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24:谁能转出佛祖嫌“忒卖贱了”的“钱眼”?

2019-04-09 10:51:4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23:唐僧师徒原来是替佛祖传销“生意经”?》中提到,贾雨村者,假语村言也。“自东汉贾复以来”支派繁盛各省皆有,若论荣国一支却是同谱。此所谓“自东汉贾复以来”,恍若似“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五行山。但见金陵石头城,路北东是宁国府西是荣国府,二宅相连竟将大半条街占了。却又似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推其致乱之由,殆始于桓灵二帝。

  莫道是,这个金陵石头城的魔幻故事发生地,不在江南而是在江北。由“汉高祖斩白蛇起义一统天下”的“君权神授”,再到“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大闹天宫”斗术斗法愿赌服输,便有了西汉与东汉的“两界山”,也就有了“东是宁国府西是荣国府”的“假作真时真亦假”。后来“光武中兴”,便是“自东汉贾复以来”支派繁盛。“推其致乱之由,殆始于桓灵二帝。”恰便似,“如今的这宁荣两门也都萧索了”。

  想当年,汉高祖刘邦斩白蛇起义的“君权神授”,就演绎出了一个“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神话故事。“白登之围”的“汉匈和亲”,就开启了“化干戈为玉帛”的“一家两制”新模式。在那个神话时代,汉高祖刘邦与匈奴大单于能够达成“化干戈为玉帛”的“贸易协定”,也就必然是“斗则两伤合则两利”的“说话投机最相契合”。因此,“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就又开辟了“丝绸之路”世界贸易的“商场如战场”。于是,就有了三国两晋南北朝的“五胡乱华”。其间的插曲,就是“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魔幻故事。

  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穿越过“大汉盛世”和“大唐盛世”的五百年时空,就衍生出了“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大职正果斗战胜佛”,也就有了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的无本生意长盛不衰。

  商海沉浮,冷眼旁观总是潮起潮落。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却还是商贾云集竞风流。贾者,商人也。“此人是都中在古董行中贸易的号冷子兴者”,自然是京城文化产业的富商大贾。贾雨村寒窗苦读“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也还是奔着“学而优则仕”的“权钱交易”大买卖。这个“沽名钓誉”的“儒商之道”,当然就是“未免有贪酷之弊且又恃才侮上”。于是,被上司寻了一个空隙作成一本,参他“生性狡猾,擅纂礼仪且沽清正之名而暗结虎狼之属,致使地方多事民命不堪”等语。龙颜大怒,即批革职。这就是“劳心者治人”的“仕途险恶”,也是追求升官发财先富起来的福祸相依!

  时空穿越猛回首,此所谓“光武中兴”的“自东汉贾复以来”,却原来是“商贾云集”泡沫繁荣的“假复兴”。这个“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魔幻故事,原本就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神话故事。“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就肇始于“汉高祖斩白蛇起义一统天下”的“化干戈为玉帛”商业买卖。“殆始于桓灵二帝”的三国两晋南北朝“五胡乱华”,亦便似“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

  假语村言,也还是在商言商,京城富商大贾冷子兴长袖善舞,只是在古董行中贸易的小商号。汉高祖刘邦与匈奴大单于达成“化干戈为玉帛”的“经贸协定”,则是两个大商号的自由贸易合作双赢。匈奴大单于似乎没有“发达市场经济体”的“议价权”优势,更没有“搞技术含量”的产品竞争优势,但却能够赢得这样一个平等互利合作双赢的“经贸协定”,也应该算是来自草原蛮夷的“剪羊毛”高手。然而,比起佛祖的“极乐世界”顶级商号,汉高祖刘邦与匈奴大单于却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恍兮惚兮,无论是“佛教东传”还是“西天取经”或是“西学东渐”,也无论是“发达市场经济体”还是“新兴市场经济体”,谁敢不给佛门商号跨国连锁店提供免税优惠?即便如此,也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别说什么“旁门左道”和“歪门邪道”的“后”字门中之道,斗术斗法愿赌服输胜王败寇才是硬道理。就说这“儒商之道”或“佛商之道”抑或是“魔商之道”,芸芸众生谁又知道哪条道才是“三教合一”赢者通吃的“王道”?

