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投稿区

什么叫腐败?共产党不再代表工人阶级利益,那就叫腐败

2020-12-18 17:34:5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虎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一个不被今天的某些共产党员承认的事实:个体私有企业主就是剥削者。否认他们的剥削者本性,否认他们也在进行剥削,这是错误的。今天,在我们国家,剥削阶级虽然作为阶级已经被消灭,但个别的剥削阶级分子依然存在。这对共产党人来说本来就是常识。然而今天,这一切都被否定了。

  有人说,这些个体私有企业主,他们大部分是原来的国家干部、科技人员等。他们通过诚实劳动和工作,通过合法经营,为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和其他事业做出贡献。他们与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干部和解放军指战员团结在一起,他们也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如此等等 。

  剥削者中也会有人出身于工人或农民阶级。他们在创造令人可观的家业的时候,他们确实也付出了巨大的辛劳。但是,绝不能因此而否认他们本人是剥削者。有人竟然用这些理由来否认他们作为剥削者这一事实。这实在令人费解。

  他们还说,当年,毛泽东、刘少奇等革命家都不是出身于工人农民。

  在那些被今天的共产党人彻底遗忘的从前的共产党人的言论中,曾经有过这么一句话:人的出身不能选择,但是道路可以选择。

  确实,毛泽东、刘少奇等革命家都不是出身于工人农民,但是,他们却选择了共产主义的道路;而不是当老板,发家致富。

  世界上那位著名的资本家,微软公司的老板比尔·盖茨;当初他发家的时候,他确实是工人阶级的一员,确实是一文不名。他确实不是靠继承遗产,而是靠自己辛勤劳作和付出巨大的代价,获得成功、当上老板、走入资本家的行列的。按照现在中国谋些人的理论,这位全世界最大的资本家,同样也应该属于“劳动者”的行列。

  还有人说,“不能简单地把有没有财产,有多少财产当作判断人们政治上先进与落后的标准,而主要应该看他们的思想政治状况和现实表现,看他们的财产是怎么得来的以及对财产怎么支配和使用,看他们以自己的劳动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所作的贡献。”

  把 “个体私有企业主就是剥削者”说成是“简单地把有没有财产,有多少财产当作判断人们政治上先进与落后的标准”;这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试问,凭借着对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榨取剩余价值的叫不叫剥削者?

  什么是阶级?什么叫剩余价值?这些,本来是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最基本的概念。这些东西,对一个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应该是没有什么不清楚,没有什么不明白的了。但是,在今天,在谋些人那里,却成了问题。

  我们要发展经济,我们要鼓励人们投资;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今天我们国家在实现工业化和信息化的过程中急需要资本的注入。这个观点确实没有什么错误。事实确实是这样。

  正因为如此,我们要鼓励个体私有经济;我们不但不能压制,而且应该让个体私有企业主放心大胆地进行投资,放手大办企业。我们可以出台各项政策,让他们放心。我们可以说,一百年都没问题。他们的私有财产会受到宪法和法律的保护。拿刘少奇的话说:“剥削有理”。

  但是,是不是说,正因为如此,现在再也不准说,他们在进行剥削?是不是说,因为如此,马克思主义理论也必须要修正一下。原来那个阶级的定义也要被废除了,原来那个剩余价值理论也不要了。

  社会主义是科学。但是,在谋些人那里,却成了敲门砖。今天要用到这条了,就用这条。明天,要用到那条了,就把这条废了。

  我们要与时俱进,要扩大党的阶级基础。这没有什么错。的确,在今天,当信息时代知识社会到来之际,脑力劳动日益代替了体力劳动,脑力劳动者日益代替了体力劳动者。工人阶级的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与之相应;作为工人阶级先进分子的组织,共产党也应该与时俱进,应该积极发展脑力劳动者入党。应该承认,知识分子不仅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而且日益成为工人阶级的主要组成部分。

  但是,这是不是说,那些残酷掠夺和榨取剩余价值的剥削者,也可以被扩大到党内?他们一手榨取工人剩余价值,一手拿着党票。如此下去,我们的共产党,还能叫做工人阶级先锋队吗?

