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投稿区

大包干为啥不能解决农业的出路问题

2020-12-18 17:35:3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老兵义雄
点击:    评论: (查看)

  人民公社否定派看到这个题目一定会暴跳如雷。他们会质问:实行家庭联产责任制以后,农村不是解决了温饱问题了吗?不是普遍富了起来了吗?怎么没有解决农业的出路问题?他们的质疑,笔者在《谁是解决中国温饱问题的最大功臣》与《新三农的突出矛盾为啥长期不得解决》两文中已经作了回答。归纳起来是:解决中国问题的最大功臣是毛泽东。基本解决农民温饱问题是在人民公社时期完成的。家庭联产责任制只解决了部分落后地区的温饱问题,说联产责任制解决了农民的温饱问题是个伪命题。农村改革以后,农村有相当一部分人富拉起来,水涨船高,农民的生活水平也普遍得到提升,但以农业为生的农民却日趋贫困化。因为农村私有化贫富差距拉大,引出一系列问题,问题集中表现为新的三农问题。新三农问题经营困扰农业现代化的发展。党中央为解决新三农问题付出极大的努力,但新三农问题仍不能有效解决。为啥不能有效解决呢?笔者对这个问题的判断是:私有化的大包干已经变成了阻碍农业现代化发展的障碍。笔者从从这个判断出发,断言,从根本上解决新三农问题,必须尽快结束土地使用权长期为个人所有的状况,与此同时重朔集体经济。为啥要重塑集体经济?笔者先从分析大包干责任制为啥不能解决农业的出路说起,然后再回到这个话题。

  凭什么说大包干责任制不能解决农业的出路?

  因为现实使我们看到:一是由于生态环境的不同地区间发展极不平衡的状态继续存在,小岗村的经验推广多年后,亿万农民仍然处于贫困状态。二是因土地分田到户,土地碎片化使人民公社时期已经建成的农业生产体系和设施(如水利工程)遭到很大的破坏,严重阻碍农业向机械化和现代化发展。三是种粮的收入远远不能满足农民致富的需求,导致青壮年劳力大批以农民工的身份从农村涌入城市,随着劳动力的转移农村发生了空巢化和老弱病残留守化的趋势,又因农业投资成本增加和年轻人不愿种田,导致农村大量土地荒芜和土质劣质化。四是随着集体企业的破产,一部分人因得利于企业改制 而富了起来,没有别的营生手段仅靠种田的农民收入低下,农村贫富不均急剧扩大,出现新的剥削压迫和新的两极分化,使社会矛盾变得尖锐起来。五是随着个体经营的推进,党的基础建设受到削弱,毛泽东时代培养起来的社会主义和集体主义风尚几乎荡然无存,人们对“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的认知产生动摇,民族传统文明遭到颠覆性的打击,建国后已经根绝了黄赌毒丑恶现象与黑社会势力又死灰复燃,引起一系列社会犯罪。毛泽东时代建成的社会文明几乎成了泡影。以上这些问题党中央上世纪90年代就发现了,并出台一系列新的政策,试图解决困扰农村发展的所谓“新三农问题”,但阻力很大,一直未能找到圆满的办法,使农村深化改革不能深入下去,被学术界称之为改革的瓶颈阶段。这就是断定大包干责任制不能解决农业出路的依据。

  大包干责任制为什么不能解决农业的出路问题?

  笔者通过考证主要形成如下几点看法。

  第一,家庭联产责任制是为解决落后地区的温饱问题提出来的,没有普遍的推广价值。

  笔者从 网上看到,在大包干责任制好还是集体经济好的讨论中,有的网友把承包制看成是不能改变的,谁如果提倡走集体化道路就说成是对邓小平改革路线的否定,这种观点是不正确的。为什么说不正确?因为这种观点扭曲了小平农村改革的初衷,即解决温饱问题并不是小平改革的最终目的。为了证明这个判断,不妨让我们回顾一下小平关于家庭联产责任制前与后的系统论述。

