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共产主义科学畅想小说:《天长地久》(第二十章 维也纳的歌声)

2019-05-25 09:33:1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吴建勋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二十章  维也纳的歌声

  东方俊狼狈地带着昭君胡碰乱撞地来到了欧洲区。他不敢懈怠,两人在多瑙河边的维也纳找了个僻静处住下。

  这蓝色的多瑙河,幽深、温柔,是情人们旅游的好去处了。东方俊和昭君也不例外,被这条河迷上了。俩登上了一条游轮,两人手挽手站在甲板上欣赏沿岸的风光。昭君感叹苍翠山峦的美妙,更有一点觉得奇怪:“怎么这儿河边很多住宅,而且还那么漂亮呢?”

  昭君是不知道啊,这时候地球可不是她们天鹅星那样向着城市化、城镇化发展,而是向自然生态发展。大家喜欢逐水而居了。“你是不是觉得这些住宅象古代人一样,喜欢住在水边啦?”东方俊看她疑惑的样子道。“是的!”昭君期待地望着东方俊。东方俊玩笑道:“现在咱们是回到原始社会了。”两人都笑了起来。

  欧洲区是地球的七大区之一,就是古代的七大洲,现在是七大区了,没有什么国家省县乡之类的了,但是城市名还是存在的,地名还是继承了历史的传统没有什么变化。七大区里的人口分布是一个生态式分布,逐水而居,并且新城市区和农村区别不大。全球社会分工还是很明细的,经济区域分布是按地理特色分布的,经济的协调管理中心在欧洲区巴黎市。

  因为逐水而居,欧洲区的人们都居住在多瑙河和莱茵河两岸区域,实际也是风景宜人适合居住罢了。

  应当说,真正欧洲的符号体现在它的建筑特色。

  东方俊说道:“你看这些房子,半圆顶,尖顶,球顶,各式各样的五花八门,部分还是体现了欧洲古典的建筑风韵,当然大部分还是作了生态创新。”

  “恩,这确实让我眼花缭乱,耳目一新。”

  “你可能不知道,整个欧洲区艺术风格讲究主观的印象,这一点和古典中国的写意在本质上一致的,令人兴奋地是欧洲人在建筑上作了广泛的实践。”

  “哦,难怪这些河边建筑看上去象一个建筑博物长廊了。”

  “你没有说错。”

  “是吗?”

  “是的!”回答的是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昭君和东方俊都惊讶地回头看,原来是一位妙龄少女在昭君旁边独自欣赏风景,激动之余,不禁回答了昭君之问。东方俊疑惑地看着她,少女害羞地说道:“我是维也纳大学音乐系的学生,今天正好星期日,出来放松下心情。”

  “哦,那你是欧洲人?”

  “是啊!”

  “好,我也在地中海附近工作,在生命科学研究中心。”

  “好,非常有创造性的工作。”少女与东方俊聊了起来。

  昭君听不明白两人在说什么,只是看到东方俊也挺高兴的,她也陪着微笑。

  少女说:“这儿最好玩的是夜晚的艺术街,什么艺术形式都有,歌、舞、对白、古典与当代乐器演奏,基本是心理流表演与创作的社团活动,大家可以一起参加。也有意识流超时空表演对决,竞赛等。”

  东方俊听着她激情澎湃的煽情话语,看着她绘声绘色的愉悦表情,也有一些动心。

  少女看他心动的神情,继续煽动:“晚上参加吧,我也会去的。”

  “那好,我们会去体会的,这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会一起去的。”

  少女兴奋地说:“欢迎你们俩一起参加,我也会有表演哦。”

  “行!”

  “我是在古典娱乐区,你们可以去观看我的表演,期待你们去哦!”

  昭君只是觉得这少女很是热情,心想地球女人是不是都这样热情咧?