  不错,恩格斯当年也当过资本家。他在当资本家的同时,他领导着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同资产阶级进行着不懈的斗争。在经济上支持马克思。有不少共产党人,他们也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但是,他们参加革命时,就已背叛了他们所出身的那个阶级。

  然而,今天加入中共的那些大老板们,他们背叛了他们所在的那个阶级了吗?他们为共产主义事业,做过什么贡献吗?

  难道说,他们剥夺剩余价值,客观地推动生产力发展,就是为共产主义事业做贡献吗?那样说的话,那全世界的资本家,都可以称得上是共产主义战士了;因为比起封建社会来说,资本主义社会确实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思想理论上的混乱必然带来实际中的灾难。让我们看看现实生活中的一系列事实,例如在中国大地上,从重庆彩虹桥惨案到曾经发生过的一系列个体私营和私人承包的矿山惨案。因为严重忽视安全生产,导致严重的事故,以致使那么多工人死亡。然而,耐人寻味的是,事故发生后,当地的党政领导一味地掩盖事故。替那些老板推脱责任;压制那些死者家属的正当要求。原来,在这里,这些党政领导干部是那些个体企业和私有煤矿的大股东。这真是改革开放时代中国特色的事物;共产党干部成了私人企业的大股东。这样的转变,真是比欧洲的社会民主党彻底得多。

  从成克杰到胡长清;他们的腐败是严重的,也是各具特色的。但是,有趣的是,他们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他们与大款确实是打成了一片。

  全中国最大的走私犯,至今仍在加拿大流亡的赖昌星,他那全国闻名的“红楼”,在他未被揭露之前,有多少中央和地方的党政干部在那里头享受过?在那个事件中,赖昌星并不可怕。他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走私犯。今天有过,明天还会有。可怕的是,究竟有多少中央和地方的党政干部被搅了进去?如果有朝一日这个走私犯被引渡回国,会在中国政界引起多大的政治风暴甚至动乱,又会有谁知道呢?

  在今天,党政干部养 “小秘”、包“二奶”,已经成为一种时尚,一种风气。其实,一个人的婚姻,多少反映了这个人的心灵。婚姻家庭关系其实就是反映一个人心灵的一面镜子。当他对自己的配偶都不忠实的时候,你还能指望他还对党的事业忠诚吗?向忠发、顾顺章由腐败到叛变,向忠发因为情妇而被捕,导致中国共产党全国地下组织基本毁灭;这一血的教训,今天的中共领导人是不是已经全忘记了?

  为什么今天会有那么多的党政干部产生严重的腐败,为什么腐败会大面积的曼延。有人说,“先富阶层”的消费方式的剌激,使一部分人丧失了理智。

  当年,当人民解放军进入大上海时,面对的也是那些“先富阶层”的消费方式。谁能否认纸醉金迷的上海滩的那种生活方式的诱人之处呢?当陈毅元帅给那些资本家做工作的时候,他被那种生活方式剌激得丧失了理智了吗?南京路上好八连,他们丧失了理智了吗?没有。

  为什么当年的共产党人没有被剌激得丧失了理智;而今天的共产党的党政干部,却被剌激得丧失了理智?因为,当年,那些共产党人从农村到大上海时,他们知道,他们面对的是资本家。是剥削工人的资产阶级。而他们却是工人阶级的先进分子,是有共产主义理想的人。

  然而,今天,胡长清、成克杰他们,面对的是什么人呢?不是资本家剥削者,而是“建设社会主义的劳动者”。同样是劳动者,凭什么让他们享受如此高档的生活,而我们只能当苦行憎。共产党人也是人。

  于是,天平就彻底倾斜了。

  “党员领导干部不准经商”;早已有明文规定。然而在今天,这一纸空文还有什么意义呢?简直就是对共产党的巨大的讽剌。近些年来,我们国家出现的腐败大案中,腐败官员与私有企业主相互勾结、相互利用早就是腐败的主要形式了。就因为个体老板已经不叫剥削者,现在也不准再提资本家榨取剩余价值这一说了。著名经济学家也说过,不仅工人阶级的劳动,任何“生产要素”都是剩余价值的源泉。所以,资本家剥夺剩余价值也不再是剥削。

  这还不能充分说明,指导思想上的根本性错误和混乱,会造成什么样的恶果?