  1980年4月2日,邓小平同中央负责人谈到农业问题时说:“对地广人稀、经济落后、生活穷困的地区,政策要放宽,使他们真正做到因地制宜,发展自己的特点。要使每家每户都自己想办法,多找门路,增加生产,增加收入。有的可包给组,有的可包给个人。”[ 《邓小平思想年谱》,第117页。]1980年9月,根据小平这一指示,中央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几个问题》,明确指出: “在那些边远山区和贫困落后的地区,长期‘吃粮靠返销、生产靠贷款、生活靠救济’的生产队,群众对集体经济丧失信心,因而要求包干到户的,应当支持群众的要求,可以包产到户,也可以包干到户,并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保持稳定。”从这里我们可以看清,当时提出大包干责任制并非是长远方针,而是为解决边远落后地区农民的温饱问题的阶段性的目标。

  怎样理解“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保持稳定”?

  是不是可以永久不变呢?

  不是的。邓小平认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也要根据客观实际的变化进行不断的修改调整,以符合农村的发展实际。他还预见,农村的生产发展了,经济水平提高了,包产到户的形式就会有发展变化。[ 《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16页。] 早在1980年,邓小平就说:“我们总的方向是发展集体经济。实行包产到户的地方,经济的主体现在也还是生产队。这些地方将来会怎么样呢?可以肯定,只要生产发展了,农村的社会分工和商品经济发展了,低水平的集体化就会发展到高水平的集体化,集体经济不巩固的也会巩固起来。关键是发展生产力,要在这方面为集体化的进一步发展创造条件。”[ 《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15页。]

  针对责任制暴露的问题,比如在保护集体财产和兴修农田水利等公共设施上能力不足,因为土地分割过于零碎而很难实现农业生产机械化,在技术的更新和培训上也跟不上发展的需要等,小平还及时提出修补改进的意见,并思考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农村贯彻实施后的道路走向问题。1990年3月,邓小平在与几位中央负责人谈到农业问题时说:“中国社会主义农业的改革和发展,从长远的观点看,要有两个飞跃。第一个飞跃,是废除人民公社,实行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这是一个很大的前进,要长期坚持不变。第二个飞跃,是适应科学种田和生产社会化的需要,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发展集体经济。这是又一个很大的前进,当然这是很长的过程。”[ 《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55页。]后来,邓小平又一次谈到这个问题,他说:我以前提出过,在一定的条件下,走集体化集约化的道路是必要的。从长远的观点看,科学技术发展了,管理能力增强了,又会产生一个飞跃。“农业的改革和发展会有两个飞跃,第一个飞跃是废除人民公社,实行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第二个飞跃就是发展集体经济。”他还认为,农村经济最终还是要实现集体化和集约化。[ 《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1349页。]邓小平关于农业发展的“第二个飞跃”的思想,用发展的观点就是对第一个飞跃的改变和否定,告诉我们不能永久停留在大包干阶段。

  大包干责任制本来是解决落后地区温饱问题的。小岗的经验只适合在边远落后地区推广,在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的广大地区是不适用用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大包干不是前进而是倒退。遗憾的是却在全国推广了,最终引出了完全脱离中国国情的建设路线。

  第二,大包干责任制在历史上是被毛泽东几次否定的经营方式,实践证明毛泽东关于搞单干必然引起两极分化的断言是完全正确的。

  关于农业能不能走单干的道路,从土地改革以来曾经发生过三次大的争论。第一次在合作化兴起时。农民获得土地标志着中国新民主义革命的胜利。胜利之后中国农村怎么走?党内当时有两种主张,一种是巩固新民主义的胜利成果,让农村按资本主义的发展方式自行发展。第二种意见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促进派,主张不能走单干那条路,因为刚刚分得土地的农民底子薄,经不起自然灾害的洗劫,如果按自己自足的生产方式任其自行发展,许多农民就会重新失去土地,农村很快就会发生新的两极分化,就会出现新的地主阶级,最终葬送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成果。在这场争论中,毛泽东的主张为中央所接受,于是发生了引导全国农民走上合作化的道路。

