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西游外传11:唐僧为何敢揭“需索人事”的佛门黑幕?

2019-03-31 11:56:0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10:猴王面佛“揭黑反腐”原是不懂“人事”?》中提到,猪八戒向猴哥坦承,自己到现在也弄不明白这个拜金主义的“交易艺术”。佛祖说,这场“新的大闹天宫危机”,有可能是“天之道”与“兽之道”的变道转轨周期轮回。不过,从金光闪闪的佛门庙堂,再到观音菩萨奉佛祖金旨策划的“西天取经”,直到“火眼金睛”的猴哥头上的“金箍儿”和手里拿着的“如意金箍棒”,却似乎总是绕不开一个“金”字。猴哥如果不能看破这个“金”字,肯定就甩不掉头上的“金箍儿”。

  “你这个吃货,竟然还敢教训俺老孙!”猴哥怒了,举起金箍棒就要打。风来了,猪八戒也赶紧飞了!

  转过来再看《西游记》第一百回,径回东土,五圣成真。且不言他四众脱身,随金刚驾风而起。却说陈家庄救生寺内多人,天晓起来仍治果肴来献,至楼下不见了唐僧。这个也来问那个也来寻,俱慌慌张张莫知所措,叫苦连天的道:“清清把个活佛放去了!”一会家无计,将办来的品物俱抬在楼上祭祀烧纸。以后每年四大祭,二十四小祭。还有那告病的、保安的、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的,无时无日不来烧香祭赛,真个是金炉不断千年火,玉盏常明万载灯。

  却说八大金刚使第二阵香风,把他四众不一日送至东土,渐渐望见长安。原来那太宗自贞观十三年九月望前三日送唐僧出城,至十六年即差工部官在西安关外起建了望经楼接经,太宗年年亲至其地。恰好那一日出驾复到楼上,忽见正西方满天瑞霭阵阵香风,金刚停在空中叫道:“圣僧,此间乃长安城了。我们不好下去,这里人伶俐,恐泄漏吾像。孙大圣三位也不消去,汝自去传了经与汝主,即便回来。我在霄汉中等你,与你一同缴旨。”

  大圣道:“尊者之言虽当,但吾师如何挑得经担?如何牵得这马?须得我等同去一送。烦你在空少等谅不敢误。”金刚道:“前日观音菩萨启过如来,往来只在八日方完藏数。今已经四日有余,只怕八戒贪图富贵误了期限。”八戒笑道:“师父成佛我也望成佛,岂有贪图之理!泼大粗人!都在此等我,待交了经就来与你回向也。”呆子挑着担,沙僧牵着马,行者领着圣僧,都按下云头,落于望经楼边。太宗同多官一齐见了,即下楼相迎道:“御弟来也?”唐僧即倒身下拜,太宗搀起,又问:“此三者何人?”唐僧道:“是途中收的徒弟。”太宗大喜,即命侍官:“将朕御车马扣背,请御弟上马,同朕回朝。”唐僧谢了恩骑上马,大圣轮金箍棒紧随,八戒、沙僧俱扶马挑担,随驾后共入长安。真个是——

  当年清宴乐升平,文武安然显俊英。

  水陆场中僧演法,金銮殿上主差卿。

  关文敕赐唐三藏,经卷原因配五行。

  苦炼凶魔种种灭,功成今喜上朝京。

  唐僧四众随驾入朝,满城中无一不知是取经人来了。却说那长安唐僧旧住的洪福寺大小僧人,看见几株松树一颗颗头俱向东,惊讶道:“怪哉,怪哉!今夜未曾刮风,如何这树头都扭过来了?”内有三藏的旧徒道:“快拿衣服来!取经的老师父来了!”众僧问道:“你何以知之?”旧徒曰:“当年师父去时,曾有言道:‘我去之后,或三五年,或六七年,但看松树枝头若是东向,我即回矣。’我师父佛口圣言,故此知之。”急披衣而出,至西街时,早已有人传播说:“取经的人适才方到,万岁爷爷接入城来了。”众僧听说,又急急跑来,却就遇着,一见大驾,不敢近前,随后跟至朝门之外。

