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共产主义科学畅想小说:《天长地久》(第六章 餐馆奇遇)

2019-04-19 08:08:5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吴建勋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六章  餐馆奇遇

  东方俊忙碌了一下午,终于要下班了。夜班的人总算来了,东方俊交了班,匆匆忙去护士值班室找大智、萌花一起下班。护士们都在交接班,几十人一起,乱哄哄的。大智看东方俊来了,赶忙叫萌花一起出了值班室。东方俊兴奋地说:“怎么样,挺辛苦的吧。”大智说:“这工作任务也太繁重了,不是我们这种人搞的,我都没停下过。”东方俊说着眼睛在人群中搜索着陈昭君,终于看到她在洗手,赶紧打了个招呼。萌花看东方俊这神情,不以为然,催着二位赶紧下班。

  下班后,三人回住处洗漱吃饭完毕。东方俊组织大家一起在他的房间里开了会,大家认为事情应该很快会有进展,希望在明后天完成病毒取样工作。这一工作由东方俊尽快完成。会议最后,东方俊把情况通过手腕智慧仪发给了地球天鹅站档案中心,这是通过引力场传播数据的方式,非常快。

  正在此时,大智收到站里一个令人讨厌的消息:消息说狮子星的人已经降落在长江口深水处,有可能近期会有一些行动,它们的目的还不明确。大智把这一情况告诉了东方俊,东方俊分析认为,很可能会是捣乱,把病情扩大到全天鹅星球,以便它们控制该星球。大智也认为很有道理,狮子星的人在宇宙干的坏事太多了,那是一个堕落的星球。东方俊说随时注意警戒就行了,把手腕智慧仪开启到狮子星人感应模式。

  东方俊会后,心里惦念着陈昭君,有点心神不宁起来。他邀请大智和萌花一起到街上溜达。不一会,他们就来到了淮海路。这是一条商业街,街上行人不多,与以往的热闹相比,显得非常冷清了。路两边高大的梧桐树遮掩下,商铺霓虹灯迷茫地闪烁着,商铺倒是开着业,却看不见几个客人。

  忽然,大智兴奋地叫着:“东方俊你看,这个红豆餐厅里的那个美女,多象陈昭君啊。”“是吗?我看看。”东方俊透过橱窗玻璃一眼便认出在那餐桌边的姑娘正是陈昭君。“还真是,呵呵,那我们进去吧,大智。”东方俊说着,抢步就进了餐厅。大智一看,心想:这家伙这么快,我都没来得及反应,他倒是象只兔子一样跑进去了。

  东方俊欣喜地来到陈昭君面前,惊讶地问道:“你怎么在这儿呀?”“啊,你们怎么来啦?”陈昭君在餐厅明亮的灯光下,涨红了脸。“哦,我们在这儿散步,正看你在里面。”“你们好,请坐,请坐。”陈昭君熟练地招呼三位坐到临街的四人餐桌位上,“我给你们倒茶,你们稍等。”东方俊并没有心思坐下,大智和萌花倒是匆忙坐下了。

  东方俊望着陈昭君熟练敏捷的背影,目送她到了厨房,才把目光移向别处。他环顾观察了一下餐厅。这是一家中式餐厅,三排餐桌,每排有十个桌子,临街是一排,往里依次是第二排、三排,最里面是五个包厢。巴台在进门的那儿,正门是单张的,红色。纯木色的桌子,银色的巴台,绿色的包厢。墙壁上均匀地挂着多幅精致的国画,有山水的,有人物的。顶部也被装饰过,黑色的格子下嵌着盏盏明亮的白炽节能灯,精神抖擞地照亮整个餐厅,人和物都看得那么的清晰。餐厅大厅里现在就两桌客人,包厢里只有一桌客人。他看着才呆一会,就见陈昭君端着茶壶来了,他立即坐下,把桌上早已摆好的茶杯推了一下,唯恐陈昭君倒茶时倒不准。陈昭君紧张而兴奋,笑嘻嘻地很快给大家倒上了茶。

  大智问:“你在这儿工作很久了吗?”

  “是的。”

  东方俊笑咪着眼,喝了口茶:“我说,咋这么熟练呢!”

  “嘻嘻,我高中就在这打工。你们想吃点什么吗?”

  “好呀!有什么好吃的,尽管拿来。俺老朱就喜欢吃好东西。”朱大智一副大老板的样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叫道。

  “好啊,你就点吧,这儿有菜单。”东方俊把菜单递给他。

  萌花在一旁,兴致不高,冷冷道:“我不饿,就陪陪你们,随便你们点什么,不关我的事哦。”

  东方俊假装一本正经地道:“就是不知道味道咋样呀?小陈服务员。”

  陈昭君看他那幅鬼样子,嬉笑道:“那还用说,咱们的餐厅,包你博士先生胃口大开。”

  “是吗?我咋觉得这事不对劲呢?”东方俊说着,大家都哈哈笑起来。

  “这里就你不正常,东方俊。哈哈,我们都正常吧?萌花?”

