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红色中篇小说连载:《内伤》(7)

2019-03-11 15:02:1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姚忠泰
点击:   评论: (查看)

  7

  中途休学在家疗养了一年,杨进文接着又进入了华中师范学院校园内继续剩余的学业。他自认为疾病已经基本痊愈,随着时间推移,自然能够完全康复,于是中断去湖北省中医院高杏林教授那里继续应诊取药治疗。身心已经得到很大改善的他,继续读大学三年级。昔日同届学生踪影全无,他们都已大学毕业并离开校园走上各地参加工作了。杨进文在大学行政楼大厅内办理了入学手续,进入新分配的学校宿舍内,年轻的室友们表现得都很彬彬有礼,宿舍环境布局与头年相同。杨进文的床位在室内最里处一层,是第1号。

  昔日那位容貌美丽牵动杨进文魂魄的新疆姑娘阿拉尔罕不再出现,固然不再让他着迷,却也引起他的深深思念,反复再三回忆。新疆姑娘阿拉尔罕美丽无错,错在杨进文承受能力太弱。过了很久一段时间,他还深深思念容貌美丽动人的新疆姑娘阿拉尔罕,而且他还猜想,美丽动人的阿拉尔罕很有可能已经披上婚纱做了那位白马王子的如意新娘子。新疆姑娘阿拉尔罕的美丽身影离开了大学校园,却依然让杨进文铭心刻骨梦萦魂绕念念不忘……又是春暖花开的时节,杨进文大脑内突然强烈地思念美丽的新疆姑娘阿拉尔罕,这种非常错误而偏执的单相思,使他的情绪变得特别忧郁引起头部持续疼痛。好在室友们都很善良单纯有同情心,都觉得他这位室友哥哥思想深沉内涵丰富。对此,杨进文表示感激,他心里在想,自己必须尽快再去湖北省中医院内高杏林教授那里接受持续的头部治疗。

  复学不久的一个周末上午,杨进文搭乘公共汽车又去了湖北省中医院内,找到了忙于替患者看病的高杏林教授,杨进文首先上前打了招呼接着坐下安静等候。到了中午,应诊病人基本走完,杨进文方才走近高杏林教授,简明扼要地介绍了自己到校复学及大脑病情复发的基本经过,并且请求继续专门医治,言辞依然十分恳切。高杏林教授这辈子接待过无数病人,熟悉各种病例,深知杨进文书生禀性纯洁善良,自幼生活道路顺利未曾受过挫折,恰似儿童身体未曾注射防病疫苗致使身体免疫力差,感情过敏而且脆弱,抗刺激能力薄弱,必须长期接受心理治疗和自身心理调节修炼,另外也应适当服一些药,甚至需要合适女孩爱情的抚慰配合……听完了高杏林教授婉转含蓄表达这些意思的讲述,杨进文觉得自己大脑神经轻松愉快多了,连声感谢高杏林教授的开导,表示非常愿意积极地配合医治按时定量服药加强自己心理调节修炼……高杏林教授与人为善的笑容,总是能够给予杨进文无限温馨。因此杨进文每周必须有一次去湖北省中医院高杏林教授那里,领受身心两方面治疗,接着回到校园按时定量服药,加强自身心理调节修炼。除了春天那次头痛外,再无头痛。杨进文的健康状态不断得到改善,这样的心情愉快,极大地促进了功课学习,在功课考试中取得了较好的成绩。杨进文这次在校复学期间,与室友们相处非常融洽和谐,同时,他在政治思想方面一如既往主动要求进步。