  唐僧下马,同众进朝。唐僧将龙马与经担,同行者、八戒、沙僧,站在玉阶之下。太宗传宣:“御弟上殿。”赐坐,唐僧又谢恩坐了,教把经卷抬来。行者等取出,近侍官传上。太宗又问:“多少经数?怎生取来?”三藏道:“臣僧到了灵山,参见佛祖,蒙差阿傩、伽叶二尊者先引至珍楼内赐斋,次到宝阁内传经。那尊者需索人事,因未曾备得,不曾送他,他遂以经与了。当谢佛祖之恩东行,忽被妖风抢了经去。幸小徒有些神通赶夺,却俱抛掷散漫。因展看皆是无字空本,臣等着惊,复去拜告恳求,佛祖道:‘此经成就之时,有比丘圣僧将下山与舍卫国赵长者家看诵了一遍,保佑他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止讨了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意思还嫌卖贱了,后来子孙没钱使用。’我等知二尊者需索人事佛祖明知,只得将钦赐紫金钵盂送他方传了有字真经。此经有三十五部,各部中检了几卷传来,共计五千零四十八卷,此数盖合一藏也。”

  太宗更喜,教:“光禄寺设宴,开东阁酬谢。”忽见他三徒立在阶下,容貌异常,便问:“高徒果外国人耶?”长老俯伏道:“大徒弟姓孙,法名悟空,臣又呼他为孙行者。他出身原是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人氏,因五百年前大闹天宫,被佛祖困压在西番两界山石匣之内,蒙观音菩萨劝善,情愿皈依,是臣到彼救出,甚亏此徒保护。二徒弟姓猪,法名悟能,臣又呼他为猪八戒。他出身原是福陵山云栈洞人氏,因在乌斯藏高老庄上作怪,即蒙菩萨劝善,亏行者收之,一路上挑担有力,涉水有功。三徒弟姓沙,法名悟净,臣又呼他为沙和尚。他出身原是流沙河作怪者,也蒙菩萨劝善,秉教沙门。那匹马不是主公所赐者。”太宗道:“毛片相同,如何不是?”

  三藏道:“臣到蛇盘山鹰愁涧涉水,原马被此马吞之,亏行者请菩萨问此马来历,原是西海龙王之子,因有罪,也蒙菩萨救解,教他与臣作脚力。当时变作原马,毛片相同。幸亏他登山越岭,跋涉崎岖,去时骑坐,来时驮经,亦甚赖其力也。”太宗闻言,称赞不已,又问:“远涉西方,端的路程多少?”三藏道:“总记菩萨之言,有十万八千里之远。途中未曾记数,只知经过了一十四遍寒暑。日日山,日日岭,遇林不小遇水宽洪。还经几座国王,俱有照验印信。”叫:“徒弟,将通关文牒取上来,对主公缴纳。”当时递上。太宗看了,乃贞观一十三年九月望前三日给。太宗笑道:“久劳远涉,今已贞观二十七年矣。”牒文上有宝象国印,乌鸡国印,车迟国印,西梁女国印,祭赛国印,朱紫国印,狮驼国印,比丘国印,灭法国印。又有凤仙郡印,玉华州印,金平府印。太宗览毕,收了。

  早有当驾官请宴,即下殿携手而行,又问:“高徒能礼貌乎?”三藏道:“小徒俱是山村旷野之妖身,未谙中华圣朝之礼数,万望主公赦罪。”太宗笑道:“不罪他,不罪他,都同请东阁赴宴去也。”三藏又谢了恩,招呼他三众,都到阁内观看。果是中华大国,比寻常不同。你看那——

