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红色中篇小说连载:《内伤》(3)

2019-03-16 15:13:1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姚忠泰
点击:   评论: (查看)

  3

  过了几天,华中师范学院开学的日子将到。微微秋风吹起的一个上午,杨有法刘福梅夫妇俩租来一辆小面包车,喊了儿子杨进文带着行李一起上车,由司机驾驶着花了两个小时找到了武昌华中师范学院大门。华中师范学院位于武珞路广阜屯站南侧,距离东湖不远,校园内风景如画,占地面积很大,是江阳一中的数倍,这里有许多栋教学楼和宿舍楼,纵横的林荫大道,各种各样大小车辆,人来人往,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到处是花草芬芳,曲径通幽,显得生机勃勃文气十足。在行政大楼内办完入学手续之后,杨有法刘福梅夫妇俩跟随儿子杨进文带着行李走进刚分配的第五栋二十八室学生宿舍中间。比起江阳一中学生宿舍,华中师范学院学生宿舍更加宽敞明亮整洁干净,每个四十平米长方形房间里靠墙有两层共计八个床位,杨进文是底层第四号铺。宿舍内的这些学生分别来自于城乡各地,甚至有来自外省市的。杨有法刘福梅夫妇俩熟悉人情世故,陪同儿子杨进文进入宿舍房间就主动热情地招呼大学生们。年轻的大学生们很懂礼貌,纷纷回答“伯伯好”、“阿姨好”,显得比较亲热,气氛和谐。杨有法刘福梅夫妇俩帮着儿子杨进文铺床完毕,特地坐下与宿舍内大学生们搭讪着聊了一会儿话。夫妇俩临走之时,杨有法从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一包糖果(江阳县的土产),让刘福梅分发给宿舍内的所有大学生们。在这些大学生们的接连感谢声中,杨有法刘福梅夫妇俩告辞着由儿子杨进文陪同走向了华中师范学院大门的那边。送走父母,杨进文返回学生宿舍内,与室友们一样,他也开始认真清理着包裹里的衣物等日常用品,一部分摆在床头柜上面,其余的全部放在床头柜里面。

  入学不久,问题产生出来。杨进文自幼生活在条件比较优越的农村党支部书记家庭里,往日很受父母宠爱,没有曾经受过什么委屈。他在杨湾小学和高庙中学以及江阳一中内读书时期各门功课成绩优异,在江阳一中时已经养成孤傲的个人习惯。他的性格比较内向,喜欢独自埋头看书学习,不擅长与人交往。往昔他读江阳一中时,同一宿舍内的室友们都是本县人,各人老家距离不远,风俗相似,彼此之间比较容易谈得拢,即便有点矛盾,也可以及时化解开来。眼下同住华中师范学院宿舍内,杨进文显得与室友们很不融洽,感觉禀性迥异,生活习惯差别太大,很难交流沟通。其实,主要由于杨进文只埋头看书,不与室友们搭话,导致与别人产生隔阂,自己觉得委屈,室友们觉得他非常奇怪。虽然父母早先已经替他在宿舍内铺垫了人际关系基础,但是他因性格孤僻经常让室友们疏远,所以,杨进文逐渐觉得自己非常寂寞难耐,无处诉说苦闷之情,白天里神色忧郁,夜间失眠。从科学角度看,杨进文早已患了精神分裂症,然而他自己尚且不知道,只是暗中感伤。他之所以患了精神分裂症,也许是因为江阳一中时期拼命学习用脑过度没有注意科学用脑。精神分裂症如果不及时加以治疗,日久程度加重就会变成大脑器质性疾病甚至造成神经错乱。人体大脑神经如果错乱,那么就会成为不治之症。如果人体大脑患了不治之症,那么遗憾甚于缺胳膊少腿那种残疾。残疾人多数有可能正常生活,神经病人很少能够正常生活。

