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姚忠泰长篇小说连载:《跨世纪的红土情缘》(96)

2019-07-10 17:02:1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姚忠泰
点击:   评论: (查看)

  三、继续革命

  96

  国家,就是国和家紧密相连。国是一个大家,家是一个小国。先有了国,然后才会有家,恰似锅里先有了饭,然后碗里才会有饭。

  赵洪涛已经是一名高级干部,他密切地关注着国家的时局。这年春天,第四届全国人大在首都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会议由年迈的朱德委员长主持,周恩来总理带病作了例行的《政治工作报告》。四届人大选举周恩来为国务院总理,DXP为第一副总理,张春桥为第二副总理。可以看出这时DXP很高兴,张春桥却不如意。DXP与张春桥,比较而言,DXP资格老些,而张春桥理论水平高些。

  这次四届人大之前,党中央召开过会议,DXP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副主席,批准李德生辞去中央政治局常委、副主席职务的请求。更早一些的日子里面,党中央还作出决定,任命DXP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张春桥为中央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主任。赵洪涛已经知道,DXP与张春桥关系不融洽,然而他们两人的名字却总是排在一起。

  赵洪涛通过电视荧屏镜头,仔细观察着四届人大的场面。真的是岁月无情,不饶人啊。在会议里面,朱德委员长显得老态龙钟,座位旁边还放着氧气袋,主持会议时声音颤巍巍的,吐词不清。周恩来总理身体格外消瘦,脸上露出一副病容,尤其是几颗那老人斑,十分显眼,虽然总理的声音仍有磁性,然而那是强打精神发出来的。而且,这一次政府工作报告的文字篇幅比较短小,显然是为了减少作报告的所用时间,照顾周恩来总理的身体情况。

  人老体衰,就会生病直至去世,这是普遍自然规律,谁也不能避免得了的。由此,赵洪涛想到了远在首都北京的父亲赵志强和江西吉安的岳父戴志成。父亲赵志强身体里面一直有伤,多年以来都是依靠红色信念支撑着。岳父戴志成在战争年代曾经受过枪伤,虽然经过治疗,身体也还是不太好,幸运的是岳母袁淑琴是一个卫生工作者,懂得基本医学知识,可以算作是半个医生照顾老伴。

  下班回家以后,赵洪涛一边做饭,一边想着生老病死之类事情的时候,妻子戴庆岚也随后下班回来了。戴庆岚一进家门,就告诉赵洪涛,苏玉莲的母亲滕春芝老人生病住院了。赵洪涛忙问妻子戴庆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戴庆岚说自己是在刚才下班路上,遇见钟化勇骑着自行车快速赶路,就高声问他,忙着去干什么事情。钟化勇忙停下车,站着,先是不开口,有点为难。在戴庆岚的催问之下,钟化勇才说出自己的岳母滕春芝患了胰腺癌,住在南昌市人民医院里面,暂时由苏玉莲陪着,至于详情,钟化勇也没有来得及多说,因为他要赶着去医院帮忙看护岳母。招呼了一声再见之后,钟化勇快速转过身骑车奔往医院。赵洪涛戴庆岚夫妇两人吃完饭后,就一起各骑一辆自行车,在路边国营商店买了一些营养品,接着一起转身骑自行车赶往南昌市人民医院。到了医院门口抬头看天,已是傍晚时分。

