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投稿区

毛泽东为什么支持刘少奇打倒了高岗

2021-01-14 11:23:23  来源: 百韬网   作者:刘琅
点击:    评论: (查看)

  刘少奇是1942年整风以后,1943年才进入中共中央最高层的,并被定为毛的接班人。刘属文官系统,并无多少军功,他进入最高层,很多高级干部特别是老军头不服气。有以下事实:1945年七大时,就有人提出他的叛徒问题。当时毛泽东说:证据不足。把他保下来了。并在七大的中央核心里排名第二(毛刘朱周任)。

  高岗是陕甘边革命根据地领导人之一,建国后担任国家副主席;1954年2月被指控伙同饶漱石进行分裂党、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阴谋活动受到揭发和批判,1954年8月17日自杀身亡;1955年3月被开除其党籍,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

  “高饶事件”的性质被定为反党,其实高岗不是反党,更没有反毛,他只是反刘而已,是和刘少奇接班人之争、路线之争。

  这一路线之争,简单说来就是:新中国成立后,到底应该向社会主义过渡,还是“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对此,不但普通党员,甚至党的高级领导之间都存在在不同的看法。

  新中国将在几十年内,或如周恩来所说的,在二十年内,完成新民主主义的发展阶段,这在解放前是全党的共识。所以刘少奇1949年在天津与资本家谈话说,在建设新民主主义经济的过程中,资本主义的剥削对社会的发展是有功劳的;1950年,当东北局提出党员发展成富农怎么办时,刘少奇指出:「认为党员便不能有剥削,是一种教条主义的思想。」2东北即使有一万党员发展成富农也不可怕,这个问题提得早了;1951年,刘少奇又明确指出,党在现阶段的任务,是为「巩固新民主主义社会制度而斗争」;同年,刘少奇批评中共山西省委提出组织合作社以动摇、削弱直至否定农民的个体私有制的主张,「是一种错误的、危险的、空想的农业社会主义思想」;1952年底,薄一波主持的政务院财政部制订的新税制,取消了对合作社经济的优待,薄在《人民日报》社论中又写上了「公私纳税一律平等」的话,新税制经政务院批准颁布执行后又引起物价风波等,对此毛泽东都是极不满意的。

  在朝鲜战争爆发后,在抵抗美帝国主义进攻的直接威胁之下,中国没收帝国主义的在华财产,同时,在地主和资产阶级乘着美帝进攻而大肆反革命活动的情势下,实行土地改革,争取农民以反对地主,进行“五反运动”打击资本家。一九五三年初,更进一步宣布了“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实施工业化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经济建设。由于资产阶级对计划经济的怠工,于一九五六年实施“公私合营”政策,逐步地取消资产阶级的财产权,在事实上抛弃了新民主主义的路线,而走上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

  1951年7月,刘少奇在党内公开批评山西省委的意见是「空想的农业社会主义思想」后,毛泽东随即明确表示,他支持山西省委的意见。这无疑是对实际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刘少奇的严厉指责。

  薄一波在《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中说,高岗在收到刘少奇1950年1月关于东北富农党员的谈话纪录后,「在北京面交毛主席,毛主席批给陈伯达看,对少奇同志谈话的不满形于颜色」。

  为了贯彻自己的纲领,一些中央会议的决议,刘不经毛的审阅,就以党的名义下发。5月19日,毛泽东要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检查1952年8月1日至1953年5月5日用中央和军委名义发出的电报和文件,是否有及有多少未经他看过的,把结果向他报告。毛两次书面批评,指出:“这是错误的,是破坏纪律的。”重申:“凡用中央名义发出的文件、电报,均须经我看过,方能发出,否则无效。”(《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4月第1版,第80页)

  在 1953年 6 月政治局会议上主席公开但不点名批评过刘少奇,说他的“确立新民主主义秩序”的想法,是阻碍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 “由新民主主义走向社会主义”的提法不妥, “走向”就是老在走,而没有达到,或者不想达到(这些批评在 1977 年出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里也有,见“批判离开总路线的右倾观点”一文,但后来出的毛主席建国以来文稿就删除了)。

  1967年9月18日,周恩来在广州驻军干部会议上讲话,系统地批判刘的路线,其中就谈到1949年5月初刘到天津就和资本家谈话,大谈什么今天中国资本家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现在欢迎资本家来剥削,这样就可以发展中国的经济。

