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投稿区

采访(小说)

2020-11-30 19:27:1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著名美女帆帆女士又要和男友分手了。这大概是人们第四次听到关于她的类似的传闻了。 美女总是容易勾起别人的好奇心,收了钱的媒体人最会时不时地,有意无意地,发出一些关于某位美女的文章,吸引大家的关注,试图把某位美女从大家渐渐淡漠的记忆深处,迅速地拉回到人们的眼前。譬如某位美女,居然在寒冷冬季里,曾经于昨晚站在阳台上面对西方,用她美丽的大眼睛瞭望星空,似乎是对深遂的银河系和外星球有强烈的兴趣。这样的报道,虽然有些牵强,效果也不太好,可总算是有一件事情能够提起她一下 。但如果是某位美女与男士分手的消息,就特别能够吸引眼球了,无论是东方西方。这可能是对美女名人的隐私有好奇心在起作用。至于是不是会使一般人产生突兀的感觉,能不能够吸引多数人的目光,一般是不考虑的。倒是让天生喜欢美女的人,再一次看见他们喜欢的这位帆帆女士的消息,似乎是最重要的。

  帆帆女士的过去是令人艳羡的。她的背景比一线明星还强大,既是某二代又是某三代还是某一代。后来又去国外留学,由于她美丽的颜值,犀利的文笔,她也受到了很多外国机构和媒体记者的喜爱,在全球的十万名美女榜上一直有她的一席之地。大学毕业后,事业发展的十分顺利,不但成功发行自己的多部小说,还与很多知名人士和文明世界的机构都有合作来往。凭着她时尚的造型和辛辣的文笔,多次登上了法新社bbc一类的媒体。2020年的时候,其人再次以一部著作惊艳全世界。她第一次入选了美国时事评论网公布的“百名人物”榜。其实在娱乐圈内,实力和颜值并存的美女太多了,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那么的顺利,其人能有今天的成就也得益于她的家庭背景与时事的恩赐。

  这几年,帆帆女士也一直将出名重心放在国外,因为她在国内的名气已经很大了,在国际舞台上她也希望成为被人熟知的东方美女,而且她还和某跨国巨头的幕后老板迪迪古·碎碎传出过多次绯闻。这一次分手的男友,名字叫做拉拉古·安迪,一名皮鞋制造商。分手的原因有点令人匪夷所思,也颇令人感到不平:虽然本人亭亭玉立,光鲜亮丽,但是脚太臭了。

  在一次名流咸集的大型沙龙聚会里,一位西方政要的夫人对皮鞋制造商拉拉古·安迪说: "您未来的太太很美,服装也很华丽,但是她的脚太臭了,我希望您和您未来的夫人,可以站在边缘一些的地方,这样可以让很多人呼吸的时候不太费力。谢谢。"另一位政要本人则彬彬有礼地对拉拉古·安迪先生说:"您的女友虽然脚很臭,但是服装很华丽,人也很美,难得的是她文笔很好,总能说出我们想说的话。她应该站在前排的中心。" 拉拉古·安迪先生对此都是不失身份地报以上流绅士般地微笑,似乎说的是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

  其实,如果冷处理,事情也就过去了,偏偏有好事的bbc记者恰巧来到了帆帆女士和拉拉古·安迪先生的背后,他听到了这两次对话,又发现有很多身份高贵的女人,在尽量不惹人注意的时候,悄悄地在地毯上摩擦鞋底,如果恰巧身边有什么支撑物,还要抬起脚来,观察鞋底是不是还有不洁之物,意识到这是一个有趣的花絮,就将此事登在了报纸上并辅以照片,随后又被网络媒体转发了,说的是,在名流聚集的大型场合有一股臭气令人不安时,看看上层人士会有什么样的反映。于是,在高贵而优雅的西方人那里,在bbc论坛上就爆发了一场空前的争论:在谈论一名女士的时候,应该像政要夫人那样,把对帆帆女士的赞美放在前边,然后指出其人的脚很臭,还是应该像政要本人那样,先指出帆帆女士的脚很臭,然后再说上一些赞美的话显得更有礼貌,更有绅士风度 ;或者是像一个身份高贵的夫人那样,悄悄在地毯上蹭一下鞋底而一言不发。