  东方俊看出昭君的心思,便说别的:“昭君,我们不游览河流了,咱们到空中看看吧。”

  “好!”东方俊随即叫了旅游飞碟,两人与少女学生告别,踏上飞碟向河岸飞驰而去了。

  实际上,东方俊这时考虑的是怎么通过娱乐来摆脱目前的困境,让更多的人来关注星际社会情感交流的事。东方俊边驾驭着飞碟,边思索着,不时便有了主意。

  飞碟这时从维也纳飞行至了冰岛。东方俊指着这块大西洋中间的小岛,告诉昭君说:“这个岛叫冰岛,现在基本没有什么人居住了,主要是一些海洋科研人员在这儿,生活的人员都移到欧洲的多瑙河和莱茵河流域了。”

  “哦,难怪是遍地植物,没有见什么建筑物了。”

  飞碟继续飞行,东方俊又说道:“我们现在看到的北欧挪威、瑞典、芬兰、丹麦等地,现在是地球的海洋食品四大加工基地之一,还有三个是在南美、大洋洲、和南亚。你刚才看的那个冰岛就是咱们生命科学研究中心的一个分支机构,上面对海洋的生态系进行了改进,海洋物种,动植物都增加了不少,海洋底土质也起了变化,营养结构也更为复杂,营养物质更为丰富,海洋物类的产量也更高了。”

  “哦,你看那儿,那些鱼怎么自己进了渔船了?”

  “对,现在捕鱼,是用特殊的诱因物质及其意识设备,直接让它引来船舱,小鱼直接过滤,大鱼留着。”

  “这样啊,太不可思议了!”

  “你看那,渔船并没有出海,只是停靠在船坞,船坞上有两条通道,直接通往船舱的,一条是活鱼直接进鲜活鱼列车,另一个是作为加工的鱼,直接进入加工鱼列车,然后鲜活鱼直接进入地球两小时货物列车轨道,加工鱼进了工厂加工成各式美味了。”

  “哦,头大了,这太厉害了。”昭君张大着嘴巴惊讶地回道。

  话说安全中心的人得到相关线索,也来到了欧洲区,正在四处搜索俩。东方俊心里担忧着还是不敢在一个地方呆太久。这不,他对昭君说:“咱们去法国粮食管理区,去欣赏一下麦浪去,现在正是收割季节,可不能错过了。”

  “好,我还真没有看到过麦子,从小呆在浪海市,很少出门。忠国北方地区有小麦,我也没有机会去。”

  “没关系哦,么么哒,这下我们去看个够。”两人笑开了。

  说到巴黎,它是地球的经济中心,所谓中心也只是一个管理区,是一个协调秘书机构,并不是说这儿经济有多发达,地球的经济是生态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它会有一些物品主产区,象欧洲区就是小麦、大麦、土豆主产区。古代英国的范围现在是主粮食品加工区,可口的人间美味食品这儿是一个主要基地。

  东方俊带着昭君来到了巴黎盆地的小麦主产区。一望无际的麦田,麦浪翻滚,阳光下,金灿灿的,麦的清香沁人心脾。这无边无际,却又透着神秘,原来这麦田周围是森林,没有人家。从高空看,巴黎盆地是麦田间杂森林,原生野味,聚集着生机的野性力量。别忘记了,这是收获的季节,几乎看不到房子,却能够看得见一些大型的机械,它们象巧妇的手,把麦穗脱得精光留下麦杆,然后麦杆又被翻耕回归了土地。东方俊把飞碟停止在机械旁边,机器人操作手向们招手问好:“欢迎你们来玩,我们好寂寞。”

  昭君赶紧挥手:“你们好,我们陪你们来了。”

  “哈哈......”两人都乐开了花。

  “这儿真的没有什么人啦,连机器人都说寂寞。”

  “是的,不会有人的,因为这里都是一些全自动管理的机器,全部是自动化的,人都在巴黎管理街区办公室里。”

  “啊!这样啊,这样行吗?这不逆天了吗?”

  “嘿嘿,你真会说笑。哈哈。”

  “你来看这儿,小麦颗粒很大呀。”

  “是的,这种小麦是经过品种优化了的,产量很高,味道好,这不是转基因,它是改良了品种结构,同时配他环境的改善,与昆虫是良性的一个生态系。”

  “这个产量很高,地球人吃得完吗?”

  “吃不完,因此欧洲地区也没有必要每个地方种植了麦子,以前种植过的地区,都种别的花草了,或者还原自然了。”

  昭君拉着东方俊在田间路上一路奔跑,大声叫着,闹着,直闹到两人都累了,又坐在田间路上休息。东方俊心理又担心在这呆太久了,便说:“我们到罗马去吧,那里是地球的物质器件制造区之一,还有上海和莫斯科也有相同的制造区。”

  “是吗?街区有什么不一样吗?我现在都变很好奇啊!简直不是正常人了!”

