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鹿野:从《钢铁侠传》看西方对中国教育的毒害

2019-06-06 17:14:57  来源:察网  作者:鹿野
点击:   评论: (查看)

鹿野:从《钢铁侠传》看西方对中国教育的毒害

  这两天来,一篇所谓《钢铁侠传》在网上流传。据中国青年网报道,该文作者名叫殷积慧,是东北育才学校初三语文老师。其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在这次考试出古文题的时候,一开始是想写一个穿越类的古文,但在中途查阅宇宙物理方面知识跟学生聊天时,学生就提到新上映的《复仇者联盟4》。他心想,不如直接写个《钢铁侠传》,加上自己也是“复联迷”,就立刻出了这份考题。(初三教师自编文言文《钢铁侠传》当考题 网友:看哭了

  http://edu.youth.cn/jyzx/jyxw/201906/t20190604_11973535.htm)

  

 

  然而,笔者认为这种做法是极为不妥的。且不说现代人写的文言文能不能叫做“古文”。单就以语文教学来看,把这种自己写的不伦不类的文字当做考试题也极不妥当,很容易给学生带来误导。

  不信的话,我们就看一下这篇被不少人跟风吹捧的文章的原文吧。其第一段的文字是这样的:

  【托尼早孤,锐志好学。其父霍华德在时,尝以其寄庠序,尼不知其父有志于国,谓其漠己。公论曰,愈恶一人愈如其人。尼既弱冠,尽能袭承父业。造钛金甲胄匿其内,千里不留行,显达一时,见用于兵部。尝有一姝,别号小辣椒,其德婉贞、淑贤。诗经有言,何彼浓矣,华若桃李,庶几谓之。二人相知,卿卿我我,尼既知世间有爱,遂宥其父,誓曰,孰弑吾亲,必手刃之。】

  我们就不说其中“二人相知,卿卿我我,尼既知世间有爱”等诸多文字有多么不伦不类。单就从文言文体例的常识来看,这一段就犯了两个大忌。

  第一是就史传文学而言,绝不能一开头就说人的生平经历。而是必须要把相关人士的全名、年龄、出生地等一些相关信息介绍一下,让读者先了解这个人的基本情况。比如说,我们都很熟悉的《史记·陈涉世家》一开头是这样的:

  【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如果要是一开头连陈涉是什么人的情况都不介绍,上来就讲“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那这作为纪传体的文字就不像话了。

  第二个更重要的方面是,在文言文当中有一点和现代白话文是相通的。也就是对外国人名地名的相关翻译时,如果要是出现用简称指代,应该是取首字。比如说,华盛顿可以简称为“华”,拿破仑可以简称为“拿”,英吉利可以简称为“英”,美利坚可以简称为“美”。而绝不能取末字,比如说华盛顿绝不能简称为“顿”,拿破仑绝不能简称为“仑”,英吉利绝不能简称为“利”,美利坚绝不能简称为“坚”……关于这方面,在五四之前的近代文言文当中有很多案例,笔者就不再一一列举了。

  因此,托尼·史塔克就像乔治·华盛顿一样,在翻译成文言文时的规则也和现代汉语是一致的,应该叫称其为史塔克,简称“史”。称其为托尼已经有所不妥,简称“尼”更是明显违反汉语翻译规则的低级错误。

  试问,假如学生整天学习这种具有众多严重错误的文字,甚至考试的时候也考这种不伦不类的文字,还能掌握文言文相关的语言规律吗?

  

 

  在这里,笔者想顺便谈一下什么是语文课。所谓语文课,包括语言和文学两方面的内容。也就是说,语文课其实就是学习语言的运用能力和文学鉴赏能力的一门课程。我们为什么要在语文课上学习一部分文言文呢?并不是说文言文这种体裁有多么高大上,而是说在这种文体下产生了很多佳作。我们之所以要学习一部分文言文,就是要掌握其中的语言运用规律和鉴赏标准,从而继承历史上流传的相关文化遗产。

  因此,历史上流传下来的文言文虽然浩如烟海,但是我们并不是说所有的文言文都要学习,只是说要学习其中那些达到一定水平的文字。比如先秦诸子,唐宋八大家的那些具有代表性的经典作品。那些本身写的质量不高的文言文,就不属于语文教育范畴了。这就好像我们应该学习古诗,但是不是说所有的古诗都应该学习,而是说我们应该学习像李白、杜甫的那些千古绝唱,而不应该学习《玉树后庭花》为代表的大量垃圾诗作。

  如果要是有些朋友还是不明白这个道理的话,那我就再举一个例子。为什么从新中国成立至今语文课本当中都有大量鲁迅的文章,却从来没有选入过一篇不及格的小学生作文呢?答案很简单,就是因为鲁迅的文章写得好,不及格的小学生作文写的不好。如果要是跟着鲁迅去学习,自己的语文水平也自然会提高,如果要是跟着那些不及格的小学生作文去学习,那自己的语文水平只能越来越低。白话文是如此,文言文也是同样的道理。