  杨进文所学的专业是文科,然而从未动手写作,如果他写点东西,也许能够多少在抒发个人情怀中缓解心理压力,可他没有写作,大概是心扉已被关闭起来了。由此看来,杨进文即将逐渐患上大脑神经器质性病变。大脑神经器质性病如果恶化下去,问题可能进一步变得愈加严重。追溯原因,可能是往昔在潜移默化中,杨进文自幼受父亲杨有法当官思想影响太深,官本位意识太强烈,认为人生的价值最能表现在当干部,能够光明正大体面地运用手中权力造福百姓,才是最佳人生大道。平心而论,杨进文品行端正,不愿意当官做老爷贪图享受谋取私利,他的志向是大学毕业进入行政机关单位,经过历练担任行政官员,充分施展自身才干。然而杨进文想得多,却很欠缺行动能力。他在大学里的课业负担不重,由于文科知识基础扎实而且非常有兴趣,最初的一次文化知识考试每门功课都是一次性及格而且分数较高。理解能力强记性好的人,学习文科问题不大,杨进文就是这样,学习中文专业非常得心应手。除了认真学习功课,杨进文还努力注意同室友们改善关系并且已经取得效果。室友们受感动,认为杨进文内心世界单纯很正直善良。然而过了不久,杨进文情智方面接着出现了严重的问题。那是最初源于华中师范学院开学伊始全校在大操场上召开大会时,他发现自己所在中文系里的女同学们都很漂亮,尤其是那位新疆姑娘阿拉尔罕简直美若天仙光彩照人:鹅蛋形脸,弯弯的柳叶眉,端正挺拔的高鼻梁,乌亮的眼睛,朱红的嘴唇,粗黑的麻花辫,细腻粉嫩白皙光洁的肌肤……中等身材丰满而有活力,不施粉黛却散发着肌体芳香……她那灿烂的微笑,银铃般的声音让所有男同学们陶醉,更使杨进文心旌摇荡神魂颠倒……从那天起,杨进文的心里总是想着美丽动人秀色可餐的新疆姑娘阿拉尔罕。随着时间不断推移,他的迷恋程度日益加深。

  当初没有参加高考之前,杨进文是一个品学兼优单纯的好学生,全身心都放在学习中,从来没有曾经想过与女同学交往的事情。往日他既不擅长与男同学交往,更不擅长与女同学交往。那时读小学和中学,在杨进文的眼里,男女同学都是在班级里共同学习的人,仅此罢了。然而杨进文进入大学校园之后,陡然开始非常注意女同学们,也许是那些逐步走向成熟的女同学貌美实在勾魂摄魄,牵动了他人性深处那一应该异常敏感的神经,而且大学里没有中学里那么激烈的考试竞争,功课学习比较轻松。从此,杨进文沉迷女色而不能自拔,那位美丽动人的新疆姑娘阿拉尔罕,已经让他魂不守舍心不安宁。如果杨进文身心健康,只是从旁边自然欣赏美女也属无可厚非,然而他有独自享受的念头,这样一来,情况变得复杂严峻。正常的男欢女爱,应该是两厢情愿两心相悦,而杨进文却是花痴单恋,典型的单相思,剃头挑子一头热,而且他很偏执,有时认为自己真正忠于爱情,只有自己最爱阿拉尔罕,只爱阿拉尔罕,一心一意想要获得阿拉尔罕。他有时不能够冷静想一想,别的优秀男同学也会喜欢阿拉尔罕,喜欢程度更甚,却很理智。显而易见,杨进文虽然道德品质不错但是因病难以理智,他缺乏清醒思想,自己是否与美丽的阿拉尔罕般配,能否给予她幸福,即使她因受到感动,勉强答应结合了,是否能够天长地久。看来,杨进文是自作多情。人间真正的爱情,是心灵共鸣而非独响,是诚心付出而非刻意占有,是让对方更加快乐自由而非进行人为束缚。这些道理,杨进文没有认真考虑或者根本考虑不到。这些在书本里学不到的社会知识,他很欠缺。总而言之,杨进文基本属于木讷书呆子类型的人。

  杨进文时常会觉得,自己的父母爱情很理想,既然父母爱情理想,自己也应该有理想的爱情。他却忘了,婚恋需要一定机缘,况且,他没有父亲那种眼光独到追求理想爱情的能力。

  (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