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共产主义科学畅想小说:《天长地久》(第二十四章 岐山论战)

2019-05-30 09:46:4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吴建勋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二十四章  岐山论战

  东方俊把岐山论战的事告诉了大智,大智说这么重要的事,他也来,并且要萌花也来参加。东方俊回应称是,也邀请了萌花明天一起赴岐山。

  上午八点,大家齐集一起,四人就提早出发了。东方俊面色凝重,心想今天必是一场恶战。大智看东方俊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便打趣道:“今天把桢桢擒获给嫁到外星去得了。”萌花也在飞碟里开起了玩笑:“桢桢大美人,今天让我们大师哥教训一顿也行!”大家都笑了起来。

  八点十八分,东方俊一行到了岐山脚下的周原遗址公园,这儿正好有一浅草广场,足有足球场那么大,周边还种满了月季花,花香浸润着夏日的南风,悠悠香熏,令人别有一翻滋味。东方俊估计杨桢桢就是约了在这儿吧。于是,大家都在这青草地相互搏击训练,只等杨的到来。昭君在一旁给大家服务。

  这周原在岐山脚下,一马平川,小麦遍野,麦香四溢,无边无际,不愧是华夏周王朝的肇始之地。绵延起伏的岐山,今天格外睛朗,只有些许晨雾守望在山间,也许它们也在等待将要发生的一切吧。

  九点时分,杨桢桢带领南宫怡、独孤休和白明理一行四人飞驰而来。独孤休先飞身下了飞碟,算是前面开路。杨桢桢第二个出场,紧接着是南宫怡和白明理。四人见东方俊早早到来,独孤休走近东方俊尖声道:“东方俊,今天咱们不会放过你了,你小子上次旧金山的事,还没跟你算帐,害得我作检讨,工程部门才去修复了那破桥。”“你这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那事你是咎由自取。”“不跟你说了,今天反正要好好教训你一顿!”两人正说着,杨桢桢柔美的秀发一甩,发话了:“今天是我和东方俊之间的私事,大家谁都别插手,咱们两人该有个了结了。”东方俊响应道:“杨桢桢说得对,大家就在旁边作个见证吧!”大家都齐声呼道:“好!”

  这遗址公园地处偏僻,平日游客并不多,今天也有一些零星的游客,这些人听得呼声,也是好奇,都凑过来探个究竟。大家也不说话,凝神观看,一股神秘的氛围迅速笼罩了公园。说时迟那时快杨桢桢一个双抄封天,冲步双掌就向东方俊袭来,东方俊只能退身拆掌,被动应招。双方的搏击战引得人们都围观起来了,只听得呼呼风声,拳脚速度极快,很难看清楚。两人搏击之间,形影相随,大智脱口而出:“难得的一出对打!”南宫怡兴奋地赞叹:“多好的一对儿呀!”昭君听不明白们说的,只是傻乎乎看着,替东方俊捏把汗。仔细点的人会看出,杨桢桢边打,边问东方俊提问,双方在相互讨论。

  杨桢桢挑衅东方俊道:“武术和舞蹈有区别吗?”

  “有区别,武术是一种技术,舞蹈是一种艺术。”

  “噢?”

  “这个牵涉到它们的本质是不一样的。”

  “什么本质?”

  “武术不只是动作,它有一种攻击敌手的功能。”

  “武术是肉体和思维体的一种搏击技术。”

  “武术只是技术吗?不对吧?!”

  桢桢一个白蛇吐信,直击东方俊的咽喉。东方俊顺势转动向后仰,化解了她的攻击。

  桢桢继续问:“继续说武术的本质是什么呀?”

  “通俗点是合适的心理合适的动作,一切为了搏击。而武术心理意识有各式各样呀,组成一个个武术动作系统,因而会有不同门派的武功嘛。”

  “这个还差不多了,那和舞蹈相比呢?”

