩大获胜捷,朝廷以董卓屡败命嵩代之。嵩到时,张角已死,张梁统其众与我军相拒,被皇甫嵩连胜七阵,斩张梁于曲阳。发张角之棺,戮尸枭首,送往京师。余众俱降。朝廷加皇甫嵩为车骑将军,领冀州牧。皇甫嵩又表奏卢植有功无罪,朝廷复卢植原官。曹操亦以有功,除济南相,即日将班师赴任。”

  朱俊听说,催促军马悉力攻打阳城。贼势危急,贼将严政刺杀张宝献首投降。朱俊遂平数郡,上表献捷。时又黄巾余党三人赵弘、韩忠、孙仲聚众数万望风烧劫,称与张角报仇,朝廷命朱俊即以得胜之师讨之。俊奉诏,率军前进。时贼据宛城俊引兵攻之,赵弘遣韩忠出战。俊遣玄德、关、张攻城西南角。韩忠尽率精锐之众来西南角抵敌,朱俊自纵铁骑二千径取东北角。贼恐失城,急弃西南而回。玄德从背后掩杀,贼众大败奔入宛城。朱俊分兵四面围定。城中断粮,韩忠使人出城投降,俊不许。

  玄德曰:“昔高祖之得天下,盖为能招降纳顺,公何拒韩忠耶?”俊曰:“彼一时,此一时也。昔秦、项之际,天下大乱,民无定主,故招降赏附以劝来耳。今海内一统,惟黄巾造反。若容其降,无以劝善。使贼得利恣意劫掠失利便投降,此长寇之志,非良策也。”玄德曰:“不容寇降是矣。今四面围如铁桶,贼乞降不得必然死战。万人一心尚不可当,况城中有数万死命之人乎?不若撤去东南,独攻西北。贼必弃城而走,无心恋战可即擒也。”俊然之,随撤东南二面军马一齐攻打西北,韩忠果引军弃城而奔。俊与玄德、关、张率三军掩杀,射死韩忠,余皆四散奔走。正追赶间,赵弘、孙仲引贼众到,与俊交战。俊见弘势大,引军暂退,弘乘势复夺宛城。

  俊离十里下寨。方欲攻打,忽见正东一彪人马到来。为首一将,生得广额阔面虎体熊腰。吴郡富春人也,姓孙名坚字文台,乃孙武子之后。年十七岁时与父至钱塘,见海贼十余人劫取商人财物于岸上分赃。坚谓父曰:“此贼可擒也。”遂奋力提刀上岸,扬声大叫,东西指挥,如唤人状。贼以为官兵至,尽弃财物奔走。坚赶上,杀一贼。由是郡县知名,荐为校尉。后会稽妖贼许昌造反自称“阳明皇帝”,聚众数万。坚与郡司马招募勇士千余人,会合州郡破之,斩许昌并其子许韶。刺史臧旻上表奏其功,除坚为盐渎丞,又除盱眙丞、下邳丞。今见黄巾寇起,聚集乡中少年及诸商旅,并淮泗精兵一千五百余人,前来接应。朱俊大喜,便令坚攻打南门,玄德打北门,朱俊打西门,留东门与贼走。孙坚首先登城,斩贼二十余人,贼众奔溃。赵弘飞马突槊,直取孙坚。坚从城上飞身夺弘槊刺弘下马,却骑弘马飞身往来杀贼。孙仲引贼突出北门,正迎玄德,无心恋战只待奔逃。玄德张弓一箭,正中孙仲,翻身落马。

  朱俊大军随后掩杀,斩首数万级,降者不可胜计。南阳一路,十数郡皆平。俊班师回京,诏封为车骑将军,河南尹。俊表奏孙坚、刘备等功。坚有人情,除别郡司马上任去了。惟玄德听候日久,不得除授,三人郁郁不乐,上街闲行,正值郎中张钧车到。玄德见之,自陈功绩。钧大惊,随入朝见帝曰:“昔黄巾造反,其原皆由十常侍卖官鬻爵,非亲不用,非仇不诛,以致天下大乱。今宜斩十常侍,悬首南郊,遣使者布告天下,有功者重加赏赐,则四海自清平也。”十常侍奏帝曰:“张钧欺主。”帝令武士逐出张钧。十常侍共议:“此必破黄巾有功者不得除授,故生怨言。权且教省家铨注微名,待后却再理会未晚。”因此玄德除授定州中山府安喜县尉,克日赴任。

  玄德将兵散回乡里,止带亲随二十余人与关、张来安喜县中到任。署县事一月与民秋毫无犯,民皆感化。到任之后与关、张食则同桌寝则同床,如玄德在稠人广坐,关、张侍立终日不倦。到县未及四月,朝廷降诏,凡有军功为长吏者当沙汰。玄德疑在遣中。适督邮行部至县,玄德出郭迎接,见督邮施礼。督邮坐于马上,惟微以鞭指回答。关、张二公俱怒。及到馆驿,督邮南面高坐,玄德侍立阶下。良久,督邮问曰:“刘县尉是何出身?”玄德曰:“备乃中山靖王之后,自涿郡剿戮黄巾大小三十余战,颇有微功,因得除今职。”督邮大喝曰:“汝诈称皇亲虚报功绩!目今朝廷降诏,正要沙汰这等滥官污吏!”玄德喏喏连声而退。