  门悬彩绣,地衬红毡。异香馥郁,奇品新鲜。琥珀杯,玻璃盏,镶金点翠;黄金盘,白玉碗,嵌锦花缠。烂煮蔓菁,糖浇香芋。蘑菇甜美,海菜清奇。几次添来姜辣笋,数番办上蜜调葵。面筋椿树叶,木耳豆腐皮。石花仙菜,蕨粉干薇。花椒煮莱菔,芥末拌瓜丝。几盘素品还犹可,数种奇稀果夺魁。核桃柿饼,龙眼荔枝。宣州茧栗山东枣,江南银杏兔头梨。榛松莲肉葡萄大,榧子瓜仁菱米齐。橄榄林檎,苹婆沙果。慈菇嫩藕,脆李杨梅。无般不备,无件不齐。还有些蒸酥蜜食兼嘉馔,更有那美酒香茶与异奇。说不尽百味珍馐真上品,果然是中华大国异西夷。师徒四众与文武多官俱侍列左右,太宗皇帝仍正坐当中,歌舞吹弹,整齐严肃,遂尽乐一日。正是——

  君王嘉会赛唐虞,取得真经福有余。

  千古流传千古盛,佛光普照帝王居。

  当日天晚,谢恩宴散。太宗回宫,多官回宅,唐僧等归于洪福寺,只见寺僧磕头迎接。方进山门,众僧报道:“师父,这树头儿今早俱忽然向东。我们记得师父之言,遂出城来接,果然到了!”长老喜之不胜,遂入方丈。此时八戒也不嚷茶饭,也不弄喧头,行者、沙僧个个稳重。只因道果完成,自然安静。当晚睡了。次早,太宗升朝对群臣言曰:“朕思御弟之功至深至大,无以为酬。一夜无寐,口占几句俚谈权表谢意,但未曾写出。”叫:“中书官来,朕念与你,你一一写之。”其文云:

  盖闻二仪有象,显覆载以含生。四时无形,潜寒暑以化物。是以窥天鉴地,庸愚皆识其端。明阴洞阳,贤哲罕穷其数。然天地包乎阴阳而易识者,以其有象也。阴阳处乎天地而难穷者,以其无形也。故知象显可征虽愚不惑,形潜莫睹在智犹迷。况乎佛道崇虚,乘幽控寂。弘济万品,典御十方。举威灵而无上,抑神力而无下。大之则弥于宇宙,细之则摄于毫厘。无灭无生,历千劫而亘古。若隐若显,运百福而长今。妙道凝玄,遵之莫知其际。法流湛寂,挹之莫测其源。

  故知蠢蠢凡愚区区庸鄙,投其旨趣能无疑惑者哉!然则大教之兴,基乎西土。腾汉庭而皎梦,照东域而流慈。古者分形分迹之时,言未驰而成化。当常见常隐之世,民仰德而知遵。及乎晦影归真,迁移越世,金容掩色,不镜三千之光。丽象开图,空端四八之相。于是微言广被,拯禽类于三途。遗训遐宣,导群生于十地。佛有经,能分大小之乘。更有法,传讹邪正之术。

  我僧玄奘法师者,法门之领袖也。幼怀慎敏,早悟三空之功。长契神清先包四忍之行,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故以智通无累,神测未形。超六尘而迥出,使千古而传芳。凝心内境,悲正法之陵迟。栖虑玄门,慨深文之讹谬。思欲分条振理,广彼前闻。截伪续真,开兹后学。是以翘心净土,法游西域。乘危远迈,策杖孤征。积雪晨飞,途间失地。惊沙夕起,空外迷天。万里山川,拨烟霞而进步。百重寒暑,蹑霜雨而前踪。诚重劳轻,求深欲达。周游西宇,十有四年。穷历异邦,询求正教。双林八水,味道餐风。鹿苑鹫峰,瞻奇仰异。承至言于先圣,受真教于上贤。探赜妙门精穷奥业,三乘六律之道驰骤于心田。一藏百箧之文,波涛于海口。爰自所历之国无涯,求取之经有数。总得大乘要文,凡三十五部,计五千四十八卷,译布中华,宣扬胜业。引慈云于西极,注法雨于东陲。圣教缺而复全,苍生罪而还福。湿火宅之干焰,共拔迷途。朗金水之昏波,同臻彼岸。是知恶因业坠善以缘升,升坠之端惟人自作。

