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共产主义科学畅想小说:《天长地久》(第八章 身陷囹圄)

2019-04-23 15:42:0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吴建勋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八章 身陷囹圄

  昨晚细雨霏霏整夜未停,东方俊早晨起来后,却又雨停风滞了,天空泛白,有点阴沉沉。大智还在呼呼大睡,萌花也累的没有起床,东方俊只得叫醒两位。三人一起用完早餐,就去医院上班了。

  来到医院,不到八点,东方俊经过护士值班室,看到陈昭君正和夜班的交接班。“早晨好啊,陈护士。”东方俊假模假样和昭君不熟,热情地招呼道。“你好,你也来得挺早的。”昭君心中高兴,也不想掩饰芳心已动,便闪着一对大眼睛,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有些想笑,但也矜持地答道。大智和萌花这时也进了护士值班室。大智看东方俊那神秘兮兮的神态,心想,这对“狗男女”昨天肯定干了什么“坏事”。大智便道:“东方俊该上班了,呆在这儿干什么?!”萌花也白了昭君一眼。东方俊只好微笑着走开了。东方俊原本送伞还给昭君,这一急促,就把伞径直带到了医生值班室。他和各位医生打过招呼。候补来也在,他眯着小眼皮笑肉不笑对东方俊说:“昨天还好吧?” “还行。”东方俊爽快地答道。候补来看他这幅春风得意的样子,嫉妒得直咬牙。候补来便起身想出去一趟,不觉发现东方俊桌子上放着昭君的伞。这下,他眼睛都气绿了,真想把东方俊一下给掐死了。他便无厘头没好声气对东方俊道:“那你干活去吧。”东方俊没有把他放在心上,没有理他,也不想和他多聊,说了句:“我去病室了。”他说着,就戴上口罩查病房去了。

  他来到309室,查看了病人的情况,不一会候补来也来了,问他病人情况如何?东方俊出于礼貌,和他交流了一下就到别的病房去了。他来到310室,查看了病情,正安排护士打针。候补来赶过来,盛气凌人质问东方俊:“你刚才给病人做了什么,病人反应激烈,快要死了。”东方俊跟他一起赶到病人的跟前,病人已然“死亡”。

  候补来立即把情况报告传染科长和院长,一幅对东方俊兴师问罪的样子。候补来为了扩大事态,迅即又擅自通知了公安局的人来了,公安局以故意杀人罪的疑似犯罪把东方俊给带走了。这下院里和科里都被动了。

  候补来何许人矣?这人个子不高,胆子特大。有一年,他12岁那年,一个人走40里到外婆家去,路上遇到一伙小孩有七八个人,挡住他的出路,找他的麻烦。他一对八,一点也不畏惧,八个初中生被他这个小学六年级生打得落花流水,落荒而逃。这人从小与父亲和大哥候生来学习武艺。人挺聪明,一学就会,武术套路学得挺快的,又勤奋,套路打起来呼呼生风非常熟炼的。他排行第六,前面有五个哥哥,都是从小习武。他家住忠国何南省登封市,大哥候生来武艺出众,是全国武术冠军,后来聘任为少林寺俗家弟子武术总教头。候生来不但武艺出众,人品也正直,少林住持在外喝酒吃肉,被他意外发现,他耿直举报,后遭打击报复,被解聘。但后来,政府受理了举报,为他恢复了教头职位。原住持也被换掉了。少林上下的人都敬佩他的为人,对他多崇敬三分。候补来的五哥候之来,却恰好相反,是一个地痞流氓,啥坏事都干。候之来在郑州是黑社会头子,专门为人家收债,放高利贷,还开了一个酒吧,背着政府,还招了一批小姐卖淫。政府打击过多次,这家伙总能死后复生,生意开得红红火火,是郑州最火爆的歌舞厅了,主要原因是他养了一批小兄弟,为他聚集了势力。这家伙凭借武功高强,指挥着他的那批虾兵蟹将,活跃在郑州的灰色边缘地带,干着无耻的营生。

  候补来因为最小,哥哥们都宠着他,他就学坏了,特别是受五哥的影响较大。高中时就学会了谈恋爱,骚扰过不少女同学。奇怪的是,这家伙成绩还不错,总的本质还不坏。临近高考,班主任叫他大哥开了家长会,他大哥了解情况后,好好地教训了他一顿,这家伙总算安心学习了半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百京大学医学院。上大学后,旧病复发,除了学习外,没少泡妞,没有一个搞成的。后来,在学校名气臭了,没有女生愿意与他谈恋爱。他就在学习之余,整天练习武术,总算是打发时间,好不容易挨到毕业了,到浪海市,找到了花山医院就业了。