  归到县中与县吏商议,吏曰:“督邮作威,无非要贿赂耳。”玄德曰:“我与民秋毫无犯,那得财物与他?”次日,督邮先提县吏去,勒令指称县尉害民。玄德几番自往求免俱被门役阻住,不肯放参。

  却说张飞饮了数杯闷酒,乘马从馆驿前过,见五六十个老人皆在门前痛哭。飞问其故,众老人答曰:“督邮逼勒县吏欲害刘公,我等皆来苦告不得放入反遭把门人赶打!”张飞大怒,睁圆环眼咬碎钢牙,滚鞍下马径入馆驿,把门人那里阻挡得住,直奔后堂,见督邮正坐厅上,将县吏绑倒在地。飞大喝:“害民贼!认得我么?”督邮未及开言,早被张飞揪住头发扯出馆驿,直到县前马桩上缚住,攀下柳条去督邮两腿上着力鞭打,一连打折柳条十数枝。玄德正纳闷间,听得县前喧闹,问左右,答曰:“张将军绑一人在县前痛打。”

  玄德忙去观之,见绑缚者乃督邮也。玄德惊问其故。飞曰:“此等害民贼,不打死等甚!”督邮告曰:“玄德公救我性命!”玄德终是仁慈的人,急喝张飞住手。傍边转过关公来,曰:“兄长建许多大功,仅得县尉,今反被督邮侮辱。吾思枳棘丛中非栖鸾凤之所,不如杀督邮弃官归乡,别图远大之计。”玄德乃取印绶挂于督邮之颈,责之曰:“据汝害民本当杀却,今姑饶汝命,吾缴还印绶从此去矣。”督邮归告定州太守,太守申文省府,差人捕捉。玄德、关、张三人往代州投刘恢。恢见玄德乃汉室宗亲,留匿在家不题。

  《三国演义》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推其致乱之由,殆始于桓、灵二帝。桓帝禁锢善类,崇信宦官。及桓帝崩灵帝即位,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共相辅佐。时有宦官曹节等弄权,窦武、陈蕃谋诛之,机事不密反为所害,中涓自此愈横。

  建宁二年四月望日,帝御温德殿。方升座,殿角狂风骤起。只见一条大青蛇,从梁上飞将下来蟠于椅上。帝惊倒,左右急救入宫,百官俱奔避。须臾,蛇不见了。忽然大雷大雨加以冰雹落到半夜方止,坏却房屋无数。建宁四年二月,洛阳地震,又海水泛溢,沿海居民尽被大浪卷入海中。光和元年,雌鸡化雄。六月朔,黑气十余丈飞入温雄殿中。秋七月,有虹现于玉堂,五原山岸尽皆崩裂。种种不祥,非止一端。

  此所谓“推其致乱之由”的“种种不祥”,恰便似汉高祖“斩白蛇起义”和汉灵帝御温德殿“一条大青蛇从梁上飞将下”的巧合。又从雷雨冰雹地震海啸山崩地裂和“雌鸡化雄”,再到“太平道人”张角呼风唤雨自称“天公将军”,也都是“天下相应”的魔幻故事。汉高祖“斩白蛇起义”和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同样是在演绎“周末七国分争”的“春秋无义战”魔幻剧。又恍然若见,五行山下“下压着一个神猴”的“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龙虎山上清宫老祖“大唐洞玄国师”封锁魔王,大宋仁宗天子宣请“嗣汉天师张真人”星夜来朝祈禳瘟疫,“伏魔之殿”恰巧“遇洪而开”。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红尘梦”,皆是在参演着这“天下相应”的魔幻故事连续剧。“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依旧是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

  不知过了几世几劫,有一僧一道行至大荒山青峰梗无稽崖,远远望去却还是像美猴王和猪八戒。他两个在一块大石头上坐定,就又开始叙说太虚幻境和红尘世界的恩怨情仇。因这猪八戒偷听了“兜率宫会议”的秘密,还从那通背猿猴口里知道了水帘洞的玄机,美猴王就总是拉住他问个没完没了。对于“一元复始”的“天地之数”和“黑洞世界”与“白洞世界”的“量子纠缠”,美猴王始终听得有些懵懵懂懂。至于“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的“复归于无极”,他在西贺牛州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菩提祖师那里似乎也听过,但至今还是觉得太有些玄乎其玄。只是对于“盘古氏开辟鸿蒙”以来的经济营生,美猴王却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猪八戒先开口道,“黑洞世界”与“白洞世界”有无相生,这是宇宙生态系统能量守恒的循环运动,也是“天人合一”的“大制不割”。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春秋无义战”的恩怨情仇,就是根源于此。

