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投稿区

拆穿西洋镜:打捞泰坦尼克号的阶级残骸

2020-12-04 17:13:3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古明浩
点击:    评论: (查看)

  因工作不如意于1988年离中赴美的新闻工作者曹长青,2004年底出了一本《美国价值》,自序中流淌著皈依者的诚恐:

  “感激我的妻子康尼,这十六年来,我们在学习美国价值中一起成长,在理解美国价值中找到信仰,在信仰中更清析了爱和生命的意义。这个过程使我们在美国的生活既充满新奇和乐趣,又充实而向上;美国成为我们心灵的故乡。康尼的许多观点影响了我的思考,导引着我心灵的成长,让我更明白爱的力量和价值,而这种价值正是美国价值的核心。完成这本书,我想到过去二百多年来那许许多多讴歌美国的价值、并为之奋斗的先贤们,美国在他们手中成为今天人类通向自由之路的一盏明灯。不仅美国人热爱美国,全世界更有无数推崇自由价值的人们,仰慕这盏明灯,追随这束光芒。”

  简介上说他曾在哥伦比亚大学东亚所和夏威夷东西方中心從事新闻研究,就可推想此老中跟所有政治不满分子一样,寄人屋檐下,才会有如此肉麻的表态吧。

  炫人耳目的自由明灯背后其实是诸多香蕉们不愿面对的歧视,曾任加州大学黑斯廷斯法学院院长目前为该校杰出教授的二代华裔吴华扬就曾表白:

  “有时候我走在旧金山街头,有人开车路过,突然摇下车窗,叫我‘中国佬’,或‘滚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去’。这样的事情虽不是每天或每星期都碰到,但可以説每个月都会遇到。”

  每月一咒,纵然不似跪颈压迫,难道不会窒息中国佬对美国价值的信仰吗?

  此公于是书第五部分“美国精神”特以专章〈泰坦尼克号:永不沉没的人性光辉〉来歌颂他的心灵故乡:

  “泰坦尼克号巨轮撞上了冰山,即将沉没之际,人性的美德和丑陋,都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灾难面前显露无遗,但人性中美好的一面成为船难中的绝对主体:

  船长史密斯作为船上的最高指挥者,最早知道船将沉没,最有条件逃生,但他只说了一声‘我跟船走’,一直站在船舵旁,直到汹涌的海水涌进驾驶舱,把他和‘泰坦尼克号’一起卷入海底。海上的牧师也不逃生,在人的惊慌恐惧,尖叫逃命的大混乱中,沉着镇定,给人们朗诵《圣经》。最让人感动的是船上的乐队,不仅不逃,还一直演奏‘上帝与你同在’的乐曲。在那死神逼近,船裂人亡的巨大灾难面前,那悲凉激越的提琴声,展现了人在死亡面前的尊严!

  在生死关头,船员们表现了弘大的人道情怀:把救生艇让给女性和孩子,使705人获救,而900名船员中有687人像船长一样永远地留在了泰坦尼克号上,做了真正的男子汉!”

  泰坦尼克号明明是英国邮轮,他称赞的对象从船长以下船员到乐队乃至船上牧师都是英国人,只不过因首航纽约大部分乘客是美国人而已,却被他一网兜收成美国精神,好吧,就算英美是一家。“船员有76%遇难,这个死亡比例超过了船上头等舱、二等舱和三等舱所有房舱的乘客死亡比例”,也不是他想当然的:“水手在船上,比乘客更有条件逃生,但他们却把机会给了别人,把无望留给了自己”、“这种永远高扬水面的人的精神,简直是个奇迹”。

  曹长青之流一定没读过康拉德(Joseph Conrad)名著《吉姆爷》(Lord Jim)中身为朝圣船大副的吉姆在海难发生时听从船长命令弃船而逃,最后全员面对司法审判的故事;船难发生时,船长及船员对乘客有法定救助义务,乃古今中外通例,哪能怕死一走了之!“水手在船上,比乘客更有条件逃生”、“船长史密斯作为船上的最高指挥者,最早知道船将沉没,最有条件逃生”云云,不是无知的妄语吗?

