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姚忠泰长篇小说连载:《跨世纪的红土情缘》(118)

2019-08-15 11:57:1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姚忠泰
点击:   评论: (查看)

  四、特色时代

  118

  先有了腐败的温床,自然就会有腐败的蛀虫。特色社会,以权谋私权色交易正逢其时。官场上面口头禅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流行开来。

  江西省副省长倪献策,是改革开放时期江西省第一个副部级罪犯。赵洪涛不明白,这种违法乱纪之徒是如何被提拔重用的。在赵洪涛眼里,倪献策没有共产党人气味,而且,他也根本没有政治内涵。仔细想想这也不算什么奇怪,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前面有人引路,后来者紧跟着行走就是。

  1985年3月,倪献策还是江西省常务副省长的时候,以同外商洽谈经济合作为借口,带了一个庞大的代表团从南昌飞到香港公款旅游。6月的一天下午,倪献策走马上任江西省委副书记,并且更进一步,踌躇满志地当上了省长。在那时候,他留给人们的印象是:作为一个高级干部,才五十岁。他有文凭,是大跃进时期毕业的中专生。至于革命化,大家更不怀疑,有那么多表格要填、还有不少考察人员进行内查外调,不会有错。干部四化的条件,倪献策都已经具备了。就在这一年,江西省洪海电子有限公司和福建省富兴工业进出口公司违反国家有关规定,走私进口价值六十万美元录相机两千台,被深圳文锦渡海关查获并予以没收。倪献策利用职权给海关施加压力,为洪海电子有限公司开脱罪责,甚至还利用职权,在单证不符等情况下批准拨出六十万美元外汇额度为洪海电子有限公司支付走私贷款,构成徇私舞弊罪。

  倪献策有一手绝招,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面不改色心不跳,把一根稻草吹成一根金条。从香港旅游返回南昌以后,倪献策向江西省数千名干部作报告,历数这次他带队去香港洽谈经济合作所取得的成绩,光成交额就达人民币七亿元。不少干部很高兴,觉得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其实,真正能够兑现的不到三千万元,而且有的项目在他去香港洽谈之前,别人早已经谈成了的。全国召开旅游工作会议,别的省市由有关厅局长参加,唯独江西他这个省长自告奋勇要去参加。其实会议还没结束他溜到上海去了,因为情妇在上海等他。回到江西,倪献策却敢公开大言不惭地吹嘘着说:“这回,我在中央要到了两个亿!”其实,纯属子虚乌有。

  1986年10月下旬,七百多名江西省人民代表,在大会上面不约而同行使自己的职权,一致通过罢免了倪献策的省长职务。当时,赵洪涛也参加了这次人大会议,过后,他还参与研究布置逮捕倪献策的行动。

  1987年1月某日,倪献策在家里面听到敲门的声音,他走过去打开房门一看,是公安人员带着武警战士。公安人员出示了逮捕证:“经过南昌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你被捕了!”倪献策哑口无言,只得束手就擒。2月下旬,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通知中共江西委、省纪委:“倪献策背离党的理想和宗旨,思想蜕化,品质恶劣,道德败坏,违法乱纪,在党内外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已经完全丧失了共产党员的资格,决定给予倪献策开除党籍的处分。中纪委《关于开除倪献策党籍的决定》这一个文件,已经中央批准,现发给你们,请即时宣布予以执行。”违法乱纪的人,理所应当相应的付出代价。

  倪献策这个人,赵洪涛非常清楚。这种害群之马,完全玷污了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形象,如果不严肃加以惩治,就会造成极坏影响。

  赵洪涛经常在思考,党中央总有那么个别实用主义领导人,喜欢标新立异,自以为是。毛泽东主席逝世之后,他公开声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然而,他往往又表里不一。其实他是让别人都去搞经济建设,他自己抓大权谋取私利。为了防止别人夺走大权,他拼命抓住手中大权不放。正是由于他带头以权谋私导致整个社会各种腐败现象滋生蔓延,引起民怨众怒,甚至有人意欲取而代之。1986年底,中国各地发生了波及不少城市的学潮。由于有关部门的疏导,各地学潮很快得以平息下去。全国各个地方各个学校情况大同小异,产生对党中央主要领导人的不信任的情况。从某种程度上看,这些也是几年以来他妄自尊大标新立异另搞一套的结果。前面有人走错路,后面的人紧跟着。从中央到许多地方,政治思想战线都比较软弱涣散,不少阵地包括某些高等院校讲坛随便演说,未能抵制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的侵袭,导致造成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成灾。甚至还有少数共产党员干部带头鼓吹西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影响很坏。HYB作为党中央的总书记,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的日常言行过于随意,比如鼓吹高消费提倡穿西装,其党性原则不强,积习难改。难怪毛泽东主席生前就曾经批评HYB,“读书不求甚解,说话不得要领”,可谓一针见血。其实HYB既非常崇敬又求全责备毛主席。他当上了中共中央总书记之后,有时得意忘形,因为他办大事不行,然而办小事比毛主席用心注意细枝末节,借此聊以自慰。他下台之前自感愧对毛主席,总算良心未泯。

