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红色中篇小说连载:《内伤》(8)

2019-03-13 11:49:5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姚忠泰
点击:   评论: (查看)

  8

  1990年秋风送爽的时节,杨进文由一名中学教师成为一名江阳县财政局机关工作人员,他的理想工作志愿初步实现,自然十分高兴。每天上午他提前几分钟来到单位,主动招呼同事,待人真诚,书生意气比较重。总而言之,杨进文在财政局机关内有点与众不同。杨进文愿意努力适应财政局工作环境,与同事们打成一片。节假日休息的时候,杨进文还自觉搭乘公共汽车前往滨江市财政局宿舍大院内拜会感谢表叔李局长帮忙调动工作。李局长往昔也是从江阳县乡下读书考出来的农家子弟,理所当然地比较喜欢杨进文这一个书生侄儿。

  杨进文是华中师范学院的大学毕业生,人品良好,在江阳县财政局机关工作中勤勤恳恳认认真真,与人为善热情礼貌,可惜他的神经性头痛病每年春季严重复发一个月,已经形成惯例,发病期间必须在家静养,不能去江阳县财政局机关内正常上班,这种事情,真是让人遗憾。杨进文的道德品质和文化水平,实属难能可贵。如果他不发头痛病,足以在江阳县财政局系统内独当一面,然而他有严重的神经性头痛病,复发起来要命,因此王局长等负责人不敢提拔重用他,否则误了大事担待不起,况且他有竞争对手,时刻准备出击。杨进文不愿意树敌,江阳县财政局里偏有人把他作为潜在的竞争对手,因为他是正规大学毕业生,德才兼备木秀于林。王局长等负责人必须维持平衡统筹大局,不便提拔重用他。杨进文自幼上进心强,只恨自己患了严重神经性头痛病症,然而他也不甘寂寞,偶尔也会稍加做点社交活动。这种底气,部分来自亲戚李局长。正直善良积极进取有情有义的读书人,一般不会遭受冷遇。在王局长等负责人眼里,杨进文占有一定位置。经过县财政局领导班子成员仔细考察和研究,1992年秋终于决定提拔杨进文担任县财政局计划科副股长职务。当上了副股长的杨进文,精神振奋,工作精益求精,更加满腔热情对待同事,个人社会价值得到体现,心情愉快自不待言。来年江阳县划作了江阳区,行政级别立刻提升,水涨船高,杨进文相应地成为江阳区财政局计划科副科长。在全区行政范围,他是比较年轻的副科长。既然是华中师范学院正规大学毕业而且正直淳朴,杨进文综合素质不错担任副科长本应无可非议。如果单位内谁还要非议,那么就是鸡蛋里挑骨头没有足够道理的,然而,总有人盯着他。在单位内小人眼里,杨进文简直就是一个奇葩。

  人在走运的时候,好事情往往可接连而至。杨进文自从当了区财政局副科长,个人魅力显露出来,与那相恋一年多的纺织女工潘晓玲的爱情也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

  原来杨进文进入江阳县财政局机关上班不久,一次周末在县城街上遇到了高中毕业进入花木公司上班做技术员的同窗好友潘建新及其妹妹潘晓玲。潘建新忠厚老实,妹妹潘晓玲也端庄贤淑。潘建新和杨进武交谈中间,潘晓玲站在旁边听着,不停地打量着眼前文文静静的杨进文,一见钟情十分投入。杨进文也非常敏感,他也发现潘晓玲小鸟依人聪明伶俐暗送秋波眉目传情的可爱模样。

  甜蜜爱情,就是这样悄悄地来到了。从此,杨进文和潘晓玲成为一对心心相印的恋人。几乎在每一个星期日,他们都会相见在县城附近的汉江边上。潘晓玲是小个子娃娃脸,一双明亮的眼睛很好看,尤其那自然红的樱桃小嘴更加逗人喜欢,工作认真生活乐观专注未婚夫杨进文。

  天高云淡的秋季,在亲人们的纷纷祝福声中,杨进文穿着藏青色西服,娶回了全身红装的潘晓玲。婚礼是在杨进文乡下老家举行的,杨有法刘福梅老两口满怀喜悦之情,办了二十多桌酒席,高高兴兴招待远近客人。在酒桌上面乡亲们没大没小随意开些玩笑,杨有法知道尊重乡俗习惯自始至终坚持陪着笑脸不发恼,他不是等闲之辈,是有定力的。

  又是一年金秋十月,潘晓玲生下了儿子杨阳。杨阳的降临人生,带给了全家无穷的快乐。在为小杨阳做满月生日的时候,杨有法刘福梅又喜上眉梢。在儿子杨阳身上,杨进文也寄托了自己的满腔希望。在小家庭的平日里,杨进文自觉主动帮着潘晓玲照护小杨阳,换洗尿布,煮奶喂饭洗碗等不亦乐乎。

