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孔和尚越南游记

2015-06-03 11:50:30  来源: 孔博客   作者:转自孔博客
点击:    评论: (查看)

 孔和尚越南游记

 孔和尚越南游记 

2015519日至26日,孔和尚参加了环球网组织的“中国网络十大名人”越南访问团。这次访问日程紧密,内容丰富,不是十来篇普通的游记所能详细描述的。孔和尚先写一篇流水账,宗旨无非是立此存照,风格还是于装萌卖傻中随处隐藏春秋笔法。至于那些深远的伟大意义,可以先看本团其他名人的记述,或者等待孔和尚四处云游时不小心吐露的无量真言,也就阿弥陀佛也么哥了。

首先介绍一下本团的“十大名人”。很多网友质疑说,啥十大名人啊?我怎么除了孔老师和某某某,其余的都没听说过啊?还有的网友讲了些难听的话,好像我们是骗子团伙似的。孔老师在此解释一下,所谓“十大”,当然既不是钦定的,也不是海选的,不能理解为“前十名”,而应该理解为“从许多名人里边随机选了十人”。名人也是有各自出名的领域的,可能恰好你不大熟悉某个领域,所以就不晓得某人喽。比如以前俺就不晓得“麦当娜”与“苍井空”,听见别人老提,于是就去查了查,果然是大名人也。

十人团既然是一个团,而且天天进行的都是外事活动,当然就要推举一位团长——每天好几场活动,都要说些同样的官话,都要喝最多的酒,吃最少的菜,特别是大热天得穿正装,捂得上午出痱子,下午闹湿疹。这个苦差事就强加给海航文化集团董事长杨浪先生了。杨大哥是老兵,年轻时参军,在云南抗美援越。后来又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没拿护照就杀进了越南。所以他对越南的感情,是苦辣酸甜都有,正好代表了中越两国大多数人民的心情。老杨同志开始几天干得挺高兴,喝多了就越说越亲切。我总担心他说出当年是杀进越南的,而对面的越方官员如果正好也是当年的老兵,双方一旦打起来怎么办呢?所以每次饭局,我都先瞄好了酒瓶子的位置。我们东北人打架,酒瓶子是最好的武器,杀伤力强,但是又不算凶器,事后两党两国人民追究起来,也有个解释的余地。

老杨同志后几天有点受不住了,一边发扬“猫耳洞精神”硬挺着,一边把活儿推卸给副团长石丁同志。石丁是环球网副总编,是此行的实际负责人,头脑灵活,言辞犀利,具有专业记者的高度敏感。每次会谈,石丁都会提出一连串对方难以回避的话题,有时候还要追杀三十里,伏尸二人,流血五步。所以他如果当团长,就会牺牲这份快感,以副团长身份在后边影绰着,最为得体。

环球网另一位资深大将是朱晓磊女士,多次随外交团出访,发表许多深度报道,此前已经来过越南踩点。朱小妹说话带点山西口音,做事也带着山西女人的细腻。女人在语言问题上,一般是最容易入乡随俗的。在北京工作多年,又身在媒体,居然说话还能保持乡音,这样的女人是有主心骨的,靠谱。

本团年纪最长的要数周志兴老师。中产以下者可能不大知道他,因为周老师主要行走于高层。他也是一位老兵,后来在中央文献办工作,曾任凤凰网总编,现任共识网老板和《领导者》社长。年纪最大,常与各国权贵往来,但他却是团里最勤奋的,每天夜里都写数千字的游记。周老师在房间里奋笔疾书写游记的时候,孔和尚在房间里正拿着遥控器,反复搜索越南各电视节目中的饮食男女呢。

孔和尚越南游记 

以前我曾与周老师一起去外地讲座,他对我说,发现左派人士比右派人士更讲礼节、更守规矩。我感觉也不见得,因为周老师所接触的多是左派里的学者。在普通的左派和右派里,人品是差不多的,君子和流氓的比例是差不多的。后来我去他家的“共识堂”参加过名流大聚会,我想以周老师的沧桑智慧,肯定能看出里边有些混混甚至是骗子,但他却气定神闲,一视同仁,确实是个堂主的范儿。

26日回京的飞机上,孔和尚一觉醒来,看见前排斜对面的周老师正在啪啪地敲击着文章,屏幕上的文字闪闪延伸,映照着他已经头发稀疏的脑袋。我很想给今年的高考作文命一个老掉牙的题目:勤奋!

