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投稿区

邪不压正,乌云遮不住太阳——黑龙江星火红歌艺术团纪念毛主席诞辰127周年联欢会侧记

2020-12-28 16:48:1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文竹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0年12月26日是伟大领袖毛主席诞辰127周年的日子,为了迎接这一天的到来,社会各界群众提前很多天就开始组织各种形式的庆祝活动,以表达内心对毛主席的无限热爱。黑龙江星火红歌团和大家一样,每到临近毛主席生日这一天,黑龙江星火红歌团就会紧锣密鼓地投入到红歌排练中,期待给毛主席过一个盛大而又隆重的生日!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想做事,没有钱,寸步难行。平时到街上去宣传红色文化,发发像章,清明节,九月九组织个活动花不了几个钱,买点鲜花就可以了,但是12月26号这个活动没有经费就组织不了。

  红歌团的主题就是唱红歌,跳红舞,表演红色情景剧,用各种各样的文化艺术形式去宣传红色文化,歌颂伟大领袖毛主席,歌颂共产党,歌颂社会主义。

  平时唱红歌可以田间地头,随便在哪里都可以唱,只要不打扰到别人就行,主席诞辰这天不行,这天需要有热闹的气氛,宽敞的舞台,让大家载歌载舞,尽情地抒发对毛主席的思念和爱戴。因为租不起演出场地,我们计划以AA制的形式去找酒店,找免费的舞台去演出。

  今年最初受一位红友邀请,他们想和我们一起搞一台纪念毛主席诞辰127周年联欢会,对方承诺不用我们出经费,让我们高兴的不得了,心想这次可以省点心,不用张罗钱了,没想到好事难成,以前一直和红友合作的一个歌舞团由于这次星火红歌团的加入,排序名字由变动了,引起这个团队的极大不满,他们不敢向组织者抗议,把不满和藐视红歌团的情绪发在了浮云身上,浮云妹妹和我一样是性情中人,不是阿Q,没有逆来顺受的习惯,当场给这个团队的团长给撅了,并气愤地拒绝和这种没有素质团队同台演出,与红友的合作因此取消!

  士可杀不可辱,星火红歌团尽管是由普通群众组织起来的,歌团虽小,但是,骨骼很硬,他不会向任何邪恶势力低头,更敢于向藐视我们的任何团队亮剑!

  为了给特色这个特色团队看看,我和浮云妹妹决定争一口气,搞一个隆重的联欢会给毛主席庆生,让他们知道人民不是白薯,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我们的想法很丰满,但是,现实很骨感。由于星火红歌团总团这边没有经费支持,队员大部分是没有工资的农民,单独靠队员搞这场活动是不可能的。怎么办?我们想到了向红友求助。

  我们的期望没有落空,很多热心的红友看到我们求助的帖子,认识不认识的都向我们伸出了援助之手,众人拾柴火焰高,几天内捐款就达到了四千多,这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捐了这么多钱,怎么花?我们决定把这次活动搞得好一点,搞得让大家终生难忘,留下永久的记忆。怎么样才能让大家留下永久的记忆呢?我和浮云决定给大家买一份纪念品,让大家收藏,这样,这次活动就不会被遗忘。

  经过精心设计和挑选,我和浮云妹妹买了三百个刻字的水杯,作为此次活动的纪念品,意义是“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

  星火红歌一团、二团、三团、宾县枫叶艺术团、双城春风红歌团、舞美艺术团在我们精心策划下,给予了大力支持,一场盛大的文艺演出经过大家的努力,奔波,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一切就绪、四足落地,就等着12月20号那天顺利演出了。

  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正在我们放松心态,卸掉压力,准备迎接这场活动到来时,此次活动的主办方,也是最有演出实力的星火红歌三团团长忽然给我打电话说他们会长不让参加演出了(他们隶属于双城老年协会)。

  张团长的电话犹如晴天霹雳,当时把我击懵了,星火红歌三团是此次演出的承办方,所有的活动程序,场地,各种事宜,都是他们一手策划,安排,办理的,他们撤出,活动不是等于废止吗?

  我从电话中听出来退出演出不是三团团长的本意,她是很支持我们工作的,也是很愿意参加此次活动的,她带病领着队员进行排练,自费打的去找场地。如果没有外力的干扰,她是不会中途退出的。浮云听说这个情况,急不可耐地给张会长打电话问怎么回事,张会长说你们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哈尔滨那边公安局给双城公安局打来电话,双城公安局找到双城老龄委,老龄委找到老年协会会长,让他们不要参与这场演出,具体原因,张会长也没说明白。听浮云说完,我马上给张会长打电话做会长思想工作,同时向他了解内情。会长什么都没有向我透露,只是说他是党员,必须配合政府工作,作为老龄委的下属单位,他必须听上级领导的命令。做不通张会长的工作,我又给三团团长打电话,希望她能顾全大局,把此次活动搞下来。三团团长始终没有说不字,她还原了老龄委和张会长的谈话,让我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后三团团长悄悄告诉我,看样子给双城公安局打电话的来头不小。我想三团团长说的是实话,不然,双城公安局不能行动这么迅速,而且认真而卖力气,老龄委和张会长也不会给他们吓到。从和三团团长的对话中,我感到了她的难处,她的嗓子沙哑了,既不想违背领导的命令,也不想让我伤心,为了不为难三团团长,我没有坚持让他们参加演出,予人玫瑰,手有余香,于是,我嘱咐她好好养病,不要违背领导的意思。三团团长怕我误会她,把领导指令的截图给我发过来看,我理解三团团长,也没有怪罪张会长和老龄委,一切都是哈尔滨公安局背后的那只黑手操纵的。