  高岗之如此明目张胆地要拱倒中央核心中第二、三把手,就是看到毛泽东对刘少奇、周恩来在建设新民主主义这个根本问题上的严重不满,并公开进行批评和组织处置。

  1951年,高岗得知毛泽东表态支持山西省委关于互助合作的意见后,随即让秘书编造了一个关于东北农村生产互助运动的报告给毛泽东,于10月14日上送中央。毛泽东看了高岗的报告后十分赞赏,于17日批给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彭真、陈伯达、胡乔木、杨尚昆,并代中央起草了一个批语:「中央认为高岗同志在这个报告中所提出的方针是正确的」,要求各地仿效执行。1953年,在批判新税制的「错误」,撤销中央人民政府党组干事会的同时,调整了政务院领导的分工,周恩来除应负总责外,只具体分管外事口,然后又把政务院八个工业部的财经大权划给了国家计委主席高岗管辖。这种政治的贬褒、降升,对高岗来说,不能不认为含有弦外之音。

  由于当时刘受到了毛的严厉批评,高岗就认为毛要倒刘,也觉得到还权于军队功臣的时候了,私下找了彭德怀、朱德、林彪等商量,提出刘少奇功劳不大,也不成熟,不能主持中央第一线工作。彭德怀、林彪、饶漱石等人同意高岗的意见。高岗从1953年夏季召开的全国财经会议期间,到秋天南下游说,散布刘少奇已不为毛泽东所重视。毛主席打算让刘少奇搞「议会」(人大常委会),周恩来当部长会议主席,由他(高岗)来搞政治局等,当高岗去给邓小平谈时,邓小平不同意高岗的意见,并立即向毛泽东报告。这事就闹大了。高岗功劳很大,主席很器重他;但这种政治小动作触动了主席的底线。而且高岗严重腐化变质的材料主席看了之后,也非常的不以为然。主席在延安整风的时候,就借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提出来了防止腐化的问题,而且在进城的时候就再三讲,连警卫都知道,都记住了:我们进城是赶考,不要当李自成、刘宗敏,搞腐化是要被赶出来的。因此高的生活作风问题,就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毛权衡轻重,支持了以刘为首的文官集团,他发意见说有一个公开的司令部是毛,有一个地下搞阴风的司令部,搞地下水的人指高岗,批评他。刘、邓借毛外出之机,刘抓住高的宗派活动不放,一月二十五日和二月五日,刘少奇同周恩来、邓小平一起,找高岗谈了两次话。一见面,刘少奇就说:“你要求和毛主席谈话,毛主席决定不和你谈,委托我们和你谈话。中央希望你对你的问题不要再抱有任何的幻想,你的问题是属于反党的,搞阴谋活动的,党不能容忍的错误。你目前的态度在政治上是流氓、生活上也是流氓,我们只要在全国全党公布你的问题的百分之一,你就完全臭了,彻底臭了!”邓小平也说:“可以告诉你,毛主席已经休假,他不来参加这次会议,会议完全由少奇同志和恩来同志主持。毛主席在你和刘少奇、周恩来的问题上明确地选择了少奇和总理,而坚决地批评了你,这一点你应该清清楚楚。所以你在全党范围内是不会有任何的市场的。”高岗一气之下自杀了。据当事人回忆说:高岗的事情暴露出来,给我的震惊是非常大的。第一个震惊是我没有想到党内高层斗争会是会是那样一种方式,那样一种惊心动魄。那些平时很受尊敬的领导,相互斗争起来是不得了啊。我亲眼见到刘少奇和高岗相互斗骂,王光美哭起来了。据说,当年毛泽东打算在批判高岗之后,还要安排高岗的职务。当然,不会再让高岗当大官(即国家副主席、东北人民政府主席、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是准备安排高岗去陕西当省委副书记兼延安地委书记,让他去接触人民、特别是陕北人民,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高岗改过之后,再提拔上来,还是要用的。所以,当毛泽东得知高岗自杀消息后,十分震惊和痛惜。沉默良久说:“遗憾,终于留不住他。他这个人,斗争性太强,性格过于刚烈。”