跟杨团长和周老师年纪相仿而且也当过兵的,还有一位大名人:童话大王郑渊洁。他的读者应该是数以亿计的,胡锦涛主席还向他颁发过“中华慈善楷模奖”。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当年一同被评为新浪十大博主。还因为共挺一部舞台剧《功夫诗》,被一起报道。有一位叫“渔夫”的曾在2010年的博客里说:“我现在每天上网的目的之一,就是看看孔庆东和郑渊洁的最新博客。我认为他们俩是当今中国最有良知的作家,最讲道理的作家,最有自由精神的思想者。郑渊洁好像颇跟一些人有纠结,我理解主要原因就是他一个60岁的人却有着一颗6岁的心。每次会谈,他要么不发言,要么就问点“小儿科”的关于少年儿童的问题。杨团长解释为,他很关心自己的作品在越南的市场潜力。我们参观时只要遇见孩子,郑渊洁就走不动道了,满脸笑眯眯的,好像都是他生的似的。我对老郑说,我最佩服你的,不是杨团长每天介绍的你的那些成就,而是你敢于退出中国作协!老郑说了作协一些办得不靠谱的事儿,是对事不对人。我说我也跟作协主要领导是好朋友,但这不影响我批评作协的工作机制。你跟我们和尚不一样,你要是不退出作协,是有可能混成副主席的。

郑渊洁影响了几代孩子,但其影响不如团里的另一位大V:苏芩。孔和尚说,这是因为苏芩影响的是孩子的妈妈咪呀!孩子们看不看老郑的书,最终还是要由苏芩的读者来决定来掏钱的。我第一次见苏芩,是在河北卫视做节目,那时感觉她比较青涩。几年不见,发现她更加青涩了,而且语音里隐隐的山东味儿还没改。5千多万的粉丝,无数少女少妇的知心阿姨,专门给人家解答情侣劈腿、夫妻反目、婆媳干仗、主仆同床等等问题的神仙姐姐,竟然不显老,这闺女是咋活的呢?莫非苏芩就是传说中的天山童姥再世?

孔和尚暗自琢磨,大概苏芩是吃了什么仙草,“苏芩”两个字就是都带草字头的嘛。可是团里的“花千芳”也带了两个草字头啊,而且还乘以千,所以也得道成仙了。因为被习近平主席当面鼓励了两句,受到无数的“限度寂寞恨”!花千芳岁数小,我们却不好意思叫他“小花”。加上这小子长得比较老气,每天还要抽一包烟,大家还是叫他“老花”比较多。我比较喜欢叫他“千芳”,沿途遇到什么趣事美景,说一句:“千芳,你怎么看?”比较过瘾。

最后就是三位和尚了。孔和尚大名鼎鼎,但地球人都知道,这厮是个假和尚,喝酒吃肉,无恶不作。两位真和尚中,延参法师也是粉丝数千万的大V,也是天天在网上给人家解答情侣劈腿夫妻反目问题的高手,按照孔和尚的见解,延参法师就是和尚版的苏芩。许多网友只看见延参法师卖萌的一面,可能觉得他太世俗、太时尚,这都跟广大群众不了解什么是真正的佛法有关。很多人以讹传讹,认为和尚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与世隔绝的、只会吃斋念经敲木鱼的一伙脱发病人!孔和尚对延参说:当今参佛宣道者,多如过江之鲫,十九稻粱谋耳。法师佯萌以入世,寻机而援溺,正合大乘之旨,无虑外道之聒噪也。

孔和尚越南游记 

理解延参法师者可能会越来越多,但孔和尚更看重的,是延参的助手,如今名气还不太大的恒庄法师。一路晤谈,孔和尚感觉这位80后的小帅哥,颇具上等慧根,一方面于佛法领悟透彻,另一方面于世相无不洞察。品酒师出身的恒庄,对网络、时尚十分熟稔,一路给大家拍照、给大家调整手机、给大家当英语翻译,还不时哼唱流行歌曲,这好像跟我的博士生也没什么区别。但他正在翻译藏传佛经,正在跟延参法师一起进行很多文化建设工作。我想如果正常发展下去,十年以后,恒庄法师会有上善之果报的。

