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赵云常:孝经• 二十四孝批判(21)

2018-05-07 15:19:2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赵云常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四章  百里负米——生事尽力,死事尽思之遗憾

  《百里负米》是《二十四孝》中收录的又一个关于孔子弟子行孝的故事。可以说,《百里负米》也是一个令人感动的故事。这个故事主张孝敬父母要有一颗真实的孝心。在这颗真实的孝心下,父母生时要对父母尽力孝养,父母死后还应当对父母常怀思念。但笔者认为,对亡故的父母,子女更具积极意义的思念,是常思父母生前的教诲和父母对自己的殷切希望。此故事原文如下:

  周仲由,字子路。家贫,常食藜藿之食,为亲负米百里之外。亲殁,南游于楚,从车百乘,积粟万钟,累茵而坐,列鼎而食,乃叹曰:“虽欲食藜藿,为亲负米,不可得也。”子曰:‘由也事亲,可谓生事尽力,死事尽思者

  《百里负米》里的主人公仲由是春秋时期的鲁国人,字子路。他是孔子的得意弟子之一。子路性格直率而勇敢,又十分孝顺。这个后来成为达官贵人的人曾经生长在非常贫穷的家庭里,吃的不好,穿的当然也是不好。但孝敬的他怕父母营养不够,为了让父母能吃到米饭,常要到百里之外的米市买到米,背着回家,奉养父母。做了大官,据说随从的车马就有百乘之众,家里所积的粮食要有万钟之多。然而此时的子路,坐在垒叠的锦褥上,吃着丰盛的筵席,心里却常常怀念双亲,慨叹说:“即使我现在想吃野菜,为父母亲去负米,哪里能够再如愿以偿呢?”子路的老师孔子赞叹子路说:“你孝敬父母,可以说是父母在世时尽了力,父母逝世后尽了思念啊。”

  对于《二十四孝》里《百里负米》的故事,笔者基本上是持肯定态度的。它向人们提供了一个人对父母生前死后如何尽“孝”的模范。主张父母生前要不辞劳苦孝敬父母,死后要经常对父母思念。

  何为孝?笔者以为,所谓孝者,就是以亲情为纽带,以感恩为依据,以报恩为行动,以道德伦理为约束机制的一种养老保险制度。亲情使人行孝时心情愉快,感恩使人行孝时心甘情愿。道德伦理则是对不孝行为的一种约束、鞭策。从上面的故事中,可以看出,子路的孝源于对父母浓浓的感情,对父母行孝心甘情愿。那时的他虽然自己很贫穷,但却要不辞劳苦,行百里路,想方设法,为父母买米,让父母晚年的生活过得好上一点儿。这时子路对父母的孝具有“养老”的性质。父母死后,子路对父母的爱犹在,当他吃着美味的时候,仍然经常想起父母生时的苦难,遗憾父母没能赶上自己后来的富裕生活。这个时候,他对父母的孝就属于“慎终追远”了。

  读《百里负米》的故事,笔者能感到一种真“孝”扑面而来。可能是跟子路一样没有了双亲的缘故,笔者对子路父母死后仍然追思,尤其敬佩。不过,遗憾还是有一点点儿的,那就是子路只追忆父母没有过上自己以后过上的那种幸福生活,没有追忆父母生时对自己的辛勤抚养、谆谆教诲以及对自己的殷殷期望等等内容(这些内容缺少,可能是《百里负米》里没有提到,并非就是子路说没有做到)古往今来,中国人把对祖先的追念放在一个较高的精神层面,追念不已。古人云:“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慎终者,丧尽其哀;追远者,祭尽其敬”。“谨终追远,仁也;显亲扬名,孝也”。笔者以为,子女对父母的思念、感恩,最重要的就是“追忆父母生时对自己的辛勤抚养、谆谆教诲以及对自己的殷殷期望”。如此父母虽死犹生,一来子女仍然可以继续从父母生前的教诲、企望中获取力量,二来仍可以吸取父母的人生智慧,用以完善自己的人生。笔者就常和自己兄弟姐妹追忆父母生前对我们的教诲,因而这方面的感慨颇多。

