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共产主义科学畅想小说:《天长地久》(第四章 密商)

2019-04-15 12:53:3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吴建勋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四章  密商

  天鹅星可以说是地球2016年的翻版,因此地球非常重视这个星球,在天鹅星上秘密设立了一个大型观察站,即地球天鹅星观察站。它是一个大型地球战斗飞碟潜入海底形成的,面积有古代中国的“辽宁号”航空母舰那么大,供氧装置都是就地取材,通过海水转化的,能量装置也是直接从天鹅星地下的火山熔岩层直接获得的。思维量意量也是通过思维装置直接连结天鹅星思维系统,和地球直接无线相通的,通信系统是思维与信息的混合装置,无线联通的。

  飞碟进站后,东方俊和朱大智从飞碟下到观察站,两人来到观察站的生活区。各人一个房间,站里已经安排挺妥当的,大智是219室,东方俊是218室。他们放好行李后,换了休闲的衣服,到游泳馆畅游了半小时,两人放松了心情,便到公共餐厅用餐。

  地球人此时已经都不用货币了,科技与社会发展使财富失去了意义,大家吃好为原则,大家在一定的组织内,都是自由吃的,根本没有必要有钱,钱只是一个“古老”的概念。他们吃的东西也不多,都是天然的食物,量都是在吃饭前通过营养智慧机器人安排好,机器人直接给送到跟前的,不多不少,没有浪费的。朱大智边吃边问东方俊:“怎么样,比你们中心吃的如何?”,“还不错,差不多。”东方俊答道。朱大智穿着个大裤衩,花丝宽松上衣,面带笑容,一边大大咧咧嚼着食物,一边让大嘴巴偷闲开口道:“这都是从地球运过来的,尽管也可以直接从天鹅星获取食物,但这是违反地球思想规则的,我想你应该你也习惯。”这时透过透明的复合材料墙壁,他们可以看站外的海底风景。这个地带是一个地壳很薄的地方,天鹅星的人在海上航行,经常被突然从地底下爆发出来的火山岩浆给吞灭,但对观察站没有影响。观察站根本不怕火山,相反需要火山的能量。他们两个说话间,看到墙壁窗口外发生一起惨剧。一只大型的货轮被火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吞没了,不过在他们看来就象看到一只青蛙吞食了小虫一样。东方俊感叹道:“爱莫能助啊!”朱大智坦然地说:“这还算好,地球人不想掺和它们的事就对了,否则它们恐怕都是我们地球人独孤休那种混小子的下饭菜了,都会成为他的奴隶,地球的思想还是很先进的,多亏古代中国文明的天人合一啊。”东方俊意味深长地说:“对,自然和人是统一的!”

  他们二人正说着话,天鹅站的站长程兴东吃过饭从旁边经过。

  “程站长,你好。”朱大智笑哈哈地从座位上直起身来,象见到老熟人一样,向程站长招呼道。“你好,大智机长。”程兴东显得聪明而强干,31岁的人身强力壮,快言快语,他一边和大智招呼,一边打量大智身边这位陌生人。

  “哦,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咱们地球生命科学中心的生命结构设计小组一组的组长东方俊先生,这次我们安全中心请求他来帮助你们预防天鹅星瘟疫的生命科学家。我正要带他去向你报到哩。”

  东方俊站起身来,满面笑容,亲切地伸出手来和程站长握手道:“站长你们在外星比我们在本星的辛苦,今天我来是协助你们的工作,非常愿意和你一起工作。”

  “很好呀,我们非常欢迎你的到来,大智我们都是老朋友了,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希望你在咱们站里生活得愉快。”程兴东热情地笑着道。他们三个年龄相当,级别也一样的,都是中层管理人员,同时本身也是专业人士,彼此是能够相互理解的。

  谈笑之间,程兴东说:“大智老弟你带东方组长到处转转,熟悉一下站里的环境,我就不陪你们了。”他说着就与大智和东方俊道别了。大智带东方俊直接到他的工作室,并和其他三位同事相互认识了,就回寝室了。东方俊一回到宿舍就启动便携式智慧器,通过全息屏,了解天鹅星的疫情,他看到这个病情扩展非常快,在天鹅星的一线城市蔓延的速度非常快,现在除了浪海市外,白金市,管州市,香广市也出现了。他根据这一情况,立即制订了一个行动计划,总的来说,是创造机会去提取病毒。他弄完就把计划提交给了站长办公室。他明天准备上天鹅星球,和大智一起去。这一切准备好了,他就准备睡觉了,想起得跟大智这家伙说一声。他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这家伙的呼呼憨睡声,他看看手腕的智慧仪,已经是晚上十点,他只好作罢,回去睡觉了。

  早晨6点,窗外的小鸟叫唤着,叽叽喳喳,欢蹦乱跳,热热闹闹的。东方俊听着这熟悉快乐的叫声,兴奋地从床上“弹”起来。他从小就养成了6点起床的习惯。这与他从小父亲的严格要求有关,他父亲是地球生命科学中心的物质结构研究员,以前是生命结构小组的总组长,因为外星婚姻关系被调离降级为一般研究员。他父亲一向都是早晨五点起床,工作1小时后到6点外去锻炼,打太极拳,顺便叫醒他的小小独生子东方俊起床,锻炼过后就一起吃早餐,八点准时上班去了。东方俊起床后跟他父亲一起锻炼用餐,然后就朗诵古代中国的古典诗词,和一些当代诗歌。他上大学后就不读诗歌了,改拉古典小提琴,主要锻炼一下手指,训练一下乐感,因为这时的乐器已经是智能的了,意识流乐器,音乐就象鲜花朵朵,开在每个人的心里,谁都可以操作乐器,流出乐章,但要流出好的乐章,这个是与个人音乐素养有关了。