  第二次争论发生在“三年困难”时期。为了解决初期人民公社把全部生产生活资料一切归公社所有产生的恶果,党中央提出了给农民小量的自留地,鼓励群众开小片荒,发展家庭副业,这些新的政策刺激了农民一家一户的积极性,对促进生产战胜困难发挥了很好的作用。面对这一新情况,党内,以农业部长邓子恢为代表的一些同志主张在农村实行大包干的生产方式。什么是大包干呢?大包干就类似今天的家庭联产责任制,是把生产效益同社员物质利益直接联系起来的责任制管理形式。当年安微是大包干实行最早的省份。具体做法是:先按照人口或者劳动力包田到户,然后逐亩定产产量,超产奖励,减产全赔。同时还规定了“五统一”:计划统一、分配统一、大农活和技术性农活统 一、用水管水统一、抗灾统一。其基本精神是把社员的物质利益同劳动所得直接挂钩。通过试点安徽认为 ,“责任田”制改变了计算工分只讲数量、不讲质量的缺点;堵塞了投机取巧的空子,能更好地体现多劳多得的政策;能提高每个社员对包产的责任心和生产积极性。毛泽东认为,这种大包干实际是主张单干,这不是社会主义的经营方式,被否定了。

  1962年8月9日,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中心小组会上,接着西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单干以后两极分化很厉害,只要两年就很明显”的话说道:要有分析,不要讲一片光明,也不能一片黑暗。1960年以来,不讲一片光明了,只讲一片黑暗,思想混乱;于是提出任务,单干,全部或大部单干,否则农业就没有办法;包产40%到户,单干、集体两下竞赛,这实际是大部分单干;单干势必引起两极分化,两年也不要,一年就要分化。有的还是支部书记,贪污多占,讨小老婆,放高利贷,买地;另一方面是贫苦农民破产其中有四属户、五保户,这恰恰是我们的社会基础,是我们的依靠;我们要代表贫下中农,也代表一部分富裕的农民所以要按劳分配;集体化的巩固,必须有几个回合,我们的集体化已经经过了考验,将来还会继续接受考验--。8月20日,毛泽东在中心小组会上指着主张单干的邓子恢说:究竟是单干好,还是集体好,要有历史作结论。

  第三次争论发生在1978年至1980年间。1978年,安徽出现了百年一遇的特大干旱,全省大部分地区10个月未下雨,有6000多万亩农田受灾,400多万人口的地区人畜饮水出现困难。入秋后,旱情更加严重,秋种难以正常进行。如不采取果断措施,大片的土地将被抛荒。为了战胜旱灾,中共安徽省委决定采取非常措施——“借地种麦”:凡是集体无法耕种的土地,借给社员种麦、种油菜,超过计划扩种的小麦,收割时不加征购,由生产队自行分配;鼓励农民开荒多种,谁种谁收,国家不征统购粮,不分配统购任务。这实际是借鉴了当年大包干的经验。万里到北京参加五届人大二次会议。他找到邓小平,把安徽实行责任制和他在农村目睹的情况,向邓小平作了汇报,表明他支持这种做法,请小平指示。邓小平听后的答复是:“不要争论,你就这么干下去!”

  万里为什么专门请示小平?因为,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安徽提出搞大包干的问题,但遭到与会各省的反对。与会代表认为,人民公社的体制经过20多年的实践证明并无什么不适应。为此,十一届三中全会专门发出了《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重申“人民公社要坚决实行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制度,稳定不变”,“人民公社、生产大队和生产队的所有权和自主权必须受到国家法律切实保护”。1980年1月下旬,全国农村人民公社管理会议在京召开。会上安徽介绍了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经验,引起了与会代表的热议。热议的焦点是包产到户到底姓“资”姓“社”的问题,大部分人对安徽的做法持反对意见。国家农委表示要按照中央文件规定办,“不许分田单干”和“包产到户”。会后,中央下发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快农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再次强调“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规定。

