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南宋的悲哀:英雄的稀缺悲哀与英雄的落寞悲哀——解析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2019-03-15 14:26:1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普宏魁
点击:   评论: (查看)

  读古代文学作品的时候,我们需要先建立一种基本的观点:文学也是历史的。研究文学需要使用历史的方法。

  1.诗词原文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谢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2.南宋的悲哀:英雄稀缺的悲哀

  先说说历史背景。

  南宋是一个英雄稀缺的朝代,这种状况如龚自珍的“万马齐喑究可哀”的诗句。

  南宋的衰颓肇源于北宋后期宋徽宗沉溺于奇石、书法与女人的享乐主义及政治上的无能,主政25年后,将宋氏的江山搞得凋弊不堪。所以,我将宋徽宗主政25年看作是北宋的后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

  北宋中前期虽然党争不断,但人才济济,不论改革派还是保守派中都不缺乏治国能臣,“唐宋八大家”中的六位──“宋代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曾巩、欧阳修”都在北宋,而且这六位文学的巨擘,同样也是当时杰出的政治家。

  而北宋后期,宋徽宗个人生活上极度地享乐、糜烂并于政治上重用童贯、蔡京、高俅为相,之后,则“小人日进,君子日退”。所以,到南宋的时候,内政方面,庙堂之上已少有可用之人。而有用之才,如陆游等,则又为奸臣所极力排挤、打压。

  虽然在内忧外患的危急之秋,出现了岳飞、韩世忠、张俊、刘光世这样的"中兴四将",但由于内政不济的本质并没有根本的改变,因此,南宋终究只能在出现短暂的回光返照式的“中兴”现象之后,消匿于历史的烟尘之中。

  所以,还是应验了那么一句话: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导致南宋英雄极度稀缺的根源,还是宋徽宗身上。

  3.词文的解析

  “千古江山”,有江山不易而人事不复之叹,此特指北固亭。意为面对历史故地,遥想三国当年胜事,叹今朝,无英雄可峙的局面。

  “舞谢歌台”,亦然指故地,这有假想之意,是假想当年的胜状,意为那些英雄的风流胜事,日渐为人们所淡忘。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说的是英雄的故乡,如今一片潇然。念及过往事迹,不禁令人感伤。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英雄气概,亦只留于传说过往之中而已了。这是为英雄的悲哀。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就是失败的记忆。

  4.南宋的悲哀:既是英雄英雄稀缺的悲哀,更是英雄落寞的悲哀

  对英雄的悼念,原于当世英雄的稀缺。“元嘉”的失败,这是对现实的悲哀。当然,此句应该还有所特定的意指,我想这里表达的意思应该与我们所看到的历史课本上的宋高宗的投降主义是相反的。因为“草草”二字写出了当权者的刚愎自用或者说志大才疏,这指的到底是那一方面的史实呢?这还有待于研究。

  而作者以廉颇自况,则是对于自己怀才不遇的悲哀,反映出南宋也确实是一个英雄落寞的年代。在南宋,最典型的是岳飞这个悲剧英雄,一个因功见忌,一个无罪而被诛的英雄。然后就是象辛弃疾这种被冷落、弃之如草芥的人才。

  所以南宋的悲哀,既是英雄英雄稀缺的悲哀,更是英雄落寞的悲哀!

  而在这两者的悲哀之间,还有一种包含着一种东西,则是失意与无奈,一种极其深重的失意与无奈。

  能者多劳,智者多忧!

  忧患于国的破亡,伤心于民的苦痛以及个人命运的“天不假我”!

  这一切一切,又如之奈何!

  所以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也是一首史诗,这样的史诗所反映出的哪个历史时期基本状况,甚至比纯正的史学作品更具有真实性与可靠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