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投稿区

“双轨制”就是中国化的“种姓制度”

2019-12-25 10:24:3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谭吉坷德
点击:    评论: (查看)

  印度的种姓制度本质上是国民生存权利的不平等,这是印度一切社会矛盾和落后的根源。中国以养老金为突出代表的“双轨制”同印度的种姓制度一样扭曲公平与正义,制造两极分化并分裂社会。

  人为打造的“双轨制”同印度种姓制度的相似之处就在于他们都制造和肯定不同阶层占有不同份额的社会资源。强势阶层把自己打造成为最大的利益集团,漠视弱势阶级和阶层的存在,最终分裂社会和制造仇恨。

  公平合理是任何一个社会中公共政策维持自我平衡的最起码要求,利益失衡是一切社会矛盾的起点。“双轨制”在现代文明的今天,是一个连资本主义国家都不敢使用的劳动分配方式,这种怪胎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新中国,是对人民主体地位最具挑战性的亵渎,是对社会主义道路、制度、理论和文化的全面异化。

  “以利欲治国,必定会以利欲驭民”。中国的经济改革走的就是双轨制道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就是这条道路的总纲领。几十年间宗教般狂热的狩猎式经济发展路线,推动“双轨制”由经济模式发展成道德模式,由经济领域直接进入政治领域。退休金等社会领域的“双轨制”就是这条道路的衍生物。

  正像马克思在《论犹太人问题》中指出的那样,“靠着牺牲社会本身的利益,在社会上组织了一个统治阶层出来。”以退休金为突出代表的劳动分配“双轨制”,证明政府自身正在成为最大的利益集团,成为社会资源和利益的掠夺者和享受者。在这样的前提下,无论是讨论公有制,共同富裕还是权力的性质,都不会是一个令人愉快的问题。

  即使不提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纯洁性,不提国民福利制度设置的初衷。无论是从现代意义的社会保障,还是现代政府的制度实践,并不直接制造财富的政府人员却成为二次分配的最大受益者,成为凌驾于供养一个高成本政府的普罗大众之上的特权阶级,这颇有些世界性和唯一性的味道。一个公务人员率先富裕的国家的确很有特色。

  反对劳动分配的“双轨制”其实早已经是一场全民运动。这是老百姓最大的“痛点”,赞同者和反对者旗帜鲜明地站在不同的旗帜下面。当年8000万国企和集体企业工人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失去了他们的企业和他们的积累,精英集团一直认为这是“杀出一条血路”的杰作。今天面对着大约 5000万体制内的利益群体,面对着他们不合理更不合法的资源与利益分配,精英们却认为公务员是最大的利益受损者。改革应不应该有最起码的伦理精神和道德要求,精英们的卑鄙还有没有最后的底线?

  以退休金为突出代表的“双轨制”很难绕开以下逻辑困境。一是在一个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国家,政府不经过人民的同意从社会中抽取财富依权自肥,是不是违宪?二是“双轨制”有没有任何合理性和进步意义,是不是在开历史的倒车?三是“双轨制”下政府成员对社会财富的占有是不是一种“制度租金”或者叫“权力佣金”?四是政府这个特权阶级是否能够赢得人们的信任……

  遗憾的是,没有人来回答这些问题。主导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的新自由主义最核心的理论主张就是现阶段“唯一的政治秘密就是对社会主义平等原则的合理放弃”。这些“双轨制”的政策制定者,也是将中国引入“旧欧美”泥潭的指引者。在他们的旗号下面除了罪恶,还真找不到任何人类进步的趋势和对历史有益的东西。他们一直高喊要人民忍受“阵痛”,他们自己却从来没痛过,而且成为了最大的获益者。

  说“双轨制”就是中国化的种姓制度,是因为这种制度是对社会主义最公开的背叛,是同工人阶级最旗帜鲜明的决裂,是让大多数人失去尊严的根源,是充满旧中国味道的空前大倒退。“双轨制”的现实问题不但远离了毛泽东,甚至也远离了邓小平。不解决“双轨制”问题,一切都无从谈起。