  同样是改革,目的不是为了发展生产力,改善人民生活,而是为了仅仅让他们自己获得好处。

  同样是投资建设,目的不是为了改善绝大多数老百性的生活,不是为了全面发展当地经济;而是为了保住自己官位,使那些哥们能赚一大笔,生意做得更好。

  已经有了许多许多的有总统套间的豪华饭店、宾馆;但仍然在一往无前地继续盖下去。尽管这些饭店、宾馆并不赢利。那些开会的大官们,却不用发愁没有那么多豪华宾馆住;反正钱公家是可以报销的。

  我们的祖先遗留下来的宝贵的文化遗产被非常蛮横地强行拆毁,然后,再用那些不伦不类的“仿古”建筑代替,作为商业门店出租;好坐地收钱。

  上好的耕地被强行划出来,让他荒着,长满了草;或者挖几个坑。然后,加上一个开发区的名子,好让一些人炒地皮,发大财。另一边,却是农民失业,没饭吃。

  辛辛苦苦盼了一辈子,好不容易孩子高考上了分数线,没有钱交那高额的学费。十几年心血就这么白费了。要么背负巨额的债务,等着毕业了拿不上毕业证,找不到工作,最后个人破产,流浪街头;要么就不要上学。古人说,十年寒窗苦读,一朝金榜题名。可今天,即使是十年寒窗苦读,没有钱你也不能金榜题名。

  建国几十年了,那些贫困地区、边远地区、广大农村,却没有一家像样的学校;一家像样的医院;医疗设施极为简单、落后。稍微难治一点的病,人们必须要像难民一样千里迢迢、长途跋涉、拖家带口,到遥远的北京、上海医治。

  为国家贡献了一辈子,如今年纪大了就失业了。其实所谓35岁现象早已经人所共知了。而屋漏偏逢连阴雨。如今某些人又在鼓捣延迟退休。是不是赚失业的人还不够多?

  失业了,为了一口饭,不得不起早贪黑,在街上摆个摊子。挣口饭吃。可城管来了,他们用空前的仇恨、极为粗暴极为野蛮的动作掀了他们的摊子并没收一切。这就是城管们的行业术语,叫做“掀摊”。

  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说得好听一点,因为“破坏了市容”;而真正的原因竟然是“行商入店”政策;即不管是谁必须要租一个门店。但是面对如今居高不下的房价,试问哪个下岗工人能租得起这门店?其实说穿了,不就是要在那些摊贩和顾客之间,硬生生插入一个榨取房租的房东资本家。难道城管就是保证让房东资本家榨取房租的机构吗?

  我们的人民政府,究竟是站在富有的资本家的一边,还是站在工人阶级包括那些不幸下岗失业的工人一边?

  一边是牛奶洗澡,一边是为明天的一顿饭而发愁。富人富得不知道怎样花钱,而穷人却穷得没有钱花;冒着凛洌的寒风站在街头打着牌子找工作;这就是我们的报纸上大吹特吹的所谓“站大岗”。或者“灵活就业”,让他们吃了上顿没下顿,一年四季不停地“找饭辄”。这难道就是改革的目的吗?

  什么叫腐败?共产党人失去了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那就叫腐败;共产党人不再代表工人阶级利益,那就叫腐败。伟大的列宁亲手缔造的苏联共产党,就是因为不再代表工人阶级利益,就是因为其中的大部分成员失去了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所以一夜之间跨了、散了。

  “中国共产党也是中华民族的先峰队”,但是,如果它不再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峰队,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

  有朝一日,当中国共产党内形成了一个代表个体老板的利益集团;当绝大多数的共产党人失去了理想和信念,那会怎么样呢?那可真是如邓小平说的那样,真是“改变面貌”了!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那一切都来不及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