  话说东方俊被公安局带走后,昭君知道了,马上找到传染科长办公室,此时,院长也在,尤其是候补来也在。昭君对院长说,病人的反应并不一定是东方俊的造成的。候补来说我看到东方俊照看病人后,就出现那种病症反应的。昭君反驳道:“那也不能说就是他的原因啊?”候补来怕惹怒昭君,便不与昭君争辩。院长当然知道这可能是一件医疗事故,或者是别的原因,但现在是东方俊被抓走了,得想办法先把人放了,先查清原因,避免事态扩大,这传染病疫情已经够受的了,现在医院又出这种事情,真是“行船又遇打头风”。传染科长赵剑锋批评候补来:“你也太冲动了,现在东方俊不在,我们无从了解情况,你这样匆匆报警,怎么行呢?如果是正常的药物反应,那也就没有公安局什么事了!”

  昭君提议和赵科长一起到公安局交涉。大智和萌花已经收到东方俊的提示信息,明白了情况,是候补来陷害东方俊。大智迅速和萌花控制了病房,并用手腕智慧仪的医疗功能对“死者”进行了检查,发现这是有人注射了药物,导致病人休克。大智对萌花说,看来病人并没有完全死亡,还有挽回生命的可能,但是天鹅星的医疗水平不可能挽救这人的生命了。大智知道,只有东方俊才可以救这个人的命,但时间非常紧迫,东方俊又被抓走了。大智果断找到院长和赵科长,但赵科长已经和昭君,以及候补来三人去了公安局。三个到了公安局,赵科长说破了嘴巴,公安局就是不放人,说证据不足。先让公安部门一起查清原因,才可作打算。

  大智和萌花也赶来了,向赵科长说明了情况,说只有东方俊才可以救病人。大智也向赵科长个别讲了候补来故意陷害东方俊,但赵也将信将疑,说先别谈这些,现在主要是放人,再救人。候补来倒是若无其事一样,内心非常痛快,他在想,东方俊跟我抢女朋友,只能是找死。赵科长找公安局的同志反复讲明,表明只有先放人救人,否则病人真会死亡,可是它们就是不放人,理由是不相信一个犯罪嫌疑人会救别人。赵科长绝望地瘫坐在椅子上,不知如何是好。昭君在一旁看着赵科长的努力,对比候补来的态度。他有了办法,决心一试,他宁愿牺牲自己也得救东方俊。她把候补来叫到屋外,说:“你就对公安说,不能肯定是东方俊干的,只是自己的猜测,这样要东方俊回科室救人去。”候补来看昭君这么一说,妒火复燃:“凭什么?凭什么要我作假证?!”昭君放慢语气,清晰地说:“如果这样,我愿意嫁给你!”候补来心中一喜,但又不便马上接受:“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我是喜欢你不错,你也不用牺牲自己吧。”昭君说:“我是愿意的。”候补来自知目的达到,语气变得缓和:“那你不后悔?”“当然不后悔!”“那行,我就跟公安局的说。”候补来说到这儿,连忙跑到公安局的同志面前说明了情况。公安局看主要证人承认有误,也就和赵科长说:“你们赶紧接东方俊走吧,先救人。”

  大家一行人,接着东方俊,上了车,急急忙忙赶往医院。东方俊看候补来那副得意的样子,真想上前打他几个耳光。昭君特意和东方俊两人坐在面包车的后一排,昭君双手紧握着东方俊的手,眼里涌出了泪花。东方俊心里立刻明白了候补来肯定给她下了套,但他现在不便说什么,先把病人救活再说。

  大家一行赶到医院,东方俊到病室,指挥护士用药,病人半小时后恢复意识,逐步好转,但是病人也只是恢复到之前的传染病感染状态,仍然不能动弹,也说不出话来。东方俊是用手腕智慧仪分析大智给他的数据,并找到了天鹅星上的解决办法,这才救了这病人。由于病人的状态仍然没法证明东方俊是无辜的。这时,院长说由昭君照看病人外,其他人都到科室医生办公室讨论。

  大家在办公室坐定后,院长和赵科长两人认为,肯定是有人注射了药物给病人,这两人只能是东方俊或者候补来,但如何判断呢?东方俊和候补来都不承认是自己所为,这还真找不出办法来判断了。大家沉默良久,东方俊提出,他可以试试把病人治疗好,病人当时眼睛是睁开的,意识是有的,只是表达不了,如果好了,就可以把情况说清楚了。院长和赵科长见没有别的办法,也只好应允。候补来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这传染病现在谁都没有办法治好,他知道这病人是危重病人,肯定活不长了,也就没有反对东方俊的这个提议。其实,他还考虑到如果反对,会暴露自己,何必呢?!