  赵洪涛戴庆岚夫妇两人进了病房以后,钟化勇苏玉莲夫妇两人迎了过来。几天未见,苏玉莲面容憔悴如斯。滕春芝老人昏睡在病床上,疲倦地闭着双眼。戴庆岚拉着苏玉莲走到房外,问起老人病情。经过苏玉莲详细讲述,戴庆岚才知道:滕春芝老人长期以来一直身体较弱,近日感觉特别没有精神;苏玉莲见母亲表情非常难受,就陪着母亲来了南昌市人民医院作了体检,接着返回家里面;过了一天,结果就出来了,医生在办公室里面告诉前去打听的苏玉莲,老人患的是不治之症胰腺癌;苏玉莲一听就掉下了眼泪,忙问医生能否想尽办法治疗,医生回答胰腺癌是世界性顽症,面前还未过关,全球治愈率都极低,近乎于零;苏玉莲急着又问,医院将能够用什么办法治疗母亲,医生回答,暂时只能采用保守治疗方法,吃药打针,也是只能维持生命,至于维持多久,就不好说,这点,主要依靠病人自身免疫功能,看那样子,老人抗病能力很差;话已到了这个程度,医生不便再说,苏玉莲也很明白,没有再问;苏玉莲道谢以后,流着泪走出了医生那间办公室;进自己家门前,苏玉莲揩干了眼泪,装着没大碍的样子,和钟化勇一起把母亲送进南昌市人民医院,住了下来;苏玉莲向单位请假,暂时陪护母亲,钟化勇正常上班,农场里面不能离开;滕春芝老人住院以后,每日都吃药打针不见好转,身上还是难受,就问玉莲,自己到底患的是什么大病,玉莲回答母亲患的是体虚贫血,治疗一段时间,就会痊愈;然而,滕春芝老人已经有了感觉,自己可能患了不治之症,将告别儿孙们,去另外的一个世界,与早已在阴间的丈夫苏阿亮相会,想到这里,老人也不再难为女儿苏玉莲,多问自己到底患什么病了……苏玉莲讲述时不住地流着伤心的眼泪,戴庆岚则用自己的手巾接连不断地替她擦拭着眼泪。

  苏玉莲告诉戴庆岚有关滕春芝老人的详细病情,赵洪涛都已听见了。赵洪涛戴庆岚夫妇两人安慰着钟化勇苏玉莲夫妇两人,尽力而为照顾老人,对此,钟化勇苏玉莲夫妇两人深表谢意。

  赵洪涛戴庆岚夫妇在南昌市人民医院病房里面大概待了两个多小时,钟化勇苏玉莲夫妇劝他们早些回家休息。赵洪涛戴庆岚夫妇走出医院的大门骑自行车返回家时,夜已经很深了。宿舍院内,显得非常安静。

  赵洪涛戴庆岚夫妇这个傍晚进入南昌市人民医院那一时刻,他们就被一位面容姣好体态丰腴的中年女护士长悄悄注意到了。她就是南昌解放那年赵洪涛因为受伤住院认识的那位小护士潘艳玲,他们俩曾经是恋人。潘艳玲如今成熟而有风韵,岁月已经磨平了原先的幼稚虚荣,她的工作成绩出色,十分受人尊敬。当年赵洪涛出院不久,潘艳玲就接受同事介绍,与南昌市内一个区人民医院的贾姓副院长认识,恋爱一年后结了婚,生了一个女儿。那个贾姓副院长是一个好色之徒贪得无厌,经常对单位一些漂亮的女同事垂涎欲滴,受到卫生局点名批评。潘艳玲得知后,劝丈夫尊重自己。哪知丈夫不思己过,反而借题发挥,骂她没用,只会生出一个女儿,并且拳脚相加,从此以后,污言秽语甚至动手打骂妻子成为家常便饭。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潘艳玲毅然离了婚,独自养育女儿。尽管后来贾姓副院长多次耍赖皮地请求复婚,她也没有答应,深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潘艳玲也没有轻易地再婚,因为没有男人能够进入她的心里。在潜意识深处,她深深留恋着赵洪涛,那是她的纯洁初恋,赵洪涛确实一直都是那样优秀。如今潘艳玲更不能公开表白出来内心的真爱,由于情浓,所以不愿破坏他的家庭,况且他的妻子是那么的优秀。爱一个人,有时候只能是默默地在内心里面进行。如果真爱对方,就应该能够给对方最大幸福,否则,必须理智地退出来不再干扰对方。真诚伴随,是一种爱的方式;自觉放弃,也是一种爱的方式。

  这个晚上,潘艳玲回家后没有睡着,她在思虑,为赵洪涛做点什么。哦,既然那个老年女病人是他的亲戚,就悄悄重视一下,让护士们细致照护那个老年女病人。默默地为所爱的人做事情,心甘情愿。潘艳玲确实做到了,而且没有被赵洪涛知道。多么美丽善良的女性啊,这是人间无价之宝!

  潘艳玲不图回报地暗中做好事,钟化勇苏玉莲夫妇和赵洪涛戴庆岚夫妇始终都不知道,然而天知,地知。乐于做好事者,必有好报。好人好报,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