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共产主义科学畅想小说:《天长地久》(第十章 外滩恋情)

2019-05-03 16:04:3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吴建勋
点击:   评论: (查看)

  东方俊和昭君二人一起到了外滩。笼罩在瘟疫气氛下的外滩,一片萧条。春风吹着黄浦江浑浊的江水,河风和着这春汛的江水之气,扑打着江边外滩公园上稀疏的人群。那路灯洒下的清晖,点亮着这外滩的风景。江边的不锈钢护栏,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延伸着站立在江水与江岸之间,强撑挺立让游人扶着,依靠着。该死的瘟疫害人啦,东方俊感觉到,这风景直让人心寒。不过,他赶紧整理自己的心绪:瘟疫已经被我们解决了,浪海很快会恢复繁荣。今天是陪自己心爱的人来玩的,希望能够点亮感染这一切,给这儿带来生机和温暖。昭君呢,半年多来,已经习惯于这些气氛,今天春意荡于心,一切好象回到从前,大学时代美好的外滩,那些希望与憧憬,也复活到眼前。

  春风撩起昭君长长的秀发,她婷婷玉立,远眺江面,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舒心、依靠融于内心,铸造幸福。东方俊站立在她的身边,双手撑在江畔的防护栏杆上,望着春汛里湍急的黄浦江,那江水打着旋涡,倏地消失,又在别处旋转起来,满江都是,象一曲遥远神秘的旋律在广阔的江面上荡漾,整江都在弹奏这春潮涌动的交响曲呵!

  对岸的东方明珠,五彩多姿,光芒四射,象一群层叠着开屏的孔雀,骄傲地展示着美丽的扇形尾屏。

  “这个电视塔叫东方明珠,是外滩的地标性建筑,你觉得漂亮吗?”

  “漂亮,挺花俏。象春天原野一枝独秀的郁金香,芳香四射,散发着魅力,是那种春花欲放的美丽。”

  “嘻嘻,我也觉得它今天不一样,给人以一种依恋与安心。”

  “是吗?我觉得它旁边的那些建筑也挺别致的。”

  “是啊,今天它们的霓虹灯都开了,你运气不错,第一次来外滩就碰到这辉煌的夜景。”

  “是嘛,那我真幸福,你说呢?!”

  “恩,呵呵,我们各作一首诗,好吗?为这美好的夜。”昭君兴之所致,提议道。

  “好!为爱而生嘛,为情所动,情之所至,诗歌啊,快来,诗神啊,快来......哈哈,是你先来,还是我先呢?”

  “要不谁先吟出,谁先,好吧?”昭君在东方俊面前一副挑逗的样子。

  “行。”东方俊血液里流淌着对昭君的爱怜,兴奋倾泻而出,便先吟了起来:

  “一曲浦江,

  分东西,

  东面优雅旗袍,

  西面靓丽短裙,

  美人遥遥,

  从太湖,

  吹来,

  吹来长笛曲声声。

  啊!呵呵,呵呵,

  多彩,

  多彩,

  霓虹灯光,作伴韵,

  高楼来走秀酷帅,

  走秀哦,

  走得,

  心慌慌呀,

  心慌慌。

  芳草凄凄绕楼行,

  春风挂在绿树荫。

  江风沁心,吹起,

  喂,啊------

  暖暖心,

  心系明珠,

  东方明珠是我心。

  黄浦江头,

  长江头,

  月色共江抱东海。

  浦江海上奏明曲,

  海上明月照我心,

  你心我心,

  在天鹅星,

  天鹅星呵,

  多情自古

  -----真英雄。”

  昭君静听到这儿,激情奔涌,不知从哪里生出胆量,伸手搂住东方俊的脖子,强吻着这个地球第一帅哥的唇瓣,滑动游离。东方俊顺势右手搂住她的细腰,她感觉一股烈焰在烧着她的腰身,仿佛游动烧向她的胸间。东方俊的舌头按奈不住,终于出击,扫荡她的口唇,昭君轻咬他的舌头,一个长长久远的吻,星辰、天地之间,爱的交融,终于在一起了。激情似乎太短暂,昭君收拾唇瓣残局,眼里噙着热泪,激荡之心难平。至于诗歌,抛之九霄,扔向江湖了。女人一恋爱就成了情感动物,智力急速滑向脑残啊。

  东方俊双手捧着昭君美丽的脸庞,继续他的诗歌:“献给你:浦江心曲。”酷酷的一句,昭君已然心醉。

  昭君凑到他跟前,纤手玉拳打着他的胸口,娇嗔地道:“你真坏,我认输了,不对你的歪诗了。”东方俊深情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吻,然后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你真美。”昭君又忍不住抱住了东方俊,东方俊激动地紧紧地拥抱着昭君。

  如大智所言,“狗男女”终于抱在一起了。

  抱之良久,春风扰动,昭君理了理零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着东方俊笑了笑:“嘻嘻......”

  “哈哈,你看那个船跑得真快。”东方俊指着江面一艘快艇。

  “是啊,小巧精致啊。”

  “我们往北走走吧。”

  “好的。”两人说着,东方俊拉着昭君的手,一起沿着栏杆往北,缓缓地往北走。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了,月光照耀在上空,春风吹动着花坛的小树,摇呀摇地。

  忽然有一个少女爬到江边的防护栏上。东方俊心想,这也太危险了吧,没想到,这女孩纵身跳向江里。昭君大惊:“跳江了!”东方俊情急之下,只能启用轻功,迅速扑向女孩,还好,女孩刚落入江里,他抓住了女孩的衣服,顺势把她提上了岸。女孩没事,只是衣服湿了,喝了几口水。女孩上岸后,吐了,缓过气来了。紧接着女孩哭起来,说她不想活了,男朋友染瘟疫病故了,自己又失业了。

  围观的多了起来,一些人在安慰女孩。昭君看女孩没事,就问东方俊:“没事吧,你?”“还好,没关系。”“我赶紧报一下警,这女孩需要关照。”昭君说着拿出手机,打了报警电话。东方俊的鞋湿了。昭君说:“咱们去附近商店买一双鞋吧。”“行,咱们走吧,这天气还有点冷。”东方俊打了一冷颤,赶紧拉了昭君的手,往附近的商店去了。

  这时,东方俊手腕智慧仪给他心理提醒:大智说你不要陷入太深。东方俊的理智告诉他,这或许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恋爱,但情感也告诉他,爱情何尝不是促进了理性的成长呢?感情这事啊,动物都有的,何况人啊!

  他俩在商店买了鞋,东方俊刚换好。昭君接到她弟弟来的电话,说爸爸让她早点回去,别在外面耽误太久了,要注意安全。昭君回了弟弟,让爸爸放心,她很安全,就会回家。东方俊听到这些对话,心想时候不早了,明天昭君还得早起上班,就跟昭君说道:“咱们回去吧。”“行,叫个出租吧。”“好,让我来。”东方俊走到马路旁边,叫了的士,两人一起上了车。在他们后面,有一个人也在叫的士,那人实际是一直尾随他们,东方俊瞥了那人一眼,也看不清楚,并没有在意。

  半小时后,昭君到了家门口,东方俊说:“我就不送你上楼了,你先回吧,我看你进楼了,再走。”

  “好的,你也要小心,直接回家吧,嘻嘻。”

  “好,放心吧,你走吧。”

  “再见!”

  “再见!”东方俊看昭君进了楼道,他才放心地返回宾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