  “对,对,正是。”萌花回道。这说得陈昭君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糖醋大排,我来这个”,东方俊大声说道,陈昭君用点菜器赶紧输入好了。

  “清蒸大闸蟹三个,我二个,东方兄一个,萌花就不要了。蟹肉大排翅一盘,鹅肝酱片一份,一份时令蔬菜。再来二瓶啤酒,常温的。就这些了,点多了吃不完喽。”大智大声点着菜。陈昭君这会,快速地按着点菜器,一会就输入完了。

  “就这样吧,萌花,还需要什么喝的吗?”

  “我啊,我不要,我就看他们两个吃货吃。”萌花笑着说。

  “那好,你们等会,我去厨房看下菜。”陈昭君说着就上厨房去,东方俊亦步亦趋地跟着她到了吧台,总算没有继续跟到厨房了。

  餐厅老板在吧台坐着,一个中年汉子,中等个,憨厚的样子,人倒是白净。东方俊跟老板聊了起来。这家老板是陈昭君高中时的邻居,现在搬到淮海路附近的小区了,他跟东方俊聊起陈昭君的遭遇来,聊到他有一个多年瘫痪在床的父亲,还有一个弟弟上学,她既要赚钱养家,又要回家照顾父亲。老板说这女孩子很不错,人坚强又好强有志气,很聪明。他挺同情她,让她一直在这打工,维持家庭生计。只是她这个人问题也要考虑了,都28岁了,不过,现在要找一个好小伙子也不容易,男方还挑女方经济条件,真的无语,有钱人呢,花花的多。老板说,瘟疫对他的生意影响很大,一天没有几单生意,已经八个月了,快撑不下去了,主要是这瘟疫不知什么时候结束。老板说,他打算找找买主,看看能不能把餐厅盘出去,少亏一些就满足了,否则老本都会亏光去。如果盘出去了,他也尽量会给买主说,安排小陈在这兼职,但是人家也不一定会这样考虑。东方俊笑笑说:“你们这生意也真不容易啊。”但他在心里在替陈昭君担心,如果不能继续打工,她不就会出现经济危机吗?想到这儿,他寻思着如何帮帮昭君。他正想着,陈昭君从厨房出来了。他赶紧跟了过去。“菜马上出来了,”昭君说着和东方俊一起走到了大智和萌花的餐桌边,“两位大虾稍等哦,菜就来了。”昭君打趣地说道。

  东方俊站在昭君旁边,对她说:“你也坐坐吧,现在也没有别的客人要招呼。”

  “那你坐里边的位置,我坐外面,来了客人进出也方便。来,你先坐里边吧。”昭君推着东方俊往里边坐,自己也坐下了。

  东方俊不无担忧地说:“听你们老板讲,他想把店给盘出去,你打算咋办呀?”“这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再说,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吧?!”

  “以前生意很好吗?”

  “不错,以前忙,一天下来累晕了。现在清闲下来,也好,轻松一点。”

  “嘿,你倒想得开啊。”二人正聊着。

  服务员小姐把菜端过来了:“蟹肉大排翅,慢用。”

  “好咧,咱们开吃了。”大智毫不客气地拿起筷子吃起来。

  这时,门口进来一位戴眼镜的男人,穿着风衣,竖着领子,头埋在领子里,一双眼睛锐利地搜索着餐厅,然后慢腾腾地踱到最里角的桌子,坐了下来。昭君看来客人了,赶紧迎了过去,走到餐桌旁边一看,原来是她们科室的医生候补来先生来了。“嘿,候医生,你来了。”昭君有些意外。“是呀,来吃点东西。”候医生殷勤地笑着小声说道。这位候医生是传染科的副主任医生,北大医学院毕业十二年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家伙离婚了,原因是他出轨。据说,他在上学实习期间就泡护士,自己虽然长得矮丑,花花肠子不少,他坚信女神被困的时候就是穷矮丑的良机,因此这家伙结婚前谈过不少漂亮姑娘,后来终于结婚了,因泡妞习性不改,第二年还没来得及要孩子就离婚了。到如今已经离婚二年多了。他对陈昭君仰慕已久,敬而远之,不过随着昭君年龄过了27岁,他认为女神要打盹了,故而开始伺机获得机会,碰碰运气。这不,来餐厅捧场来了。“来一个红烧划水、油酱毛蟹、一个油菜,2瓶啤酒。”候补来笑哈哈地叫道,“就这些了,昭君你不用招呼我,去忙别的吧。”这家伙还会体贴人了,不愧是情场高手。

  东方俊看这家伙一把年纪,油头粉面,他不禁用手腕智慧仪心理感应了他的心理,知道这家伙心术不正。昭君这时点过菜过来了,东方俊疑惑地问昭君:“这是谁呀?”

  “哦,这是咱们传染科的候医生。”

  “我在科室没看到他?”

  “他在三楼,你还没去过。”

  “他水平不咋的吧?”