  “哈哈,你真有意思,罗马是地球的工业的重要基地之一,象机器人,仿真人,飞碟等的制造那儿都有的呀!”

  “那我们赶紧去吧,我真想参观一下了。”昭君说着,东方俊就拉着她上了飞碟,飞碟直飞到了罗马街区。

  东方俊停好飞碟,和昭君一起来到了罗马街区。这街区,既有一些古典的建筑,也有一些分散的低层建筑,办公人员都在三层的建筑里,街区和开罗相仿,都是树多,房子少,象一个公园,非常舒适,甚至你感觉不到是上班,而是在家里。当然这也有实验区,有宽广的实验厂房,有一些人员在做一些实验。东方俊带着昭君,重点到了飞碟实验室,两人在服务机器人的带领下,参观了飞碟实验的过程,昭君看不明白,东方俊在一旁作了一些介绍,昭君只当看热闹了。参观完这儿,也正是午饭时分了,二人用过午餐,便飞回维也纳的宾馆,稍作休息。

  午休过后,东方俊带着昭君去意大利和希腊艺术区游览。两人首先到了意大利佛罗伦萨,各领了一个脚踏自行车,骑行在街区。这是一个古典艺术的旅游区,展示的是地球古典艺术的成就。

  二位骑行在大街上,一会古代一会现代,都是虚实结合的景观。东方俊不停地介绍着这些,给昭君。街区在空间上分为七个区,对应七大洲的艺术成就。两位首先进入的是亚洲区,这儿展示了中国古典的绘画、诗词、歌赋、舞蹈、戏曲、民间技艺及书法等等。东方俊和昭君一会和李白对话,一会又和苏轼聊天。

  东方俊说:“你可以选择生活在不同年代的中国艺术圈中,就算你不懂艺术,你也会体会到艺术的魅力。”

  “对,太刺激了,象穿越一样。”

  艺术区的人不少,小朋友特别高兴,成群结队,很熟悉地穿梭于街道,看得出这几个小朋友是经常来这儿的。

  一位女孩说:“我要进入巴比伦看看,体会一下当时的历史场景,欣赏它们的艺术作品。”

  昭君笑着说:“这小孩真幸福,这学习起来一点不费心了。”

  “哦,咱们学习本来就不费神,咱们有智能学习方式的,思维存储,直接可以让人记忆需要的知识,剩下主要是判断、推理,也就是创新了,在创新上地球人类也还在发展,也会永无止境。”

  “那是啊,咱们也在提倡创新,没有创新是不行的。”两人在街区边走边聊,又进入到其他欧洲、大洋洲、南极洲、北美洲、南美洲、非洲区,最后兴奋异常走出艺术街区。

  昭君说:“有点头晕。”

  “那咱们先在茶馆休息一下吧。”

  茶馆里零星有几个人,服务机器人给二位上了茶,音乐美妙,场景舒心,心理修复、思维休养等由健康机器人自动进行。昭君有点紧张,但很快给修复了心理,很快二位得到了休养生息,人的精神完全恢复了。

  东方俊和昭君在紧邻茶位,他对昭君说:“咱们到希腊去看看吧。”

  二人又乘飞碟到了希腊,在这儿,和意大利一样,硬质艺术品创作,及其艺术作品也充盈这座古老的城市。它和罗马构成了艺术的特色制造区。艺术作为文明的传播手段,它已经发展成人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地球人生活的一种环境。在希腊艺术的天空中,两人有一些头晕脑胀了,昭君提出要到一个自然风景地去放松一下。

  东方俊唤来旅游飞碟,一路飞到了东欧、中欧。两位饱览这里的农业风光,心情愉悦了不少。这里有小麦、马铃薯、向日葵、甜菜、亚麻等多种作物,农业上属于巴黎经济中心管理的。

  两位一路逛到了贝尔加湖。这里正是夏日旅游的季节,人们可有各种水上的娱乐活动,有湖上、湖面、湖下多种,昭君和东方俊尝试各种娱乐设施,两人玩得非常刺激、快乐。你可以水上飘,你可以在水面走;人也可以在水下飞碟里和鱼儿交谈;人可以在空中跳入水中,利用跳水器械。东方俊和昭君正在水面行走,昭君发问:“咱们玩了这么多,倒还安全,哈哈......”

