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姚忠泰长篇小说连载:《跨世纪的红土情缘》(98)

2019-07-12 09:47:3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姚忠泰
点击:   评论: (查看)

  三、继续革命

  98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得继续生活。

  滕春芝老人去世一段时间之后,苏玉莲逐渐从丧母的悲痛中走出来。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她有自己的职责。这天,她从公安局办公室报纸上面得知,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代主席、人大副委员长董必武逝世,全国各地下半旗哀悼。这样一来,苏玉莲所在的南昌市公安局也要举行追悼活动,而她是公安局办公室主任,需要着实地忙碌一阵子了。

  董必武同志是一位老革命家,1886年出生于湖北一个黄安农民家庭,曾经参加过党的“一大”,后回武汉负责建立湖北省的中共党组织,成立了中共武汉工作委员会。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他参加筹备建立国民党湖北省党部,担任执行委员。1926年,在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候补中央委员,同时,担任中共湖北区执行委员。1928年,赴苏联莫斯科学习。1932年回到国内,进入中央苏区工作,担任中央工农检查委员。1934年,当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担任苏维埃中央政府最高法院院长,接着参加长征。到达陕北以后,担任中央党校校长。1937年9月到达武汉,担任长江局委员。1938年,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当选中央委员。1943年,周恩来奉命由重庆撤回延安,董必武肩负起领导中共南方局的重任。1945年,他代表中国解放区人民参加旧金山联合国制定宪章会议。回国以后,担任中共代表团成员,参加了国共两党的谈判。1947年4月,担任中央工作委员、华北财经办事处主任、中央财经部长、华北财委主任。1948年,担任华北联合行委主任。1949年10月,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副总理兼政法委员会主任。1954年,担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全国政协副主席。1958年,在中共八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中央监委书记。1959年开始,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代主席。1975年,担任四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是中共七至十届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第十届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

  董必武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坚定的无产阶级战士,毕生为人民呕心沥血,个性平和与人为善,虽然一辈子留着胡须,却始终保持儒雅书生本性。对于这一位革命终身公仆本色的忠厚长者,赵洪涛一直就很欣赏。

  中共江西省委、省革委会为董必武同志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赵洪涛和公安厅有关人员都参加了现场布置工作。追悼会现场气氛庄严肃穆,大家心里十分悲痛。

  这年秋末,电台广播消息,中央政治局常委、副主席,忠诚的革命家、政治家,杰出的反修防修战士康生同志不幸在北京因病医治无效逝世。全国各地下了半旗,以示沉痛哀悼。江西省为康生同志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赵洪涛又参加了现场布置工作。

  康生同志1898年出生于山东省胶达县一个农民家庭,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上海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和特科工作。1933年,奉命去苏联莫斯科,是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主要负责人之一。1934年初,在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1937年12月,回到延安,担任中央社会部长、中央书记处书记。1945年7月,在中共七大会议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1950年开始,因为身体不适,很长一段时间休养。1956年5月,在中共八大会议上当选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文化大革命期间,担任中央文革小组的顾问,在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和九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务委员,十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务委员,党中央副主席。

  早在延安时期,赵洪涛就好像见过康生这位老同志,那一次是毛泽东主席带领中央领导同志参加延安地区的群众集会,而且他们站在台上先后讲话。当时康生同志非常严肃,穿着一套黑色中山装,上衣口袋插着一支钢笔,头发稀疏,戴着一副圆框眼镜,目光犀利,嘴唇下面留着一撮稀疏胡子,很有政治家气质。而事实上康生是党内著名的理论家,曾经主持写作《九评》前往莫斯科与苏联修正主义叛徒集团进行辩论。康生还是文物鉴赏方面的行家,擅长画画并且能够双手各握一支毛笔写出漂亮的汉语书法。

  一年之中,党中央接连失去两个老革命常委,是很不幸的事情,九州同哀,接连两次全国下半旗。国家遭到损失重大,人民十分悲痛。报纸上面印着的大黑体字,配以逝世者的黑色遗像,让人感到压抑,赵洪涛戴庆岚夫妇、钟化勇苏玉莲夫妇都是这样。空气,显得特别凝重沉闷。

  这个时期召开的四届人大会议,通过了周恩来总理提出的在本世纪内实现工业、农业、国防和科技四个方面的现代化。当时,毛泽东主席一直是在与疾病作斗争、带病坚持工作的。在他的指导下,对文革以来被关押审查的数百名干部解除监禁,分配工作。在这一年里面,毛泽东主席在与DXP的右倾翻案风作斗争的过程中,进一步阐述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上半年,针对反经验主义,毛泽东主席主张进行教育,并且提出三个原则: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下半年,由于周恩来总理病重,中央日常工作由DXP主持。他见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身体都不行了,就大胆刮起右倾翻案风,以全面整顿为名,借口查处派性斗争,来压制造反的左派。毛远新向毛泽东主席报告了DXP的错误言行。毛泽东主席经过一番考虑,要DXP对文化大革命作出决议,DXP拒绝了,说自己不了解具体情况。毛泽东主席接着发出指示,批判DXP的“三项指示为纲”,指出:“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他说:“文化大革命基本正确,有所不足。七分成绩,三分错误。文化大革命犯了两个错误,即打倒一切和全面内战。有些地方抢了枪,多数是发的。打一下子,也是一个锻炼。十多年没有打仗了,但是打死了人,而且没有及时抢救伤员,这样做很不好。”

  关于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毛泽东主席曾经在谈话之时告诉身边的吴旭君护士长等工作人员:“我多次提出主要问题,他们接受不了,阻力很大,我的话他们可以不听。这不是为我个人,是为将来这个国家,这个党改不改变颜色,走不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问题。我很担心,这个班交给谁我能够放心。我现在还活着呢,他们就这样! 要是按照他们的做法,我和许多先烈毕生付出的精力就付诸东流了。我没有私心的,我想到全国老百姓受苦受难,他们是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所以我依靠群众,不能让他们走回头路吃二遍苦。建立新中国死了多数人?有谁认真想过?我自己是认真想过这个问题的。”

  秋季树叶纷纷飘落的时候,毛泽东主席心里满怀凄楚,明白全党全国人民的命运在自己去世之后,将会急转直下。同时,毛泽东主席还想起了生病住院的革命老战友周恩来总理。早年那么充满生命激情的毛泽东主席,这时确实感觉有些力不从心,老人家拿出了纸和笔,填词一首《诉衷情·赠恩来同志》:“当年忠贞为国筹,何曾怕断头?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竟,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言为心声,诗词是作者在抒发内心深处的思想感情。毛泽东主席很久没有填词了,早期诗词风格多半豪迈高亢雄壮有力,眼下国家大事纷繁错综复杂,他的内心里面充满忧患意识。天不假年,伟大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生命也有期限。真乃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也许毛泽东主席填了这一首词以后,并没有让周恩来总理看见,因为毛泽东主席知道,周恩来总理患着重病住在医院病房里面接受治疗,情绪不能过于悲伤。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这两位世界级伟人,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楷模。

  这些发生在首都北京上层的政治内幕,赵洪涛是通过分析党内高干内部资料里面的情况判断出来的。在冬天结束的时候,赵洪涛担任了江西省主管政法的革委会副主任。他这一个副主任的职务,相当于文革结束以后的副省长。

  (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