名人介绍完毕,流水账开始。

话说519日下午,大家在首都机场接头,老朋友热烈握手,新相识谦恭介绍。过了安检,展开横幅合影。石丁、晓磊,嘱咐些注意事项;延参、恒庄,引来些奇异目光。一声登机啦,大家鱼贯入舱。越航的服务还不错,几个和尚使劲看人家越南姑娘。孔和尚最高兴的,是拿到一份中文繁体的《西贡解放日报》,共一大张半,四版正文加两版广告。这一天恰好是胡志明主席125周年诞辰,头条新闻就是《党政领导晋谒胡志明主席陵》,次条是《动人心弦,敬爱万千——关于胡志明主席作品展在河内举办》,都延续到第四版。角落里有一条《小偷砸保险箱偷走35亿元》,孔和尚掐指一算,合人民币一百万,也不少了。第二版头条是《身体力行,做到最好——记学习和效法胡志明道德榜样的华人团支书梁友义》,下面是《法院判决欠准,民众受苦》,看着怎么像是说中国呢?第三版是体育文艺版,上边是越南射击运动员勇夺铜牌和西甲意甲球讯,中间是青少年园地,下面竟然连载着金庸《天龙八部》!看数字已经是第333次,内容乃是萧峰打死阿朱后,跟在秦红棉母女后面、沿着阿紫的记号去寻找段正淳的一段。越南的中文读者,至今还在读金庸,此中包含的信息量太大了。可惜后来我问同行的朋友,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版。

飞机一直向南。孔和尚说,飞过了宣南,飞过了河南,飞过了湖南,飞过了云南,就飞到了越南——其实航线并非如此。一下飞机,热浪涌上来。孔和尚想起多年前初到新加坡写下的那句话:“而现在夜幕四围,却好像一个发烧到48度的黑衣女鬼,呼地一下扑上来,把你抱了个风雨不透。”越方同志接我们上车,路上来过越南者说,景观变化了,好像更漂亮了。名叫“成功”的小伙子翻译,指着灯火通明的大桥说,这是新建的“日新”桥。有人问是哪两个字,孔和尚瞬间便猜到:这一定是日本投资的!中国已经错过了大规模对越投资的最佳时机,美国日本韩国都在利用中越矛盾上赢取了大比分。

到达宾馆,条件很好。仔细问了宾馆的名字,竟然是“圣淘沙”,怪不得一下飞机俺就想起了新加坡呢!举行了简短的会面,越共《人民报》下属《今日报》的两位领导和两位翻译将全程陪同我团。服务员将行李送入房间,要收小费。住越南宾馆,每天早上要给服务员5元人民币或者1刀美元。我想起在古巴也是要收小费,这两个社会主义国家,却保留着殖民地的习俗,确实值得深思。当我因为人家的一点服务,递过去一张纸币的时候,我感觉那未免是对人的一种侮辱,是自居为“上等人”对“下等人”的一种恩赐。我想起了《红色娘子军》中洪常青在南府一把银元撒出去,团丁们满地疯抢的那种丑态。劳动当然应该有报酬的,但是劳动报酬如何与人的尊严结合起来,正是社会主义所要解决的问题。

晚饭与两位法师和郑渊洁一桌。法师当然吃素,老郑不但很讲究养生,而且头发也跟法师差不多了,号称半个和尚,所以就产生了8块羊排如何分配的问题。孔和尚觉得社会主义的原则真是伟大:各取所需,按劳分配。发现了这一奥妙,此后吃饭,俺都尽量跟法师或者老郑凑在一起了。

晚上七个人出去转悠,杨团长请大家吃冰激凌。7盒冰激凌花了60多万越盾,大家顿时有一种土豪的感觉。

到越南以后,日程很紧张,但心理感觉却慢了下来。在河内的第一夜,睡得很香。梦见了年轻时有一次,跟某人睡在河边。当年的实际情况是相距3米而睡,梦里好像改动了一下情节。

