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投稿区

如何看待对胡锡进“有两个私生子”的举报及老胡的回应?

2020-12-05 11:49:0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晨风细雨
点击:    评论: (查看)

  老胡又成为互联网上的“舆论焦点”,又要“火”一把了,估计还会上“热搜”。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12月2日,老胡所在单位的一名副手、《环球时报》副总编辑段静涛,在中纪委网站上实名举报老胡。说他与单位的两女同事有染,还各为老胡生一名“私生子”。

  好家伙,这“瓜”可够大的。 此事很快就传给了正在广州南沙区受区政府邀请讲课的老胡。 老胡不愧是处理“紧急事件”的高手,当天,迅即对此事进行了回应。 他回应中说:我首先与两位无辜受到牵连的环球时报同事和前同事通了电话,对她们如此躺枪受到困扰表达歉意。 老胡还是比较有格局、有担当的,当此事发生后,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名声,不是自己的得失,而是本单位的受到伤害的两位女同事。 随后,老胡在回应中称”相关指控完全是诬陷“,他当然没有否认该举报截图的存在,并提到当事人段静涛曾要挟让他辞职。 回应称:举报人段静涛已经长期不参与《环球时报》的工作,处于实际赋闲状态,原因是在《环球时报》社务委员会看来,“她失去了正常履职的能力”。 老胡随后称她以前的(要挟)行为”掉入了狂想,她在梦中,希望她能苏醒过来“(意指精神有些紊乱)。 老胡还提到,”几年前我的确救过她的命“,对方 对此也表示感谢。但只点到于此,至于“救命之恩”为何事,目他并没有进一步解释。 看来老胡早就有所准备,在他的回应中还将自己与副手段静涛的有关微信聊天记录贴了出来,这就极大地增加了自己这篇解释的“可信度”。

  我们从老胡的回应中只是知道了他与他的副手段静涛有点“不和谐”,段想早点接替他的位置。这可以说是段向中纪委网站写信举报他的原因。 但是,老胡在回应中,对段的举报内容,并没有涉及,除向单位的两位“躺着中枪”的女同事打电话表示歉意之外,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解释。 是啊,对举报内容所反映的“这种事儿”,确实也不好回应,有,还是没有?好说吗?对此,也不能太难为老胡。 有网友私信我,问我对此事如何看?有什么评论? 在内参君看来,既然有人向中纪委网站,对老胡实名举报,别管举报的是什么违纪内容,这事组织上一定会给双方当事人(举报人和被举报人)一个说法。 论老胡的级别(正局级)及所举报的内容,还够不上中纪委直接调查,大概率是由所在单位的上一级纪检部门(或由中纪委派驻纪检组)调查处理,至于什么时候有结论,还要根据调查情况而定。 在组织的调查结论出来之前,一切看法都是猜测,不足为据。 我以下所写内容,并不是指老胡,只是对一般情况而言。 常言道“捉贼捉赃,捉奸捉双”。根据内参君几十年从事纪检工作的经历来看,对“生活作风”问题的举报,如果没有“石锤”证据,组织上是很难查证落实的。这种事都是极为隐私的,一般没有第三者作证。退一步讲,既使有这种事存在,当事的女方也承认,但男方死不承认,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组织上也是很难认定。所以,办过这种案子的人都知道,这种事所有男人基本上都是“提上裤子就不承认。” 至于老胡被举报“有两个私生子”的问题,好在现在科学技术发达了可以作出认证,如果双方同意,完全可以作“DNA”鉴定。 正常情况下,如果党政机关或事业单位的党员领导干部被人举报有“男女作风问题”,对组织上来说也是件很棘手的问题。 在调查处理此类案件时,很难查证落实不说,处理起来也是比较不容易。但是,如果是实名举报,相对于匿名举报,组织上会更重视一些。在调查中一定会找举报人谈话了解,如果发现除举报人反映这方面的问题外,单位还有其他人也有此反映,或关于这位领导干部这方面的“风言风语”很多。组织上虽然查不到确切证据,一般会对被举报人采取“诫勉谈话”、“提醒谈话”等,必要时,还会采取“调整工作岗位”等组织措施。 当然,如果组织在调查过程中,除举报人有这方面的举报外,单位的其他人员众口一词地完全否定被举报人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平时也没有关于被举报人这方面任何的“风言风语”,举报人又提供不了确切证据。这时,组织上就可以为被举报人进行“澄清”,那么举报人就要为此承担责任了。 所以说,实名举报此类问题,举报人是要有很大的决心和承担风险的勇气的,尤其是对本单位的直接领导实名举报。 一般来讲,如果一个领导干部被别人举报有“生活作风问题”,哪怕是匿名举报,也是一件很尴尬、很窝心的事。对这种事,纵是自己长着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有时候还会“越描越黑”。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因此,很多人都是采取“保持沉默”的态度,等待组织的调查结论。 我以上说的是一般情况而言,但任何事情都有其特殊情况,象胡总编可能就例外了。

  老胡不但是《环球时报》的总编,还在经营着自己的多个自媒体,公众号、微博,还有一个叫“胡侃”的直播等。就凭老胡的名气,他经营的任何一个自媒体都会有上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粉丝。流量大,进项也大啊。 所以,老胡就没有象别人那样保持“沉默”,而是第一时间高调回复。 先别管老胡有没有举报信所反映的”那方面“的问题,仅仅对这次事件老胡的回应,为其自媒体带来的“流量”会是什么数字?会带来多少收益?除老胡本人以外,局外人是搞不清楚的。 此前9月,有自媒体发表文章讲述胡锡进的收入状况。文章指出胡锡进有多个收入来源,首先他是《环球时报》总编辑,也是人民网的董事,一年约有50万元工资。其次他在抖音、今日头条等自媒体平台上有千万名粉丝,自媒体为他带来巨额收入,保守估计一年有1200万元。还说老胡的儿子移民加拿大。 这种文章显然不足为信,人家老胡根本就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在国内上班。至于老胡的收入也是个人隐私,一个自媒体的作者怎么会知道?质疑,质疑而已。 对此,老胡也进行了回应,否定了上述说法。但是,有些网友不依不饶,非要老胡公布年收入多少?你没有1200万元,总会有一个数吧,公布出来啊!至今,老胡也没有理会。 对此,内参君有一个疑问:老胡是国家媒体的主编,他现在却“耕着公家的田,种着自家的地”,这种情况算不算“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的行为?一般来讲,国家的大媒体有着丰富的“新闻资源”,这就给从业人员经营自媒体带来极大的方便。 这种情况全国可能很多,老胡更突出一些、名气和影响更大一些罢了。 他们一边端着国家的“公饭碗”,干着公事,领着工资,享受着高待遇,一边又经营着自己的“自留地”,拿着额外的高收入。对此如何定性?是不是政策允许?国家也没有这方面的明文规定。 有点扯远了,就此打住。 树大招风,谁叫老胡有这么大的知名度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