  院长说:“那就这样吧,大家分头行动吧!”东方俊立即返回病人身旁,看昭君正在照看病人。他干练地对昭君说,赶紧抽取血液。昭君立即行动起来,她也没有多想,只是机械地照他说的做。这时,大智进了病方,萌花也来了。大智迅速用手腕智慧仪采集了病人眼睛里的意识信息。东方俊也从昭君采集的血液里通过手腕智慧仪取得了病毒信息。两人不约而同地说:“我们得回去了。”萌花知道他们是说要回地球观察站一趟。昭君以为要下班了,说:“行吧,我也得交接班了,大家一起回吧。”

  四人一起出了医院门,候补来在医院门口蹲点守候昭君过来,见昭君来了,便邀请一起出去吃饭。昭君说:“今晩有点事,不能去。”东方俊走到候补来面前:“别来骚扰人家,她是我的女朋友。”“哟,又想坐牢了,你别跟我嘴巴硬,不是昭君,你现在还在公安局。”大智冲上前伸手准备抽这家伙几个嘴巴子,昭君赶紧叫住:“别打架,别打架,够乱的了,有事好商量!”东方俊也不想打这家伙添乱,只好拉上昭君四人离开了。候补来恶狠狠朝远去的他们说:“牛个屁!臭小子,等着坐牢吧!”

  四人来到宾馆,东方俊避开大智和萌花,问昭君发生了什么。昭君说:“我答应嫁给候补来了!”说着痛哭出声。东方俊一听,又气又恨:“太无耻了,这个畜生!这个畜生!人间恶魔!人间恶魔!”昭君擦干眼泪担忧地说:“我也恨他,现在我知道是他陷害你的,但我们得证明自己清白呀!”东方俊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反复安慰昭君先别急,事情会弄清楚的,别听那畜生的威胁,千万别上他的当!昭君也希望这样,泪眼蒙蒙,紧紧拿着东方俊的左手,依偎在他的身旁。东方俊看昭君情绪也稳定一些了,就说你先回家照顾父亲吧,我们正在想办法。

  昭君离开宾馆后,东方俊和大智两人匆匆赶往郊区,找一个僻静处,唤醒了飞碟,一同赶往了地球天鹅星观察站。两人一同到了站里的生命科学实验室,大智忙着意识信息的转换。东方俊忙着把病毒信息作出分析,找到解决的药物。东方俊经过紧张反复地实验,终于找到了天鹅星传染病解决药物,混合中草药治疗的办法。大智终于把意识信息转换为了电信号信息,还原了当时的情况。两人不约而同地,惊喜地叫道:“成了!”大智兴奋地说:“这个候补来死定了,他的作案过程清晰可见啊!”东方俊也兴奋地告诉大智:“传染病治疗药物找到了!”两人喜出望外,又唤来飞碟,一同回到了宾馆。

  回到宾馆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他俩把好消息也告诉了萌花,萌花也在焦急地等待他们的回来咧,听到这个好消息,兴奋得把大智抱起原地转了一圈。大智有点尴尬,心想这女汉子力气够大的,把我都抱起来了。东方俊趁他俩闹腾的时候,溜进了自己房间,给昭君打电话。

  这边,昭君正苦度漫漫长夜,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想了很多很多,总之是做最坏的打算,一把痛苦泪啊。忽然凌晨听手机铃响了,一看是东方俊的,心跳得厉害,不知是不是有好消息。东方俊告诉她已经找到办法了,并且有了当时的录像。昭君泪奔了,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悦,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的,把她父亲都吵醒了。父亲问她有什么事,她说没事,父亲才又睡觉了。为了明天的胜利,她拿出自己能扛事的心态,尽量平复自己的心绪,渐渐便也入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东方俊三人组便提前上班了。昭君也提前来了,大家一起把药煎好,让病人喝了。院长一上班也来到了传染科病室,询问病人的情况 ,东方俊说病人已经喝了药,还得观察。院长说:“好,希望得到好消息!”候补来也来了,他在一旁不吭声,心里冷笑道:就凭你东方俊臭小子能行,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院长说:“有什么消息,随时告诉我。”刚进病室的赵科长回道:“好,院长放心,有什么情况,会随时报告您的。”院长走后,赵科长说认真地对东方俊说:“仔细照看病人,希望有奇迹发生!”候补来阴阳怪气地也跟着道:“真希望有奇迹啊!哈!”东方俊没有理会这家伙。大智说:“我和萌花今天就守在这儿,昭君也专职照顾这个病房的病人,防止候补来捣乱!”东方俊肯定地道:“对,要严格做好防范。”昭君说:“我就协助东方俊负责煎药,给病人服药。”