  “是啊,别看看这些人好象都挺大胆的,实际上是安全措施。”

  “你看那些跳水的,其实有自动监控系统的,随时可提供保护。”

  两位总算痛快地玩了个够。东方俊驾驭往回飞了。飞碟飞翔在无边无际的马铃薯绿色原野里,夕阳却已经挂在了天边,圆圆的红太阳在依依不舍地远离地平线而去了。两人还真玩累了,回到了维也纳,一起在宾馆用过晚餐,又到宾馆康复中心恢复了体力。

  这时,那位妙龄学生却出现在东方俊的面前,兴高采烈地邀请两位一起参加她们的心灵歌会。东方俊问昭君是不是参加。昭君看她那热情期盼的样子,也不好意思拒绝,对东方俊说:“咱们就参加吧,她这么热情,咱们也不好拒绝,晚上也正好去看看这声音艺术之都吧。”“行,我跟她说下。”东方俊对少女学生点头表示愿意参加,然后她把地址告诉东方俊,有点羞涩地道:“等你们来哦。”“好!待会见!”

  晚上7点,维也纳华灯初上,从世界各地赶来的人们,在这汇聚,又分流到各娱乐社区,整个街区都沉醉在愉悦中。维也纳已经占据古代奥地利的二分之一。那些娱乐社区分布在河边、山间、湖边,各具特色,你可以自由选择,自得其乐,或者与人共享快乐,也可以参与其中分享快乐。这里要说的是,维也纳的娱乐和全球的娱乐是全息相通的,即大家其实也可以在家与维也纳的人分享快乐。

  东方俊和昭君乘旅游飞碟来到了女孩相约的哈尔施塔特娱乐社区。

  这时地球安全中心的人员也来到了维也纳,他们搜索到东方俊就在这,因此他们正在排查各娱乐社区。而此时,在哈尔施塔特娱乐社区的东方音乐厅里,东方俊和昭君如约而至。这还是让女孩大为惊喜,她赶紧带两人到一个小娱乐室坐下。娱乐室里就东方俊和昭君两位,这是女孩特别安排好的。

  所谓娱乐,有许多小娱乐室,也有大厅交流区,整个东方音乐厅,有足球场那么大,象个蜂窝,中间是最大厅,还有3层36个中等厅围拥着这个最大厅,其他都是小娱乐室。这种娱乐,是没有空间限制的,通过一个共享的心理平台,大家欣赏节目,表演节目,或者互动交流。或许你在小娱乐室里,但你可以随时邀请或者被邀请一起到大的娱乐室。这个东方音乐厅是一个一层的建筑,穹顶是一个白色的草帽状,只是设计得有一点幽默俏皮。少女学生正在大厅表演古老中国的古筝,手法非常娴熟,曲调绵远悠长。东方俊和昭君定向欣赏她的音乐。这曲调不禁触发东方俊的遐想,这调子有一种不屈,又有一种忐忑,有一丝伤感,有一丝紧张,曲调的最后似乎在劝说东方俊放弃自己的执着,回归一种平静。东方俊显然是有感染到,顺手喝了杯咖啡。少女学生又逍遥游式的曲调,预示一种回归田园生活的惬意。昭君若有所思,对这种调子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自己和东方俊的情感面临着考验,陌生的是这前景好象并不属于她和东方俊。

  东方俊听着歌曲,自己也欣然创作了一个美妙的心理作品,用歌曲得以展现,他的主题,就是他和陈昭君的爱情。这歌曲有一种情愫,那就是天鹅星的呼唤;这歌曲有一种幸运,那就是他无奈之下解开了瘟疫的治疗密码;这歌曲有一种偶然,是他在工作中遇见了昭君;这歌曲有一种悲凉,是他遇到了地球情感规则的限制;这歌曲有一线希望,那是越来越多的地球人同情俩;这歌曲是他渴望得到一份真诚的爱情。也就是说,他的歌曲表达了这么一种内涵,展现了这样一种情感变化的旋律。

  他写下歌名《天长地久》,又填写了歌词:

  《天长地久》

  来自远方,

  来自远方,

  一个爱的使者,

  为爱迷惑,

  为心底的情愫,

  复活爱的童话。

  一个不知辛劳的蜜蜂,

  在童话里,

  编织她的蜂巢,

  或许有一种偶然,

  一丝灵光,

  她续写童话里的故事,

  她垒起那童话里的崇高。

  携手共进吧,

  携手共进吧,

  行进的爱,

  尽管前途茫然,

  依然不管不顾。

  我们没有退路,

  我们期待未来,

  我们期待爱的永恒,

  ------天长地久。

  少女学生弹完曲调后来找东方俊和昭君,仍然是兴奋难抑,正想邀请俩去大厅娱乐,不曾想东方俊说他创作了一歌曲想表演一下。

  她听了大叫起来:“那太好了,咱们现在就去。”她热情地拿着昭君的手,三人一起来到了大厅。东方俊和昭君携手一起在大厅展演了这首歌曲,并作了小小的旁白,叙说了他和昭君的爱情,和对爱情的坚持。没想到两位的表演感染了许许多多在场和不在场的人,这时信息网上支持他俩的人气又涨了不少。

  两人兴奋地谢幕刚要回到小娱乐室,少女学生说和昭君有点小事想讲一下。她把昭君拉到旁边,就一转眼的功夫,两人就不见了,东方俊一下紧张起来。他立即追寻少女学生和昭君的踪迹,来到娱乐厅外,果然,有一个男人也来了,正是那个极地袭击他的男人,尽管他戴着墨镜,东方俊还是一眼便认出他来了。这少女声音也变了,变得东方俊似曾相识,这两个家伙正要把昭君带上飞碟逃走,东方俊一声大喝:“哪里逃?!”两个家伙一愣,东方俊立即唤醒飞碟,这下两架飞碟,四人对峙上了。说时迟,那时快,少女学生突然变成了一个武林高手,向东方俊袭来。这招声东击西,让那男人带着昭君上了飞碟。少女学生一招连环八卦掌,全力出击,击退东方俊两步,飞身上了飞碟,正欲溜走,东方俊也飞身上了飞碟。

  一前一后,两个飞碟你追我赶,在湖的上空一番搏斗。这样追着、僵持着,僵持着,无奈,少女学生的飞碟突然停在了东方音乐厅的前坪里。三个人都下了飞碟,少女学生绑着昭君的双手,拉住她,昭君呼叫着:“这女孩是坏人,快来救我!”东方俊也迅捷地从飞碟飞身而下,走到三人面前,厉声道:“把昭君放了,有事冲我来。”

  墨镜男人狡黠地笑道:“嘿嘿,小情人还蛮坚贞嘛!你知道这是违规的吗?东方俊!”

  “这不关你的事,是我的事!”

  “哈,还嘴巴硬!”

  墨镜男人说着就打了过来,两人缠斗起来,少女学生却想趁机带昭君欲上飞碟逃走。东方俊猛一阵雨点般的长拳击退墨镜男人,挡住了少女学生的出路。这时少女学生与东方俊打斗起来,她的一招一式都极快,东方俊还真不好招架,东方俊边打,边嘀咕道这女孩功夫和我不相上下,这样打下去,墨镜男人就会把昭君带走。他无奈之下,只好用手腕智慧仪唤醒大智前来,心想或许可以有一线逃脱的机会。大智应声而至。大智看有人攻击东方俊,便挺身而出,和女孩打斗起来,女孩并不惧怕大智,好象对大智的拳路还挺熟悉的,二人一番酣战。

  东方俊趁机抽身,跃到昭君面前,正欲解救昭君,墨镜男人哪肯放手,两人又是一阵打斗。安全中心的人因为东方俊使用智慧仪也跟踪而至,三位安全中心的人不明就理,也参与进来,帮着大智,在大智的带领下和墨镜人、少女学生缠斗在一起。

  东方俊瞅准时机,也立即唤醒自己的飞碟,抱住昭君就飞身上了飞碟,超时空瞬间消失在维也纳的上空。这边,打斗双方好象如梦初醒,嘎然停止了打斗。少女学生和墨镜男人都异口同声地大叫:“都是你,朱大智!”大智一听还吓了一跳,莫非这两人还认识我不成,这女孩我可没有见过呀!墨镜男人也不知是谁!他正思忖着,想弄个明白,两人便乘飞碟已经逃之夭夭了。大智回家休息去了,安全中心的人只好打道回府,三人飞回总部去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