  那段时间,北京首先闹起学潮,并影响到了各省别的城市,江西省南昌市也发生了学潮。赵洪涛作为江西省主管政法工作的副省长,在相关大会上传达了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正确疏导学潮维护稳定的指示,只是没有像以前一样,没有亲自参加维护稳定工作。公安人员和武警部队奉命维护社会秩序,双方基本没有重大冲突,口角之争难以避免,问题不大。学潮队伍游行口号,是“强烈要求自由民主,参与国家政治生活”。如果认真分析就不难以推断出,学潮是有组织有计划的统一行动,幕后负责人主要是文教部门的自由化分子,极少数甚至是资产阶级野心家,他们异想天开改朝换代,妄图推翻共产党,把DXP赶下台,同情HYB,计划着实行完全的资本主义制度。然而,自由化分子们的力量有限,阴谋没有得逞,终于偃旗息鼓。他们暂时退却了,但是不会就此甘心失败,日后一旦有了时机,就会卷土重来。俗云上梁不正下梁歪,家神不正外鬼来。学潮的发生有内部原因,也有外部原因。首先,党内走资派否定毛泽东主席导致党外人们否定共产党,产生历史虚无主义,而否定毛泽东主席,无异于拆毁中华民族红色信仰长城,没了长城屏障,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就要大举入侵;其次,党内走资派的开放政策引进了西方社会乌七八糟的东西,使人们觉得中国已经不是在搞社会主义,产生信仰危机;再次,党内走资派自己带头搞个人崇拜和领导职务实际终身制,不能服众,他的个人品德低劣造成政治腐败,利用特权谋取私利,进而造成其他许多腐败;最后,国内资产阶级野心家借助国外西方反动派里应外合,企图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彻底引导至完全的资本主义道路上去。

  来年之初,党中央政治局举行扩大会议。HYB逆来顺受委曲求全,在会议上检讨了他担任总书记期间违反集体领导原则,在重大政治原则问题上的失误,请求中央批准他辞去总书记职务。这次会议对HYB进行了严肃批评,同时也肯定了在工作中的成绩。会议决定:一致同意接受HYB的辞职请求,继续保留其中央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职务。会议通过,ZZY为党中央的代理总书记。HYB和ZZY两人,都曾经是DXP的得力干将和亲信,HYB抓党务,ZZY搞经济。这一次是HYB下台,ZZY代理,只不过是DXP决策圈内职务调整,职务变了,权力相应地也会变。事实证明,HYB和ZZY都不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他们的内心深处,都对共产主义事业心怀不满,从一定意义上说,他们都是共产党的异己分子。ZZY后来也被撤销了总书记职务,与HYB差不多,而且在DXP认为,他的罪过更加严重。其实在某种程度上,HYB和ZZY都是DXP培养起来的走资派和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不知道HYB和ZZY是否有自知之明,在DXP眼里面,他们两位只是他手中的两颗棋子,可以随便拨弄。HYB和ZZY两个人,DXP可以让他们上,也可以让他们下,轻而易举地玩弄于股掌之中,用之是人,不用之则是物。

  “鉴于这次学潮教训,全国六届人大迅速作出了《关于加强法制教育维护安定团结的决定》,接着中共中央也发出了《关于当前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若干问题的通知》,要求各级党组织充分认识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斗争的重要性和长期性,切实对广大党员进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全面正确理解和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路线方针政策的教育,并且规定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若干政策界限。”

  赵洪涛心里想,正是由于共产党内走资派老爷们带头贪腐轻视社会主义政治思想工作,才导致了一系列社会问题,还是应该回归社会主义政治挂帅上面来。在事实上,他们谁都知道理所应当搞社会主义政治挂帅,只是在表面上,谁也都不会公开承认这点。如果全党真的实行社会主义政治挂帅,共产党内那些资产阶级官僚老爷们就不能够轻而易举利用特权谋取个人实惠。他们自己奉行修正主义,却要求广大人民群众奉行马克思主义。自己身子不正,影子就歪。他们唯恐人民群众热衷政治,认为那很可怕。所以,他们惟愿人民群众追求金钱。如果人民群众关心国家大事,他们就会受到监督。如果人民群众贪图物质享受,他们就会高枕无忧。

  党内主要领导人的个人品行低劣,利用手中权力大搞特色资本主义(名为特色社会主义,实乃特色资本主义),就是最大的政治腐败,进而导致整个社会各种腐败滋生蔓延,心狠手辣胆大妄为脸皮厚者升官发财享福当老爷,正直善良小心谨慎脸皮薄者受奴役遭践踏蹂躏。思想品德若坏,必生腐败,腐败,可以亡党亡国。思想品德败坏者,不配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唯有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才适合担任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唯有党和国家彻底正本清源,才可以避免污泥浊水腐败渣滓卷土重来。缺德者担任主要领导人,自然引来野心家意欲取而代之,况且古今王侯将相,也不是天注定应该谁当。许多德才兼备的人,往往就在民间。

  (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