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高殿杰:方方《软埋》到底要“软埋”谁?

2017-05-05 14:24:57  来源:微信公众号“天下茶馆”  作者:高殿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文学界的一件大事是方方写于去年的小说《软埋》获得了路遥文学大奖,而有关这部小说的批判也持续好长一段时间了。当然,这个批判不是来自官方的。一个有趣现象,也颇吊诡,民间自发起来批判,官方却很是支持。

  作为国民党元老的后代,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写了为地主阶级招魂的《软埋》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写了还能发表;发表竟然还能发表在《人民文学》这样的主流期刊上;发表了竟然还能由人民文学出版社这样的官方机构推出单行本单独发行;发行了竟然还能在全国人民的声讨声浪中获得路遥文学奖,同时得了十万块钱,名利双收。连新华网这样的党媒、官方网站也出来为其站台宣传了,而且各大网站还收到了删除批评《软埋》的指令。这就不免叫人匪夷所思,让人不得不提高警惕,请问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还是共产党的吗?

  而路遥文学奖并不是路遥的本意,是被某些人假借利用了,以路遥的名义设立的。路遥的后人也是反对的,路遥之女还曾给组织者发过律师函要求撤销。虽然法律党最后给判个反对无效,可见这也是个假奖项。即便如此,方方还是如获至宝,她兴奋地表示:“在现在这样一个时间段,获得这样一个奖,对我是莫大的鼓励。”相信方方的话是发自肺腑的。得奖之前,她采取鸵鸟政策,对人民群众严肃而善意的批评视而不见拒不回应。得奖之后,方方开始神气十足,活灵活现,不仅回应了,还敢骂了,一下子撕去了斯文的面纱,露出了粗俗低级下流的丑恶嘴脸,正如老田说的:思想之肮脏击穿了人伦底线。

  再说方方的回应也算不上什么回应,跟她摆事实讲道理,她出口成脏破口大骂,这叫回应吗?方方要直面问题来回答,不能顾左右而言他。这就是:《软埋》究竟是不是为地主阶级招魂、翻案?是不是在向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工农大众反攻倒算进行阶级斗争?

  方方公开是不敢承认的,至少目前,私下就不一定了。也许心里在说:就是啊,就是在为地主阶级招魂、翻案,能拿我怎么样?这跟当年的右派分子一样,冤啊冤啊,叫个不停。80年代给平反了,茅于轼又得意洋洋的说:我就是右派,不需要平反。——那反过来,就是说,平反冤假错案是冤假错案了?

  恶人先告状,贼喊捉贼,以文革的方式反文革,以阶级斗争的方式在进行阶级斗争,这是方方们的一贯技俩。

  《软埋》和《白鹿原》其实是一个路数,为封建地主阶级大唱赞歌,呼应了近几年不断有人鼓吹的在农村恢复乡绅治理制度的理论。改开30多年来,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农村发生了的巨大的变化。从每年盛行的“返乡体”中可见一斑,凋敝、衰败,空心化,剩下了老弱病残,没有了生气。新中国前30年所建立的公社制度解体,社会结构松动,人们的价值观念也完全变了。农村失去了组织,没人组织,又成了一盘散沙,恢复了马铃薯状态、原子化状态。但事情正是这样,你不组织,自有人趁虚而入。“对农村的阵地,社会主义不去占领,资本主义必然去占领。”于是我们就看到现在的农村封建迷信死灰复燃,各种宗教泛滥成灾,以基督教为最。

  中国农村向何处去?再把地主老爷请回来吗?为旧地主阶级招魂、翻案,就是在为新地主阶级鸣锣开道。把刘文彩、南霸天、周扒皮都漂白了,怎么不提解放前苏北鲁南的地主享有初夜权的事?退一步说,即便有开明的乡绅、地主做了点义举、善事,也根本不可能改变整个封建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社会关系。当年为什么要批判《武训传》?就是因为它没有从根本上“触动封建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的一根毫毛”。马克思反对的也是整个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而不是作为个体的资本家。中国经过28年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好不容易摧毁了封建地主阶级,再把地主老爷请回来恢复乡绅制度,是决不允许发生的事。

  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近30多年来历史虚无主义甚嚣尘上,把历史颠倒了个个。改革就是建立在否定文革的基础之上,继而一步步倒着向前。否定毛泽东、否定大跃进、否定整风、否定辛亥革命、否定孙中山、否定太平天国起义、否定洪秀全、否定义和团、否定……甚至连根拔起,把几千年中华文明都给否定掉了,黄色文明不如蓝色文明,要再做三百年殖民地,等等。其中最关键的是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合法性。美化民国,美化蒋介石,把他们捧到了九天之上,但他们是被谁推翻的呢,是毛泽东是共产党啊。把那么好民国那么好的蒋介石推翻了,这不是毛泽东共产党的罪过吗?

  图穷匕现,《软埋》到底要软埋谁,已经昭然若揭了。共产党难道还不觉醒吗?如果是自己非要挖坑往里跳,自己要把自己软埋掉,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天下是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不是独属于赵家的,不姓赵。我们要把颠倒了的历史再颠倒回来,向一切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跳梁小丑作坚决的、彻底的、毫不妥协的斗争!毛泽东青年时期就发出这样的呼喊:“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

  是的,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行动起来吧,担负起天下的责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