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姚忠泰长篇小说连载:《跨世纪的红土情缘》(115)

2019-08-11 15:06:5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姚忠泰
点击:   评论: (查看)

  四、特色时代

  115

  表面上看起来,每个白天戴传统都在家里复习功课,可是,晚上就悄悄出去了。戴传统跟随那两个闲汉,几乎每晚都出没在湘江边上,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追逐单身女孩,以中取乐。民间有句俗语,人要学好千日不足,学坏一时有余,此言没错。

  最初一段日子,戴红星程少君夫妇发现儿子晚饭以后出去,觉得奇怪,就问他晚上出去干什么。他回答说,出去散步锻炼身体。父母听说儿子锻炼身体,当然高兴。可惜,戴红星程少君夫妇没有晚饭以后出门去湘江边上散步的习惯,否则,就会发现儿子的不轨。话又说回来了,如果父母每晚都去湘江边上去散步,儿子就不会去湘江边上,而会去别的地方寻欢。儿子不是弱智,不会让父母知道他在外面干什么。儿子戴传统的聪明,可惜用错了地方。

  戴传统和两个闲汉共三人在湘江边上逛的那一段时间里,碰上的多半是夫妻两人,或者恋爱中的一对情侣,或者三人以上的女孩结伴同行,这样他们就不便上前接近。当然,两个闲汉也不会轻易放弃这些机会,一般都要说些挑逗性质的言语。他们一直在等待着单独行走或者两人结伴同行的漂亮女孩,一旦遇上,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上前追逐。由此看来,这两个闲汉简直就是流氓,也许他们曾经在黑夜中奸污过女人,只是没被举报,毕竟大部分女人碍于脸面,有时候忍气吞声算了。否则,两个闲汉不会如此大胆。戴传统的内心充满着矛盾,这就是他的无奈,有时候舍不得退出,有时候想退出,然而他还是没有下定决心退出,已经养成了习惯。习惯,是不能立即可以改变的。两个闲汉追逐女人的时候,戴传统虽跟着上前但基本是旁观者。如果一日晚上不去与两个闲汉会合,戴传统心里就像缺了什么东西。再说,两个闲汉至今对戴传统没曾伤害过,他们还巴结他,因为他的父母都是国家干部不能得罪。国家干部,手里掌握着权力。权力,是一柄双刃剑,适当用之有益,反之有害。

  天长日久守株待兔,必有得手的时候。夏日的一个傍晚,天还没黑下来,戴传统和两个闲汉正在江边慢慢散步,迎面走来一位冰晶玉洁身穿白裙的少女,十六岁的俊俏模样,柳叶眉椭圆脸朱唇亮眼,一双乌黑的麻花辫背在后面,浑身散发着处女的体香,也许她刚从学校出来要回家去,嘴里还轻轻哼着台湾校园歌曲《外婆的澎湖湾》,完全没有防范什么。青春少女,心中充满了阳光。两个闲汉互相对视并且点了一下头,同时都向戴传统眨巴了眼睛,示意作好准备,一起悄悄地跟上去。一会儿后,夜幕已经降临。两个闲汉朝前后左右一望,附近都没有什么人,看来,机会来了,赶紧加快脚步追上了少女,说道:“同学,你认识我吗?我们都是你表哥的朋友,以前还曾见过面的。”少女吓了一跳,胆怯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少女话未说完,两个闲汉中的那个大块头立刻上前抱住少女往江边树林里面快步行走,另一小块头闲汉伸出双手捂住她的嘴巴,他们还催促着戴传统走快点跟上去,不要一人落到后面。显而易见,两个闲汉都是江湖老手,以前他们一定曾经多次奸污过江边的那些卖淫女(旧社会的产物,在特色社会里面重新出现),因为他们的动作非常利落。眼前这位可怜的美少女,如同一只离开妈妈的小羊羔落入了狼群中,嘴里被塞上了毛巾,拼命喊叫也是声音极小能够传出,路人根本听不见。话又说回来了,特色时代,不是毛主席时代,人人学雷锋做好事,而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免引火烧身自找麻烦,所以,即使有个别普通人看见了,他也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唯恐沾了火星溜之不及,既不敢上前救人,又不敢喊人来救。平日里面经常有人公开教唆,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老少都能明白这句话。因为可能做好事没好报,做坏事没人管。恰在那一年的春季,文汇报曾经登载一件惊世骇俗的事件:某一个白天上海市内控江路上千人围观歹徒公开强奸少女而无一人挺身而出制止。

  两个闲汉色迷迷的贪婪目光,完全盯在美少女万分惊恐地起伏跳动而丰满馨香的胸脯,早已垂涎三尺流出口水,恨不得一张嘴吞了这块鲜嫩的香蕉肉。大块头闲汉轻声开口说道:“我来先玩这一个小美人,你们到旁边等一会儿过来吧。”说着,他快速脱下裤子接着赶紧开始动手撕开少女的衣服……他已流出口水,迫不及待。此时的纯洁美少女,已经被吓得半晕过去。在这三个男人面前,这一个美少女也太弱小了,衣服已经被那一个大块头闲汉撕开了,露出她光洁的身体皮肤……