  “双轨制”使官员体系越来越成为一个坚硬的利益集团,社会已经撕裂成两种完全对立的价值观。“双轨制”使那些靠金钱和裙带关系获得体制内利益的人们完全失去了信仰,完全脱离了群众和社会,沦为智力和执行力逐渐衰弱的弱智群体,成为新时代的“八旗子弟”。结果会如何,印度的种姓制度和旧中国的“八旗制度”,在这方面都提供了非常好的教材。

  “双轨制”必然会使人们对政权的阶级颜色提出质疑,利益受损的民众有理由认为政府并没有代表他们的利益。他们已经由政权的政治同盟者和基本盘演变成为统治阶级眼中的工具。这种质疑正在急需一个合理的答案。

  说“双轨制”是种姓制度的变种并非危言耸听。事实上这种带有浓厚种姓制度色彩的强势阶层欺凌弱势阶层的“二元对立”现象已经完全入侵了整个社会。这种“双轨制”病毒肆无忌惮地在全社会奴化人民,让人民信服其权威,遵守其等级秩序。前段时间大家热议的“安全帽双轨制”,就是这种丛林法则生根发芽的反映。这和印度种姓间的等级性和利己性没有本质区别,就是恶化社会矛盾的导火索。

  不想再提“官员财产公示”,人们似乎无奈地接受了既得利益碰不得的现实。这种无奈和不满其实是一个硬币的正反两面。公平才是和谐稳定的母体。“只维稳不维权”是一种非常短视的劣质思维,任何以社会不公正为代价的稳定集聚的一定是更大的风险。“双轨制”没有免死金牌。法国黄马甲“没有公平就没有和平”、“要么马克思,要么死亡”的宣言正在宣告资本精英集团的欺骗已经走到了尽头。

  说句题外话,从人类的历史上来看,在社会中制造不同利益集团间的矛盾和冲突,是所有超级利益集团或者叫特殊利益集团维护自身利益统治社会的有效手段。在中国是否存在这样的超级利益集团,这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但是值得深究其是否存在。我们或许可以从“双轨制”的形成过程中寻找到某些端倪,是真的社会主义还是最坏的资本主义也可以从中寻找到答案。

  改革曾经带来一个超短期的平等化效应,正是“双轨制”畸形的利益分配,消灭了这种平等的正义性,制造了直至今天的利益结构的严重失衡。民主看起来是政治主张,其实从根本上说,它就是一项经济权利。在社会主义国家,这应该是一项普惠式的权力,而不应该是特权阶层的“奢侈品”。当少数人的公共事务决策完全是从自身利益出发,就一定会造成严重的利益失衡的格局。人民群众的劳动报酬在一次分配中所占比重低得惊人,而在二次分配中又被利益集团通过“双轨制”大量侵夺。他们不但要承受通货膨胀的稀释,还要蒙受“人均工资”的羞辱。

  只有当“效率优先”的邪恶充分暴露,人们才真正认识到公平正义才是最大的生产力。精英先富的老路走不下去了;数量、规模、要素驱动的发展方式也后继无力,今后的动力只有人民的创造力。尊重人民群众的历史主体地位,尊重他们的首创精神,充分调动全社会的积极性,当务之急必须要有调整利益格局的魄力。取消“双轨制”就是调整利益,体现社会公平,调动和凝聚社会资源和社会力量的最佳切入点。

  社会主义的社会保障与生俱来的使命就是创造公平,2000多年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呐喊不应当在今日响起。现代人类只有两条道路可走,资本主义或是社会主义。只有旗帜鲜明在地站在最广大的人民一边,坚定不移的重构改革伦理,用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享受到的温度来检验改革的成色。唯有如此,中华民族的复兴才会走上了正途,新中国才会赢得新世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