  1980年3月,万里调中央工作,安徽又围绕包产到户问题出现了一次全省范围的安徽的家庭联产责任制由局部推向全省,再后来推向全国。家庭联产责任制争论。有的人认为“包产到户的关键是分而不是包,是分田单干,不仅退到了资本主义,而且退到了封建主义,倒退了几千年”;有的人叹息包产到户导致农村“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退到解放前”。但这场争论后来在小平不争论、就这样干的原则指导下,就是这样产生的。

  第三,大包干责任制从本质上是小农经济,最终变成向现代化农业转变的障碍,不可能有好的发展。

  家庭联产责任制是以人的本能是自私的理念而确立的。土地分到户,不干就没饭吃,这样可以治懒人,能激发各种人和家庭每个成员的积极性,小岗村的经验的秘诀就在这里。实事求是的说,家庭联产责任制对改变落后地区的面貌和治懒人方面发挥了有效的作用。但要看清,它对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的地区和走在农业发展前边的先进地区,基本上没有借鉴的意义。家庭联产责任制实行之前,中原和北方的许多地区已经实现了水利化,耕作方式已经实行机械化和半机械化,社会化大生产在逐步形成;实行家庭联产责任制后,原来已经实现机械化半机械化的农村不得不中止现代化的进程。因分田到户,大多数家庭养不起拖拉机普遍退到畜耕时期。笔者在家乡多次目睹到,大块麦田可用收割机收割,而被群众称作的“巴掌田”(小块地)因收割机无法展开作业只能用镰刀收割。不少家庭一下子还买不起耕牛,耕地播种干脆用人力代替畜耕。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由于实行大包干责任制那些农业机械不得不刀枪入库。人们普遍认为,大包干前七八年还行,七八年后不行了。大包干责任制早已成为农业现代化的障碍,这是人们共认的现实。

  第四,大包干责任制背离了社会主义道路,不可能有根本的出路。

  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信仰的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要搞社会主义就要用社会主义的理论指导革命和建设。马克思指出,他们的理论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消灭私有制”。列宁是中国人民崇尚的革命导师。他对“在一个小农生产者占大多数的国家里”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有着系统深刻的论述。列宁认为,农民是工人无产阶级同盟军,是共产党人领导社会主义的必须紧密依靠的阶级力量;但列宁同时指出,农民从本质上不是社会主义者,共产党人要引导全体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必须对农民小生产进行长期艰苦卓绝的社会主义改造。怎么改造呢?列宁提出的合作社思想对这个问题作出了系统地回答。列宁认为,要把农民引导到社会主义的轨道,必须把全体农民组织到集体农庄中,让他们在集体化的农庄锻炼自己,改造自己,最后把农民培养成社会主义者。列宁还指出,小生产每时每刻都在产生新的资产阶级,如果放任小生产的自发倾向,就根本不可能建成社会主义。为了克服自发资本主义的蔓延,必须同小生产的自发倾向进行坚决的斗争。列宁晚年一再指出,农民走集体化道路是唯一的正确选择。现阶段的合作社就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就是合作社。由此可见,列宁把坚持集体化道路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中国的人民公社就是依据列宁的社会主义理论指导建立和改造的。它走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坚持的是社会主义的方向。但前30年否定派认为人民公社吃大锅饭,养懒人,取消了人民公社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管理体制,改为一家一户的个体经营。当时有人认为家庭联产责任制是一个创造,解决了农村的发展方向问题,而后来的发展却表明,大包干的家庭联产责任制虽然在解决落后地区的温饱后,经过演变完全变成了私有化的个体经济,这实际是放弃了社会主义。目前,中国已成为工业、国防和科技现代化强国,四个现代化只剩下农业又回到小农时代,这种局面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取消个体经济不是走回头路是重归毛泽东列宁所指引的社会主义轨道。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