  淫乐完毕,那个大块头不太情愿地从少女的身上爬下来,另一小块头闲汉迫不及待地爬上去,尽享淫乐……受到蹂躏的纯洁美少女,已经晕厥过去……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戴传统如同坠入深渊里面,他站在那里胆战心惊,手足所措……在他眼里,两个闲汉禽兽不如,而他自己,也是一个帮凶。因为他虽然是一个男子,却没有勇气冲上前去制止两个衣冠禽兽作恶……

  那个小块头闲汉从美少女身上爬下来之后,以为戴传统也会像他们一样赶紧爬上去淫乐一番。哪知戴传统没有上前,而是站在那里呆若木鸡。小块头闲汉凑过来说道:“你这家伙,简直不是男人,呸,我们不应该带你来!”那个大块头也凑过来说道:“今晚的这一件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如果你传出去,就别想过安稳日子。都是这里附近住着的人,你逃不到哪里去的!”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戴传统违心地答应不会外传这一件事。

  三人偷偷走出树林,美少女还昏睡在树林里面。不知过了多久,她才醒来,用手拉出了口中塞着的毛巾,嚎啕大哭……接着,她发现自己下身满是黏糊糊的污物,还有血迹,知道自己已经被彻底糟蹋,永远失去童贞,没脸见人。她的神经近乎崩溃,觉得生不如死,于是咬紧牙关忍住剧痛,跌跌撞撞走向湘江水中……

  可怜的美少女没有被江水淹死,是渔船上的一位妇女发现了自杀的她,并且立即跳下去,立刻从江水里面救起了她。这位善良的女渔民已经替美少女穿上了干衣服,让她安静地坐在自家渔船里面。昏黄的油灯下,头发已经花白、面容布满沧桑的女渔民爱怜地望着美少女,好像这位美少女就是她自己的女儿,唯恐女儿再寻短见。女渔民的旁边,坐着一位忠厚老实沉默不语的男人,她的丈夫,也是头发花白满面皱纹,其实,他们夫妻都是不到半百年龄。看着美少女无言地痛苦着,女渔民劝慰她,这几年天下重又受苦的人很多,比如自己一家人以前在生产队里多么幸福,如今为了生存,驾着渔船四处漂泊,遭遇过无数次的人间磨难,日子久了,也慢慢习惯了,为了活着,只能想开一些。如果遇事过于认真,就会难受。她还告诉美少女,随意轻生就是便宜恶人,忍辱活着,为了自己的亲人们,总有一天,上苍会惩罚恶人。在女渔民的亲切开导下,美少女停止了哭泣流泪,并且答应不再轻生,道谢之后出门走向市内自己家里去了。

  恰巧在几个月之后,中共中央发出通知指出:最近一段时间,各地刑事案件接连不断,党和政府必须立即行动起来,维护社会稳定,严厉打击刑事犯罪行为,不获全胜决不收兵。不言而喻,这次行动有其政治目的,除了打击刑事犯罪,还有就是为了震慑持不同政见者。小人否定开国领袖,搞乱人心,引起社会动荡难安,这是必然。不法分子趁火打劫为非作歹,遭到严厉打击也是顺理成章。幸好,小人没有彻底否定开国领袖,因为还需要利用开国领袖旗帜聚集人心进行经济建设,实现物质文明。如果彻底否定开国领袖,国家必然彻底完蛋,小人智商很高,知道关键时候必须掌握分寸。毛泽东思想是伟大的旗帜,毛主席也是胜利的旗帜。

  那两个闲汉由于多次侮辱夜间在湘江边上拉客的卖淫女,玩了不给钱还打人,因被告发而遭逮捕。当地媒体报道了两个闲汉惯于夜间在湘江边上侮辱猥亵妇女的事件,并且附有照片。那个受害美少女知道这个情况以后,通过仔细回忆,确认这两罪犯曾经侮辱自己,并且想起还有一个人没被逮捕。美少女鼓足勇气,跟随父母进入公安局举报。公安人员经过仔细审问,两个罪犯供出了戴传统那一天晚上也曾经在作案现场。民警根据两个罪犯提供的有关线索,奉命上门来抓捕戴传统。

  民警找上了门,戴传统吓得筛糠一般,身子发抖说不出话,心里后悔不该认两个闲汉作朋友。戴红星程少君夫妇俩都感到莫明其妙,以为民警抓错了人。他们哪里知道,儿子交了流氓朋友。当民警详细说明情况以后,戴传统哭着声称自己没有强奸女孩,只是在场旁观,戴红星程少君夫妇自知理亏无言以对。民警义正词严指出,旁观不告也是同伙,眼下党中央要求进行严厉打击刑事犯罪行为,今天你算是撞在枪口上了。戴红星程少君夫妇俩都是国家干部,已经明白了儿子有关的大致情况,他们只能告诉儿子,到了公安局里面之后必须听从指挥,问什么答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儿子戴传统被民警押走以后,戴红星程少君夫妇俩都在不停地流着泪水……

  (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