  1988年7月1日上午,杨进文终于成为一名中共预备党员,下午,他获得了红色烫金的大学毕业证书。那天,他两次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晶莹的热泪,留念自己的多少青春不在,多少情怀已经更改。室友们纷纷拿着铺盖物品离开宿舍的时候,互相友好话别祝福。杨进文也是依依不舍,接连望着室友们离开的背影。杨进文暂时没有拿着物品离开华中师范学院,因为他要去拜会高杏林教授。室友们都已离开了,杨进文则搭乘公共汽车到了湖北省中医院高杏林教授那里。高杏林教授得知杨进文已经光荣入党还获取了大学毕业证书,也很高兴。高杏林教授认为,杨进文头部疾病基本痊愈,以后,主要在于杨进文自己进行心理调节修炼。高杏林教授预计,杨进文的头痛病可能每年春天复发一次,如果自己身心修炼功夫过硬的话,他也可能不复发头痛病。高杏林教授热情鼓励杨进文积极坚持不懈调节修炼身心,适当按时定量服药,将来多为祖国人民作贡献,并且非常真诚地表示热情欢迎杨进文常来常往交流思想。杨进文接连点着头,衷心感谢敬爱的高杏林教授,返回校园学生宿舍内,拿着铺盖物品赶着搭车回家里去。

  大学毕业不久,杨进文收到了分配工作的有关通知。按照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基本原则,大学毕业的杨进文被分配到了江阳县某镇中学教语文。杨进文教学水平较高,受到了师生们的称赞。然而次年春光明媚时节他因间歇性头痛难忍时断时续休息了近一个月才好,显然是脑病复发。杨进文心里很清楚,自己这种头部病根已不大可能彻底痊愈(这种情况暂时不能告诉亲人),除非上山修道完全脱离红尘人世间,那是不现实的事情。因为他还年轻来日方长,需要娶妻生子。杨进文头部犯病必然影响全校正常教学工作,校长心里觉得非常为难。杨进文自己心里更加内疚,知道这种神经性头痛已经成为了习惯,每年春季必然严重复发,显然不适合于做教学工作,待在学校滥竽充数,不符合自己的做人原则,如果耽误了学生们,他就成了罪人。正是怀着强烈的自尊心和责任感,杨进文开始认真思虑调动自己工作的事情,自己当初的志向,是进入行政机关工作的。暑期学校放假了,杨进文骑着自行车回家休假。这次回家休假期间,杨进文在父母面前详细地谈了自己因为脑病影响教学应该调动工作的想法,父母听罢,觉得他说的有道理。特别是父亲杨有法本来不太支持杨进文去当教师,而是一直希望杨进文在行政机关最好是在政府机关内工作。眼下儿子既然提出了打算调离学校,杨有法表示举双手赞成。如果真的工作调动,那么必须抓紧时间及早进行。儿子杨进文脑病的严重程度,杨有法刘福梅夫妇俩还不清楚,在他们的眼里,儿子此生必定有所作为。

  杨有法这个人真是不简单,外交能力很强。为了儿子杨进文的前途,杨有法准备频繁外出活动了。最初,杨有法是想上县政府某部门负责人的家里去找关系。恰好在这个节骨眼上,杨有法欣喜地获知表弟李某新近担任省城武汉市财政局的局长。李局长的已故母亲,生前是杨有法的二姑妈。俗云,有福之人不用发愁。这天下午,刘福梅多做了两个菜,杨有法开始在家里喝酒时猛地拍了自己的大腿,暗自轻声笑了起来。妻子刘福梅发现这种情况,立刻走了过来,伸手摸了丈夫杨有法的额头,唯恐他中了邪。如果杨有法中了邪,那就实在可怕,然而,刘福梅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杨有法清醒地吃饭喝酒,津津有味。刘福梅问杨有法,有什么好事情值得你这么高兴。杨有法故作神秘地告诉妻子刘福梅,大儿子调动工作事情有门了。刘福梅一面听着,一面觉得比较可信。杨有法总是那么充满自信,让刘福梅心里踏实。吃完了饭,杨有法和盘托出自己的想法:表弟当了武汉市财政局长,让他安排进文到江阳县财政局机关内。刘福梅听着感觉有道理,夫妻俩应该去找那个亲戚局长。这一对和睦的夫妇,总是夫唱妇随配合默契。