  几人正说着,病人有了反应,手能够动了,大家一阵紧张,东方俊道:“这就对了,药是对的。”大家守候着病人,又过了几个小时,病人的脚也能够动了,也能够点头了,一切都在好转。正午又到服药的时间了,昭君煎好药给病人服上,大家就轮流吃饭。东方俊顾不得吃饭,昭君更没有心思去吃饭了,也一直在守候着病人。忽然,病人满头大汗,四肢抽搐,东方俊有点紧张了,用手腕智慧仪一检查,才知是恢复意识的正常反应。还真是的,一切平静下来后,病人有了清醒的意识,能够坐起来了,只是语言表达还不清晰。

  这时,候补来进来病房打探虚实。东方俊一看这家伙来了,便示意病人不要动。候补来幸灾乐祸地微笑着来到病床前,看病人没有动弹,也没有什么变化,就放心了,便怪笑道:“东方俊,好好照顾吧,他会让你圆满地坐上牢的!”

  这家伙话音未落,病人突然坐起来,指着候补来:“就是他给我打的针,就是他给我打的针,他害我,他害我......”东方俊和昭君马上反应过来,病人已经意识清楚了。候补来被病人这突如其来的反应给吓着了,赶忙伸手准备打病人:“你胡扯什么呀!神经病啦!”东方俊立即出手,尽管候补来也是武术功底不错,但在东方俊面前,他太弱了,东方俊速度太快了,只是瞬时一抬手便制服了候补来。他又点了这家伙的哑穴,让他静止了。

  东方俊立即通知大智过来,并通知了院长和赵科长。大家陆续来到了病房。院长很高兴,病人好了,坏人也抓到了。病人给候补来一刺激,反而意识清醒更快了,意识完全恢复健康。病人对院长反映了候补来打药暗害他的过程,院长认真地作了笔记,完了非常感谢病人提供了证据,说一定会交公安机关处理。院长又指着东方俊,告诉他是这位东方医生治好了他的病。病人突然从病床上爬起来跪拜东方俊,千恩万谢东方医生救了他的命。东方俊连忙扶病人起来坐在床上,叮嘱他好好休息,早日出院。院长又安排一名护士看护病人,其他人都到医生值班室开会。大智解了候补来的哑穴,不料这家伙开口就喊冤枉。大家都只当他在干嚎,没人理会。不一会,大智抓着候补来和大家一起进了办公室。候补来还在大声诉说:“院长大人,我是冤柱的啊!病人意识不清醒啦!赵科长你要救我啊,我对您忠诚不二啊!”这臭不要脸的,不断叫喊,大智听了心烦,便怒道:“候补来,咱就让你看看你的作案过程。”大智说着,叫萌花把录像U盘通过办公室电脑播放。大家一起观看了候补来的作案全程,一切都明白了。候补来也不再抵赖,承认了,愿意认罪伏法。院长立即通知了公安局来抓人。不久公安局把候补来抓走了。

  奸人已经被抓,东方俊欣喜地发现,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同时还帮助天鹅星人找到了解除传染病的办法。院长刚送走公安的同志,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休息一下,东方俊便找他来了。“院长!我明天就想离开医院了,传染病治疗办法已经找到,我把中药方给您,大概一个月传染病就可以控制好了。”院长听他这么一说,才回过神来,突然惊讶地发现:“病真的能够治疗好了!我这几天头都大了,被这候补来这事弄的。”院长看来真的晕头了,天大的喜讯都忘记考虑了。院长这一回过神来,忽地兴奋起来:“非常感谢你呀!东方博士,你真了不起啊!你是忠国的大恩人啦!”“您别这么说,我只是尽力罢了!”“我要报告政府给你嘉奖啦!”“不用,多谢院长!”“你说你要离开医院了,那我怎么和你联系呢?”“我有电话,我给您!”东方俊说着,就把联系方式都告诉院长了。“那行,保持联系!没想到啊,一个志愿者给我们解决了天大的问题啊!”院长边看着联系方式,边念叨着。“那我们志愿者明天就离开医院了,院长!”“行!我会跟你联络的。”

  东方俊和院长道别后,就找昭君去了。东方俊在病房找到了昭君,又一起找到大智和萌花,正好也到了下班的时间了。东方俊带着大家和医生们一一道别,然后拉着昭君的手,一起离开了医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