  转过来继续看《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子兴笑道:“亏你是进士出身,原来不通!古人有云:‘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今虽说不似先年那样兴盛,较之平常仕宦之家到底气象不同。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其日用排场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这还是小事,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雨村听说也纳罕道:“这样诗礼之家,岂有不善教育之理。别门不知,只说这宁荣两宅是最教子有方的。”

  子兴叹道:“正说的是这两门呢。待我告诉你,当日宁国公与荣国公是一母同胞弟兄两个。宁公居长,生了四个儿子。宁公死后,长子贾代化袭了官,也养了两个儿子。长名贾敷,至八九岁上便死了。只剩了次子贾敬袭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幸而早年留下一子名唤贾珍,因他父亲一心想做神仙,把官倒让他袭了。他父亲又不肯回原籍来,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这位珍爷倒生了一个儿子,今年才十六岁,名叫贾蓉。如今敬老爹一概不管,这珍爷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敢来管他的人。再说荣府你听,方才所说异事就出在这里。自荣公死后,长子贾代善袭了官,娶的也是金陵世勋史侯家的小姐为妻,生了两个儿子,长名贾赦次名贾政。如今代善早已去世,太夫人尚在。长子贾赦袭着官。次子贾政自幼酷喜读书,祖父最疼,原欲以科甲出身的。不料代善临终时遗本一上,皇上因恤先臣,即时令长子袭官外,问还有几子立刻引见,遂额外赐了这政老爹一个主事之衔,令其入部习学。如今现已升了员外郎了。这政老爹的夫人王氏,头胎生得公子名唤贾珠,十四岁进学,不到二十岁就娶了妻,生了一子,一病死了。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生在大年初一日就奇了。不想次年又生了一位公子,说来更奇,一落胎胞嘴里便衔下一块五彩晶莹的玉来,上面还有许多字迹,就取名叫做宝玉。你道是新奇异事不是?”

  雨村笑道:“果然奇异。只怕这人来历不小。”子兴冷笑道:“万人皆如此说,因而乃祖母便先爱如珍宝。那年周岁时,政老爹便要试他将来的志向,便将那世上所有之物件摆了无数与他抓取,谁知他一概不取,伸手只把些脂粉钗环抓来。政老爹便大怒了,说将来酒色之徒耳,因此便大不喜悦。独那史老太君,还是命根一样。说来又奇,如今长了七八岁,虽然淘气异常但其聪明乖觉处,百个不及他一个。说起孩子话来也奇怪,他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你道好笑不好笑?将来色鬼无疑了。”雨村罕然厉色,忙止道:“非也。可惜你们不知道这人来历。大约政老前辈也错以淫魔色鬼看待了。若非多读书识事,加以致知格物之功悟道参玄之力者,不能知也。”

  子兴见他说得这样重大,忙请教其端。雨村道:“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恶两种,余者皆无大异。若大仁者则应运而生,大恶者则应劫而生,运生世治劫生世危。尧、舜、禹、汤、文、武、周、召、孔、孟、董、韩、周、程、张、朱,皆应运而生者。蚩尤、共工、桀、纣、始皇、王莽、曹操、桓温、安禄山、秦桧等,皆应劫而生者。大仁者修治天下,大恶者扰乱天下。清明灵秀天地之正气,仁者之所秉也。残忍乖僻天地之邪气,恶者之所秉也。今当运隆祚永之朝,太平无为之世,清明灵秀之气所秉者,上至朝廷下至草野比比皆是。所余之秀气漫无所归,遂为甘露、为和风,洽然溉及四海。彼残忍乖僻之邪气不能荡溢于光天化日之中,遂凝结充塞于深沟大壑之内,偶因风荡,或被云推,略有摇动感发之意,一丝半缕误而泄出者,偶值灵秀之气适过,正不容邪,邪复妒正,两不相下,亦如风水雷电地中既遇,既不能消又不能让,必致搏击掀发后始尽。故其气亦必赋人,发泄一尽始散。使男女偶秉此气而生者,上则不能成仁人君子,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置之于万万人之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万万人之下。若生于富贵公侯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纵然偶生于薄祚寒门,断不能为走卒健仆,甘遭庸人驱制驾驭,必为奇优名娼。如前代之许由、陶潜、阮籍、嵇康、刘伶、王谢二族、顾虎头、陈后主、唐明皇、宋徽宗、刘庭芝、温飞卿、米南宫、石曼卿、柳耆卿、秦少游,近日之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再如李龟年、黄幡绰、敬新磨、卓文君、红拂、薛涛、崔莺、朝云之流,此皆易地则同之人也。”