  高岗成了刘接班道路上的第一个牺牲品。事实上,不管是“高饶事件”,还是1959年庐山会议,都是接班人之争。彭德怀主要是攻击刘少奇等,因为他是一线领导。庐山上刘少奇和很多各省内一把手都认为,彭德怀这个事就不能这么不了了之,刘发言说:“彭德怀同志说我篡党,我也这样讲:与其你篡党,我看就不如我'篡党'好。”(辛子陵著《毛泽东全传》第四卷,第287-290页)反对意见如此之多,毛后来回忆说他也没有办法了。有学者以为彭德怀罢官之由在于写信批评毛,这是肤浅之论。旁的不说,当事人之一的刘少奇本人就在七千人大会上表示反彭与他写信给毛无关。刘少奇在发言中把庐山会议与“高饶事件”联系了起来,他说彭是高、饶集团的主要成员:“不是高岗利用彭德怀,而是彭德怀利用高岗。……彭德怀同志想篡党,这就是庐山会议要展开那场斗争的根本原因。”

  以上这些话在收入《刘选集》时被删除了。但整个事实的逻辑是很清楚的。毛开庐山会议主要是为了纠左,即大跃进时期的“共产风”等。左的错误主要责任在刘、邓,因为当时毛已退居二线,刘、邓他们是一线领导。彭德怀的信,矛头所向也主要是刘、邓,这是十分清楚的。只有读傻了书的人才会相信彭会越过刘邓,却挑战毛的权威。毛纠左用意在于就事论事,纠正错误。而彭目的在于追究一线领导错误的责任,要调整班子,重新安排毛退居二线后,谁来接班的问题,这不能不招刘邓官僚集团之大忌。彭德怀一案实际上还是高岗案的继续,即军功集团因为不满权力分配而向文官集团挑战(用党内语言来说是“白区党”、“红区党”)。这跟高岗案也如出一辙,在具体问题上毛同意挑战者的主张,但军功集团联合起来挑战文官集团,这一举动本身就超越了毛的底线。在文革以前,毛始终认为这个班得由文官集团来接,不愿意交到军功集团手中,何况彭德怀与又苏联领导集团有着暧昧的关系--这更犯了毛的大忌。

  军功集团与文官集团一直持续到文革,起初是毛借助军功集团来对文官集团进行清洗。由于文官集团事实上殆工,而造反派又不够成熟,毛不得不依靠军队取代了地方政权(三支两军)。1966年10月,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批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最积极的也主要是军内的高级干部,他们是叶剑英、聂荣臻、徐向前、杨成武等人,林彪就不用说了。

  1967年2月,陈毅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他说:“这些家伙上台,就是他们搞修正主义。在延安,刘少奇、邓小平、彭真、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这些人,还不是拥护毛泽东思想最起劲!现在怎么样?当年赫鲁晓夫吹捧斯大林,后来怎么样?刘邓那些人没有反对毛主席,那时他们根本没有见过毛主席!反毛主席、挨整的是我们这些人。总理不是也挨整吗?历史不是证明了到底是谁反对毛主席吗?以后还会看,还会证明。延安整风就是错误的!”延安整风错在哪里?不就是确立了文官集团接班的原则吗?看来陈毅说了他多年想说又不敢说的话。军功集团的势力到九大的时候达到了顶峰,毛震惊地看到,台下代表中几乎清一色穿的是绿色军装。在不久后的庐山会议上,毛借助江青张春桥文人集团,严厉批评了军队干部的嚣张跋扈,打击了他们的气焰。

  高、刘之争已经成为历史,要更公正、准确地评价历史上的人物,必须超越当时的政治立场。本来毛在1966年8月八届十一中全会,把刘少奇从第二位降到第八位时,还认为刘少奇是人民内部矛盾,不准张贴刘少奇的大字报,并说今后至少还能当中央委员。在10月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当叶剑英等人把刘少奇批得很厉害时,毛泽东叫停止批判。但是刘不但被军功集团当作众矢之的,而且成了整个文官集团的替罪羊,所以他就被彻底打倒了,而他的老战友老部下们把自己犯下的一切罪孽全都往垮台的刘身上一推,然后自己做个“永不翻案”的保证就出来了。政治向来就是如此。高岗当初还不是成了替罪羊?后来毛在文化革命中说,高岗如果当时不自杀,现在就可以使用了。说明毛知道高岗是坚定的走集体化的道路,走社会主义的道路的,是反对刘邓的右倾路线的。高岗真正的错误是违反了组织原则,是宗派主义的错误,但是出发点不是篡夺毛的权,是夺刘的权。(百韬网刘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