  譬之桂生高岭,云露方得泫其花。莲出绿波,飞尘不能染其叶。非莲性自洁而桂质本贞,良由所附者高则微物不能累,所凭者净则浊类不能沾。夫以卉木无知,犹资善而成善,矧乎人伦有识,宁不缘庆而成庆?方冀真经传布并日月而无穷,景福遐敷与乾坤而永大也欤!

  写毕,即召圣僧。此时长老已在朝门外候谢,闻宣急入,行俯伏之礼。太宗传请上殿,将文字递与长老览遍。复下谢恩,奏道:“主公文辞高古,理趣渊微,但不知是何名目。”太宗道:“朕夜口占,答谢御弟之意,名曰‘圣教序’,不知好否。”长老叩头,称谢不已。太宗又曰:“朕才愧珪璋,言惭金石。至于内典,尤所未闻。口占叙文,诚为鄙拙。秽翰墨于金简,标瓦砾于珠林。循躬省虑,腼面恧心。甚不足称,虚劳致谢。”

  当时多官齐贺,顶礼圣教御文,遍传内外。太宗道:“御弟将真经演诵一番,何如?”长老道:“主公,若演真经,须寻佛地,宝殿非可诵之处。”太宗甚喜,即问当驾官:“长安城寺,有那座寺院洁净?”班中闪上大学士萧瑀奏道:“城中有一雁塔寺洁净。”太宗即令多官:“把真经各虔捧几卷,同朕到雁塔寺,请御弟谈经去来。”多官遂各各捧着,随太宗驾幸寺中,搭起高台铺设齐整。长老仍命:“八戒沙僧牵龙马,理行囊,行者在我左右。”又向太宗道:“主公欲将真经传流天下,须当誉录副本方可布散,原本还当珍藏不可轻亵。”太宗又笑道:“御弟之言甚当!甚当!”随召翰林院及中书科各官誉写真经。又建一寺,在城之东,名曰誊黄寺。

  长老捧几卷登台,方欲讽诵,忽闻得香风缭绕,半空中有八大金刚现身高叫道:“诵经的,放下经卷,跟我回西去也。”这底下行者三人,连白马平地而起,长老亦将经卷丢下,也从台上起于九霄,相随腾空而去,慌得那太宗与多官望空下拜。这正是——

  圣僧努力取经编,西宇周流十四年。

  苦历程途遭患难,多经山水受迍邅。

  功完八九还加九,行满三千及大千。

  大觉妙文回上国,至今东土永留传。

  太宗与多官拜毕,即选高僧,就于雁塔寺里,修建水陆大会,看诵《大藏真经》,超脱幽冥孽鬼,普施善庆,将誊录过经文,传布天下不题。

  《西游记》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唐三藏向太宗诉说西天取经艰辛时坦言,阿傩伽叶二尊者“需索人事”佛祖明知,就只得将钦赐紫金钵盂送他方传了“有字真经”。至于这算不算是“卖贱了”,臣僧唐三藏对当朝皇帝也只能是“点到为止”,这就是“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交易艺术”。常人们最容易忽视的一点,就是两面人的多元化关系。

  显而易见,按照“家天下”的“三纲五常”等级礼法,唐太宗与唐三藏应该是君臣父子关系。按照自由平等的商业法则,佛门弟子唐僧与唐朝皇室“李家人”又是平等的“市场交易主体”。按照西方极乐世界的“交易艺术”国际惯例,唐三藏则是灵山雷音寺派驻东土大唐的“中华区总经理”。更何况,佛祖还是玉皇大帝的“安天大会”等级礼法体系护法大师。这时,真要讲“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交易艺术”,东土大唐能僭越玉皇大帝的“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吗?唐太宗敢不臣服于“安天大会”等级礼法体系吗?