  “舞蹈表现的主题多种多样,它不用于搏击,这是它与舞蹈的根本区别。”

  “那是。”

  “舞蹈是来感动人的,让人获得美感,它不会去强调人体内功的修炼,它不需要克敌致胜的力量。”

  “越说越象了,继续。”

  桢桢一个大跃步前穿到东方俊后背袭击他,他顺势向上一跳,这一跳不得了,跳有八丈高,躲避了攻击,却把东方俊自己吓得不轻,不知为何跳这么高。他忽然想起吃过那“五彩丸”,因为只吃了大半,但药力仍然在他运功时发挥作用。在大智和独孤休看来,这太滑稽了,异口同声:“东方俊中邪了!”旁观的人只看他跃起那么高,还真以为是什么绝世功夫,只有昭君立即明白了,小声叫道:“糟糕!那药丸起作用了。”她越发担心起来。大智听得昭君的嘟哝声,忽然也想起这事来了,也跟着担心起来。桢桢只是觉得好笑,感觉东方俊象一只打不到的兔子,跳得老高。东方俊意识到这个情况后,调整好了自己心理状态,心想只能有效利用这个弹跳力,因此他的动作也变了一种格调,打起了醉拳。杨桢桢越发笑起来:“你醉,我就打醉鬼!”

  “舞蹈其实可以向武术学习,把人体内力进一步加强起来,会有更好的艺术表现功力。”

  “这个倒是一个蛮好的建议。”

  “武术也可以健身或者搏击兼得。”

  “这个历来就是这样,人类经历冷兵器时代过来的,应该继续它在经络内功方面的训练。”

  “这个啊,桢桢你不是喜欢音乐吗?音乐和舞蹈是一样的道理。”

  “啊!你说说,我喜欢听!”

  两人边打,还聊得起劲了。因为离观看的人群远,旁人听不见们说什么。

  东方俊继续道:“音乐是思维和运动的一个结合体,这是它的一个客观基础,音乐艺术是一种思维的心理活动艺术,它的艺术表达却是主观的,例如音符表达。”

  “嘿,我开窍了。”

  “音乐的主观性是艺术表现的手法,它抓住人的情感的变化与情绪的波动,来表达美,美的本质却是客观的。”

  “那按你这么说,艺术都是有主观性的?”

  “那是,主观性是它的一个根本特征。”

  “想想,还真是。”

  “教育尽管是一种服务,但它也有艺术性的一面,我们的知识需要传授给他人,具有艺术性更能够让被教育人接受。”

  “呃?你还来劲了,又谈到教育了。”

  “教育的艺术性是用适当的方式感染被教育者,让他容易接受你的观点。”

  “那你说主观性,那么人性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杨桢桢一个歇步下冲拳,变慢了对打的节奏,东方俊虚步挑掌后退一步,也缓和了一下。

  “人性没有什么高深的,它既有自然生理的一面,又有社会性的一面。”

  “哈,有感觉。”

  东方俊一个转身踢腿马步盘肘,杨桢桢腾空而起,顺势飞脚袭来,东方俊一个对冲拳抵挡住她的攻势,在反弹力下,两人都后退了数步。独孤休冲东方俊骂道:“东方俊,你别欺负女人,小子!”大智驳斥独孤休:“你知道个啥呀,瞎叫唤!”两人说着就动起手来,八卦掌、五祖拳、鹰爪功、螳螂爪等一起来了。南宫怡看两位打成一团,也有点急了,内心里怕大智受伤。她大声叫喊:“停下!停下!停下......”但是,不起作用,她只得参与其中拆架。萌花在一旁看着好笑,心想这两人打起来好,独孤休那人坏透了,希望大智好好教训他一顿。

  游客们被这两对架吸引住了,都来观看,只是觉得好看,认为不是真打。地球人很少有冲突了,打架平日只是一种切磋。

  上午阳光初照,空气新鲜,麦田露水还未干哩。大家为能够欣赏到这架式而兴奋,有的人还不时喝彩,为们加油。昭君自认大智武功高强,不会吃亏,只盯着东方俊和杨桢桢的打斗。

  东方俊在搏斗中整理出一套新的打法,以醉为主,结合太极和长拳等,这样也能应对杨桢桢。问题是,他的“弹跳现象”确实令人生笑,桢桢多次笑出声来。她一攻击,东方俊就一跳上天了,如果不小心东方俊还会摔个底朝天。那个“五彩丸”还是跟内功运行相关的,他发功一不小心就会弹起来。

  杨桢桢这时突然来了一个海底捞沙,双手出去,东方俊云遮日月醉相还,你来我去,继续酣斗。

  “人性是与人的观念世界联系在一起的。”

  “对,我也思考过。”

  “问题是观念世界是对客观世界的反映,因此人和自然界又是统一的。”

  “哦,我明白了,终于明白了,回归自然,人之本真啊,看来无可厚非,你是一个智者啊!”