  笔者的大哥在某报社工作,他是我们兄弟中的诗人,兴致所至,喜欢写几首古体诗词,抒发感情。他对母亲的回忆,常常忆起的是自己第一次写诗的情景。那一年大哥刚刚读了初中,年龄也就是10来岁的样子。一天,他从8里远的东河南学校回到家里。一进院,发现家门紧紧地锁着,知道母亲不在。便返身来到街上问邻居看到母亲没有?邻居告诉他母亲在村前的谷子地里拔草,他便跑到那里找母亲。来到地边,只见绿茫茫一片谷子,却不见母亲的身影,于是便高声地吆喝起母亲来。在这片谷子地里曾经有过一栋日本人的炮楼,日本投降后,村里人把炮楼推倒,石头砖块拉走,剩下一片废墟。那时候,母亲正在谷子地里那片废墟上拔草。听到大哥的喊声,站起身边答应边向听到大哥喊声的方向看。大哥的个子不高,整个人埋在谷子里,母亲只能从摇动的谷头判断出大哥从那个方向走来,走到什么地方。当大哥从谷子地里钻出来到母亲身边时,母亲可能是觉得自己的孩子个头长得太低了,10多岁了还没有谷子高,便对大哥说:“你看看你,就长这么高的个儿。你不长高个,割草也会被蚂蚱欺负的。”母亲的话给大哥内心一个震动,大哥激动之余,竟来了诗兴,便赋诗一首:

  心有山川大,

  人比谷子低。

  为人不丈夫,

  割草蚂蚱欺。

  母亲的话对大哥的影响是深远的,在随后的生活中,大哥常常忆起,从中吸取力量。

  二哥对母亲最难忘的记忆是他开始走路时,母亲对他的一句鼓励。二哥小时候生得白白胖胖,就像村里人用白布缝制的老虎枕头样好看,因此家里人叫他老虎。可我们的老虎哥哥不知为什么三岁了还不会走路。母亲说他虽然小嘴说话已经吧吧的了,任母亲怎么训练,就是学不会走路。母亲说:“老虎,你怎么不走路?”二哥爬在那儿说:“我就是不给你走。”有一天,家里人在打谷场里打谷子。父母被秋天喜悦,也被秋天忙得不可开交,他们光顾打场,把二哥放在一边,由他自己玩耍。也不知为什么,二哥有了走路的欲望,破天荒地自己爬了起来,并向前迈了几步。母亲看到后,一阵惊喜,用赞赏的口气喊了一声:“看,老虎学会走路了。”听到母亲的赞扬声,二哥一下子摔倒了。母亲喊:“老虎,站起来!”二哥便又站了起来,迈开了步子……就是从这一天起,二哥学会了走路。二哥命运多舛,他总是遇到强于我们其他兄弟好多倍的困难,每一次他都顶了过来。他能如此,母亲那句“老虎,站起来!”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在我记忆中的,父母最令我佩服的是恢复高考那年,我的父母做出的一个令村里人大为不解的决定:那就是把我暂时留在村里种地,让我姐姐参加高考补习班。父母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出于一种无奈。依着他们的本意,他们是想让我和姐姐一起进补习班的。然而我们家里穷,父亲又常年有病,我们家得有一个人留在生产队里挣工分,否则全家人秋后能不能分到口粮是个问题。再加上姐姐又年龄大了,父母只好先让我留在家里,等姐姐考上了学校,再让我去参加高考。我们家当时的困境,村里人都知道。但在他们看来,上补习班的应该是我,而不是姐姐。因为我是男孩,姐姐是女孩。姐姐终究要出嫁的,要成为别人家的人,我父母供姐姐读书,那是为别人家谋福,是犯傻。而我的父母却说:“儿子女儿都一样,咬咬那个手指都要痛。”父母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可在他们心目中却没有男尊女卑的思想,虽然女儿终究要嫁到别人的家里,但父母仍要为女儿未来的幸福奠基。每每想到父母生前的这个决定,我们兄弟们总是对父母这个决定感叹不已,自然地,对自己的子女都要付出同样的爱,决不歧视我们的女儿。

  ……

  追忆父母高风,父母虽已故去,却仍在教育、塑造着子女的人格;追忆父母生前的错误,父母仍在提醒着自己的子女什么是智慧,什么是愚昧,哪里是岔路,哪里是陷阱。笔者以为,这些是人们读《二十四孝》里的《百里负米》,最应该获得的智慧。那种仅仅悲叹父母生前没有享受到自己眼前正享受的幸福的人,除了表明他们与父母感情浓厚外,父母高品不能对其再造,父母过失不能对其提供借鉴。这样算不算至孝呢?我看未必。如果子路对父母的追忆仅限于“虽欲食藜藿,为亲负米,不可得也。”上,我看,不学他也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