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红色中篇小说连载:《内伤》(4)

2019-03-19 11:30:4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姚忠泰
点击:   评论: (查看)

  4

  杨进文往昔在杨湾小学、高庙中学以及汉阳一中读书时期功课学习成绩都很优异,然而在大学里不一定很优异,而事实上,他在华中师范学院内功课学习成绩不算优异。即便功课学习成绩优异,也不是什么最重要的资本。人在社会上生存,依靠的是综合素质,最重要的是生活能力,而非别的什么能力。在宿舍内聊天时,杨进文曾经自诩有点像宋江,室友们说他没有宋江那种智慧能力。俗云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人贵有自知之明,而杨进文已经深深陷入感情误区之中了。这个功课学习成绩一般化身材偏矮皮肤较黑貌不惊人的大学生杨进文也非弱智,只是因为脑病有时不太清醒,他的内心深处经常矛盾着,暗自迷恋新疆姑娘阿拉尔罕,却总是不敢上前搭话交往,甚至没有勇气正视她的目光。每次看见阿拉尔罕的倩影,杨进文都情不自禁,大脑神经变得极其紧张,有时双腿不停地直打哆嗦。大学老师每次上课的时候,只要阿拉尔罕在课堂里,杨进文就不能集中精力听课,不由自主地痴呆呆眼望着坐在前面的阿拉尔罕的背影,想象着她的面部表情,猜测她的欢快微笑如同天上阳光那么灿烂明亮一样。杨进文有时也很清醒,知道大学内各方面很优秀的男学生比较多,自己非常普通缺乏竞争能力,根本不可能取得阿拉尔罕垂青,而他自己依然总是禁不住向往她,殊不知那是很荒唐的,不切实际的空想,梦想娶得阿拉尔罕做新娘。杨进文的内心世界里,经常进行着惊心动魄错综复杂的思想斗争。他的理智和感情,经常接连不断发生矛盾冲突。

  凡是见过那位新疆姑娘阿拉尔罕的男子,都有可能喜欢她,只是无人像杨进文那样意乱情迷,复杂思绪剪不断理不清。极度思恋阿拉尔罕的时候,杨进文脑海里会出现浓重的幻觉和妄想,那就是他和阿拉尔罕在华中师范学院学院内牵手漫步,两心相悦……有多次在梦中,杨进文梦见自己牵着阿拉尔罕登临黄鹤楼,极目远眺天边江水;并肩站立东湖高处,尽情饱览万顷碧波荡漾;携手去了吐鲁番水果园,品尝葡萄香甜……有一次睡梦中,杨进文甚至梦见自己身穿礼服,娶了披着婚纱的新疆姑娘阿拉尔罕,新郎新娘共同在酒宴上给所有客人们敬酒……能娶阿拉尔罕,是他最幸福荣耀的事情;能娶阿拉尔罕,是他今生今世最大的成功。杨进文错了,而且是一个可笑可悲的错。新疆姑娘阿拉尔罕美丽动人,她在无意之中的回眸一笑能够让杨进文陶醉不已,梦萦魂绕忘了自己,铭心刻骨终身难忘。

  每天早晨梦醒过来,杨进文开始还比较冷静,接着是泪眼朦胧,悄悄叹息愁肠百结。有几次在教室里听课时,阿拉尔罕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他这边一眼,他都不禁受宠若惊思绪万千,热血奔涌心潮澎湃。理智告诉杨进文,阿拉尔罕是不经意间的回头一望,至多只是好奇心驱使,然而杨进文仍旧会情不自禁想入非非,误以为阿拉尔罕可能也喜欢他。盲目的幻想代替不了无情的现实,未能连续持久下去。终于,在大学一年级即将结束的时候,阿拉尔罕的白马王子出现了,一位身材高大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健壮男生携手并肩和阿拉尔罕出双入对,真是良缘佳偶,因为两人脸上都洋溢着无比喜悦的笑容。初次看见阿拉尔罕和男朋友在校园内出双入对的时候,杨进文大脑里即刻处于空白状态,过了好几分钟,他才恢复了正常思维活动,深感自己高攀不上阿拉尔罕,实在差得太远了,黄粱美梦化作泡影,竹篮打水一场空,自己异想天开,压根没有资本获取阿拉尔罕的青睐。