  而这篇所谓的《钢铁侠传》在文言文当中的水平也就属于不及格的小学生作文水平。除了前面所说的那些违反文言文语言规范的低级错误以外,其行文质量也是相当的糟糕的。比如说,其语言的词汇极为匮乏,像下面这短短的几句话当中就连用了很多个“寰宇”:

  【会奥丁、伊戈二天神死于非命,寰宇灭霸因之撷取无限宝石者六。复联崩坼久之,虽兄弟阋墙,外御其侮,然战力难以望其项背。灭霸弹指之间,寰宇半数生灵灰飞烟灭。灭霸尝以生灵众多,寰宇难堪重负,此战遂其心愿,遂隐居。】

  这是一个什么水平呢?大概就相当于把贾谊的《过秦论》当中“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改为“有席卷天下,包举天下,囊括天下之意,并吞天下之心”的水平。

  因此,这种“文言文”要是作为一种个人爱好,随便胡乱写着玩玩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作为老师教学的话,把这种低质量的文字作为主要的教育考试材料,就好像是把语文课本当中的鲁迅名篇删去,换成不及格的小学生作文一样荒唐。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荒唐可笑的事情呢?笔者个人认为,恐怕是近些年来受到西方教育思潮的影响,中国教育界某些人思想混乱的结果。

  首先,笔者在以前的文章当中说过。社会主义教育思想和西方资本主义教育思想有一个本质的区别。就是社会主义教育思想认为文科也是科学,也是有着明确的客观规范判断标准的。就拿语文课来说,只有思想贴近人民群众,反映社会的发展规律,语言贴近当时的时代,在清新自然中展现其独到之处的才是佳作,反之就是垃圾。所以可以依照这个客观标准,判断《梦游天姥吟留别》是佳作,而《玉树后庭花》则是垃圾。

  相反,西方资本主义教育思想的一个核心点就是强调文科不是科学,没有任何客观的判断标准,完全在于人主观的自由心证,“说你好你就好不好也好,说不好就不好好也不好”。在没有客观的判断标准,完全凭个人主观决定好坏之分的情况之下,自然就学什么都可以了。于是,受到这种思潮影响的某些教育工作者,自然而然的认为用《钢铁侠传》这种不伦不类的文字来取代文学经典也没什么大不了。

  其次,社会主义的教育思想强调教育主要是为了培育人,提高人,促进人德智体各方面的发展。因此,在学习当中要学经典,学习比自己强的人,弥补自身的不足。教师与学生也是一个“教学相长”的过程。像语文课其实也就是师生在共同品味唐宋八大家、四大名著和鲁迅等经典作品当中来实现自我提高过程。

  相反,西方资本主义的教育思想的一个核心点就是教育是一种娱乐,不是为了弥补自身的缺失和不足,而是为了展示自身的正确与高明。因此,受到这种思潮影响的某些教育工作者,往往经常弄一些不伦不类的文言文或者心灵鸡汤来自我卖弄,全然不顾自身有没有达到写出教材那种经典文章的水平。相应的,学生也在“娱乐至死”的过程当中逐渐被麻醉,最终失去了挑战西方资本势力的可能性。

  当然,教育界这种病态的现象也和中国整体受到好莱坞为代表的美国西方资本主义文化入侵有着不可或缺的关系。记得鲁迅曾在《二心集》的《现代电影与有产阶级》一文当中指出,好莱坞那些突出个人英雄主义的电影,其实只不过是美国资本诱导东方人变成“奴才”和“流氓”的工具:

  【只看广告中借以吸引看客的句子,便分明可知,于各类影片,大抵都只见其“非常风情,浪漫,香艳(或哀艳),肉感……”了。然而,冥冥中也还有功效在,看见他们“勇壮武侠”的战事巨片,不意中也会觉得主人如此英武,自己只好做奴才,看见他们“非常风情浪漫”的爱情巨片,便觉得太太如此“肉感”,真没有法子办——自惭形秽,虽然嫖白俄妓女以自慰,现在是还可以做到的。非洲土人顶喜欢白人的洋枪,美洲黑人常要强x白人的妇女,虽遭火刑,也不能吓绝,就因看了他们的实际上的“巨片”的缘故。】

  笔者相信,只要认真读懂鲁迅这篇文章的人,肯定不会对漫威超级英雄为代表的好莱坞“巨片”持有欣赏的眼光,更不会用一些不伦不类没有实质精神的文言文来写歌颂这些超级英雄的文章。只不过由于近年来好莱坞电影在中国非常流行,可能有不少语文老师也整天忙着看好莱坞的“巨片”,以致没时间去读鲁迅的作品了吧。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笔者这篇文章并不是针对《钢铁侠传》的作者殷老师个人。从《钢铁侠传》这篇文章很快疯传甚至受到不少人的追捧来看,西方对中国教育界甚至整个社会舆论界的渗透已经相当严重。如果不及时加以制止,鲁迅当年所忧心的那种人们普遍愿意做西方奴才的状况,或许也会重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