  争论很激烈,有的人认为,在香气弥漫的西方,应该有帆帆女士那样的一双有臭味的脚存在,可以让气味更加丰富和圆满 ;另一些人则认为,这本来就是西方香味的一个来源,根本不必如此大惊小怪。很多人都知道,现在普遍使用的gs牌著名香水就是从鬣狗的粪便里提炼出来的。这几天,bbc的记者几次联系采访 拉拉古·安迪先生和帆帆女士,因为听说帆帆女士和拉拉古·安迪先生要分手了,想证实一下,并且就帆帆女士脚上的臭味,请他们发表看法,意图是使争论延续得更长久一些。采访是在 拉拉古·安迪先生家别墅的厨房里,显得有些随意,拉拉古·安迪先生似乎也不太情愿,腰上戴着一条围裙,低头在案子前,制作着午餐。机器就位,采访开始了。

  bbc记者:“ 尊敬的拉拉古·安迪先生,请问您关于帆帆女士有奇妙臭味的脚,有没有什么要对社会人说?”

  拉拉古·安迪:“没有。”

  bbc记者:“没有?难道您闻不到有一种奇妙臭味充斥在房间里吗?而这种奇妙臭味似乎正是帆帆女士的臭脚散发出来的。您认为这是个人卫生搞得不好还是天生的?这是不是影响您日常的生活呢?在这种臭味弥漫的厨房里,我看到您正在制作一种美味的午餐?!

  沉吟了几分钟。

  拉拉古·安迪:“你太夸张了。哪有什么臭味?我们一直生活在这种氛围里,我们感觉很好。如果说有一种什么味道,那恰恰是不失时机地来给我们佐餐的美好味道。”

  bbc记者:“那恰恰是不失时机地来给我们佐餐的美好味道。”嗯~ ,您说得真好。不瞒您说,我现在也觉着那是一种香味了。虽然我只是在您的房间里呆了一小会儿。”

  拉拉古·安迪:“我就说是吧。哪有什么臭味,还奇妙!”

  bbc记者转身走向客厅:“尊敬的帆帆女士,打扰一下。请问您对于您的脚上散发出来的香味,有没有什么要对社会人说的?”

  帆帆女士面带笑容,正坐在一只巨大的沙发里。客厅里的矮几上,摆放着几棵黄色的菊花,很是令人欣赏。她整个人似乎都陷进了沙发里,两只脚翘在一只椅子上,尽情向房间和厨房里挥发着奇妙的味道。听到记者转向自己的提问,马上放下脚,用略显委屈的口吻,向记者说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主观感受不同罢了。我从来不会为迎合什么部门什么阶层什么人而枉自菲薄。我觉着这种味道与文明世界里的你们所喜欢的味道融合得非常好,没有一点违和感。是不是这样,时间长了自有公论。何况现在上层人士就有很多人支持我。”

  bbc记者:“说得太好了!您这是从哲学的角度回答了一部分社会人的质疑。听了您的谈话以后,我确认,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味道。但是我听到传闻说,您最近或者是从今天,就要与拉拉古·安迪先生分手了。您能否借此机会给关心您和拉拉古·安迪先生的社会人证实一下。”

  帆帆女士:“我很遗憾。但你听到的这个传闻是准确的。用完拉拉古·安迪先生亲自制作的午餐以后就要分开了。”

  bbc记者又转身面向拉拉古·安迪先生。

  bbc记者:“拉拉古·安迪先生,帆帆女士所说是真实的吗?请问,这是为什么?”

  拉拉古·安迪先生:“真实的。我很痛心。但是我的压力太大了,承受不了了。无论什么场合,无论什么身份,哪怕是一个捡拾垃圾的人,每当发现我在身边时,女士们就要摩擦自己的鞋底,而我是一名皮鞋制造商。看到别人摩擦鞋底很敏感,总以为是在摩擦帆帆女士,这让我感到难堪,尤其是上流社会的女士们先生们,他们不停地向我和帆帆女士发出邀请,又不停地当面摩擦鞋底,似乎是在故意羞辱我。”说完摇着头,把双肩一耸,双手一摊,做了一个西方绅士惯用的动作。

  bbc记者:“这是一件令人尴尬的事情。在我们这里,体面的身份与一双有香味的脚应该同时受到尊敬。但我仍然要祝福您和帆帆女士各自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谢谢您和帆帆女士接受我的采访”。说完摇着头,把双肩一耸,双手一摊,也做了一个西方绅士惯用的动作。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