  “什么智者,我只是喜欢思考。”

  “唉,我就是这点不够,可能是这样才会默默喜欢上你吧!”

  “不敢当,你这不是想通了嘛。”

  “没有,我还有一些不明白的,咱们还得打。”

  杨桢桢说着加速攻击,只见她闪身狸猫变虎身,直击东方俊的腰身,东方俊一个右转身,避过拳头风,她又回身凤凰单展翅,呼呼双爪抓小鸡,直取东方俊的脑门,东方俊速度更快,又是一跳,跳到半空。桢桢哧哧大笑......东方俊这连续打斗后,来这么一出戏,引得观众也笑得前仰后翻......

  东方俊刚一落地,桢桢就是一个黑虎掏心,他提膝劈掌,一掌击退她,她又来一个马桩盘肘击印堂,他旋转双臂车轮挥,她又飞身悬空起飞脚,旋风双膝无回还。东方俊对这一绝招真有点吃力,急扑地回旋,连连踢。

  杨桢桢大叫:“拿剑来!拿剑来!”独孤休正打起劲,忽听桢桢叫唤,立即停止,把在他附近的长剑掷给桢桢。昭君也趁机把长剑给了东方俊,两人剑气相杀,白光闪闪,寒气袭人。桢桢擅长长剑,自幼与父亲练习,剑术不在东方俊之下。只见她紧逼东方俊,平刺无奇,却有杀招,东方俊只得步步后退,退无可退,已经到了青草广场的边界,东方俊只得启用轻功,踏着麦浪想暂别剑芒,无奈桢桢不肯放过,他只得继续向后撤退,不一会来到一个雕塑前,正是周公姬旦的石雕石像,这儿正好有一草坪,有蓝球场大小。东方俊想退不是办法了,只得一个上刺剑,又连发一个旋转抹剑,她只得予以防御。两人在草坪激战起来。

  杨桢桢忽然发问:“你知道哪是谁吗?”

  “知道,周公啊!”

  “他是干什么的?”

  “这还不清楚,他是周朝仁政礼乐治国的开拓者啊,周武王的弟弟。”

  “问题来了,你觉得他做得对吗?”

  “当然是对的,当时情况下,人们需要一种新的秩序,礼乐在宗法制度下起到很好的作用呀。”

  “那咱们现在为什么没有那一套了呢?”

  “咱们现在法律都没有了,实际上是道德法律和纪律礼乐都统一到地球规则了呀!”

  “哦,还真是这样的,我一直想不明白,怎么古代的一些东西就不见了,实际是统一了,变成了自觉的行动。”

  “对,最终都是一种自我意识。”

  “那这个经济起了什么作用呢?”

  “经济当然起作用啦,财富失去个人意义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就是一句笑话了。”

  “是啊,这样一来,其他政治的,文化的,都得变了呀。”

  “对,思想形态也变成了更高的自觉追求,人性更为自由了,人与人之间平等性更为真切了呀。”

  “你这样说,我就明白多了,我们的文化生活也更为畅快淋漓了。”

  “对,人的个性与共性也统一了呀。”

  “别只顾说话,看剑!”两人又是一阵搏击,两人也不觉得累。地球人这时经络系统从小得到加强,精力充沛,两人打几小时应该是平常稀松的。杨桢桢一个剑花飞舞,剑声昂扬而来,眼看刺中喉部,东方俊向后飞身,又是一个半空悬浮,这次不一样,后仰过快,结果他倒悬空中。杨桢桢笑岔气了。东方俊好不容易倒过身来,又轻轻着地。刚一着地,桢桢就袭击来了,东方俊心想这家伙娶回家的话,是活受罪。东方俊只得燕子取水又跳起来用右手点了她的剑道,这才脱身。只是他人又飞起来了。桢桢又大笑起来。东方俊吸取了教训,着地前,先给桢桢来一剑花,迷惑一下她,这才站稳脚跟。

  杨桢桢一边打过来,一边又问:“这易经是周文王创立的,为什么能够解释现在的一切呢?”