  子兴道:“依你说,成则公侯,败则贼了。”雨村道:“正是这意。你还不知,我自革职以来,这两年遍游各省也曾遇见两个异样孩子,所以方才你一说这宝玉,我就猜着了八九亦是这一派人物。不用远说,只金陵城内钦差金陵省体仁院总裁甄家,你可知道么?”子兴道:“谁人不知。这甄府和贾府就是老亲又系世交,两家来往极其亲热的。便在下也和他家来往非止一日了。”雨村笑道:“去岁我在金陵,曾有人荐我到甄府处馆。我进去看其光景谁知他家那等显贵,却是个富而好礼之家,倒是个难得之馆。但这一个学生虽是启蒙,却比一个举业的还劳神。说起来更可笑,他说:‘必得两个女儿伴着我读书,我方能认得字心里也明白,不然我自己心里糊涂。’又常对跟他的小厮们道:‘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比那阿弥陀佛、元始天尊的这两个宝号还更尊荣无对的呢。你们这浊口臭舌,万不可唐突了这两个字,要紧!但凡要说时必须先用清水香茶漱了口才可,设若失错便要凿牙穿腮等事。’其暴虐浮躁,顽劣憨痴,种种异常。只一放了学,进去见了那些女儿们,其温柔和平聪敏文雅,竟又变了一个人了。因此他尊人也曾下死笞楚过几次,无奈竟不能改。每打的吃疼不过时,他便姐姐妹妹乱叫起来。后来听得里面女儿们拿他取笑:‘因何打急了只管叫姐妹作甚,莫不是求姐妹去说情讨饶,你岂不愧羞!’他回答的最妙,他说:‘急疼之时只叫姐姐妹妹字样,或可解疼也未可知。因叫了一声便果觉不疼了遂得了秘法,每疼痛之极便连叫姐妹起来。’你说好笑不好笑?为他祖母溺爱不明,每因孙辱师责子,因此我就辞了馆出来。如今在巡盐御史林家坐馆了。你看这等子弟,必不能守祖父之根基从师友之规谏的。只可惜他家几个好姊妹都是少有的。”

  子兴道:“便是贾府中现在三个也不错。政老爹的长女名元春,现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中作女史去了。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名迎春。三小姐乃政老爹之庶出,名探春。四小姐乃宁府珍爷之胞妹,名唤惜春。因史老夫人极爱孙女,都跟在祖母这边一处读书,听得个个不错。”雨村道:“更妙在甄家的风俗,女儿之名亦皆从男子之名命字,不似别家另外用那些‘春’‘红’‘香’‘玉’等艳字的。何得贾府亦落此俗套?”

  子兴道:“不然。只因现今大小姐是正月初一日所生,故名元春,余者方从了春字。上一辈的却也是从弟兄而来的。现有对证,目今你贵东家林公之夫人,即荣府中赦政二公之胞妹,在家时原名唤贾敏。不信时,你回去细访可知。”雨村拍案笑道:“怪道这女学生读至凡书中有‘敏’字他皆念作‘密’字,每每如是写的字遇着‘敏’字,又减一二笔,我心中就有些疑惑。今听你说,的是为此无疑矣。怪道我这女学生言语举止另是一样,不与近日女子相同。度其母必不凡,方得其女。今知为荣府之外孙,又不足罕矣。可伤其母上月竟亡故了。”子兴叹道:“老姊妹四个,这一个极小的又没了。长一辈的姊妹一个也没有了,只看这小一辈的将来之东床如何呢。”

  雨村道:“正是。方才说这政公已有了一个衔玉之儿,又有长子所遗一个弱孙,这赦老竟无一个不成?”子兴道:“政公既有玉儿之后,其妾又生了一个,倒不知其好歹。只眼前现有二子一孙,却不知将来如何。若问那赦公,也有二子,长名贾琏,今已二十来往了。亲上作亲,娶的就是政老爹夫人王氏之内侄女,今已娶了二年。这位琏爷身上,现捐的是个同知。也是不喜读书,于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得,所以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爹家住着,帮着料理些家务。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倒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说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极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