  这个夏末的一个星期日上午,杨有法刘福梅夫妇俩和儿子杨进文带着一点土特产,辗转搭乘公共汽车找到武汉市财政局宿舍大院,走进了李局长的家。表兄弟见面很亲热,相互握手,他们年龄相仿,小时候好得曾经朝夕相处同床睡觉穿着开裆裤嬉戏捉迷藏。多年以来,每个春节期间他们两家互相往来。儒雅的李局长笑着让表哥表嫂表侄全都坐在客厅内的沙发椅子上面,文静的局长夫人礼貌地递过来热茶。局长和夫人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老大学生,没有忘记根本。宾主同时落坐,相视而笑。听完杨有法说明情况,李局长认真注视着杨进文,满意地点了头。接着李局长笑着说:“表哥表嫂你们都不要着急,我刚坐上武汉市财政局长位置。工作方面的事情,我必须周密考虑。侄儿要求调进江阳县财政局,我自然会留心的。注意策略办事得体,才不被人指责。江阳县财政局那边的情况,我还不太清楚。侄儿你现在必须安心继续教书,在外千万不要随意提起找我帮着你调动工作事情,以免让人非议,自己陷入被动境地……”局长夫人也说:“凡事谨慎为好,小心无错……”听了李局长夫妇这些推心置腹的私房话,杨有法刘福梅夫妇俩和儿子杨进文都接连着点头称是。李局长夫妇热情招待杨有法刘福梅夫妇俩和儿子杨进文吃了中午饭,还想挽留吃晚饭。杨有法刘福梅夫妇俩都觉得不宜继续打扰,赶紧都说家里有事情需要赶回去完成。李局长和夫人不便强留客人,只好热情送客出门。杨有法刘福梅夫妇俩和儿子杨进文高兴地走出了滨江市财政局宿舍大院的门,三人接着辗转搭乘公共汽车回家。

  日子过得真快,暑假结束又开学了。杨进文回到学校,又开始教语文课程。过了不久他心里想,自己也许很快就会离开学校进入县财政局机关上班,为了学校正常工作,应该事先单独告知校长相关情况,让他有个心理准备,以免到时显得过于突然。考虑好了,杨进文开始行动。一天傍晚,杨进文提着几斤水果敲响了校长家里的门。校长很有修养,打开家门,看见是杨进文来访,礼貌地寒暄让进家里坐着喝茶水。杨进文腼腆地搭话,首先感谢校长关照,接着说明自己病情和欲调动工作之事,并且当面保证在校期间必定尽职尽责教书,请校长尽管放心,不必顾虑。校长知道杨进文品行端正无奈有病需要调动工作,深表理解。交谈中间彼此开诚布公,两人都很高兴。在校长的心目中,杨进文虽性格内向但头脑灵活很懂得人情世故。走出校长的家门,杨进文的心情显得比较舒畅,悬着的一块小石头,总算是落在地上。

  李局长坚持原则也重亲情,专门抽出时间与江阳县财政局王局长进行沟通,谈了表侄杨进文的情况,请江阳县财政局领导班子成员集体商议。王局长平日里性格刚强严格照章办事,得知杨进文的情况,心想正规大学毕业的老师进财政局工作不错,立即答应可以考虑。当时江阳县财政局已有工作人员中,没有一个是正规大学毕业生,那些有大学文凭的人,都是电大生或者函授生,其余的多数人,是通过各种关系招收进入的农民和调入的工人,文化水平总体不高,很难建立良好社会信誉。王局长想,应该召开财政局领导班子成员会议商量讨论杨进文的事情。过了不久江阳县财政局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议决,接受杨进文来财政局机关内工作。结束一年教学生涯,杨进文正式调入江阳县财政局机关内工作,之前,校长特意安排学校汽车送行。对此,杨进文非常感谢。

  (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