  “尽管当时周地的科技很不发达,但是,我们现在知道了,小的事务,和大的事务,它是全息等价的,因此,周文王从当时的人们实践中总结出这么一个规律出来,实际上是一个普遍的真理。”

  “那易经为什么是一个公理系统,这个在古代的统一论的创立者王习加和吴建勋的著作中讲得很明白了。”

  “你说对了,易经它是一个形式公理系统,它既包含哲学的道理,也包括了科学与神学的内涵。”

  “它变成一个实质公理系统,需要找到客体的东西,这个统一论的作者提出是物质、运动、思维,这样世界就清楚了。”

  “你又理解对了,因为易经是抽象的符号,很难应用起来,因此必须找到宇宙的本体,这样就可以进入到现实的世界了。”

  “我明白了,这也是老子二生三的内涵,这也正是咱们当代科学的内涵啊!”

  “是的,咱们现在基本就一种学问,它是把神学、哲学、和科学统一起来了的,因此我们明白事理很快。”

  “是的,我们用先进的逻辑,也就是运动的表现形式,在观念中的体现嘛,这一点咱们现在地球快速的发展是得益于这个东西的,就是逻辑。”

  “你看来是思考过不少事物了。”

  “谢谢你的夸奖。”

  “我们人类文明比较鲜明的是东西文化的相互渗透,并行发展,你看人类文明史,东西发展历程差不多。”

  “是的,古希腊、古罗马、中世纪与东方的春秋战国秦汉盛唐及宋明清等,在文明的发展中都涌现过不少的思想家,都由朴素唯物主义到统治政治的需要走向唯心主义,又通过文艺的复兴,回到唯物主义,东方也经历一个曲折最终还是回到唯物主义。”

  “你的意思是政治扮演了一个文明发展的不光彩的角色?”

  “不是的,政治是意识形态和组织形态结合的产物,又以经济为基础,它有一个发展的过程,这个过程无不体现人类的主观特征,因此人类的发展是悲壮的,这种悲壮也为神学的发展提供了机会,统治者见底层民众是信神的,也就把自己打造成神,搞一些政教合一,愚弄老百姓。人类的解放,是需要科学的滋养的,科学驱散了愚昧的阴霾,大多数人的日子才会逐步好起来,直到经济失去意义,就是咱们现在这样的金色日子了,哈哈。”

  “是啊,抚今追昔,人类走过的路,真的是不容易!”

  杨桢桢这时一个连环剪腕花,逼退东方俊的凌厉攻势,因为这会儿,东方俊好象越打越顺手了。没错,这就是当代武术的魅力,它可以因时而变,顺势而为,形成新的套路和招式,加上武功运用者上佳的内功,战斗力便越战越强。东方俊基本控制了局面继续道:“我们的观念总的出发点是宇宙本身,终点也是宇宙本身,包括人类自身在内,那么这就是真正意义的返朴归真了。”

  “啊,我终于通透了。”

  “是吗?我希望你真能够认识当前的自己,考虑到我和昭君的情况,作出明智的选择。”

  “我仍然有一疑惑。”

  “什么疑惑?”

  “爱情的伦理根源是什么呢?”

  “这个要从整个社会来看,你的爱情是一个什么样的合适的角色,这关系你的对象及其周围的一切。”

  “是吗?我确实有些主观,至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

  “对了,你试图这样想想吧。”

  两人正打得欢,剑声阵阵,昭君、大智、南宫怡等都来了,昭君差点急哭了,见东方俊还在作战,激动的泪花流满了脸颊。

  杨桢桢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她立刻明白了。忽然大声说:“收剑!”战斗嘎然而止!独孤休正要袭击东方俊,杨桢桢厉声道:“别动!不关你事,岐山论战结束!”

  南宫怡惊讶地道:“就这样完了,谁胜了?”杨桢桢道:“收获的是我,胜利的是他!”东方俊明白了,杨桢桢是思想上一直存在疑惑,不能自拔,故找他论战,看来她是真的想通了,便释然道:“胜利属于杨桢桢!”

  桢桢收拾好长剑,忽然愉快地宣告:“胜利属于我们大家!”独孤休摸不着头脑,强装笑颜,也和大家一起欢呼起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