  失去了三团的支持,我们犹如被抽去了筋骨,一下子瘫了。我们搞一个纪念毛主席诞辰活动,居然惊动了哈尔滨市公安局,我们犯了什么法?到处都在搞活动,为什么不让我们搞?是疫情原因?还是因为纪念的是毛主席而不是猫王?如果说是疫情期间不让聚集,那么各大饭店都在搞联欢会,年会,他们几十桌都可以搞,我们十几桌二十桌为什么不让搞?

  为了探明究竟让不让搞活动,我的电话立即打到了哈尔滨市长热线。我咨询我们要在饭店里唱歌跳舞搞个联欢会可不可以,市长热线工作人员问我怎么搞,我说在饭店边吃饭,边唱歌跳舞,市长热线的工作人员说,他们没有接到不让搞活动的通知,让我找当地派出所询问,我的电话又打到了双城市公安局,公安局说这事不归他们管,他们也没接到不让搞的通知,让我找双城市疾控中心,我找到双城市疾控中心,疾控中心的领导说疾控中心也没接到不让搞活动的通知,让我找市场管理所……

  我打了一圈电话没有找到阻止活动的单位,也没有找到允许搞活动的单位,互相踢皮球,一贯是特色社会政府机关的一大特色。正当我求助无门的时候,浮云给我打电话说,她咨询一位警察好友,那位警察朋友说:“不让搞活动,纯属是个人行为,哈尔滨的公安局不会管这件事,全国上下都在搞纪念毛主席诞辰活动,根本没人管,怎么会管你们,谁管谁贪事。”

  听了浮云的话,我忽然醒悟,这怎么可能是官方行为呢,年年韶山十几万几十万人纪念毛主席没人干涉,而且警察都在现场维持秩序,哈尔滨的警察敢逆天而行,和人民群众作对,现在的政府可不是胡温时代,现在是老百姓正在慢慢翻身,贪官污吏正在落马的时代,谁敢逆潮流而动?一定是某某人下的绊子,放的毒气,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只有她的人品与这种行为相匹配!

  真心感动天和地,正当我和浮云妹妹生气窝火,一筹莫展的时候,枫叶团张团长,红歌二团沈团长,舞美歌舞团袁老师的向我们伸出了温暖的双手,在他们的大力支持下,此次活动得以在23日如愿举行。

  23号这一天,我们几乎是披星戴月,枫叶团顶着雪花,早晨六点钟就开始出发,行驶了四五个小时的路程才到达演出场地,由于下雪封路,双城的高速路不让下道,枫叶团一行七十多人,两辆大客车开到扶余,又往回开,预计九点三十分活动开始,延迟了一个多小时。

  俗话说:“好饭不怕晚”,虽然大家旅途劳累,虽然大家腹中饥渴,但是还是迅速开始了演出活动。枫叶艺术团三十多人的《东方红》大型舞蹈拉开了此次活动的序幕,红歌二团高亢的合唱把气氛带入了高潮,张永学警官的诗朗诵《沁园春•雪》让人重温为人的文采,为伟人磅礴大气,高瞻远瞩的情怀感到自豪和骄傲。大树老师朗诵的配乐散文诗《人民万岁》声情并茂,感人肺腑,让人听得如醉如痴,激情满怀,86岁高龄的老艺术家刘广先老先生和郭继华大姐表演的《逛新城》欢快活泼,有一种天真无邪的稚气,星火红歌一团的十送红军让人想起红军的艰苦岁月……

  活动举行了四五个小时,大家畅所欲言,尽情歌唱,最后在星火二团合唱声中谢幕!

  这是一场欢快的晚会,这是一场难忘的晚会,这是一场正义与邪恶互相较量的晚会,让人欣慰的是:正义最终战胜了邪恶,让人遗憾的是:由于这场晚会举办的艰难,浮云同志连气带累,回家的当天晚上就病倒了!由于我在长春无法组织,为此不得不取消星火红歌团26号纪念毛主席的活动。

  也许有些人会说,你们拿着红友(还有红歌队员)捐款,又买赠品,又租车,是不是为了自己出名、享受,对此,我们不想做任何辩解,天地可鉴,谁是真心热爱毛主席,谁是撒币作秀,时间会给出答案。

  心酸的泪水我们会咽到肚子里,受伤的心灵,我们慢慢去治愈,

  邪不压正,乌云遮不住太阳,无论遇到多少艰难险阻这条路我们也会走下去,感谢在我们困难时刻所有给予我们支持的红友和兄弟团队,红色大潮,势不可挡,星星之火,必将燎原!

  文竹 2020.12.26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