  雨村听了笑道:“可知我前言不谬。你我方才所说这几个人,都只怕是那正邪两赋而来一路之人,未可知也。”子兴道:“邪也罢,正也罢,只顾算别人家的帐,你也吃一杯酒才好。”雨村道:“正是只顾说话,竟多吃了几杯。”子兴笑道:“说着别人家的闲话,正好下酒,即多吃几杯何妨。”雨村向窗外看道:“天也晚了,仔细关了城门。我们慢慢进城再谈,未为不可。”于是二人起身算还酒账。方欲走时,只听得后面有人叫道:“雨村兄,恭喜了。来这等村野地方何干?”雨村忙回头看时……要知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红楼梦》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冷子兴是在古董行中贸易的京城富商大贾,即便是专业从事“官学商旋转门”的蝇营狗苟,明面上也应该算是一个成功的民营企业家。贾雨村“学而优则仕”的“权钱交易”经营,虽然“未免有贪酷之弊且又恃才侮上”,但也不愧为“儒商之道”体制内的行家里手。因此,这二人说话投机“最相契合”。金陵石头城荣宁二府的兴衰,同样演绎着“儒商之道”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历史周期律。自“春秋无义战”的“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再到“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直到三国两晋南北朝“五胡乱华”和大唐盛世的“安史之乱”,乃至于“宋儒理学”制造的“崖山之后无华夏”和“鸦片贸易战争”的“西学东渐”,也都转不出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的“钱眼”。此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的鹬蚌相争循环往复,便是“春秋无义战”的“正复为奇善复为妖”。

  贾雨村说,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恶两种,余者皆无大异。若大仁者则应运而生,大恶者则应劫而生,运生世治劫生世危。大仁者修治天下,大恶者扰乱天下。清明灵秀天地之正气,仁者之所秉也。残忍乖僻天地之邪气,恶者之所秉也。正不容邪,邪复妒正,两不相下,亦如风水雷电地中既遇,既不能消又不能让,必致搏击掀发后始尽。

  所谓“都只怕是那正邪两赋而来一路之人”,也就是零和博弈愿赌服输的“成则公侯败则贼”。至此,我们就会发现,贾雨村的世界观人生核心价值观“儒商之道”,便是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胜王败寇的“兽之道”。这种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鹬蚌相争“春秋无义战”,又有什么正邪善恶之分呢?当然,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这个“极乐世界”的“佛商之道”,也同样是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胜王败寇的“兽之道”。知识精英牛鬼蛇神非要讲鹬蚌相争的“正邪之分”,这就只能是拜金主义丛林法则的“魔商之道”!

  冷子兴告诉贾雨村,荣府贾政夫人王氏,头胎生得公子名唤贾珠,十四岁进学,不到二十岁就娶了妻生了一子,一病死了。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生在大年初一日就奇了。不想次年又生了一位公子,说来更奇,一落胎胞嘴里便衔下一块五彩晶莹的玉来,上面还有许多字迹,就取名叫做宝玉。

  看官注意了,这个“衔玉而生”的贾宝玉,就是“女炼石补天”的弃石幻形入世。大荒山无稽崖青峰梗,曾经有一块石头通灵化玉,便演绎出了这场“怀金悼玉”的《红楼梦》。大荒山无稽崖青峰梗,还会有石头通灵化玉,也依然会接着演绎“怀金悼玉”的连续剧。自从“盘古氏开辟鸿蒙”,再经“女娲氏炼石补天”,在那“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的花果山上,就有一块仙石,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感之既久遂有灵通之意,内育仙胞一日迸裂,产一石卵因见风化作一个石猴,这就演绎出了“大闹天宫”和“西天取经”的《西游记》。那“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的花果山上,还会有通灵的石猴,也还会接着演绎“大职正果斗战胜佛”的连续剧。

  时空穿越再回首,直至今天“美元霸权”金融殖民统治的民主法治“普世价值”和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惯例“割韭菜”体系,也依旧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的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群魔乱舞。有道是,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滚滚红尘芸芸众生前赴后继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却原来还是一场鹬蚌相争红尘滚滚的“红尘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