  刚刚听到这里,美猴王就猴急了。他打断猪八戒的话,又开始追问佛祖还嫌“忒卖贱了”的事。

  猪八戒笑道,猴哥啊,你现在变得越来越低俗了,简直是满身铜臭气!不过,话说回来,人靠衣裳佛靠金装,连佛祖都爱钱,你这个斗战胜佛当然就不能免俗了。其实,自那次佛祖说了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的话,你就应该明白了,又怎么会把你的花果山猢狲王国糊里糊涂弄丢呢?我是从偷听了“兜率宫会议”后才知道,这玉皇大帝的“安天大会”等级礼法体系,原本就是“顶层设计”的工厂化“割韭菜”流水线。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只是一场鹬蚌相争的小买卖。

  美猴王赶忙问,怎样才能做大买卖?

  猪八戒回答说,在商言商,大致可以这样分级。顶级商人做规则,就像佛祖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的“无形之手”,俗称精神产品文化经营。一流商人做货币,就像“大禹治水”的“定海神针”如意金箍棒,俗称金融债券虚拟经济。二流商人做实体,就像东胜神洲傲来国经济体,俗称“市场经济体”。三流商人做服务,就像佛祖身边的诸佛、阿罗、揭谛、菩萨、金刚、比丘僧尼和阿傩、迦叶二尊者,俗称商贸流通经营。四流商人做科技,就像大德高僧修炼的法术秘笈,俗称知识产权核心技术专利垄断经营。五流商人做品牌,就像世界各地的名山大庙,俗称跨国公司寡头经营。至于下界滚滚红尘芸芸众生的商业交易,都是鹬蚌相争不入流的小生意。

  美猴王追问道,原来东胜神洲傲来国也是佛祖“无形之手”经营的一桩生意?

  猪八戒答道,当然啦,难道傲来国不归玉皇大帝管?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个“王”,并不是他们的国王,而是玉皇大帝。傲来国的国王,只是“无形之手”运作出来的大区总经理。就像西贺牛州“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他们的首席执政官和联邦议员,也都是佛祖“无形之手”运作出来的大区总经理。“有钱能使鬼推磨”,各国主权货币的金融贸易,同样是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这众妙之门,就在于一个“钱”字了得!

  美猴王又追问道,东土大唐国也是这样吗?

  猪八戒回答说,只要沾了这个“钱”,谁能跳出玉皇大帝的“安天大会”等级礼法“割韭菜”体系?当然,这也只是人们有了“钱”后的钱奴惯性思维。在没有“钱”以前,就没有玉皇大帝的“安天大会”等级礼法“割韭菜”体系。“黑洞世界”与“白洞世界”的能量损益互相转化,原本就不是“钱”的是。“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的循环往复,就是“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的自然法则。滚滚红尘芸芸众生口头上都在说尊重自然法则“天之道”,行动上却是在走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胜王败寇“兽之道”,这就根源于个人主观意识能动性初心的私欲劣根。人人都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就必然要用“钱”来算计个人得失损益,也就必然导致“春秋无义战”的恶性循环。

  美猴王争辩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猪八戒笑道,我上次已经给你说过了,自从“盘古氏开辟鸿蒙”,再到“有巢氏教民建房筑屋”和“燧人氏教民钻木取火”,又经“华胥氏教民结绳织衣”和“女娲氏教民炼石补天”,直到“伏羲氏教民演易八卦通天道”和“神农氏尝百草教民稼穑”,这都是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计划经济初级阶段的“始制有名”。人们道法自然法则以正治国,才实现了众生平等“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社会化大生产均衡发展。到了“黄帝战蚩尤”和“尧舜禹之变”的“夏禹传子家天下”,就有了奴隶制小康社会“天子分封建藩”的君臣父子等级礼法制度。这种“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弱肉强食胜王败寇,就是王侯将相世卿世禄的“井田制”计划经济,也就是“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的假公济私假仁假义。西贺牛州“民主法治”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科技创新,就是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的市场经济。

  归根结蒂,道为术之本,术为道之用,法术万变而道不变。究竟是道法自然法则大公无私抑强扶弱“天之道”,还是道法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这才是正邪善恶“道不同”的“道路之争”和命运之争。正因为你搞不清楚“道”与“术”的关系,也弄不懂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名可名非常名”,所以到现在也跳不出“如来佛手掌心”的“钱眼”!

  美猴王又猴急了,他反问猪八戒,你说得轻巧,你自己能跳出这个“钱眼”吗?

  猪八戒笑道,说话当然轻巧,若是连这种轻巧话都不会说,又怎能实现个人主观意识能动性初心“破私立公”的自我革命和自我拯救呢?思路决定出路,你就想想怎么夺回你的花果山乐园吧!

  这一句话提醒了美猴王,他猛地跳起来说得,不扯闲话了,赶快走,该忙正事了!起风了,猪八戒飞了,美猴王也飞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