520日上午,很热。我们去拜谒胡志明主席陵寝,没有排长队,作为贵宾直接进入。我第一个走到胡主席遗体正面,恭恭敬敬鞠了一个躬。杨浪团长在我后面,鞠了三个躬。前后的越南人看着有点诧异。我们出来后,看见一位瘦小的老太太穿着军服,她在拜谒时哭了。通过翻译得知,这是一位80岁的老军人。杨浪赶紧上前致敬,我也走过去,一起合影。我跟周志兴老师说,徐怀中写了一部《底色》,深度反映了越南人民在战争中遭受的各种苦难和表现出的伟大精神,值得一读。

孔和尚越南游记 

随后参观了主席宫和胡志明故居。胡志明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和儒雅长者式的领导作风,渗透着一种儒家精神。延参法师和郑渊洁看见孩子就上去亲近,我觉得也是一种儒家精神。

然后我们来到“越南民族学博物馆”。我觉得这个翻译有问题,应该是“越南民族文化博物馆”,因为展览的并不是“民族学的研究成果”,而是民族文化也。越南民族众多,但看上去彼此都有很深的渊源,另外多少都受到北方民族的影响,这从建筑、雕饰、戏台乃至楹联匾额中都有体现。周志兴与石丁在车上讨论民族问题,我插话说,民族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政治的需要而构建的。例如中国,不一定非是56个民族不可,如果需要,可以扩展到80个或者合并到40个。我们认定的台湾“高山族”,人家现在已经分成了十几个民族。

下午,拜访越南国家搜救中心。听取了搜救马航370航班的过程,表达了敬意。我方所提的搜救问题,暗含了一些关于领海的疑问,对方回答得也非常含蓄得体。有意思的是,对方六七位大小官员,全部姓武。孔和尚笑曰,是不是不会武就不能从事搜救工作啊?后来微博曰:在520声明发表45周年这一天,中国网络名人代表团拜访了越南国家搜救中心。该中心由越南政府十几个部门联合组成,几位主要领导向中国同志详细介绍了搜救马航失联飞机的过程。代表团感谢越南朋友的深厚情谊和辛苦奉献。

晚上,访问中国大使馆。大使参赞都讲得很好,我也讲了一下意识形态问题。后来微博曰:与洪小勇大使等就中越关系进行了深入细致的交谈。孔和尚与大使馆的粉丝合影并交流,然后共进工作晚餐。当年胡志明主席亲自为中国大使馆挑选了市中心最佳位置,院中荔枝树据说是胡伯伯手植,今已亭亭如盖矣。

孔和尚越南游记

5月21日,上午访问越南社会科学翰林院的中国研究所。我方的问题比较多,我重点讲了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的问题,指出中越两党应该在这一问题上达成共识,才能战胜西奴和内奸,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和社会主义的态度,解决分歧,长期友好。越方老一代著名学者、前任所长杜进森教授听后很激动,专门取来一本中越关系论著送我,还拉着我合影。可惜我看不懂越文也。

中午参观了越南军事博物馆。发了一张跟苏芩在飞机残骸旁的合影,戏曰:“百战归来美人在,不负江山不负卿。”此话看似调侃,其实包含了多少生离死别和国破家亡。又发微博曰:参观越南军事博物馆。越南历史上战争很多,伤痛很多。孔和尚说,我们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要警惕帝国主义的挑拨和分化,尊重历史,爱护友谊,以大局为重,以人民的幸福为重。

孔和尚越南游记

代表团有的买奥黛,有的买咖啡。孔和尚发现一本胡志明主席的《狱中日记》,遂以23元人民币买下。晚上拜读,这是胡伯伯抗日战争时期被蒋介石政府逮捕,在中国监狱里写的中文诗。能够看出胡志明中文很不错,既有诗意,又有思想。后来翻译成越文,教育了很多越南的青少年。

下午参观越南《人民报》。越共中央委员、《人民报》总编顺友等同志一开始很客气地接待我们。听了我们的发言后,我看出他们脸上透出一种由衷的喜悦。晚宴上彼此非常欢快。顺友同志先行告辞,一定要跟我们逐一热烈拥抱,这让我们想起了胡志明毛泽东时代,中越同志每次见面和分别,都要拥抱。延参法师说,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拥抱。我说法师呀,想不到你的“初拥”,就这样献给一位外国施主啦。两位女士没有得到拥抱,孔和尚很想给她们补上,但是又怕越南同志都来效仿,就算了。