  东方俊这样的生活方式,让他养成了早晨守时的好习惯。他起来后,就推开门到外面树林,和鸟儿打了个招呼,便慢跑起来。半小时后,他就跑回来寝室了,今天他提前半小时结束锻炼是因为他要急着叫醒大智,以便开始今天的工作。

  他匆匆洗漱完毕,喝了一杯纯正的黑茶,便去敲击大智先生的房门了,边敲边叫:“大智,起床了,起床了。”大智先生在迷糊中听到有人叫门,瞌睡还没醒咧,便不耐烦地说:“东方兄,求求你了,我还得睡睡,你等等吧,呼呼。”说着便又睡着了。

  东方俊一看叫不醒这家伙,便心生一计,模仿南宫怡的说话声,娇声道:“大智啊,吃饭了!”,神智未醒的大智迷糊中听到南宫怡的叫声,一紧张,瞌睡全醒了,“哼,马上起来!”他一起床,知道中了东方俊这小子的计,但瞌睡已醒,也就懒洋洋地打开门,见到东方俊那副得意的样子,便道:“我知道你小子,又用老办法搞老子。进来吧,怎么这么早叫我啊?”东方俊双手推着大智的肩膀往前走,说道:“今天咱们一起上天鹅星,站长已经同意我的计划了,刚才手腕智慧仪提示了我。因此,提前叫醒你早点起来,以免耽误了咱们的这次行动。”

  “哦,我以为什么大事,我跟你去便行了。嘿嘿,嘿嘿,这种好事。”大智说着进了洗手间,象吃了蜜桃,哼着小调洗漱去了。

  说到大智的任务,安全中心这次派他出来,就是要他配合东方俊做好这项工作,安全中心领导当然明白他们俩是同学,又是合得来的好朋友,配合起来方便。大智洗漱完毕出来了,对东方俊笑着说道:“老同学,吃早餐去了。”两人便说着去餐厅吃早餐了。吃过早餐,二人刚要动身实施行动计划,忽然空气中飘来一阵刺鼻的香味,和一个尖尖的女声:“东方组长,我来报到,协助你这次行动。我是地球信息中心的任萌花。”这一叫,东方俊确实愣住了,这声音够大的,整个餐厅都朝这儿看来了。他尴尬地微笑着说:“欢迎你,任萌花女士。”大智看着这女孩,心想:这女的,气质跟个男人一样,留着个男人短发,个头和我差不多,1.7米左右,身材苗条,但有股逼人的英气,看上去一点不会打扮自己,用的香水真够刺鼻的,眼睛倒是蛮大,卧蚕眉,算是清秀,鼻子嘴巴中规中矩,算是五官端中,透出几分帅气。

  东方俊看一旁的大智愣在那儿目光不停地搜索这位新同事,他想这花痴又在发愣,便抬手指着大智向任萌花介绍道:“这是安全中心的朱大智碟长。”

  大智回过神来,嘿嘿笑着伸出手来要和任萌花握手,并说:“欢迎你,任女士。”任慌忙回握,两双手便紧紧握在一起了。

  任萌花谦恭地说:“朱碟长好,合作愉快。”东方俊心想,我的计划里面没有她的安排啊,正疑惑,任萌花看出东方组长的心思,忙解释道:“我们信息中心,正在收集有关天鹅星的生态疫情等情报,程站长告诉我,你们有行动,为了安全起见,她建议找你们一起行动,因此,我才匆忙找你,这个有点唐突,见谅了,嘻嘻嘻嘻。”

  东方俊明白了:“没关系,一起相互关照,也是一件好事。那我们就先到我的房间商量一下。”

  说着三人一起来到了寝室,大家一起分了工,大智负责安全,任萌花负责情报,东方俊负责全面。

  东方俊不无忧虑地说:“这次任务主要是去一家医院采集病人的病毒样本。主要有三个注意事项:一是要求我们不能暴露身份;二是要在天鹅星球的合法范围内通过相关机构取得它们这次流行病的病毒样本;三是如果万一不能通过第二点获得病毒,只能采取直接从病人获得的途径。我们当然不怕感染病毒,因为我们有办法找到杀死人体内一切病毒的药物,包括HIV的艾滋病毒,HPV等病毒都可以灭活,但是我们希望我们的一切行为不违背我们的地球道德与规则,第三条措施尽量不要采用,它是必须获得地球思想中心的特批才行,那样会很麻烦,这也是我们这次任务的难度所在,即:我们的行动只能按天鹅星的规则,还不能违背地球的道德纪律与规则,大家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大智和任萌花一起响亮地回答。

  “那我们就开始行动。”东方俊以行动小组长的名义命令道。三人一起匆匆上了大智的飞碟,从深海底部快速驶出了海面,朝忠国浪海市飞去。一会儿,三人小组来到了浪海市,秘密放飞飞碟自动回观察站后,在徐汇区瑞金宾馆住下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