  杨进文因为自尊心很强,当初参加工作恋爱季节他不愿意主动追求女孩,且因自知患有严重神经性头痛病,他也心存一些自卑感。在那偶然的一天,杨进文幸运地遇上了美丽聪明勤劳善良的二十二岁纺织女孩潘晓玲。潘晓玲出生在县城一个普通工人家庭里,可谓小家碧玉,高中毕业进了纺织厂上班,由于工作认真曾经被评为纺织能手,她受哥哥潘建新影响,喜欢正直善良的读书人。她也幸运,那次随同哥哥潘建新在街上遇见了大学毕业生杨进文,互相仰慕,他们成为恋人。杨进文虽身材不高大,但他是汉阳一中以及华中师范学院毕业,尤其是他的知书达理忠厚淳朴,让潘晓玲怦然心动情有独钟,接触时间长了,她更加能够懂得他那一颗热烈跳动的诚恳之心。经过一年多的交往熟悉,两人决定结为连理夫妻相依相伴。对于他们两人自己的决定,双方家长都很赞成,特别是杨有法刘福梅老两口简直喜不自禁,闻风而动连忙着手筹备大儿子杨进文迎娶媳妇的事情。

  新婚之夜,杨进文深情注视潘晓玲,暗中发誓今生今世善待妻子,决不辜负。两心相悦的这一对纯洁的青年男女结为夫妻,真是人间佳偶。他们这样建立了小家庭,夫妻从此就有了更加明确的共同努力方向。杨进文是好丈夫,家里重活抢着干;潘晓玲是好妻子,认真打扫清洁烧火做饭。由于患有严重神经性疾病,杨进文偶尔也会情不自禁,想念那位美丽动人的新疆姑娘阿拉尔罕,同时深知自己在水中望月雾里看花。美丽动人的阿拉尔罕貌若天仙,是天上的嫦娥,虽胜过他的妻子,却不是他的妻子,永远不可能成为他相亲相爱的终身伴侣。眼前的妻子潘晓玲才是值得自己最珍惜的人,自己脑子有病瞎想不可理喻。杨进文内心深处的理智情感总是发生着严重冲突矛盾,这样就在无形之中增加了自己头部神经性疾病的严重程度。如此就是恶性循环,必须尽量避免。

  结婚了的杨进文,每夜有妻子潘晓玲陪伴进入梦乡。曾经多次在睡梦中,杨进文怀里搂着妻子潘晓玲,嘴里却喊着“阿拉尔罕”,接着连续亲吻,喃喃自语。起初两次这样,潘晓玲只是觉得奇怪,直到这种情况发生了数次,她才知道阿拉尔罕是丈夫杨进文大学期间的同校单恋女孩、梦中情人,心中感觉十分难受,无比委屈。潘晓玲作为新婚妻子,愿意尽量体谅新婚丈夫杨进文的恋旧心情,然而再大度的妻子,也不可能长期容忍丈夫当面深深地留恋别的女人,况且丈夫杨进文在梦里还把妻子潘晓玲喊作“阿拉尔罕”,是可忍孰不可忍。因此,在杨进文接着的一次睡梦中把潘晓玲喊作“阿拉尔罕”的时候,潘晓玲怒不可遏地坐在床上喊醒了丈夫杨进文,开始进行争论,她要捍卫自己的尊严,告诫丈夫必须懂得尊重妻子。杨进文被惊醒,莫明其妙,潘晓玲说出了他睡梦中的喊叫,杨进文摇着头。潘晓玲伤心极了,开始与杨进文争吵。在互相争吵的时候,杨进文潘晓玲夫妻俩都很痛苦,各自觉得十分难受,痛彻心扉。如果这种争吵次数多了很容易起负面作用,会又加重杨进文的神经性头痛病症。又是一种恶性循环,必须尽量避免。这一对青年夫妻,如果经常发生矛盾,虽然是由杨进文犯病引起的,但是也很伤害夫妻双方之间的感情。好在杨进文潘晓玲竭尽全力互相理解通情达理,能够保持夫妻恩爱的关系。杨进文有时会像一个孩子,躺在潘晓玲怀抱里赔礼道歉认错,他会痛哭失声,悔恨自己在睡梦中不能控制感情。看到杨进文心里一片真诚忏悔,潘晓玲也会温柔地抚摸安慰并且表示谅解他。而事实上,杨进文以后很少在睡梦中呼喊阿拉尔罕。时光静静地流逝着,杨进文潘晓玲夫妻俩的感情更加深厚笃实。

  (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