  “还行,也挺敬业的。”

  大智边吃着蟹,边插嘴道:“看这家伙,不是很光明正大的样子。”

  “你不要这么说人家。”昭君低声说。

  正说着,三个地球人的智慧仪都在心理给三位报警说:“狮子星的人来了。”正这时,有二个中等身材,肤色一白一黑的人进到餐厅里来了,黑的那一个哼着小曲。这黑白两人左顾右盼,一屁股坐在中间一排,离东方俊一桌有三个餐桌的距离。昭君连忙迎了过去。大智仔细观察,其中一个长胡子的,黑黑的那位,就是一次他在浪海外滩交过手的,狮子星的保安员,真是冤家路窄啊。这家伙是一个色鬼,那次是这家伙调戏一个良家女子被他教训了一顿。昭君递给二位菜单,黑子一双小眼傻呆呆望着昭君 ,只差口水没流出来了。昭君都不好意思,说:“请问点什么菜?”“哦,我们看看”那位白的说道。这二位点好菜,又叫了两瓶酒鬼洒,等着上菜。大智尽量避开他们的视线,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冲突。不一会,他们的菜就上来了,二个咕咕喝酒,喝得很凶。这时,昭君上包厢给人加菜去了。东方俊三个慢慢吃着酒菜,大智已经喝完二瓶啤酒了,萌花偶尔吃一筷子菜,东方俊一瓶啤酒下肚。忽然,黑子叫刚从包厢出来的昭君来加酒。昭君过去了,黑子乘着酒意,去拿她的手。昭君本能地叫了一声,往后一退,手收回来了。“好!来劲!”黑子正想向昭君扑来。

  东方俊一施轻功瞬间就到了她跟前,一把抓住黑子的手。“请放尊重些,先生!”“怪你屁事,滚!老子爱咋咋的。”黑子骂道。大智这时到了黑子跟前,“还认识我吗?又干坏事了,是吧!”黑子小眼翻白扫了大智一眼,一怔,“又是你来坏我好事。”说着朝大智一勾拳过来了,大智闪过,长拳出击,正中这家伙的鼻子。老板一看打起来,赶紧来劝架。大智拿着黑子的衣领就往餐厅外拽,骂道:“臭小子,臭流氓。”白子终于反应过来,慌忙跟了出来。萌花敏捷的身姿非常迅速,也赶紧跟过去了。

  东方俊护着昭君,关切地问:“怎么样?”“没事,别担心。”昭君说着,心理也透着紧张。

  外面,大智和萌花与黑白二个打了起来,黑白二个功力也相当不错,尽管武功招式比大智差,但绝对也是武林高手的水准。大智一人战二将,萌花在旁边瞅准机会帮忙。当然大智也根本用不着用武力,只须启动手腕智慧仪就可以使对手失去心智,但他要陪这两位玩玩。在他看来,好久没有这么个机会亮亮招了。大智使的是安全中心健身用的“虎十八式”,这个武功每个招式并不复杂,连贯起来,无人能破。但是,这个武功只有内力十分深厚的人才能使,它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连续出招,在攻击目标附近十七个不同位置,形成气势不消失,迷惑对手,然后完成最后一击,一点定乾坤,致对手于死地。大智以黑白二人为一个目标,布局气势,发生动作。黑白二人,只觉得一股烈焰般的风在身旁燥动,二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一顿乱打,却招招落空。大智以极快的速度,使出“虎十八式”,最终在二人的腿上各击一掌后,收掌。看二个已经不能动弹了,大智就和萌花说话去了。大智只使出了三分力道,故二人方能不死。这也给黑白二人提供了解困的机会,毕竟二人都有智慧武器在身,意念发动后,启用其解了腿穴。自知不是对手,就在大智和萌花说话之间,撒腿就跑。大智任务在身,也不想抓住它们,也就让二人逃走了。

  大智回到屋里,见东方俊和昭君在说话,旁边站着那位候医生。听得候医生说下次这些家伙来,就报警。大智心想,这家伙除了报警恐怕什么都不会了。然而,大智小看了这个侯医生,他可是情场高手,他对昭君的攻势还只是一个开端。东方俊看大智过来了,便说:“没什么事了,我们继续吃饭,别影响其他客人了。”大智、萌花和东方俊回到自己的餐桌,昭君也回厨房看菜去了。

  三人在餐桌上闲聊着,时间过得挺快,餐厅要打烊了。

  东方俊结完帐,就让大智和萌花先回宾馆,他等会送一下陈昭君再回。大智和萌花有些不情愿,他们并不希望东方俊有什么外星的情事,这样不利于他的生活。无奈东方俊执意要送送昭君,为了安全,二人只好作罢。昭君匆匆结束工作,出了门,迎面碰到东方俊在等她,心里一阵喜悦,微笑着说:“你们还没有走啊?”“我在等你,想送送你,怕有什么危险。”东方俊答道。“谢谢你啊。”昭君说着就朝前走。

  二个正说着,候医生跑出门来了,大声问陈昭君:“没问题吧?一个人回家。”“嘻嘻,不是。”昭君答道。候医生瞥了东方俊一眼,恨不得马上揍他一顿,故作镇静地道:“那我先走了,你们聊。”说着,朝相反的方向回去了。候补来心想,东方俊实力比我强,我只能寻找他的破绽,再寻找机会,我要盯上这个新来的志愿者,但愿能够抓住他的什么把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