  看看现实中的著名案例,2014年4月16日南韩世越号客轮从仁川开往济州岛途中发生事故,船长和部分高级船员不顾乘客生死率先而逃,导致船上304人不幸罹难,贪生者自然难逃法律制裁,结果是船长被依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其余大副以下14名船员则按遗弃致死罪论处12年至1年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拥抱灯塔国者所力赞人性中美好的一面——“船员们表现了弘大的人道情怀:把救生艇让给女性和孩子……做了真正的男子汉”,其实别有内情,查核一下各舱位死亡人数比例就知蹊跷:

  头等舱妇女143人中只4人罹难(3%,其中3人还是志愿留在船上与丈夫同死),小孩无人死亡(0%);二等舱妇女93名死15人(16%),30位小孩仅1名葬身海底(3%);三等舱妇女179人死81位(45%),76名小孩亡53人(70%)。

  个中秘辛,鼓吹美国价值者自己就给了答案:“服务生托玛斯·韦德门说,为了阻止那些发疯似地要冲进给妇女、儿童用的救生艇的三等舱乘客们,默多克(大副)‘开枪打死了一个冲上来的乘客,我没有看到这个场面,但是有三个人看到了,然后默多克开枪打死了自己。’”如此歧视、践踏三等舱乘客,算那门子“真正的男子汉”!又何来“灾难来临之际所展现出的巨大人性光辉”?

  弘大的人道情怀原来是有贫富贵贱阶级之分的。美国学者詹姆斯·洛温(James W. Loewen)在名著《老师的谎言——美国历史教科书中的错误(Lies My Teacher Told Me: Everything Your American History Textbook Got Wrong )》就这悲惨一幕:“船员命令三等舱的乘客留在甲板以下,甚至把枪口对准他们”,痛心地写道:“社会阶级甚至可以在险境中以钱换命”。

  曹长青无视于三等舱乘客被剥夺逃命权的残酷事实,假惺惺地称:“很多对这个世界非常有贡献,并将继续奉献社会,推动社会繁荣的男人,却被留在船上,等待死亡。”、“他们都视死如归,把他们在救生艇的位置让出来,这些位置或许就被来自欧洲的脚穿木鞋、头戴方巾、目不识丁、身无分文的农家妇女占去了。”、“美国《独立宣言》阐释得非常清楚,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金钱、才华和对社会的重大贡献,都不能决定其生命比别人重要。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西谚曾说:‘即使一个英雄在绝境也会变成一个懦夫。’但‘泰坦尼克号’却把无数普通人变成了英雄!责任意识举起了人的价值、人的高贵、人的美丽。”

  其实“人人生而平等(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只是响亮的政治口号,恰如美国哲学家威廉·詹姆斯一百年前所断言:“美国已经把《独立宣言》彻底吐了出来。”三等舱134位妇孺沉冤海底,对比头等舱仅仅4人(其中3人志愿与丈夫同死)罹难,残酷地表明在死亡面前,存在巨大的不平等。在阶级意识作祟下,何来人的价值、人的高贵、人的美丽?美国价值的核心其实不是曹氏吹嘘的“爱”,而是美国政治学者麦克尔·帕伦蒂(Michael Parenti, 1933-)在所著《少数人的民主》(Democracy for the few)中所说的“富豪统治——一种主要由富人所有并为富人服务的文化和社会秩序”,救生艇才不是为“脚穿木鞋、头戴方巾、目不识丁、身无分文的农家妇女”准备的!

  检视泰坦尼克号残骸,吾人很难不去正视掩盖在虚假崇高下的丑陋现实——在“上帝与你同在”的悠扬琴声中,被无情地踩在甲板下方的人们,会同意当时的美国第一夫人内莉·塔夫脱为纪念遇难船员募款筹建雕像所说的“感谢那些有着尚武精神的男子”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