后来微博曰:孔和尚曾经做过一期电视节目“战火中诞生的人民日报”。越南《人民报》也是在战火中诞生的,曾经冒着美国飞机的轰炸,在防空洞坚持出版。孔和尚在会谈中和晚宴上,希望两张报纸继续发扬革命传统,继续保持与人民的血肉联系,永远不要忘了自己是人民的报纸。

孔和尚越南游记

5月22日,前往北宁省。微博曰来到越南的第四天,代表团访问了在越南具有特殊地位的北宁省,与阮良成副省长等就中越经贸发展问题进行了富有建设性的会谈,并参观了在此地的中资企业。孔和尚还向企业推荐了一位漂亮的女叉车司机。

北宁省在越南的59个省中比较特殊,紧邻河内,面积和人口相当于北京的通州,但战略地位相当于“直隶”。省领导很想请我们游玩一番,但是我们日程紧,下午还要去广宁省。于是就在午餐时,安排了当地著名文化遗产,传统民族歌舞“官贺”。声韵悠扬回环,一副太平景象,令我想起当年安南地区的工匠到北京参与皇宫建设的场面。最后演员手持点燃的细烛载歌载舞时,杨浪团长和孔和尚也上去助兴,我感觉仿佛置身几百年前一样。

下午奔赴广宁省。该省紧邻中国广西,经常与广西进行互动联欢。到达下龙市已经是傍晚,晚宴之前,独自漫步下龙市街头,感受温馨舒缓的市民生活,顺便给领导买个包包。晚上省领导设宴款待,席间我跟对面的几位越南女领导聊得很投机,我问她们跟中国的通婚情况,她们说边境上中越通婚很普遍,而且很多是非法的。越方敬酒很厉害,每次敬酒都要干杯,然后互相握手,而且洋酒的后劲很大,我大概喝了二两多就开始晕乎了。

每天在路上,大家或者讨论,或者调侃。石丁和朱晓磊提醒大家多发微博,孔和尚说不用担心,咱们的“微观越南”总点击量肯定破亿。怎样提高微博的点击率?延参法师谆谆嘱咐两大秘诀:第一,马命任!第二,胡翔黑!

5月23日,上午出海,游览世界文化遗产下龙湾。微博曰:在稠密的考察和交流之余,越南同志陪我们游览了世界文化遗产下龙湾。孔和尚指出,这里从景观上看,可以说是“海上桂林”,奇峰出水,清秀怡人;而从军事上看,可以说是“海上白洋淀”,小型舰队可以用海上游击战对付大型舰队。此处洵为风水宝地也。

孔和尚和周志兴、石丁都是属龙的,遂写了一首犯字七绝:真龙下界下龙湾,山也笑来海也欢。海上屏风笑断齿,龙王出海献龙船。

孔和尚越南游记

游船所过之处,奇峰不断。有肥狗,有瘦猫,有的像九马画山,有的像八仙过海。我和花千芳在上层甲板一边欣赏,一边谈论着四海风云。著名的斗鸡石,从背后看,却酷似一条红烧鱼。我说,这就是角度决定形态啊。有一块孤立的屏风巨石,贴着海面的底部已经烂出几个大洞,估计再过几百年就会倒掉。我跟苏芩在石头前面合影,然后微博曰:从宇宙的宏大视角来看,有时候海也会枯,石也会烂。但是有些超越时空的东西,是永远不会变的。

两位法师很爱照相,恒庄的摄影水平差不多是专业的。佛曰:万象皆空。然则和尚所持,空镜头耶?和尚所摄,空画面耶?孔老师曰:执迷于空,非悟空也。空之又空,乃真空也。

下午,驱车前往内排机场,晚上飞往南越——胡志明市。候机时,杨浪团长告诉我那边有好书。孔和尚赶紧跑去,用40元人民币买两本书:《胡志明主席遗嘱》和武旗《胡伯伯写遗嘱》晚上读后很激动,更加确认胡志明就是一位大儒。