  话说陈家庄救生寺,每年四大祭,二十四小祭。还有那告病的、保安的、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的,无时无日不来烧香祭赛,真个是金炉不断千年火。这般玉盏常明万载灯,只是平民百姓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佛祖保佑“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景象。舍卫国赵长者请比丘圣僧将下山诵经,则是富豪权贵祈求佛祖保佑“他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不分贫富贵贱,众生平等皆可向佛成佛。“恶因业坠善以缘升,升坠之端惟人自作。”于是,便有了只讨得“三斗三升米粒黄金”佛祖还嫌“卖贱了”的“无本生意”长盛不衰。

  君不见,唐僧西天取经,走的就是汉朝开辟的“丝绸之路”贸易通道。唐朝复兴“丝绸之路”,同样是一单“化干戈为玉帛”的世界贸易大生意。汉朝刘氏“家天下”曾经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唐朝李氏“家天下”也曾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到了宋朝继续开拓“海上丝绸之路”,这一单“化干戈为玉帛”的世界贸易大生意,当然就变成了“赵家人”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

  千年时空穿越猛回首,众生平等皆可向佛成佛始终没有变,“后来子孙没钱使用”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贫富两极分化也没有变,西方极乐世界“无本生意”的“交易艺术”国际惯例同样没有变。从“冷兵器时代”到网络信息时代“化干戈为玉帛”的“无本生意”,都只是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科技创新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直到今天“美元霸权”金融殖民统治的民主法治“普世价值”和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惯例“剪羊毛”体系,也同样是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趋之若鹜。

  不知过了几世几劫之后,天蓬元帅“转世为人”的猪八戒问猴子成精“初世为人”的孙悟空,究竟是芸芸众生的造神运动造就了佛祖,还是佛祖造就了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的善男信女?

  孙悟空有些惊愕和茫然,反问道:“你是不是又偷听了兜率宫的秘密会议?”

  猪八戒诡秘地笑着说,滚滚红尘物欲横流芸芸众生,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欲壑难填,就是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这个最大的市场需求,就催生了佛祖只讨得“三斗三升米粒黄金”的“无本生意”得了便宜还卖乖。“唐承隋制”和“玄武门兵变”,就是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君臣父子相残。唐太宗亲自撰写“圣教序”给佛门“无本生意”打广告,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这不就是佛祖还嫌“卖贱了”的愿者上钩吗?诚如斯言,佛有经,能分大小之乘。更有法,传讹邪正之术。探赜妙门精穷奥业,三乘六律之道驰骤于心田。“恶因业坠善以缘升,升坠之端惟人自作。”

  孙悟空听得有些心惊肉跳,又急忙追问:“这就是正邪善恶的众妙之门?”

  猪八戒回答说,“白纸天书”与“黑字真经”有无相生。如果是以无私忘我之心看世界,就能够感悟“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天人合一”。反之,以自私自利初心看世界,就只能看到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多元化纷争。这种“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的弱肉强食零和博弈,就必然衍生出物欲横流的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货币迷信。佛祖正是掐住了芸芸众生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的丛林法则兽性劣根,才运作出了“核心技术知识产权”的“无本生意”长盛不衰。别说什么人性本善人性本恶,“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的“正复为奇善复为妖”,就是这场连猴精也跳不出“如来佛手掌心”的“纸牌屋游戏”。

  “原来你这蠢猪是在骂俺老孙!”猴王大怒,又举起金箍棒便要打。猪八戒边飞边喊,我没有骂你,我是在给你讲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的货币贸易战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