  如果真爱阿拉尔罕,就应该希望她得到幸福。如果杨进文思维正常而且足够理智善良,他就应该悬崖勒马放弃幻想,另觅真正的终身伴侣,慢慢淡忘新疆姑娘阿拉尔罕。然而杨进文不愿悬崖勒马,因为在记忆里他从小到大都未曾遭遇失败的挫折。不仅如此,那时他还总是胜利者,自我感觉良好极了,时时刻刻受到尊重。看来,杨进文大脑里已经形成了严重的思维定势。

  往昔的杨进文,从小学到中学时期,几乎没有老师批评他,更无同学轻视他这个读书天才。可是他刚住进大学宿舍不久,室友们就疏远或者不理他,甚至有个别人嗤之以鼻,认为他是怪物不屑一顾。直到杨进文主动接近室友们,室友们受真情感动理解了他。接着杨进文单恋了新疆姑娘阿拉尔罕,一直生活在虚幻的黄粱美梦之中。

  那位美丽的阿拉尔罕,迷人的阿拉尔罕,占据了杨进文的整个身心,让他情绪激荡心驰神往。然而美丽的阿拉尔罕有了对象,她已经和高大健壮文武兼备的男朋友出双入对在大学校园内,看那样子,他们彼此般配可以永远相伴。杨进文接近心碎了,天地无光,仿佛世界末日降临,人生暗淡,自己活着几乎没有什么意义了,眼前都是愁云惨雾。于是杨进文无可奈何地自学和听课,每天都像被迫例行公事,其实他无法安心自学和听课了,满脑子里都是阿拉尔罕的倩影。他仿佛是汪洋大海中的一片小树叶,随风飘荡任意东西南北浮动。他感觉头部很痛,太痛,实在难以忍受的时候,他默默地劝慰自己彻底糊涂,简单地做一天和尚,就撞上一天钟,活上一天,就算两个半天。光阴荏苒,杨进文大学功课考试成绩明显退步,看书时不能集中注意力,听课时精神更容易分散,眼里只有新疆姑娘阿拉尔罕。

  杨进文也曾决心想要忘掉阿拉尔罕,但是一直做不到,即使他百次下决心,但只要见到阿拉尔罕时就会化为乌有。杨进文越压抑自己,阿拉尔罕的美丽容貌越是能映入他的大脑里,挥之不去,反而更加印象深刻不可磨灭……阿拉尔罕的倩影已经深深地进入了杨进文的内心世界里,浸入他的血液和骨髓内。杨进文逐渐地更加魂不守舍心神不宁,白天自学难以进行,夜晚睡觉失眠,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又不断做梦,梦里都是阿拉尔罕的面容,风姿绰约美丽动人……曾经有几次早晨梦醒过来后,杨进文还感觉自己全身乏力,软绵绵的,内裤湿漉漉的,他立刻明白了,那是梦遗。杨进文悄悄遮遮掩掩暗自换了原先的内裤,上面早已经画了地图,掀开被子,被子上面也已经画了地图。每当自己产生梦遗,杨进文都会立即感到十分羞愧,神情沮丧无地自容,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青年男子每月遗精一、二次属于正常情况,是健康人性的表现。而杨进文每隔几天梦中遗精,属于异常性欲情况,是他的身心两个方面产生了疾病,无关道德品质问题。事实上杨进文自幼品学兼优受人注重,可惜是在上了大学之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

  显然,杨进文大脑神经系统已经出现问题,是比较严重的问题,不是简单的心理障碍。他的心理疾病导致生理疾病,频繁梦中遗精就是肾虚的表现。按照中医理论,人体心理疾病和生理疾病可以互为因果。杨进文的生理疾病,又有可能加重他的心理疾病,造成恶性循环,甚至可能危及生命。从表面上看去,杨进文患了相思病,其实,他已经患了器质性的头部神经病,大脑神经受到严重刺激以致损伤,几乎到了神经错乱的边缘,待人处事方法更加另类和不可理喻,人际关系受到影响,难以融洽相处,自己内心感觉郁闷极了。杨进文道德品质方面确实不存在什么问题,麻烦主要是他的大脑神经生了病。

  (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