胡志明市原名西贡,是越南最繁华最西化的大城市,本地人口加上流动人口有一千万。孔和尚评价其地位,相当于中国的上海加南京。不过中国朋友可不要拿上海和南京的标准去衡量人家哟。只见夜色中,胡志明市的人民,飙车的飙车,遛狗的遛狗,散步的散步,乘凉的乘凉。虽然早就改名为胡志明市了,但我看见很多时尚的店铺还用越文或英文写着“西贡”。偶尔也能看见几个汉字。

在酒店大堂办理手续时,我出门拍照路上的摩托车,酒店的保安走近我并且一直盯着我。我开始感觉奇怪,后来猜到,他是在保护我,越南一定有抢劫手机相机的“飞车党”。次日,我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在河内时,孔和尚曾说河内的摩托车大军,铁流滚滚,足可组成一支百万大军。来到胡志明市,感觉岂止百万大军,可以直接就叫摩托国。

5月24日,前往平阳省参观。这是越南最发达的省份,近期有可能改为越南的第6个直辖市。参观越南新加坡工业园区,我们提问了中国投资的问题还有去年发生的打砸抢的问题。越方说保证不会再次发生类似事件。参观后涌来一群越南女同学,非要跟和尚合影。我说我是假和尚啊,延参法师却说:“假作真时真亦假,谁能分清咱们俩?”

从北宁省到广宁省再到平阳省,对谈了两国关系,考察了合资企业,欣赏了民族艺术,品尝了风味饮食。同时也坚持了各自的立场,表达了友好的愿望。本来日程上此日要参观美的公司,但是忽然被取消了,大家都不知道原因。只有孔和尚这几天微博上一直有美的公司的“抗日降价”信息,所以猜到了一点内幕。孔和尚微博曰:一方面大力“革新开放”,另一方面满大街都是国旗党旗、革命标语和胡志明的头像。有人说这是坚持了正能量,也有人说这是保守落后。元芳,你怎么看?

下午回到胡志明市,参观了独立宫,即当年的南越总统府。这是轰炸事件后重建的,但仍能看出里面的奢华,跟河内的胡志明故居形成了鲜明的对照。1962年两名反叛的南越飞行员轰炸了独立宫,但傀儡总统吴庭艳幸免。吴庭艳身为天主教徒,腐败而残忍,以弟媳陈春丽为第一夫人,大肆迫害共产党和佛教徒,造成著名的释广德自焚事件。面对全世界舆论的声讨,陈春丽竟然幸灾乐祸说那是“烧烤和尚肉”。1963年美国挑拨军队政变,吴氏兄弟死于乱枪。在我们小时候,就读到过一些吴庭艳、阮文绍集团的倒行逆施的报道。但是今天,有些人开始想方设法为傀儡政权唱赞歌了。

孔和尚越南游记

傍晚发微博,【越南与井冈山孔和尚越南游记】在越南考察和交流的日子里,忽然想起了井冈山孔和尚越南游记。发一组孔和尚重上井冈山孔和尚越南游记的照片,无非想跟越南同志说:我们的物质生活会越来越好的,但是我们不要忘了革命先辈当初是为什么革命的,一定要认清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啊!

晚上大家闲逛,苏芩周志兴等买了奥黛等物品。越南的工艺品,和尚看着,咋都脚着很亲切呢?大家又去胡志明广场,这是一个复杂的符号体系。有堂皇的市政府,有庄严的胡志明雕像,有越南与日本友好的横幅和日韩商品的广告,有法国式的建筑、美国式的快餐,有漫步的市民、休闲的狗粉、文静的情侣、活泼的孩子,还有身份可疑的路边女子。孔和尚微博曰:我们北大中文系学生的一项基本功,就是解读空间符号。面对胡志明广场如此纷杂的符号体系,元芳,你如何解读呢?

孔和尚越南游记

5月25日,上午到共青团市委,与越南青年代表座谈。因为气氛友好而热烈,在座的又有大学的团委书记,孔和尚的发言就比较长。从俺1978年在班里第一个入团讲起,讲到校团委一共三人,只有孔和尚一人是学生,再讲到上北大后第一批入党,担任中文系团学联主席。这算是自吹自擂的开场白,然后讲了小时候有些哥哥姐姐奔赴越南参加抗美援越。有一位北京的徐晓红姐姐,就跟同学一起翻山越岭,翻过十万大山跑到了越南,最后被越南人民军给送回了中国。我讲这些时,在座的中国人似乎比越南人更有些吃惊。最后我讲了当今时代青年人的价值观日益多元,如何继承胡主席、毛主席那一代革命家的理想,在建设现代化国家的同时,让青年人生活得有意义、有文化、有充实的幸福感。

下午,到胡志明市越中友好协会交流。在这里遇到了1955年来北大学习的80多岁的老学长,老人家还记得北大的许多人和事。孔和尚不由得激动地讲起了北大与越南的友谊史,讲起了北大的对外汉语教学与越南的关系,讲起了我们系著名的语言学家王力先生如何学习越南语和撰写汉越语法论著。在座的还有前越南驻华大使的儿子陈抗战,周志兴老师与他热烈交谈,如同老朋友一般。

孔和尚越南游记

晚上,胡志明市领导宴请代表团,杨浪团长请周志兴代表大家发言。周老师讲得非常好,他说我们这次访越,可以用“三个寻找”概括:寻找友谊,寻找机会,寻找共识。孔和尚连连干杯,不由得喝多了。回去后睡了几个小时就起来,因为凌晨3点,就要退房赶奔机场。

此番越南之行,走了三省两市。感觉越南正在奋起直追中国,剩下的那份安静、那份文静、那份恬静,可能越来越少了。

5月26日,凌晨3点半,代表团集合于酒店大堂,越方给我们准备了面包鸡蛋火腿肠,匆匆吃了两口,便在寂静的夜色中前往机场。我说,有点舍不得越南啊。石丁和朱晓磊说,下次找机会,专门来旅游吧。

5点40分,我们乘坐国航CA904航班返京。在机场发生了一点遗憾,海关人员向我们要钱。石丁告诉他,我们是贵国领导请来的贵客,你这样做不合适。其实越南某些工作人员的索贿,我早都知道。我去过的韩国、古巴、尼泊尔、蒙古、俄罗斯,也有这种现象,而在美国、日本、德国、朝鲜、新加坡、以色列、土耳其,没有遇到过。中国改革开放初期,这种现象也比较普遍。虽然贪小便宜的人性可以理解,但是在画像上胡伯伯的注目之下发生这种事,毕竟令人不爽。

飞机上我的座位靠过道,里边是一位年轻的越南母亲带着个三四岁的男孩。那母亲塞给孩子一个奶瓶就歪头而睡,那孩子就坐在中间不停抓扯,于是我就只好照顾这个孩子。后来送餐了,我叫醒那母亲陪孩子吃饭。饭后我才睡了一会儿。

26日中午,回到热而不潮的北京。大家告别分手,有的人还要接着赶赴下一个行程。我故意坐机场大巴回家,要沿途体会一下“北京的感觉”。宽敞而轩昂的大巴里,只有3个乘客6件行李,外加一个骂骂咧咧的司机。淡黄的阳光,照耀着宽阔的大路和鳞次栉比的高楼。气象雄伟,真是帝王之都。

大巴经过了繁华的回龙观地区,这里以前是“北郊农场”。我忽然想起,再以前,这里不就是原来的“中越人民友好公社”吗?那是60年代70年代的事情。后来因为跟越南关系不友好了,就改为“中日人民友好公社”。日本人当二奶当惯了,也不计较当这个填房。既然这样,那么,我在胡志明广场上看见越日友好的标志,还有看见日本投资越南建设的“日新”大桥,以及我们在越南看见满街的日本汽车,我们有什么理由单方面不愉快呢?

蓦地,胡志明小道上,B52轰炸机残暴的轰鸣声和孩子惊恐的尖叫声,破空而来;越南人民军以排山倒海之势攻占西贡的呐喊声,破空而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那一声“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倒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破空而来。老山前线开阔地,越军潜伏在草丛中的突击营被我军发现,一个基数的炮火覆盖过去,全部纹丝不动,个个都是邱少云……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寂寥,破空而来。

一首已经唱不完整的老歌飘荡在空中:“越南和中国,山连山,江连江……朝相见,晚相望,我们的友谊像朝阳。”(完)

孔和尚越南游记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